|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特种女兵 > 第591章 擅长和不擅长的
  被打中的牧霖下意识一躲,可才一闪身的时候就发现已经晚了,顿时脸色难看了起来。

  随后抬头向射击的方向看了过去,“林颜夕,你给我滚出来!”

  潜伏着的林颜夕大声笑着跳了出来,“报告,林颜夕正在执行假想敌狙击训练,任务完成顺利,目标被击毙。”

  听了这话,牧霖的脸色更黑了,“你拿自己的队长当假想敌?”

  “报告,命令面前没有队长,只有任务。”林颜夕自己说完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眼见牧霖脸色越来越难看,林颜夕忙又说道,“任务完成,我要继续训练了,队长再见。”

  说着不等他反应过来,逃也似的跑了。

  眼见牧霖傻傻的站在那里,把这些都看了进去的罂粟再忍不住,看着他大声笑了出来,“独狼,我是发现了,也只有林颜夕能让你这么狼狈了。”

  牧霖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笑什么笑,回去开会了。”

  可他的话不但没让罂粟止住笑意,反而让她笑的更是开心了。

  罂粟的再度出现,自然是因为他们又要进行训练了,而罂粟最擅长也就是他们部门所擅长的。

  其实在这之前,林颜夕他们针对这方面的训练也并不少。

  至少现在的林颜夕有超强的记忆力,可以短时间记下一堆毫无规律的数字或代码,文字方面的就更不在话下,可以在几百人中瞬间识别她的任务目标,并且记在心里并速写出来。

  她可以在各种环境中,针对四周的人和环境进行伪装,更是学会了几种周边国家的语言,虽还不熟练,但至少可以正常对话。

  其实不管是血刃特战大队还是snu,有些训练都是相通的。

  就像接下来的训练,即便是在血刃也依旧能用得上。

  有了那次审讯训练之后,众人对于罂粟他们的手段也都有了了解,现在再度进行训练,自然都不敢掉以轻心。

  而重新开始训练,罂粟也从理论知识上开始讲了起来。

  听着罂粟所讲的审讯的各种方式,针对这个所研究出来的各种药物,甚至各种高科技仪器的应用。

  她一个个讲下去,听得所有人后背隐隐发凉、手心冒着冷汗。

  虽然已经见识过罂粟他们的手段,也有了准备,可在听到她所讲的这些,才终于明白,之前他们所受到的审讯方式,真的已经是罂粟手下留情了。

  看到他们的表情,罂粟轻笑了下,“我刚刚所说的这些,都可以说是为达目的不折手段的方式,也就是说只要能拿到情报,不会管被审讯者的死活。”

  “而不管有没有说,人也就废了。”罂粟说到这里,轻顿了下,“但我们学这些,并不仅仅只是为了保守秘密,而在是保守秘密的同时,还要保护自己,尽量的拖延时间,等待救援。”

  说着,突然点了下林颜夕,“大小姐,你来告诉我,如何在审讯中做到我所说的这些。”

  林颜夕听了慢慢站了起来,沉默了下才说道,“想办法让他们不用这样激烈的手段。”

  “我们执行任务时,如果没有马上被击毙,而是被俘虏甚至经历审讯,那么就意味着我们对敌人是有用处的。”

  “所以……我们要在不泄漏任何情报的情况下,扩大我们的价值,让敌人知道我们的重要性,让他们觉得一个活着的俘虏比一个废掉的人更有意义。”

  “虽然这样的情况下依旧会经历审讯,但至少可以规避那些破坏性的审讯。”

  听到她的话,罂粟满意的点了下头,“没错,让敌人明白我们的重要性,规避这些破坏性的审讯。”

  “不过除了这些,还可以利用一些其他的手段,比如说……欺骗测谎仪。”

  说着,她走到了台前的几个仪器前,“在审讯中使用测谎仪或是其他的检测仪器是现在很常见的一种方式,但机器是死的,人是活的。”

  “现在的各种测谎仪大多是根据审讯者的心跳、血流甚至是情绪变化来确定语言的真实,而既然知道它的使用原理,当然也就有对付他们的办法。”

  “而从今天起,我要教你们的就是各种应对仪器、抵抗药物的办法,提高你们应对审讯的能力。”

  边说着,扫视了他们一眼,随后才说道,“你们不用以为接受这些训练都是为了被俘虏而准备的。”

  “可实际上我们也许一辈子都不会经历这样的事,接受这些训练,除了为此做准备之外,也是提高你们的心理素质以及其他的能力。”

  “所以你们不用有什么顾虑,把它当做一项普通的训练就好。”

  众人相视了一眼,这才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罂粟虽然嘴上还安慰着他们,但真正训练起来却绝不手软,于是审讯训练不仅仅是在身体上的折磨,更是精神上的折磨。

  他们不仅仅要了解各种心理暗示的方式,以有审讯者常用的手段,更需要适应各种药物对于身体的反应,当然,他们要适应的也只是一些对身体并没有太大伤害的药物。

  至于那些会破坏身体机能的药物,他们自然也只是了解一下。

  可就算是这样,也承受了不小的压力,甚至让他们觉得还不如去跑几次极限。

  而林颜夕因为之前的事,对于这个训练却格外的重视,所以除了狙击之外,就会捧着罂粟推荐的各种书躲在寝室里看着。

  依旧是特战大队唯一女兵的林颜夕,表面看起来真的是风光无限,可谁又知道她为此付出了多少的努力,受了多少的苦。

  就如柳涵阳,最初还有些羡慕林颜夕,可当看到她的努力后,却发现有些事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做的,享受着多大的荣光就要受多大的苦。

  尤其是每每晚上回来看到林颜夕这个连大学都没上过的新兵蛋子,却要学着她这个研究生时才去研究的书籍时,平时的羡慕都变成了同情。

  正低头看着书的林颜夕,一抬头正看到柳涵阳进来,对着笑了下,马上又低头看了下去,“怎么这么晚回来,你们心理医生也要加班吗?”

  “不要看不起我们心理医生好不好,我们的工作也是很重要的。”柳涵阳半开玩笑的说着。

  林颜夕听了也忍不住笑了出来,“没说你不重要,只是特战大队就那么几个人,会去找你的更是有数的,怎么会这么晚?”

  听了她的话,柳涵阳却叹了口气,“别提了,一中队不是也新成立了一个小队嘛,最近训练越来越难,高大队长让我注意一下他们的心理状况。”

  “今天和他们挨个谈话,的确发现有一个新兵情况不对,就多聊了一会。”

  林颜夕听了顿时恍然,“因为杀人,还是战后综合症?”

  柳涵阳摇了摇头,“不是所有的人都像你一样,直接越过了杀人阶段,到了那么变态的任务才出问题的。”

  听了她的话,林颜夕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你这是夸我还是骂我呢?”

  “当然是夸你了。”柳涵阳直接不客气的坐了过来,“我在血刃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接触的情况真的是太多了。”

  “也许是现在部队更重视这些,所以发现的问题也会多一些,许多战士,尤其是新进入血刃的新兵,突然加大的训练量、突然改编的训练方式,甚至还有所面对的任务的不同,都会造成心理上的波动。”

  “会有像你所说的,第一次杀人、第一次执行任务,但许多人在还没有遇到这些情况的时候,心理就是会出现一些问题,虽然并不是太严重的事,可如果不早早注意,慢慢就会积累成大问题。”

  “在你来这里之前是什么情况我是不清楚,不过从你刚来这里的情况能看得出来,你是除了因那次任务太过特殊而受到了影响,其他并没有什么太过特别的。”

  “所以我才要夸你,在这么大的训练量、那么大的精神压力下,一点问题都没有,不愧是血刃第一个女兵,看来还是有道理的。”

  听了她的这些话,林颜夕脸上不自禁的露出笑容来,“那我就当你是在夸我了。”

  而一聊起来,她也知道再看不进去书了,直接合上了手上的书,这才又说道,“其实我一直觉得所谓的心理学并不难,许多东西都是可控的。”

  “可这几天训练,接触的多了却发现似乎……也不是那么简单,情绪、思想虽然是自己的,可你想控制它,却不是那么容易的。”

  听了她的话,柳涵阳不禁笑了出来,“那是当然,我从上大学到研究生,跟着导师前前后后学了这么多年,却也不敢说自己研究透彻了。”

  而说着,看了看她,“你是不是觉得那么简单就调整好自己的心理问题,又在之后可以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就觉得也不过如此?”

  林颜夕有些尴尬的笑了下,没有开口算是默认了。

  柳涵阳无奈的摇了摇头,“其实也不仅仅是你一个人这么觉得,我接触的人大多数都是这么想的,我都已经习惯了。”

  “相信大家接触多了,慢慢熟悉也就会好些了,到时不但不会像现在这么抵触,反而会主动来找我了。”

  而说完,却突然想到了什么,抬头看林颜夕手里的书,“不对啊,你这几天怎么都在看心理学了,什么时候血刃还需要学这个了?”

  “血刃是不需要学这个,可我们这不是特殊嘛!”林颜夕说着叹了口气,“最近罂粟来做我们教官,现在和她学的就是如何欺骗测谎仪,这些书都是她推荐给我看的,说是对训练有好处。”

  “欺骗测谎仪?”柳涵阳听了轻笑了下,“这个项目到是挺有意思的。”

  林颜夕直接瞪了她一眼,“什么有意思,你不知道我每天为了骗罂粟,真的是绞尽脑汁,可就是骗不了她,再这么下去,我怕我把自己几岁才不尿床的事都要说出来了。”

  听她这么说,柳涵阳顿时笑的更开心了。

  而笑过之后却看向她诡异的笑了出来,“林颜夕,你是真的想学会怎么骗得过她?”

  “当然想啊,要不我看什么书啊,头都大了。”林颜夕想也不想的说道。

  而话一说完,却想到了什么,忙拉住她急切的问道,“柳姐,你是不是有办法?”

  说完自己都觉得猜的应该没错,顿时有些兴奋的拉住她,“我就知道你一定有办法的,快教我。”

  被她拉着的柳涵阳无奈的笑了出来,“我是学心理学的,又不是研究仪器的,怎么可能知道这个?”

  听了她的话,林颜夕顿时一阵失望,无奈的叹了口气,“还以为罂粟让我看这些东西,是和你研究的东西是有关系的,没想到你也没办法。”

  “唉,你说我怎么办啊,再这么下去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这训练。”

  看她这表情,柳涵阳笑着看了看她,“你别这样,我还没说完嘛。”

  “其实也不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我到是有个主意,至于管用不管用我就不知道了。”

  刚刚还被打击了的林颜夕听了顿时来了精神,眼睛都冒着精光看向她,“有办法就快说啊,不管行不行先试试。”

  柳涵阳轻笑了下,“我虽然没有针对性的研究过测谎仪,但从罂粟让你看的书籍来看,它的大概方式还是从你的情绪以及心态所影响的身体各方面的变化所做出的判断。”

  听了她的话,林颜夕忙点了点头,“没错,罂粟也是这么说的,所以想骗得了她,就要让自己的心态平稳到没有一丝的变化。”

  “可我觉得做为狙击手我已经真的可以做到心如止水了,但不知为什么,一遇到罂粟审讯时,却不是那么回事,根本不能像狙击时那样平静到不受任何事的影响。”

  “这是因为一个是你擅长的方面,你对自己有信心,所以做起来也就一切顺利,不会有任何的障碍,甚至不用刻意的去做,自然而然的就做到了。”

  “而另一个却是你不擅长的,原本就不自信,再加上紧张,甚至可以说在刻意的控制,而越是这样,反而就会做不好,自然一做起来就会遇到麻烦。”柳涵阳直接为她分析着。

  而说完,却笑着看向,“我这个主意虽然不能让你马上成功,但做好了,到是可以暂时应对眼前的麻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