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特种女兵 > 第587章 回归
  林颜夕不知自己睡了多久,当再度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全身没有半点力气,身上被打过的地方还隐隐作痛,只不过没有药物的情况下,这些疼痛对于她来说并不算什么。

  不过这个时候林颜夕却没心思去注意这些,因为一醒来的时候,就想到之前还在审讯,而她的记忆之中并没有最后审讯的结果,似只停留在第二针的注射。

  一想到这里,林颜夕猛的坐了起来,有些慌乱的向四周看去。

  可房间内竟只有她自己,想问什么都没得问。

  而反应过来之后,马上就要起身下床,至少先确定这是什么地方,都什么人在,再确定一下审讯训练的情况。

  却刚坐起,房间门就突然被推开,一张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脸出现在她的面前,“你醒了,怎么起来了?”

  “独狼你在啊……”林颜夕看到他,顿时一喜,而话还没说完就急着问道,“我现在这是在哪啊,训练怎么样了,我们有没有通过?”

  听到她提这个,牧霖脸色还是有些不自然,但随后扶着她躺了回去,“知道你睡了多久了吗,这结果才醒就惦记训练。”

  听了这话,林颜夕下意识的看了看外面,似乎和训练的时间应该是差不多的,但他既然这么说,于是也只能猜测的问道,“几个小时了?”

  牧霖听了直接给了她个白眼,“你都睡了一天一夜了。”

  他的话让林颜夕一惊,“都睡这么久了啊,我竟然一点都没有感觉到。”

  “感觉怎么样,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牧霖边说着边解释道,“医生说你可能就是太累了,身体上都没什么问题,可我一睡就是一天,他也不敢确定了。”

  林颜夕摇了摇头,“我没事,感觉好多了。”

  而边说着,又想到了什么,“我还没告诉我训练怎么样了,我怎么一点也不记得了?”

  “这是审讯的后遗症,你所注射的药物属于催眠的药物,记忆有所缺失是正常的。”牧霖说着直接坐了下来,“至于训练,罂粟的评价是有缺点,但你毕竟是第一次,能达到这种程度已经算优秀了。”

  听了这话,林颜夕终于松了口气,也笑了出来,一脸庆幸的说着,“还好还好。”

  可话才说完,却发现不对,猛的抬头看向牧霖,“不对啊,你刚刚说有缺点,那……”

  却还没等她说完,牧霖就已经开口打断了她的话,“好了,还没到总结的时候,你急什么?”

  “再说,你刚刚接受过审讯训练,正是需要休息的时候,等一会再让医生给你做一次彻底的检查,如果医生不确定你没事,就别想回去。”

  林颜夕听了顿时苦笑了出来,“牧霖,你都快成了唠叨的老太太了。”

  谁知牧霖听了直接一巴掌打了过来,“有我这么帅的老太太吗?”

  说完,两人也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林颜夕的醒来,不仅是牧霖松了口气,连罂粟都放心下来,虽然训练并不算是超纲,可谁也不敢保证百分百没问题。

  所以见林颜夕没事,她也终于可以放心下来。

  只不过,在她醒来之后,不仅仅是在医院进行了彻底的身体检查,连柳涵阳都被派来对她进行了一次心理测试。

  当然,她虽然是以探病的理由来的,可林颜夕却还是看出了她的目的,一直笑着配合,她问什么林颜夕说什么。

  见她这样,柳涵阳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你这样我无法判断你现在正确的心理状况。”

  听了她的话,林颜夕顿时笑了出来,“这些不都是你教的我?”

  柳涵阳听了顿时经了她的个白眼,“早知道你这样,就不应该教你。”

  “别这样嘛!”林颜夕嘻皮笑脸的凑了过来,“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虽然审讯训练有点……特别,可也没达到上次执行任务后那样的后果,只要休息一下就好了,你们用不着这样担心我。”

  柳涵阳叹了口气,无奈的说着,“算了,你还是先好好休息,其他的事我们回去再说。”

  林颜夕轻点了下头,可想了下却又看向她,“不对啊,这次的训练是我们整个小队的事,为什么我们都这么担心我?”

  “谁说只担心你了,你们这次训练的所有人我都会进行心理测试,只是现在只有你一个人在医院,我就想反正也要来看我,不如一起看看你的情况。”柳涵阳解释着,说完才又拍了拍她,“不过现在看你的情况也还不错,应该不用我担心了。”

  见她都这么说了,林颜夕到也不再怀疑,轻点了下头笑了下,“早就说过我没事,你们还都不信。”

  “只是……”边说着,林颜夕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同样是训练,现在却只有我一个人躺在这里,别人却都好好的,柳姨,你说我是不是很没用啊?”

  “你怎么能这么说?”柳涵阳本能的反驳道,“这次参加审讯训练的,只有你一女兵,虽然你在某些方面比他们都要强,可也不得不承认也是有自己的弱点的。”

  “而……被俘、审讯,在这些方面,对任何一个女兵都是不公平的,所以这次训练你是被重点关注的对象,据我所知,他们对你也是下手最狠的。”

  “在这之前,许多人依旧是不同意你留在血刃的,但经历了这次训练,看到这样的结果,我想应该不会再有人反对了,所以你现在在这里,并不是你不如他们,恰恰证明了你可以适应的。”

  听到她的话,林颜夕终于笑了出来,“按这么说,坏事还变好事了?”

  “有没有变好事我就不清楚了,毕竟我只是医生,不是你们队的人,但至少现在看来连血刃的其他人对你的看法都改变了。”柳涵阳笑着安慰她。

  虽然不管是柳涵阳还是其他人,都一直安慰她,而一而再的说她的训练结果还不错,可林颜夕心里却总是有种不好的预感。

  但既然问不出来,她也就不再多问,反正她总不能一直留在医院,总有回去的时候,一切等回血刃再说也是一样。

  而一切也如她的预料的,在医院虽然经历了各种检查,但身体症状一切正常,所以没几天也就可以离开了。

  得到了医生的允许,林颜夕马上逃也似的出了医院,换上了军装回血刃。

  因为谁都没通知,所以突然回来,还让几人吓了一跳。

  不过惊讶之后,却也马上都围了上来,笑着帮拿下她的背包,“大小姐,你回来怎么也不说一声,我们好去接你嘛!”

  林颜夕直接瞪了胖子一眼,“你还好意思说,我在医院这么多天也没见你去看我,我才不信你会来接我。”

  胖子听了顿时尴尬的笑了出来,“不是我不想去,是医生不许我们走,你在医院休养,我们在营区休养啊,昨天才被放出来。”

  听了这话,不等林颜夕开口,一直在一旁的孙倚雪突然冷笑了声,“全小队就只有你一个人一个训练就到了医院,也好意思让人去看,脸皮还真厚。”

  对于这个被视线直接忽略的人,林颜夕此时才正眼看向她,但在看向她的时候,却捂住鼻子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你离我远点,味道太重了。”

  她的话让所有人都是一愣,显然都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情况,而故意掩盖了真实情况,没好意思对大家说,现在又被林颜夕提到,脸色自然不会好看到哪里去。

  而见他们这样,林颜夕瞬间明白,她是怕丢脸,一定没将审讯时的情况说出来。

  脸上顿时露出笑容来,“公主啊,你不会是审讯之后,都没有洗过澡吧,虽然是我自己吐的,可……这味道还是有点接受不了,所以暂时你还是离我远一点。”

  “噗哧!”一声,胖子几人不禁都笑了出来,虽然不明白这两人又是怎么掐上了,但看孙倚雪吃憋,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见这情况,孙倚雪脸色顿时更是难看,再顾不得维持表面的和谐,一步上前来,“林颜夕,你有什么可得意的,忘了你审讯时的狼狈样了?”

  “我没忘,可训练嘛,总是要吃点苦,到了战场上才能正常发挥。”林颜夕说着看向她,“而且……你虽然提前训练过,可我才不相信你训练的时候有多美,说不定比我还狼狈。”

  “再说,我被审的时候狼狈是正常的,可……至少以后审讯别人的时候,不会把自己弄得那么惨。”

  孙倚雪听了再控制不住,“你少得意,我是受罚了,可你没通过训练,就不是简单的受罚,我就看着你怎么滚出血刃。”

  她的话让所有人都是一怔,林颜夕也收起笑意正色的看向她,“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孙倚雪扫过他们一眼,“看来你们都还没看过训练的结果吧?”

  “不过不用急,等训练总结的时候,你们自然就知道了。”而说着看向林颜夕,“别以为你嘴上占点便宜就赢了,最后谁能留下才是最后的赢家。”

  “都干什么呢?”却在这时,牧霖的声音突然传来。

  几人听到他的声音不对,顿时都一个立正,谁也不敢再一开口。

  而牧霖却没理会他们,径直走到了孙倚雪的面前,“孙倚雪,你是军人,是血刃的一员,不是市场里的八卦大妈。”

  “我……”孙倚雪脸上顿时红的都能滴出血来。

  可牧霖却根本不给她解释的机会,马上又说道,“而且训练总结还没开,你又凭什么做决定,你是队长还我是队长,这个小队到底谁说的算?”

  “可是训练的时候她……”孙倚雪还想再说什么。

  牧霖却直接摆了下手打断她的话,“让你参加审讯是因为你之前有过这方面的经验,并不代表你有权利去评价别人的权利,更没有决定其他人去留的权利。”

  听了他的话,孙倚雪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看到她这自作自受,林颜夕险些没忍不住笑出来,但也知道这个时候真的笑出来,那就是不给牧霖的面子,于是也只能硬忍着。

  牧霖又哪里看不出来,无奈的看了她一眼,“好了,大小姐归队,小队的人就齐了,今天晚上晚饭后开总结会,不许迟到。”

  而说完,不给他们再问什么的机会,伸手拿过胖子手中的背包,看了林颜夕一眼,“还看什么,回去了。”

  林颜夕听了忙跟了上来,而才走几步就再忍不住低头笑了出来。

  牧霖故意慢了几步,待她跟上来,才侧头看了她一眼,无奈的瞪了她一眼,小声的说道,“还好意思笑,才回来就给我找麻烦。”

  “是她先惹我的,我是正当防卫。”林颜夕不满的说着,“我是不明白了,我又没惹过她,为什么天天针对我?”

  “难不成就因为只有我一个女的,所以同性相斥?”

  牧霖听了也忍不住笑了出来,“说的好像你多委屈一样,可我明明每次看到的都是你欺负她吧?”

  林颜夕听了一窒,“什么叫欺负她啊,我是那样的人吗?”

  “不是,绝对不是。”牧霖忙保证的说道,说完自己先忍不住笑了出来。

  而说着又看向她,“你别理会她的话,我虽然没看过审讯视频,但我问过罂粟,至少她对你的表现还是很满意的。”

  听了他的话,林颜夕这才放下心来,“就知道她又信口雌黄,还说什么想正大光明的打败我,我还真当她只是和我比试。”

  “我看她是发现什么都比不过我,终于狗急跳墙,这次好不容易得到这个机会,就想一下整死我,谁知道她那么笨,连做审讯都做不好。”

  牧霖一怔,“审讯的时候你怎么她了?”

  林颜夕听了顿时诡异的一笑,拉过牧霖在他耳边小声的说了起来,而待听清林颜夕都做了什么,牧霖再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