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她的唠叨,林颜夕忍不住又抱住她,轻声说了句,“妈,我好想你!”

  在家里一夜林万年并没有问她去了哪里,更没有问她消失的日子都去做什么。

  就像她离开之前,每天放学后一样,一家三口人坐在家里吃着晚饭,林颜夕会和妈妈聊一下她在外面又做了什么事,当然这得有选择的说,偶尔林万年也会插上几句话。

  有的时候会骂她胡闹、会骂她没正事,当然也会有夸她的时候,虽然夸的时候少骂的时候多,却是真正的关心她。

  就像现在,看着林颜夕在喝着林母熬了一天的汤,脸上的笑容也从没有断过。

  林父看到她这样,反而叹了口气,但迟疑了下,最终没再说什么,“吃饱了就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在家里好好的睡上一觉,就什么都好了。”

  林颜夕听出了他话里有话,手中的动作一窒,但最后还是点了头,对着他点了下头,放下了筷子,“妈,我吃饱了。”

  周慧听了勉强的笑了下,点了下头,“去吧,你的衣服都给你找出来了,都在你房间。”

  林颜夕走了一年多,距离上次回来不到半年,可当从浴室走出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原本的衣服都小了,连裤子都短了。

  看这情况,林颜夕顿时笑了出来,不禁自语道,“没想到这么大了还能长身高。”

  随便找了件肥大的衣服套在身上,到是除了裤子短点也看不出什么来。

  抬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忍不住叹了口气,也怪不得那个孙平怀疑她,即便换上了便装,可什么都写在了脸上,不要说脸上的伤,连眉脚间都带着杀气。

  也许是在阿尔萨每天处于警惕之中,甚至是随时的危险、战乱,让她已经和普通的军人都已经不再一样,也难怪林万年虽然什么也没说,但却一直担心着她。

  想到这里,林颜夕没有再迟疑,转身走了出去。

  一走出来却不禁一愣,因为正听到外面林万年两人正在小声的说着话。

  周惠悄悄的问道,“万年,你一定知道她这些日子去哪了,这孩子到底吃了多少的苦啊?”

  “我不知道。”林万年深叹了口气,沉默了一会才说道,“她几个月没有消息,连我都不清楚去做什么,只知道今天突然回来……”

  “我知道,她这些日子一定吃了很多的苦,可这些她都不能说,这些事你我还不懂吗?”

  周惠听了顿时沉默了下来,好一会才说道,“也许我们……”

  “算了,不要说这些了。”林万年直接打断了她的话。

  却在这时,林颜夕轻咳了一声,两人顿时惊醒,抬头看了过来,看到林颜夕站在这里还有些尴尬。

  不过林颜夕也不想看到他们这么尴尬,忙说道,”妈,我想和我爸聊聊。”

  周惠有些意外,但想了下还是点了下头,转身进了房间。

  待她离开,林万年看了林颜夕一眼,突然轻笑了下,“衣服都小了,真的长大了。”

  林颜夕坐了下来,也跟着笑了笑,“可能军队的训练量太大了,没想到都这么大年纪还长身体。”

  而沉默了下,才说道,“爸,我知道我消失这些日子你们一定很担心,我真的是……”

  林万年摆了下手,“你爸我也是军人,什么都明白。”

  “其实当初在看到那张通缉令,和你的假身份,我也就什么都明白了,你这几个月没和家里联系,你妈一直担心你,都是我在安慰她……”

  林颜夕听着听着,眼睛都有些发酸,忙低下头掩饰。

  看到她这样,林万年忙说道,“我说这些不是想让你难过,只是想告诉你,我们都相信你,不管……不管你是谁的女儿,可在我的眼里,你都是我林万年的女儿,不管你做了什么,我们都相信你、信任你。”

  “我知道你这些日子一定吃了很多的苦,可做军人哪有不苦的,而且你就选择了这条路,就要走下去,我和你妈都是你最坚实的后盾。”

  “爸,谢谢你。”林颜夕深吸了口气,这才抬起头来,“谢谢你和我说这些,我……心里好受多了。”

  林万年笑了下,“这次回来能多久?”

  “还不知道。”林颜夕摇了摇头,“队里……我暂时还不能回去,要事情结束了再做安排。”

  “也好,多休息一段时间。”林万年边说着看了看她,“不过放这么久的假,也不要天天在家闷着,多出去转转,你的那些朋友都还在本市,去看看他们吧!”

  林颜夕听了忍不住笑了出来,“爸,你不是最不喜欢我和他们在一起的吗?”

  “你们那个时候天天凑在一起都快上房了,我当然不喜欢。”林万年说着摇了摇头,“可现在你们都长大了,也都有各自的事业,相信你们也成熟了,再不会那么胡闹,尤其是你,爸爸相信你能处理好自己的生活。”

  对于这份信任,林颜夕真的是打发自内心的高兴,其实从小到大,她虽然一直和父亲做对,甚至一直很不喜欢他安排自己做这个做那个,可其实她比谁都清楚,她想得到父亲的认可、得到他的信任信。

  或者说一直渴望着能平等的与他对话,可当现在真的得到了这些,心里却不知是什么滋味。

  好一会,林颜夕用力的点了点头,“爸,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没事的,只是……可能需要时间。”

  “我懂。”林万年没有再多说什么,轻拍了拍她,“早点休息吧,别再让你妈担心了。”

  “好。”林颜夕笑了下,起身回了房间。

  第二天一大早,林颜夕准时起床,出去晨跑。

  不管是独狼小队还是在国外,她早上起的都比其他部队的军人要早得多。

  所以当周惠在起床号响起来进入林颜夕房间的时候,却只看到叠着豆腐块的被子,和整整齐齐的床铺、衣服,不禁也是一愣。

  林颜夕从小虽然被教着叠豆腐块,可基本上能偷懒就偷懒,还从没有像样的守过规矩。

  可现在真的看到这样的场景,周惠却忍不住眼睛发酸。

  “妈,怎么起这么早啊?”林颜夕一进来,就看到人她站在卧室门口,不禁也是一愣。

  周惠顿时回过神来,下意识的伸手擦了下眼睛,“没什么,叫你吃早饭,结果你去晨练了。”

  而边走回来还边问道,“今天有什么安排吗?”

  林颜夕边擦着汗走进来,边笑着说道,“打算去电影学院看看,去刘语安那里。”

  “也好。”周惠没有反对,“多出去走走,不用闷在家里。”

  “我去洗澡,马上过来吃早餐。”林颜夕点头同意,转身进了房间。

  林颜夕早早就出了门,熟门熟路的来到电影学院,却才想起来,自己不习惯用手机,没办法联系她。

  其实她原本是想去李飞那里看看的,看看北江大学国防生的生活是怎么样的,只是也知道他那里一定不是想进就进的,也就不给李飞找麻烦了。

  而还在北江的朋友也就只有他们两个,不去李飞那也只能来这里了。

  可想到联系不上刘语安,又她连哪个寝室、教室都不知道,一时还真不知道去哪里找人。

  “学妹,怎么站在这里,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却在这个时候,一个大学生模样的男孩走了过来。

  说是大学生模样,实在是这学校里的学生大多数都跑去拍戏了,又是混娱乐圈的,一个个穿着打扮都更有时尚感,和学生也就离得越来越远。

  所以难得一个大学生模样的人站在自己的面前,林颜夕还有些意外。

  可还不等林颜夕开口,他就继续问道,“怎么看着你有些面生,是不是不常出来啊?”

  林颜夕听了一阵好笑,他这什么眼神能把自己当成学生,于是也不多解释,直接问道,“学校的人多了,你都见过?”

  “学校的人虽然多,但我可是在学校这么久,即没出去拍戏又没跑活,天天就在学校晃,学校上基本上都见便了。”男生说着看向她笑了出来,“就算是不熟悉的,也都见过,可就看着你面生。”

  听到他的话,林颜夕才不理他是不是看自己面生,而是直接问道,“既然认识这么多人,知道今年的新生表演系的刘语安吗?”

  “刘语安,当然知道啊!”男生听了马上笑了出来,但马上反应过来,看向她问道,“你要找她?”

  见林颜夕点了下头,马上又说道,“今天有个刚得了大奖的学姐回母校演讲,她是学生会的人,这个时候应该在那忙着呢。”

  林颜夕听了不禁一愣,“新生也能进学生会?”

  男生马上回过神来,“你不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吧,这样吧,我带你去找她?”

  林颜夕没有拒绝,直接向前走去。

  可才走了两步,却发现那人没有跟上来,不禁回头看了他一眼,“不是说带我去吗?”

  “啊?”男生愣了下,忙点着头,“我……我带你去。”

  说着忙跟了上去,边走着边问道,“同学,你是刘语安的朋友?”

  “那你是不是也是哪个电影学院的,也是我们的同行,说不定以后还有合作的机会呢!”

  林颜夕听了下意识的看了过来,“你不是说不去跑活的,哪有合作的机会?”

  男生笑了下,马上说道,“我不去跑活是因为我不想浪费我仅有的大学四年时间,以后演戏的机会多的是,可大学却只有这四年,我得在这里尽量的多学东西,这样以后才会走的顺。”

  听了他的话林颜夕还真有些意外,终于正色的打量了他一眼,“还真的很少有人能像你这么想的。”

  男生听了有些不好意思,傻笑了下,“我只是不想急于求成,什么事都慢慢来嘛!”

  林颜夕不禁点了点头,“没错,一切慢慢来,比急于求成的好。”

  而说着话,两人已经到礼堂方向,因为时间还早,进出的人都学生会的工作人员,人并不多。

  男生指着里面,“他们现在在做准备工作,刘语安应该在里面帮忙。”

  “好,谢谢你送我过来。”林颜夕听了点了下头,“你送我到这里就好,我自己进去找她吧。”

  听了她的话,男生忙摆了下手,“不用客气的。”

  而说着看到林颜夕已经向里走去,忙又问道,“喂,你还没告诉我你是哪个学校的,叫什么名字啊?”

  林颜夕笑了出来,背对着他摆了下手,“我们不会有合作的机会的。”

  没理会这个才见到的男生,直接走进了电影学院的礼堂,待走进去的时候看着来回走动忙碌的学生,林颜夕突然笑了出来,想着也许刘语安就是这么进进出出的忙着,还真想不出她干正事的模样。

  “同学,现在还没开始,你现在还不对进去。”终于有人注意到她,但却是在赶人。

  林颜夕听了她的话,刚想解释,却听到一个声音响起,“林颜夕,你怎么在这里,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你是怎么找这里来的啊?”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林颜夕抬头看了过去,指了指刘语安,“学姐,我找她。”

  见是刘语安认识的人,眼前的女孩也笑了出来,“原来是语安的朋友,早说嘛,你们先聊,我忙去了。”

  刘语安顾不得多理会,待那个学姐离开,忙跑了过来,“你怎么这来了,我跟你说,我本来打算请假回去陪你的,可谁知道今天突然有个什么演讲和试镜,我们导师说什么也要我过来,想走都没跑成。”

  “你跑什么啊。”林颜夕听了不禁笑了出来,“我不是说了,我假多着呢,你们想哪天见到我都成,不用为了我耽误正事。”

  “而且有这么个导师关心你,你应该高兴才对吧?”

  刘语安听了不禁叹了口气,“唉呀,你怎么也这么唠叨了,才几个月不见,都快成了我妈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