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特种女兵 > 第585章 特殊的反击
  听到她的话,章胜有些意外的一怔,正色的看向她,“你真的什么也不怕?”

  “说实话……”林颜夕停顿了一下,才继续说道,“我怕,可怕却不代表不敢去面对,如果有一天,我真的落到了这个地步,我就是死也不会背叛我的信仰。”

  章胜却摇了摇头,“有些事不是你想就可以的,我说过,现在有太多的办法,可以摧毁你的意志力,让你把所有知道的都说出来。”

  林颜夕听了却反而笑了出来,“所以才需要你的训练,教我怎么才能对付各种方式的审讯?”

  听到她这话,不但章胜一窒,连孙倚雪都傻傻的看向她,不敢相信还有人主动要求受刑的。

  其实不是林颜夕主动要求,而是知道就算是不想,也逃不掉,索性痛快一些。

  见她如此,率先反应过来的反而是章胜,轻轻扔下手中的电击器,“好,既然你已经准备好了,我们也就不浪费时间了。”

  对着孙倚雪摆了下手,“准备致疼类药物。”

  看着孙倚雪去那堆药品前准备,而章胜却对着她解释道,“大多数的刑讯者,会先试探一下你对于疼痛感的承受能力,而大多数的刑讯者是不会在你身上浪费太多的时间。”

  “为了可以更快的取得情报,他们是不会为你的安全着想,能用多重的手段就用多重的手段,至于用刑之后,你还能不能活得下来,就不是他们管得了的。”

  说着看了眼林颜夕,“其实,即便是被俘虏,也不要轻言死字,你要在任何时候都记得,只有活下来才有希望,而想要在这样的情况下生存下来,即不背叛的情况,就要让他们知道你的价值。”

  “一但他们觉得你还有利用的价值,至少可以保住自己的命,而且在用刑之时,也会有所收敛。”说到这里,抬头看到孙倚雪已经准备好他所要的东西,这才又说道,“而这个时候,施行者即要有所顾及,但却又要实施逼供,就使用一些药物。”

  林颜夕此时听着他的话,目光却落到了孙倚雪手中的注射器上。

  章胜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并没有接过来,而是继续说道,“对于疼痛感的药物大多分为两种,一种是制造疼痛的,它时欧国特工部门研究出来的,用来刑讯逼供的,当这种药物注射到体内时全身的末梢神经会感觉到无比疼痛,常人难以忍受。”

  “而另一种,它本身不会造成疼痛,但当注射之后,会提升人的痛觉,根据人的身体情况来说,会分提升三到五倍不等。”

  “这种痛觉和之前最大的区别就是可以任施行者来发挥,所以更多的人会喜欢用这种药物。”章胜说着对着孙倚雪点了下头。

  后者顿时会意,走到林颜夕的面前直接扎进她的手臂中。

  林颜夕没有躲她,看着孙倚雪的动作,反而仰头看着对上她的目光。

  原本占着上风的孙倚雪,一对上她的目光,却反而怕了,竟不敢直视她的目光。

  可才一转头,自己却也反应过来,猛的又看向林颜夕,“你看我也没用,这一针有你受的了,慢慢的享受吧。”

  说着拔出注射器,不理会她手臂上流出的血,退到了一旁。

  对于两个女孩间的明争暗斗,章胜只当做没看到一样,见药物已经注射完毕,终于还是说道,“她给你注射的就是我所说的第二种药物,它除了增加你的痛觉神经之外,并没有什么其他副作用。”

  “教官,这次让我来吧。”却在这时,孙倚雪突然开口,而随后似怕他不同意一般,马上又说道,“罂粟派我过来帮忙的,我总不能只做做注射药物的事吧?”

  “而且……”孙倚雪看了林颜夕一眼,“而且我觉得我来审讯她的效果可能会更好吧?”

  听到这话,章胜同样也看了林颜夕一眼,没想到竟真的退了一步,伸手指了指,“好,接下来由你来。”

  “白头蝰你……”林颜夕有些不敢相信的看向他。

  “你很讨厌她是不是?”章胜却并没有多做解释,而是开口反问起来。

  见林颜夕沉下脸来,他却马上说道,“别忘了,你是被审讯者,你没有挑选的资格,相信我,如果是真正的刑讯,你会比现在更讨厌她。”

  林颜夕听了心里一气,她现在不止讨厌孙倚雪,更讨厌他章胜。

  虽然她心里清楚这是训练,他这么做是必须的,可真的到了这个时候,却还是有些接受不了,她实在是忍受不了前一刻还当成师傅的人,此时却用着各种各样的办法来虐待她。

  可到了嘴边的话,还没说出来,就感觉一阵眩晕,眼前也慢慢开始模糊起来。

  她没有被注射过这种药物,可这个时候有这种状况,不用问也知道是那种药物起作用了,于是也再顾不得抗议,强迫自己打起精神抵抗着意识的模糊。

  见她这样,孙倚雪冷笑了下,“林颜夕,反正都是要说的,我劝你还是早早放弃吧,免得受罪。”

  “告诉我,你叫什么,来自哪里,你是军人吗?”边说着伸出手来,在林颜夕的眼前晃了下。

  眼前渐渐模糊的林颜夕用力的摇了下头,却终于看清她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根短短的针,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针。

  而这个时候就是不用问,也知道她这是要做什么,待看清后,林颜夕反而不屑的笑了出来,“有本事就来啊,怕你不成?”

  孙倚雪听了却摇了摇头,“林颜夕,看来你还不知道它的厉害,否则现在一定不是现在这个态度。”

  而话音落下,不等她反应过来,突然一针刺入她的小腹。

  “啊!”虽然有了准备,可林颜夕还是惨叫出来,条件反射的抬腿踢去。

  而抽回手的孙倚雪却早有准备,提腿一档,抬手对着她的肚子却又是狠狠的一拳。

  疼痛的感觉瞬间传来,此时竟已顾不上还击,整个人一阵阵的痉挛。

  如果在平时,这一针、一拳,对她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子弹的疼痛都能忍受得了,何况是这个。

  可现在,她承认,真的是小看了这药物的威力,原本可以承受的痛苦,此时却成了钻心一样的疼痛,不但越来越强烈,也让她再使不出半点力气,身体瘫软,全身的重量都承受在被吊着的手腕上。

  看着她这样的反应,孙倚雪却一点也不意外,根本不再防备的凑了过来,“林颜夕,我需要知道的不多,告诉我,你叫什么,来自哪个部队……”

  强忍着疼痛,林颜夕用尽自己的力气摇了摇头。

  孙倚雪突的一个提膝,又是一下击在她的腹部,林颜夕疼的眼前一黑,险些晕过去。

  “怎么,才这样就受不了了?”孙倚雪见了,竟不停止,又是狠狠的一下,打在了同一个地方。

  “咳……”林颜夕一阵呕意向上翻涌,险些将胃里的东西都吐出来。

  不过这一下,却反而让她清醒了几分,剧烈的咳嗽了几下,吃力的抬头看向她,“孙倚雪,你别做梦了,你什么也别想在我的嘴里得到。”

  孙倚雪还待再动手,却见章胜突然上前一步,档住她,看向林颜夕问道,“告诉我,你是血刃的人吗?”

  林颜夕本的说道,“我不是。”

  可章胜听了却轻笑了下,摇了摇头才说道,“林颜夕,你这样是不行的,你忘了这个世上有一种东西叫测谎仪。”

  边说着,他指了指一旁的角落处,而林颜夕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才发现那里一台仪器正亮着灯,而数据线和检测仪器的另一端却是自己的手腕处。

  见她脸上露出恼怒的神情,章胜随后说道,“我知道,你想骗过审讯者,可你如果骗不过这些仪器,那也没有任何的用处。”

  “怎么样,忍不住了吧?”说到这里,章胜伸手抬起她脸,看到她难看的脸色,才又说道,“其实你现在正在经历一个过程,从最初的坚决反抗,到后来开始慢慢软化,打算用欺骗来对抗我,那么……接下来,你很有可能就会真的放弃了。”

  林颜夕实在是没有力气去反驳,只能低下头以沉默反抗。

  于是她也就没有注意孙倚雪又是一拳挥了过来,丝毫没有准备的硬挨了一下,又是一阵剧烈的疼痛传来。

  如此密集的击打,又同在一个地方,疼痛的感觉真的是成倍增长,从最初还能惨叫出来,到最后已经连叫的力气都没有了。

  可她一点也不甘心就这么只是被动的挨打,却连还手的能力都没有。

  几拳之后,孙倚雪终于停了下来,已经有些意识模糊的林颜夕吃力的看向她,张了张嘴,竟一点声音都没能发出来。

  见她要说什么,孙倚雪看向章胜笑了出来,“怎么样,我就说她挺不住吧?”

  而得意之时,又看向林颜夕,“回答我的问题,我可以少让你吃些苦头。”

  看着她,林颜夕似要努力张嘴说什么,见她这样,孙倚雪上前一步,侧耳靠了过来,“想说什么就说吧,我给你机会……”

  “噗!”不等孙倚雪的话音落下,林颜夕一口将胃里翻涌上来的呕吐物全部喷了出去。

  “啊!”几乎贴到林颜夕脸上的孙倚雪根本没想到此时的她竟还有‘反抗’的能力,即便是她反应已经不慢了,可依旧没能躲开被喷个满脸的命运。

  尖叫声中,满头满脸的酸臭的呕吐物,甚至还能从她的脸上看得到林颜夕没来得急消化的午饭,而她一手擦下去,顿时恶心的自己都想吐了。

  “哈哈哈……”听到她的尖叫声,林颜夕忍不住笑了出来,虽然声音并没有多大,却比刚刚强得多了。

  “啪!”的一下,孙倚雪回身一拳打在她的脸上,半边的脸连同颈部都似被火烧灼伤一般的疼痛。

  可不知是刚刚那一下太解气,还是已经超出了极限,反而不觉得那么难以忍受了,扭头狠狠的看向孙倚雪,“再来啊,不过如此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你……”见了她这样,孙倚雪反而更是气愤,上前一步又要打过来。

  “好了,公主!”却在这时,章胜一声冷喝打制止了她,看了看狼狈的孙倚雪,“你已经失去了一个审讯者的理智,已经不再适合继续下去了,剩下的我自己会来。”

  孙倚雪虽然心有不甘,可也只能狠狠的看了林颜夕一眼,“是,我明白了。”

  “去收拾一下吧。”章胜指了指她,顿时让她脸色又难看了几分,逃也似的离开了审讯室。

  待她离开,章胜才又看向林颜夕,“不错,以你这种并没有经过专业刑讯训练的人来看,刚刚的表现已经可以了。”

  林颜夕听了反而笑了出来,“你是说我的反抗?”

  “反抗算是一个,能在这种情况下想出这种办法来,也算是你聪明,只不过……你这样除了激怒她没有半点好处,如果是真正的战场上,只会换来更残忍的对待。”章胜说着摇了摇头。

  林颜夕听了却笑了出来,“我无所谓,至少现在我赢了,不是吗?”

  听到她的话,章胜无奈的摇了摇头,“其实我更看好的是你竟然能撑得过来。”

  “这种药物可以说是专为刑讯而研制的,一但用到被审讯者的身上,很容易很快就有所突破。”说着,章胜看了看她,“而你……能在药物的控制下,不但撑得下来,甚至还可以反击孙倚雪,的确出乎我的意料。”

  “可你说了,这才刚刚开始,而被打那么几下而已,算不了什么。”林颜夕自嘲的笑了下,“我其实一直以为我很能坚持了,甚至都挺过了血刃的选拔,可今天……”

  章胜听了却摇了摇头,“刚刚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可现在呢,你再看看你自己,竟然还有正常的和我说话。”

  林颜夕听了一怔,似乎的确是这样,刚刚最痛苦的时候,她甚至觉得自己已经挺不过去了,如果不是在孙倚雪的面前,她心里不甘心的话,也许真的早就崩溃了。

  而想到这里,林颜夕突然笑了出来,“师傅,你是故意的,你让孙倚雪来审我根本不是为了让我更容易崩溃,反而是知道我在她面前,就是死也不会服输的……”

  听了她的话章胜却没有回答,反而转移话题的说道,“你能撑到现在,这证明你对于痛感的承受力已经到了一定的程度,虽然这算不上是真正的审讯,但我相信即便是真正的审讯时,你也可以撑得过去。”

  “因为痛苦到了一定的程度,在你的感觉上,就不会再增加,所以当你挺过那个临界点,再用这种方式就不会再有任何人可以让你崩溃。”

  听到这个解释,林颜夕心里一阵欣喜,可看着章胜故意转移话题却笑了出来,甚至笑得身上被打过的地方又疼了起来。

  “咳……”轻咳了声,林颜夕却依旧笑着,“师傅,你就承认吧,我其实还是关心我的。”

  这句话终于让章胜冷漠的脸上出来了其他的表情,有些尴尬竟还有些难为情,如果此时有一个清醒的人,甚至会发现章胜的脸上还有些可疑的红。

  但马上却恢复了正常,看向她说道,“你别高兴的太早,我说过,这才不过是个开始,你还要继续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