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特种女兵 > 第586章 你喜欢他
  听到他的话,林颜夕不禁一窒,刚刚脸上的笑意顿时僵在那里。

  而章胜却不理会她,直接又说道,“刚刚对你的刑讯虽然并不算是太过靠近实战,可疼痛的感觉却是真实存在的。”

  “人体的承受能力是有限的,即便是你已经超过那个临界点,那也已经到了你的极限。”章胜看了看她,又说道,“可以这么说,如果有人对你使用了这种药物,那也就意味着你的重要性。”

  “在这样的情况下,你如果能撑得过刚刚那些,那也意味着你至少可以通过疼痛的考验。”

  “可是”章胜说到这里顿了下,“审讯者是不会罢手的,一种方式不行,还有其他的方式。”

  边说着,章胜拿了一根新的注射器,向她展示里面的药物,“身上很还是很痛,疼的受不了是不是?”

  “这个可以缓解你的疼痛,并且可以敏感的痛觉神经恢复正常,甚至连之前的疼痛感觉都消失。”

  可听了他的话,林颜夕却疑惑的看了过来,“你会这么好心?”

  “我的确没有这么好心。”章胜说着自己先摇了摇头,

  “这一针下去,它的确可以让你的疼痛感消失,但却也会让你的精神恍惚、反应迟钝,慢慢的卸下所有防备。”

  “林颜夕,这是一个挑战,你愿意接受吗?”章胜看着她正色的问道。

  有了刚刚的教训,林颜夕再不敢小瞧它了,于是看着他竟有些迟疑起来。

  章胜这次竟也不逼她,站在那里默默的等她回答。

  而看着他,好一会,林颜夕终于咬了咬牙,“来就来,连孙倚雪的严刑拷打我都忍过来了,还有什么可怕的。”

  可还不等她继续说下去,章胜却似怕她反悔一般,直接上前一步,笑着看了她一眼,“不怕就好。”

  “不是”林颜夕还要再说什么。

  章胜却已经一针打了下去,剧烈的疼痛再度袭来,林颜夕一时没能忍住叫了出来,“章胜你个王八蛋,你不是说不疼吗?”

  药物注射完毕,章胜随手将注射器扔到了垃圾箱中,“你现在疼痛是正常的,因为刚刚的药物反应还在,而接下来疼痛会慢慢减轻,意识也会慢慢的模糊”

  听着他慢慢的说话,林颜夕感觉身上的疼痛没有减少,但刚刚有些清醒的意识却真的是在渐渐的模糊。

  再顾不得手臂上钻心的疼,全力的打起精神,对抗药物的影响。

  她知道,章胜一定不是仅仅只是让她陷入昏迷,当自己意识慢慢的不再受自己控制的时候,也一定就是章胜趁机审讯的时候。

  果然,只几分钟的时间,林颜夕身上的疼痛感消失,但却愈发的抵挡不住昏昏欲睡的感觉,“不能睡、不能睡”

  听到林颜夕的喃喃自语,章胜慢慢的走到她的面前,轻声的问道,“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来自什么部队?”

  “我不知道”林颜夕深吸了口气,木然的说着。

  而章胜听到她的话,不禁笑了出来,“你不要急,我们可以慢慢聊,你们一个小队的人现在都在我的手里,我想你应该不会和所有人的关系都一样吧,这里面有没有你讨厌的人?”

  林颜夕迟疑了下,却还是摇了摇头,“没有”

  看着一旁测谎仪闪着妖艳的灯,章胜脸上的笑容却愈发的诡异,“那有没有比较喜欢的,如果我现在想把他们都杀了,你却只能救一个人,你会救谁?”

  “不要”听到这话,林颜夕下意识的拒绝,此时的她意识已经陷入了半昏迷的状态,甚至分不清是真的审讯还是训练。

  所以当听到章胜的话,马上去拒绝,不管小队里都有谁,她当然都不希望他们死。

  可章胜却不理会,马上又说道,“可你只有一条命,你只可以换一个,告诉我,你愿意用你的命去救谁,如果再不说,你连救一个人的机会都没有了。”

  “牧牧霖!”林颜夕迟疑了下,却还是本能的说出这个名字。

  “为什么是他?”章胜听到她的话,并不算意外,但还是开口问道,“那么多的人,为什么是他?”

  林颜夕摇了摇头,有些无意识的说着,“我不知道,我只想他活着”

  “你喜欢他?”章胜竟突然有突兀的问道。

  他突然大了声音让林颜夕一怔,可此时脑子反应的确是慢了不止半拍,想了好一会似才明白他的意思,“没有,我没有”

  可不等她话音落下,测谎仪突的亮起,章胜有些意外,但随后却忍不住笑了出来,“林颜夕,既然喜欢他,那你一定不想他有事,只要告诉我你知道的我就可以放过他。”

  “不不能说、不能说”林颜夕有些木然的说着,只一会却又小声的嘀咕着,“牧霖不能有事、不能有事”

  抵抗这样的药物审讯,或者可以说是催眠式的审讯,最重要的还是毅力,林颜夕此时虽然已经意识模糊,但凭着本能,对章胜的审问还是抵抗的。

  而在眼前越来越暗之时,只能一次次的告诉自己,“不能说、不能说什么也不能说出来。”

  听到她一遍一遍的重复,章胜轻轻笑了下,“你不说牧霖就要死,你想他死吗?”

  “不要”

  “那就告诉我。”章胜紧逼着继续说着。

  “我”林颜夕刚要开口,可却突然无意识的挣扎了起来,而边挣扎着边喊道,“不,牧霖不会希望我这样的,他宁愿死也不会希望我这样救他的,放开我,我要去救他”

  看到她这样,章胜脸色一变,竟有些慌乱的跑到一旁,拿出似已经准备好的针剂又跑了回来,一把按住激动的林颜夕,一下扎了进去。

  “放开我,我要去救他!”可林颜夕的反应依旧激烈,甚至连章胜都险些控制不住。

  见这情况,章胜不敢马上解开她手腕上的绳索,只能一把按住她,“林颜夕,你醒醒,这是训练,审讯已经结束了。”

  可林颜夕却似没听到一般,依旧挣扎着,力气大的甩开了章胜的手。

  却在这时,审讯室的门突然被打开,牧霖直接闯了进来,见到这情况,脸色一变,几步走过来对着章胜一拳打了过去。

  正控制着林颜夕的章胜根本没有注意,一下被打个正着,直接跌倒在地。

  牧霖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而随后看到情况不对的林颜夕,再顾不得理会,扭头看向林颜夕,一手扶住她一手解开她手腕上的束缚,“小夕,你醒醒,是我。”

  正激动的林颜夕听到这个声音竟突然一窒,但随后却又抬手打了过来,“混蛋,你放开我我要去救牧霖。“

  看到她这样,牧霖的眼中露出几分心疼,任她的拳头打在身上,拉住她轻声说道,“小夕,我就是牧霖,你清醒一点。”

  不知是因为听到他的声音,还是听到了这个名字,竟突然停了下来,慢慢的睁开眼睛,“你是牧霖?”

  牧霖用力的点了点头,“是我,训练结束了,没事了。”

  “没事了?”林颜夕有些无意识的问着,而抬头看向他,伸手慢慢的摸到他的脸上,“真的是你”

  而说完再坚持不住,整个人陷入了黑暗之中。

  “大小姐!”牧霖见了一惊,猛的抬头看向章胜,“还看什么,还不叫医生?”

  “她的生命体征一切正常,只是脑神经承受的压力过大,才晕了过去,休息一下就好了,人没事。”章胜见到林颜夕晕过去,反而不急了,站起身轻擦了下嘴角被牧霖打出来的血迹,边对着他解释道。

  听了他的话,牧霖一气,还想再上前,可看了眼已经晕倒在他怀里的林颜夕,只能硬生生的忍了下来,瞪了他一眼,直接将林颜夕抱了起来,“白头蝰,她要是有事我不会放过你的。

  说着不再迟疑,抱着林颜夕向外走去。

  可就在牧霖刚要出门之时,章胜却突然开口,“牧霖,想知道我审讯的结果吗?”

  牧霖突的一停,他虽然担心林颜夕的安全,可也知道林颜夕自己一定会很在意这次的考核,虽没有回头,却也还是停了下来。

  看到他的动作,章胜马上又说道,“你是她的弱点如果是合适的契机,甚至更精心的布置,我完全可以利用你审讯出所有的东西。”

  “所以,你们不适合在一个小队里,而如果再继续在一个小队里执行任务,你最好离她远一点。”

  他的话让牧霖心中一惊,忍不住低头向怀里的林颜夕看去,而昏迷中的林颜夕不知是不是在他的怀里异常的安心,此时她的脸上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激动与挣扎,反而异常的平静。

  看到这样的她,牧霖的脸上去露出几分复杂的神色,张了张嘴,但最后却没说什么,抬起头直接向外走去。

  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章胜的脸上又恢复了原本的冷漠,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整理了下军装,也走了出去。

  虽然章胜说她还一切正常,但牧霖还是不放心,快速的把她送到医院。

  如章胜所说的,林颜夕一切身体症状都正常,这次审讯并没有对她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甚至连点皮外伤都没有。

  可偏偏就是一直没有醒来,几个小时过去,依旧还沉沉的睡着。

  “我问过医生了,她这样的情况并不是特例,许多人在经过这样的训练,心理上难免会受到刺激,人不管是身体上还是心理上,都会有一个本能的自我防护的意识。”

  “而现在林颜夕应该就是还处在这个意识之中,所以暂时没有醒过来,你也不用太担心。”罂粟此时同牧霖一样,站在门外看着病房内沉沉睡着的林颜夕,对着身边的牧霖解释。

  牧霖听了轻点了下头,可眼中却是掩饰不住的担心。

  罂粟见他的表情,无奈的叹了口气,“我知道,这个训练有些太残忍,可却是不可避免的,毕竟我们的情况不同于其他小队,所以这训练必须要进行,希望你能理解。”

  牧霖没有回答,而是一直盯着房间内的林颜夕看着,“训练结果你看过了吗?”

  罂粟轻点了下头,见此牧霖却马上又问道,“真的像白头蝰所说的?”

  “这个”听到这个,罂粟却迟疑了一下,“我仔细看过了她的审讯过程,不得不说在审讯过程中出现了些松懈,而这个突破点也的确来自于你。”

  听了这话,牧霖脸色不禁又难看了几分。

  “你也知道,对于审讯最怕的就是被人抓到弱点,当然,任何人都有弱点,即便是我自己也不敢保证一点弱点都没有。”

  “可现在你们在同一个小队里,她的弱点就在身边,对于她来说”罂粟说着看向牧霖,“而且我现在还不能确定,她会不会也同样是你的那个弱点。”

  牧霖怔了下,抬头看向了过来,“罂粟,我没和你开玩笑。”

  “当然,我也是在说正事。”罂粟说着看向他,“你这次审讯训练有所保留,可以说并没有试探到你的极限,所以有些事我也不敢确定。”

  “我们现在在说林颜夕!”牧霖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

  见他转移话题,罂粟无奈的摇了摇头,“好吧,我们继续说她。”

  “其实事情并没有他所说的那么严重,你现在也不用太过担心。”罂粟停顿了下,才又说道,“其实审讯的过程中,虽然因为你的原因险些让她彻底崩溃,但却也同样是你,让人她清醒过来,竟抵抗了药物以及催眠的控制,这是我见过的第一个在第一次药物训练中可以那么快脱离的人。”

  “所以我现在还不敢确定你的存在,或者说,你们在同一个小队,一起执行任务,对于她来说到底是坏事还是好事,都不得而知。”

  “那么现在,说什么都为时尚早,一切还是等她醒过来再说吧!”边说着边轻拍了拍他,“你也不用太过自责,说不定这还是好事。”

  “另外我还是希望你有时间去看一看她的审讯录相,有些事你还是清楚的好。”

  而说完,不等牧霖反应过来,自己就已经转身离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