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特种女兵 > 第579章 你确定?
  看到她兴奋的向前凑,吉利服顿时嫌弃的后退了一步,马上对着她说道,“立正!”

  林颜夕忙一个立正,目不斜视笔直的站在草丛中。

  吉利服看了看她,这才开口说道,“想做我的徒弟还没那么容易,你之前的狙击都是谁教的?”

  “有独狼小队现任的狙击手鹰眼,也有我们队长独狼,他们都各自教了我些他们自己擅长的东西。”林颜夕不敢怠慢,马上简单利落,但却清楚的回答道。

  “在你来这之前我看过你的档案,大大小小的任务也执行了不少了,可以说……是真的杀过人的狙击手,这一点你已经比许多人优秀了。”

  “但离真正的血刃的狙击手,还远着呢,而且我不看重这些纸上的数据,我想听你自己说的,你是怎么看待狙击手的?”吉利服紧盯着她直接开口问道。

  林颜夕听他这么问,却没有马上回答,因为这个问题看似简单,却也是最不好回答的。

  可以说是一个说简单,简单到一句话就可怜概括的事,说难,说上一天也说不完的一个话题。

  相信在每个狙击手的心里,都会有一个自己的标准,所以她的标准是不是符合对方,那可就不一定了,说不定她的观点不但会引得对方满意,反而会激怒他。

  于是在想了下之后,林颜夕才小心翼翼的开口说道,“在我认识狙击手除了要有最好的射击技术之外,在伪装、潜伏等方面也要有着特别的技巧,可以让自己与周围融入一体。”

  “灵敏的战场嗅觉,超出常人的感知能力,以及在任何时间都能保持着特别的执着以及专注。”

  “没了?”听到她的话,吉利服冷声的问道。

  林颜夕听到他语气不对,忙又说道,“当然,这些都只是有些笼统甚至有些概念性的形容,想要达到这些当然要有深厚的基本的狙击能力做基础。”

  “做为狙击手,除了耐心、细心之外,必须掌握更专业的狙击知识,不但要学习,还要有自己的方式,让狙击技能适应自己的狙击方式。”

  “而真正的狙击手,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把空气湿度、风向、温度,这些固定的数据,转换成对射击精度所造成影响的数字,以便对狙击做出协助。”

  “而这些,都是要靠平时对于技术的积累,而想达到这些,没有任何捷径可以走,就是要靠自己的努力,所以平时除了要训练潜伏、射击精度之外,这些也是很重要的。”

  听到她的话,吉利服眼中还露出些许的意外,但随后就恢复了平静,似从没有过变化一般。

  不等林颜夕反应过来,他就马上说道,“想知道我刚刚为什么在你还没有进入到射程范围内,就敢做出超远距离射击吗?”

  林颜夕忙点了下头,随后马上说道,“当然想!”

  边说着,林颜夕看着他眼中冒出光来,刚刚的那一枪,对她来说虽算不上不可能的事,但却可以说十枪中上四五枪,一半的把握。

  可有一半的把握并不代表敢开,因为狙击手每扣动一下扳机可代表着人命,所以当只有一半的概率时,她是不可能做得到那么果断开枪的。

  但刚刚他显然是没有半分的迟疑,如果不是有超强的信心和精准的狙击能力,是不可能做得到的。

  所以当他问出口时,林颜夕不但眼前发亮,心里也都是满满的期待。

  吉利服看了她一眼,就让她顿时冷静下来,下意识的退了回去,这才又开口说道,“一个狙击手,不是只有眼睛去看,你枪上的狙击镜不是起决定性作用的东西。”

  “你刚刚说,把空气湿度、风向、温度,这些固定的数据,转换成对射击精度所造成影响的数字,可如果没有这些数据,你要怎么办?”

  “如果没有观察员,甚至没有测量仪器的时候,你所要做的就不再仅仅只是扣动扳机那么简单,在之前,你要凭借其他方式,测算出这些数据,随后在最快的时间内,通过心算计算调整射击精度。”

  “当超出射程,抑或是超远距离射击时,狙击手还需要根据战场的实际情况,以及所处的环境进行调整,而这些凭的就是你的能力了。”

  紧紧的盯着林颜夕专注的眼睛,吉利服伸手指了指她,可刚要点到她,突然想到什么,马上又一收手这才说道,“而想做到这些,除了超精准的计算能力,以及积累的经验、感觉之外,一个优秀的狙击手,还要拥有一颗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保持冷静、沉稳甚至敏锐的心!”

  听到他的话,林颜夕不禁陷入了沉默之中。

  可还不等她反应过来,吉利服就已经抛出一张地图,“现在背起你的背包和枪,按地图上的线路跑到目的地,然后再谈其他,教不教你再议。”

  林颜夕一愣,可张了张嘴,话还没说出口他就已经转身要离开,于是忙叫道,“师傅!”

  “别叫我师傅,我叫章胜,代号白头蝰,只是暂时负责你的狙击训练,想跟我学狙击,只有按我说的做,我不想听到任何的异议。”说完不再理会她,转身离开。

  看着他就差把‘没事别来烦我’写在脸上了,林颜夕迟疑了下,最终,到嘴边的放还是忍了回去。

  待他走远了,才小声的嘀咕道,“白头蝰,够毒的啊!”

  嘀咕完,再低头看向地图的时候,却发现上面画着曲曲折折的线路图。

  这附近林颜夕训练的时候几乎都已经到过了,只看一眼就能确定,他选的路都是最难走的,甚至有一些都是需要攀爬的,前前后后加起来甚至有五六十公里,还是这么难走的路,一时半会可是跑不回来。

  章胜虽没有规定时间,但看他那张黑脸,想也知道他不可能给自己太多的时间,回去晚了不知会有什么等待她呢。

  想到这里,林颜夕也不敢多耽误,忙背起刚刚被扔下的装备,向目标方向跑去。

  爬山涉水,几乎是最难的路,负重几十斤,出五六十公里,不敢有丝毫的耽误,能跑起来绝对不会走着,可即便是这样到达目的地的时候也已经是几个小时之后了。

  目的地是一处有些偏僻的狙击训练场,林颜夕到达的时候,训练场空无一人,看到这情况,已经全身湿透且满身泥泞的她,下意识的看了看时间,可以说她回来的并不慢,甚至已经超出了平时训练的成绩。

  可现在,目的地并没有人等待着她,而白头蟒更是连影子都没看到。

  却正在这时,一个身着血刃迷彩的人从不远处房间内走了出来,林颜夕见了忙快步跑过去,看了他一眼,有些疑惑,但还是问道,“请问……”

  可话还没说出口,就见对方冷冷的一眼看了过来,林颜夕顿时一个激灵,怪不得刚刚就感觉这人有些熟悉,可看来看去都觉得应该是不认识的,所以还打算上前询问。

  但当这一眼看过来,她却瞬间认了出来,这不正是刚刚给了她一枪的章胜,只不过是脱掉了身上的吉利服,擦去了脸上的迷彩,换上了干净的迷彩服,顿时像换了个人似的。

  更重要的是,林颜夕根本没想到他会这么年轻,在她的感觉里就算章胜不是大叔级别的,也要比她大许多,可现在看来,她真的还是以貌,哦不,是以气势取人了。

  而这时反应过来,林颜夕忙一个立正,对着他大声的说道,“报告,林颜夕完成长途负重奔袭,前来报道!”

  章胜却没有理会她,看了看她开口问道,“你没有学过面孔记忆、目标识别吗?”

  林颜夕听了马上明白了他是在意刚刚自己没有认出他来,但迟疑了下,也还是说道,“报告,学过。”

  “那为什么还会认错人?”章胜直接不客气的问道,“如果我是你的目标,是你狙击的人,也许刚刚就会错过目标,错过最佳的狙击时机,你觉得这应该是一个合格的狙击吗?”

  林颜夕到也不犹豫,直接说道道,“报告,我知道错了。”

  章胜听到她这么轻意的认错,表情却也并没有缓和,只是看了她一眼,指着他刚刚走出来的房间说道,“去那个房间里,把里面的项目全部完成。”

  林颜夕不敢犹豫,回答了声是之后,马上快步跑进了房间。

  而一进入房间,当看到摆在地上的东西险些傻了眼,一堆两咱颜色的豆子,一根又细又长的线,旁边摆着一堆看不出数量的针,另外还有两个盆子,一个里面放着大米,另一个却是空着的。

  看着些道具,林颜夕不用看也知道他们的用处,把豆子一粒粒的分开并记住他们的数量、把针穿到线上,再把大米数清。

  三个项目,章胜并没有说先后顺序,但不管先做哪一个,显然都是需要记清数字。

  在刚刚剧烈的运动之后,连心跳都没有平稳的情况下就去做这些,是对忍耐力一个极端的考验。

  林颜夕现在似乎有些明白章胜为什么一上来,就让她做这些和狙击没有任何关系的事,现在看来是在用这种方式检查她的能力。

  而从这些看似与狙击没什么关系的事,却不但可以看得出她的体能、耐力,甚至是心理素质。

  既然看穿了他想做什么,林颜夕当然要展示自己最好的一面,于是即便累得气喘吁吁、大汗淋漓,依旧马上单膝跪地一粒粒的数了起来。

  一粒粒的去数着大米,任由自己的汗水滴落而不去理会,将全部的心神都集中在眼前不知多少的米粒上。

  汗水掉落,手上的潮湿增加了她的工作难度,因为大米一潮湿,就会粘到一起,也就愈发的不好数。

  于是林颜夕只能不停的擦拭着手上的汗水,以免影响到她的计算。

  突然从动变为静,体力转为脑力,这样的变化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不但要有很强的身体素质,更要有很强的心理素质。

  不停的重复着一个动作,有些让她两眼发直,再加上人还要记住数字,感觉大脑都已经发僵了。

  当强撑着做完前两项的时候,林颜夕甚至觉得自己的整个身体都已经麻木了。

  而做这些的时候根本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但却明显能看得到光线在慢慢变暗,也更增加了她挑战的难度。

  但即便是这样,依旧不敢有半点的放松,硬撑着完成最后一项。

  当将所有的豆子分开,林颜夕终于控制不住,一下跌坐在地,但她却不敢停留太久,因为此时的脑子已经进入到了麻木的状态,明显已经是用脑过度了。

  所以要以最快的速度把这些答案汇报给章胜,以免下一刻就把这些奋力记住的数字给忘了,而且她也并没有忘了章胜肯定还记着时的。

  踉跄的爬了起来,向外跑去。

  林颜夕不知章胜是不是一直站在外面,反正当再看到他的时候,他依旧站在那个位置。

  看到他依旧站在那里,林颜夕忙快步跑了过去,“报告,任务已完成。”

  见章胜没有表态,只是看向了她,于是忙汇报出她所数到的数字。

  听到她的话,章胜挑了下眉,“你确定?”

  这有些质疑的语气,让林颜夕愣了愣,甚至有些怀疑起自己的答案。

  但再抬头看向他的时候,对上他的目光,突然就来了信心,笃定的说道,“没错,就是这个数字!”

  见她确定,章胜表情终于有些柔和了些,“这两关你算是过了。”

  虽然章胜没有给她肯定的答复,但只听到这句话,就不用多问,心里也就彻底放松了下来,而这么一放松,整个人却也瞬间没了力气。

  眼前一黑,突然就向前倒去。

  迷糊中,一个人一把拉住她,似没有摔倒的感觉,但记忆也就仅限于此,之后就彻底陷入到了黑暗之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