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特种女兵 > 第559章 你的室友
  ‘啪’的一声,林颜夕将酒杯放到桌上,这才抬头看向他们,“爸,你说的没错,我已经成年了,我是个大人了,也就意味着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我知道,做为军人,尤其是特殊的军人会有别人想象不到的危险,也不会有外人所想象的那么风光,不要说和小安他们这些明星比,就是和普通人比起来,也有太多的不如意。”

  “但……我有他们所没有的成就感。”林颜夕说到这里忍不住轻笑了下,“至少每完成一次任务,看着被救的人安全,想着也许因为我的努力,许多人就会安全,心里就会很开心。”

  “而看到外面那些普通人,依旧可以去享受着自己的生活,每天逛街、上学、娱乐,想到份平静之中有我的功劳,心里就会更加的有成就感。”

  “现在我是真的觉得做军人,尤其是做特种兵,真的很好。”

  “也许我现在没有小安那样在闪光灯下的光亮,但我有自己的追求、有自己的成就感。”

  “所以真的没什么可后悔,在我最应该当兵的年纪去做了我最应该做的事,这样的选择没有错。”

  听了她的话,林万年用力的点了点头,“好好好,只要你喜欢就好。”

  而边说着边问道,“你是不是马上就要走了?”

  林颜夕听了轻点了下头,“明天一早回部队。”

  林万年叹了口气,“我看也是差不多了,本来想着趁你在家,我们一家三口人又难得团聚,也许连就想好好的坐到一起吃顿团圆饭,可没想到又是……”

  “算了,不说这些了。”林万年说到这里自嘲的笑了下,“你说的对,你是大人了,以后想做什么事都可以选择,但也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了。”

  “不过……不管你做什么,我们都永远支持你。”

  林颜夕听了用力的点了点头,而随后笑着开起玩笑来,“那如果我真的像通缉令上写的那样呢?”

  “不可能,我的女儿怎么可能做那样的事,就算真的有通缉令,我也不信!”林万年毫不犹豫笃定的说着。

  听了他的话,林颜夕不禁笑了出来。

  难得坐到一起吃晚饭的一家三口,边吃着饭边聊了许久。

  林万年给她讲年轻时的事,周惠会跟她曾经在也在做战部队时抢救伤员的事,而林颜夕也会同他们讲在部队时好玩的事。

  三人一聊起来,竟都忘了时间,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天竟已经亮了起来。

  当看到外面天亮,林颜夕愣了愣,到了嘴边的话顿时一窒,再说不下去了。

  看着她的表情,林父也明白了,笑着拍了拍她,“去收拾一下,要走就走吧。”

  林颜夕没有多做解释,只是轻点了点头,起身回房间。

  她回来的时候并没有带什么,所以很快就收拾好再度走了出来。

  看了看两人,直接迟疑了下才说道,“爸、妈,你们不用送我了,我自己可以的。”

  听了她的话,两人相视了一眼,没有反对,他们也了解林颜夕,所以也明白她不想看到这种分离的场面,他们也不想,自然也不会反对。

  林颜夕见了,心里一酸,但却没再多说什么,狠了狠心转头离开,没有再回头。

  当走出房间看到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在那里的车,和站在一旁早已经擦掉脸上迷彩的牧霖。

  看到她出来,牧霖下意识的抬头,但看到她的表情,于是也就不再多说,抱起肩等着她。

  林颜夕感觉到他的目光,终于抬起头来,“我们直接去血刃吗?”

  “我已经让你把你在独狼小队的东西都打包收拾好,送到血刃了,所以你应该没必要再回老部队。”牧霖直接开口说道。

  林颜夕听了不禁看向他,“牧霖,你这算不算是侵犯**啊,竟然动用我的私人物品。”

  听到她的话,牧霖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还侵犯**,好吧,下次我记得通知你一声。”

  林颜夕无奈的给了他个白眼,直接跳上了车,对他勾了勾手指,惹得牧霖苦笑了出来。

  边将车开出去,牧霖看了她一眼,直接问道,“一夜没睡吧?”

  “你怎么看出来的?”林颜夕诧异的看向他。

  牧霖摇了摇头,“昨天累成那样,如果你睡了起来一定不是现在这么精神,现在得跟梦游一样。”

  听了他的话,林颜夕想再说什么,可牧霖的车突然一个急刹车,林颜夕伸手一扶,不等问什么,就看到站在外面的李飞。

  “下去看看吧,他很早就来了,应该是也猜到你今天要走。”牧霖边看着李飞边说道。

  看着林颜夕下来,李飞也慢慢走了过来,上下打量了她一眼,“看你没事我也就放心了。”

  “你怎么知道我今天要走的?”林颜夕有些尴尬,这个时候突然竟不知怎么面对李飞,只能故做轻松的转移话题。

  李飞笑了下,“猜的,结果……还真被我猜中了。”

  而说着看向她,“可你也太不够意思了,竟然走了也不告诉我们一声,小安如果知道了一定怪你。”

  “不过是归队而已,又不是再不见面,那么麻烦做什么?”林颜夕下意识的回答,随后笑了下,“再说了,弄得那么伤感不符合我的性格嘛!”

  李飞被她逗得笑了出来,也不自禁的点了点头,“没错,这的确不是你的性格。”

  林颜夕看着他只能又说道,“对了,小安她毕竟不是专业人员,就算是比其他人表现的好得多,可这次的事对她也一定会有影响,你没事的时候去多看看她。”

  “我知道……”李飞说着不禁顿了下,“可你呢?”

  林颜夕当然明白他什么意思,轻笑了下,“我没事,我已经习惯了。”

  而说着,指了指身后的车,“还有人在等我,得急着归队,可能真的要走了。”

  李飞深吸了口气,看着她突然开口,“林颜夕,我以后一定会变得更好。”

  听到他突然说这样的话,林颜夕还是一怔,但还是点了点头,“我知道,你当然会变得更好,会越来越好。”

  李飞却摇了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告诉你,总有一天我会变得更强大,不再只是看着你去冒险我却什么也做不了,总有一天我会有保护你的能力。”

  终于明白他的意思,林颜夕反而笑了出来,本来心里一大堆的想说的话,可张了张嘴,到了嘴边的话又都咽下。

  当两人道别,林颜夕回到车上的时候,脸色却依旧有些不好。

  重新开动车子,牧霖还下意识的看了眼镜中越来越远的李飞,突然笑着问道,“青梅竹马突然变成追求者的感觉怎么样?”

  听了他的话,林颜夕扭头看过去,“我算是发现了,真的是不能太接近一个人,否则真的是越了解,也就会看到越多的缺点。”

  “你说谁会相信,堂堂独狼小队的创始人、血刃特战队的成员,不但会不征求别人同意的情况下把寝室搬空,还这么八卦的偷听别人说话?”

  牧霖顿时笑了出来,“你心里有气也不用撒在我身上吧,你心里想什么脸上都写着呢,还用得着偷听吗?”

  被他揭穿,林颜夕没好看的看了他一眼,“我困了,到了再叫醒我。”

  说着不等他的回答,林颜夕就已经蜷缩在座位上闭眼睡觉。

  看到她的动作,牧霖顿时失笑,却也没有再说什么。

  林颜夕这么做虽然是真的不想再提李飞的事,但不但一夜没睡,还又是执行任务又是那么大的压力,真的是累了,才闭上眼,没一会就睡了。

  而颠簸的军车并没有影响她的睡眠,反而越睡越沉。

  不知过了多久,感觉有人推她的时候,再一抬头,发现已经到了军营。

  下意识的先向四周看去,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地方,曾经在这里吃过的苦、受过的罪,都还清晰的记得,只是没想到竟是以这种方式再回来。

  看到她怔怔的表情,牧霖伸手拍了她一下,“睡傻了,不认识了?”

  “认识,怎么会不认识呢?”林颜夕狠狠咬着牙说道,“谁会忘了自己差点死了的地方?”

  牧霖顿时失笑,边开门下了车边说道,“下来,带你去看看真正的血刃。”

  林颜夕当然知道他说的什么意思,当初他们虽然在这里选拔,可身为学员并没有资格去更多的地方,更何况那时的她累的也没有心情去参观。

  而现在,不但有这外资格也有这个心情,尤其是听到牧霖的话后,顿时精神起来,再没了刚醒来时的迷糊。

  走在血刃的军营中,边走着边听着牧霖的介绍,他虽然没有导游的专业,但介绍起自己的专业和自己生活的地方,到是专业的很。

  林颜夕边听着边点头记在心里,到了体能训练场,原本他们选拔的地点,此时一群血刃的人在那里做着体能训练,看着站在泥潭里抗着圆木的一群人,不禁停下脚步。

  见她盯着他们的训练看,牧霖也不催她,只是看了一会才问道,“看到他们,有什么感觉吗?”

  林颜夕听了不禁笑了下,“感觉嘛,我现在只有一个,那就是……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听到她最后一句大着声音叫着,引来不少人的注意,让牧霖也跟着笑了出来,“你现在的确有资格说这些。”

  说着拍了拍她,“走吧,带你去看看你的寝室。”

  边走着对她解释道,“你原本的寝室是选拔营住的,现在你是血刃的人了,当然不能再安排在那里。”

  “只不过……除了后勤部队之外,也只有你一个女兵,你也就没办法和队里的其他人一个寝室了。”

  听了这话林颜夕也不在意,“没事啊,反正我都习惯了,不过我相信你们应该会安排好的,不至于让我在紧急集合的时候你们都出发了,我还在睡觉。”

  “这点你到是大可以放心,你的寝室就在我和闪电的旁边,其他人虽然还没就位,但也都在附近留出空房间,不管是行动还是训练,都不会有影响的。”牧霖直接说着。

  而话说完,两人已经到了寝室门口。

  不管是在独狼小队,还是在这里,似乎都没有锁门的习惯,轻敲了下门,没得到回应,牧霖直接推门而入,“这里就是你的新寝室,你的室友是医务室的,在你来之前血刃特战大队唯一的一个女军官。”

  林颜夕听了险些没笑出来,“你们血刃是不是连蚊子都是公的啊?”

  “是我们血刃。”牧霖直接纠正道。

  林颜夕无奈的点了点头,“好好好,我现在也是血刃的人了。”

  听到她的话,牧霖这才继续说道,“其实我们也是在一直尝试的,毕竟现代战争的变化越来越复杂,有的时候女兵的确比男兵更适合。”

  “可我们不能因为这个就降低对女兵的要求,而直接将人吸收进来,这不仅是对血刃的不负责,也是对选拔者不负责,所以想要在这里看到更多的女兵,还是需要些时间的。”

  林颜夕真正经历过那些,当然明白这个道理,下意识点了点头,已经向四周看去,却发现她所有的东西都已经按照原本在独狼小队时的位置摆放。

  除了多出另外一个人的床和物品之外,竟与在独狼小队的时候没什么区别。

  当注意到这点时,林颜夕扭头看向牧霖,“这是你做的吧,在这里可没有人知道我原本的东西都在哪里。”

  “可不是嘛,这些东西可都是他一样样亲手摆的。”却还不等牧霖回答,门外一个声音传来。

  待林颜夕看过去的时候,一个年轻女上尉已经走了进来,于是下意识的一个敬礼。

  “还敬什么礼啊,以后天天见面也不怕手酸。”女上尉直接笑着说道,又对她伸出手来,“认识一下,我是血刃特战大队的心理医生柳涵阳,也是你的新室友,未来的日子里我们可就是在同一个屋檐下唯二的两个女兵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