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特种女兵 > 第573章 怪不得睡不着
  边说着,艾梦轻笑了下,“这次再见你,感觉不但那些阴郁的感觉不见了,人也不再是那种格格不入似的,在你脸上也更多能看得到笑容了。”

  “说实话,其实在你离开之后我还问过刘语安,明明正义感这么强的一个人,为什么会是这样的阴郁感觉,但怎么也没想到,才没多久就又见到你,而这次竟有这么大的改变,真的让我有些意外。”

  听了她的话,林颜夕无奈的笑了出来,“可能……之前太累了,所以情况有些不太对,现在休息够了,就恢复正常了。”

  而一抬头看向她,又笑着问道,“你们这么一直看着我干什么,我脸上有花?”

  艾梦当然知道事情不能这么简单,但见她不愿意说,也就不再多问。

  又听她这么问,马上笑着说道,“我只是觉得你这一换上军装马上不一样了,突然觉得女孩穿军装真帅,等以后有机会我一定演个女军人,很牛的那种。”

  林颜夕听了顿时笑了出来,“演吧,记得把我们的形象演得好一点。”

  她的话让几人都笑了出来,吴用拍了拍艾梦,“先别说这些了,她身上还有伤呢,要不你先去休息吧。”

  被她一提醒,艾梦也才想了起来,“对了,你身上还有伤的,伤怎么样,严重吗?”

  “不严重,子弹都没留在里面。”林颜夕不在意的摆了下手,而说着看了看他们,“今天大家都累了,也都不要在这里等着了,回房间休息,独狼他们应该很快就能回来了。”

  有她这么说,其他人也不再坚持,各自向房间走去。

  大使馆的人也知道他们的情况,所以安排休息的时候也都将他们安排到了一起。

  可边走着,艾梦却突然想到了什么,猛的看向林颜夕,“不对啊,怎么只安排了我们的房间,那你在哪里?”

  林颜夕指了指宋英博,“去他的房间。”

  两人一愣,脸上都是一付不敢相信的表情,看得林颜夕噗哧一声笑了出来,“想什么呢,他现在是重点保护对象,就是在这里,也得小心。”

  “你都这样了,还保护他?”艾梦听了她的话,忍不住指着林颜夕的肩膀撇了下嘴。

  几人听了顿时都笑了出来,唯独宋英博这个当事人,一脸尴尬。

  大家各自回房间休息,而失血不少的林颜夕,一回到房间就直接躺在了沙发上,边看了眼宋英博,边说道,“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用理我,如果想出去就叫醒我。”

  而说着,不再理会他,直接闭上了眼睛。

  这一路来虽然惊险,但对于她来说到真的并不算是艰难到不可能完成的地步,只是意外受伤,再加上紧绷的神经突然放松下来,却也感觉到有些疲惫。

  但现在任务还没结束,牧霖他们又不在这里,林颜夕哪里敢睡熟,只能闭着眼短暂的休息。

  而宋英博还以为她是真的睡着了,竟轻手轻脚的拿了被子为她盖上。

  别说林颜夕没真的睡着,就算是真的睡了,也不可能感觉不到,但却动也没有动,任他把被子盖上。

  这之后,宋英博竟老实的动也没动,竟也没发出一点声音。

  不知过了多久,敲门声突然响起,不等宋英博反应过来,就见林颜夕突的一下跳起,伸手拔枪边问道,“谁?”

  “大小姐,是我。”胖子的声音传来,而随后马上又说道,“独狼他们回来了。”

  林颜夕听了一喜,边收起枪边打开了门,见到胖子就直接问道,“情况怎么样?”

  “一切正常。”胖子笑着说道,“人都顺利带回来了,他也正在联系专机,尽快带大家回去。”

  “独狼让我过来告诉你一声,免得再担心,让你安心休息,而且我们就在外面,也设了警戒,你就放心睡吧。”

  看来还是牧霖够了解她,知道他们不回来,林颜夕是不可能放心的休息的。

  果然,听到他的话,林颜夕也终于笑了出来,但马上还是问道,“有没有确定什么时候能离开,现在这里的情况太复杂了。”

  “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独狼能不清楚这里的情况吗,他和大使馆的人员都在积极联系,一定会以最快的速度把他带回去。”

  林颜夕轻笑着点了下头,没再多说。

  看着林颜夕再度坐回去的时候,宋英博才反应过来,“你这是睡了还是没睡啊,怎么跳起来的这么快?”

  “睡什么睡,就我自己一个人,怎么敢睡?”林颜夕无奈的瞥了他一眼,“不过现在他们回来了,你的活动范围可以扩大到整栋楼,但出去之前记得叫醒我。”

  听到她这话,宋英博顿时有些哭笑不得,边看了林颜夕一眼,边无奈的摇了摇头,“不用这么紧张吧,这里是大使馆,不会出问题的。”

  “你之前不是也说,研讨会是国际级别的,安保情况一定也是最高级别的,不会有问题的吗?”林颜夕直接反问,“可现在结果呢?”

  宋英博顿时一窒,看着她无奈的摇了摇头,“我哪知道这里会这样,竟然有人明目张胆的爆炸、开枪制造恐怖袭击,甚至还假扮警察劫车开枪,和国内……一点也不一样嘛!”

  林颜夕顿时失笑,“有几个国家能像国内一样,你这是上网上多了,只看一群被收买的跪舔狗的言论,就觉得外国的屎的都是香的了吧?”

  “我说你好好一个研究人员,不至于这么幼稚吧,这些话可是连我姥姥都不信。”

  宋英博顿时一阵尴尬,但却忙解释着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当然知道不是所有的地方都是安全的,只是没想到这里会这么混乱。”

  “再说了,我从毕业就进入了研究所,这一行业的保密性质太严格了,怎么可能随便让我出国。”

  听到他的解释,林颜夕反而还有些同情他了,边叹了口气边摇头说道,“这么说和你比起来,我也不算可怜了,至少以后脱了军装我还可以满世界看看,但这么看来你是没这个机会了。”

  听到她的话,宋英博顿时苦起脸来,无奈的摇了摇头,“的确是没这个机会了。”

  见他有些不满的表情,林颜夕反而笑了出来,也不再打击他,想了下才说道,“其实你也不用想太多,虽然说……我们这样的情况会失去一些普通人所应该享受的,甚至可以说最基本、最简单的事我们都不能拥有。”

  “但……有付出就有回报,我们虽然不能享受普通人所不能享受的生活,但我们却也可以做普通人做不了的事情。”

  宋英博感慨的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而且还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也算是一件有成就感的事了。”

  林颜夕笑了出来,默默的说道,“是啊,真的很有成就感,每完成一件任务,一身轻松的回来时,那时的感觉,真的是多少钱也换不来的。”

  而说完,两人不禁相视一笑。

  宋英博不知是听进了林颜夕的劝,还是不想已经受了伤的林颜夕再被他折腾的进进出出,所以见林颜夕真的睡了之后,也一直留在房间里。

  而他不知道的是,为了他的安全,不仅仅是林颜夕一个人在这里,门口胖子一直守在外面,其他人也换岗警戒,甚至连大使馆也加派了人手,整个大使馆都进入了戒备状态。

  但仅仅是这样还是不够的,毕竟这里已经不安全了,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快的离开,只有把他带回国去,才是最好的办法。

  牧霖自然也知道这些,除了安排暂时能做得到的最好的警戒,另外就是去协调回国的事。

  在这种情况下,想从兰迪离开的人应该不止他们一群人,除了各国的参会人员,外国记者、知明人员,甚至本国人员。

  而在这样的恐怖袭击下,全国戒严、限制出行是肯定的,所以想尽快离开,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一切也都需要时间。

  但这个时候,国家的实力、个人的能力就体现了出来。

  还不等天亮,牧霖就回到了大使馆,敲开了每个房间的门,并让他们马上准备离开。

  听到可以撤离的消息,虽然刚刚从床上被拉出来,却还是一阵欣喜。

  尤其是艾梦他们,一方面没想到会这么快,另一方面是没想到牧霖会这么重视他们,竟真的带着他们第一批撤离。

  来到大使馆后,他们也知道林颜夕他们的任务就是保护宋英博,对他们来说宋英博的命也是最重要的。

  而艾梦两人虽然被安排到了这里,但真的没想过可以在第一批人员反回的名单里。

  于是在兴奋之后,马上和助理快速的收拾起东西跑出了房间。

  当看到林颜夕已经出来了,身边站着的宋英博一付刚睡醒的样子,两人不禁也都笑了出来,“原来不止我们没睡醒。”

  林颜夕听了笑了下,“到飞机上有的是时间给你们睡,马上出发吧。”

  “几点的飞机,我们没耽误时间吧?”两人边跟出来,边开口问道。

  “独狼联系了私人飞机,乘客没有其他人,所以我们什么时候到什么时候起飞。”林颜夕指了指牧霖,露出几分佩服的表情。

  听到她的话,不止是艾梦他们,宋英博都有些意外,“在这个时候、在这里找到私人飞机,他怎么办到的?”

  他这么说牧霖,却让林颜夕感觉比夸了自己还开心,“他当然有自己的办法,而且之前不是说了他一定会想办法尽快让我们离开的。”

  “走吧,就算是飞机会等人,可这里毕竟不安全,大家都先上车吧。”

  说着看了他们一眼,“吴哥,抱歉了,大使馆的车辆有限,只能委屈你们了。”

  “什么委屈不委屈的,能这么快离开,已经很好了。”

  众人挤着几辆车到了机场,私人飞机并不是大使馆的,也不是军方的,而是一架属于华人私有的。

  牧霖联系到了国内,而国内的人又联系到了这里,找到了一个在兰迪拥有私人飞机的华人。

  而林颜夕他们所要乘坐的就是这架飞机,不但有私人的航线,也足够安全。

  当飞机起飞,众人看着慢慢远离的兰迪机场,都长出了口气。

  上了飞机,又只有他们一行人,林颜夕当然也就不需要再保护宋英博。

  可看到她独自一人坐在前方,却依旧没有睡下,而是在那里发愣,牧霖起身要了杯牛奶才走了过来。

  边放到了她的面前,边说道,“喝杯牛奶吧,从昨天宴会到现在,你还一口吃的都没吃。”

  林颜夕收回自己的视线,看着他笑了下才摇头说道,“我不饿,就是有些困了。”

  “困了就睡,还有我们呢。”牧霖直接开口说着,而想了下,坐到了她的身边,“现在已经安全了,你不用再担心他会不会有危险了。”

  林颜夕却叹了口气,“可这不是还没回家,心里总是不踏实,不想睡。”

  牧霖笑了下,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眼宋英博,随后笑着说道,“其实你应该也猜到了,我们这次出来,之前虽然一直很平静,但应该一直有人盯着我们。”

  “不管是研讨会也好,演讲时也罢,可以说一直都有人盯着我们,只不过之前我们守得太紧了,一直没有机会。”

  林颜夕听了笑着抬头看向他,“这次宴会虽然也不是最好的机会,但这却是他们最后的一次机会了。”

  “所以不管能不能成功,他们也都冒险偷袭,而且……险些就让他们得手了。”

  “这些事我现在虽然想清楚了,但还是一阵后怕,甚至会想,如果当时你没有发现他们准备的车有问题我们还会在现场,或者我晚走了一步,说不定就真的出事了。”

  牧霖听了却笑着拍了拍她的头,无奈的说道,“怪不得你不睡觉,不是什么事也没发生,还想这些给自己找什么烦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