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特种女兵 > 第536章 这是他的偶像
  牧霖听到她的话,微微一怔,可随后就明白了,经历了这些事后,她也慢慢的变了。

  如果说最初她是被激的进入选拔营,又凭着一股不服的劲撑了下来,甚至连这次的任务都是被逼无奈,一切都是被动的。

  那么现在却是已经明白,有些事不能永远的被动下去。

  而接下来不管进入血刃还是做职业军人,她都不能再像之前那样。

  之前她虽已经足够努力,但一切都是随遇而安,并没有真正的自己努力去做什么。

  可真的想明白的时候,她却比任何人都清楚,选拔营时的辛苦根本算不了什么,不管是吃苦还是受伤都是为了执行任务是更有能力保护自己。

  这些牧霖当然比她更加清楚,但从牧霖嘴里说出来是一回事,可真正的自己想清楚却是另一回事。

  林颜夕能想明白这些,却证明她真的能以一个军人的角度去考虑问题,也意味着她真的在长大了。

  这个长大,却不仅仅是年龄上的,更是心态上的。

  而这样的成长,却不是正常人所应该有的,它不像是大学生进入社会时的转变,不像是离家在外开始独立的自己生活。

  是真真正正心理上的成长,现在的她没了初进军营时的叛逆、没了对未来的迷惘、更没了对于选择的不确定。

  这样的成长在某些方面来看的确是好事,让她明白要怎么样去做一个真正的军人。

  可从牧霖的角度看来,却不知是不是好事,因为在他看来,林颜夕正在慢慢拥有一个真正军人的心态和素质,可这也意味着她将会面临更多的危险。

  牧霖深深的叹了口气,“我真的不知道把你拉进来对你来说是好还是坏。”

  林颜夕听了却笑了出来,“我们都不是预言家,谁也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更不会有人知道进入血刃对我是好还是坏。”

  “既然谁也不知道未来,那么就珍惜现在,把现在能做的都做到最好。”

  牧霖叹了口气,轻放开她点了点头,“我明白了,你放心,只要你自己不怕苦,血刃就不缺你要学的东西。”

  林颜夕听了顿时失笑,“你就这么肯定我一定去血刃,而不是罂粟那里?”

  “这点信心我还是有的。”牧霖笑得笃定,很是肯定的说着,而后又想到了什么马上说道,“更何况snu可没有我。”

  “牧霖,我是发现你这脸皮是越来越厚了。”边说着,林颜夕毫不客气的伸手去捏他的脸,而只捏了一下还不过瘾,另一手也上去直接将他的脸捏得变了型。

  “咳……”却在这时一声咳嗽声传来。

  两人同时看了过去,却看到罂粟站在门口处。

  “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罂粟见两人看过来,暧昧的笑着问道。

  而林颜夕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手还捏着牧霖的脸,忙松开手站了起来,“咳……有事?”

  “没有什么太大的事。”罂粟边笑着边走了进来,“只是通知你们,明天早上会有人来接应,我暂时还要留在这里不能送你们回国了。”

  牧霖也站了起来,看了看她,“你专程来这么一次,就是为了告诉我们你不送我们了?”

  见被他怀疑,罂粟也不生气,笑着走了进来,“当然不止,只是这次的任务事关太多,涉及也太广。”

  “所以任务未结你们也暂时休假,等我这里结束回去后,才会彻底结束。”

  可听到可以一直休假的事,林颜夕却没什么可高兴的,脸色一沉直接说道,“你的意思是只要任务不结束,我们的身份还不能恢复?”

  罂粟忙摇了摇头,“当然不是,虽然在我回去之前还不能走正规的渠道将你们的情况说清,但你们的通缉令已经撤销,身份都已经正常,你完全可以以普通人的身份回国。”

  “可以说,除了不能回军营报道,其他的任何事都可以做,而且对你们的家人也不会再有任何的影响。”

  林颜夕听了这才松了口气,轻点了下头没再说什么。

  牧霖轻拍了她一下,这才对着罂粟说道,“那你这边快点,我们总不能一直等着你。”

  罂粟不禁笑了出来,“给你们放假还不开心?”

  “放假当然开心,可这么不明不白的假,放着可不是那么舒服。”牧霖冷笑了声,替林颜夕直接回答了出来。

  “牧霖,我看你是怀疑我故意耽误你们归队的时间,拖延林颜夕去血刃。”罂粟似笑非笑的看向他。

  牧霖听了也不意外,直接反问道,“不是这样吗?”

  “你怕我趁你不在直接把她拉去血刃,所以给自己争取点时间,这样觉得公平一些?”

  “你也太小看我了,我虽然惜才,可也知道强扭的瓜不甜,如果她真是不想去,我还能硬要人不成?”罂粟一脸不屑的说着。

  而对上牧霖的目光,却顿时有些心虚了,看了眼林颜夕才开口说道,“当然,如果能让她进入snu,我当然也开心的。”

  听到两人的话,林颜夕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们两个讨论的那个人好像是我吧?”

  两人几乎同时看了过来,随后却都笑了出来,而牧霖也终于妥协,看了罂粟一眼,“既然你说是为了任务,那就按你说的,我们会等你回来。”

  而说着又看了看她,“不过这里虽然已经被我们控制了,却还是有危险,你们也要小心。”

  罂粟不在意的笑了下,“放心吧,我虽然才刚刚来,可这里的一切也一直清楚,有没有危险我当然也知道。”

  听她这么说,牧霖也知道不需要再提醒,轻点了下头不再多说。

  而罂粟看了看两人,笑了出来,“好了,我要说的都说完了,你们……继续?”

  两人动作整齐的给了她一个白眼,都没有多说什么。

  罂粟离开,两人重新开始整齐东西,如果按林颜夕所说的,的确没什么可带回去的。

  于是不管是牧霖自己还是林颜夕,都一个小小的背包就搞定了。

  第二天离开的时候,林颜夕特别挑了套最不像军装的衣服,毕竟要回国了,总不能还穿着外军的军装回去。

  只不过找了一圈,即便是最不像军装的衣服,也还是件外军的作训服,所以即便出来几个月头发已经长到可以扎起来,却依旧没有一点女孩样了。

  林颜夕算是发现,自进了军营后,她似乎离正常的女孩样子越来越远了。

  虽然心里感慨了一下,但却也没有再去多想。

  可当走出房间,远远看到接他们的车已经在外面的时候,林颜夕突然想到了什么,下意识的拉住牧霖,“对了,我脸上的伤口留疤没,还能看得出来吗?”

  牧霖被她突然拉住还愣了下,可听到她的问话到是瞬间明白了。

  这些日子在这里一直处于紧张状态,而林颜夕要操心的事也多,恨不得一个人当两人用,哪里还有心思记得自己脸上的伤。

  可不去想却不代表不存在,她也毕竟还是个女孩,当然在意自己的脸,更何况这马上要回家了,家里人看到不知会不会更担心。

  猜到她担心什么,牧霖下意识的看了看她,却不知怎么开口。

  总不能告诉她,你不但之前的伤口还能看得出来,后来新伤也都还没好彻底,现在眉角上还有没好的口子。

  见他这样的表情,林颜夕不用问也知道了,叹了口气,“算了,看就看到吧,到时我妈问起来我就说训练时不小心弄的。”

  “嗯,那你别忘了告诉她,训练的时候太阳毒,所以晒的这么黑。”牧霖竟继续打击起她来。

  林颜夕忍不住一拳打过去,“别说了,再说我都不敢回去了。”

  两人边说着,已经走到了车旁。

  罂粟虽说不会送他们,可今天还是出现了,而其他人因为有林颜夕的特别的嘱咐都没有出现,于是这里也就只有罂粟和来接应的人。

  看到两人过来,罂粟拉过一旁他们自己的人,“这个就不用我介绍了吧?”

  刚刚一直在说话到是没注意,听到罂粟的话这才看了过去,不禁笑了出来,“符志强,怎么是你啊?”

  听她这么问,符志强无奈的看了她一眼,“你当我愿意来似的,你说你回个家而已,还得我们来接,还真是有功之人啊!”

  林颜夕听了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怎么也算是我半个师傅,徒弟的任务结束了,师傅来接不是应该的吗?”

  符志强无奈的摇了摇头,而再看向牧霖却反应过来,忙正色的敬了个军礼,“我是snu的符志强,这次负责接应您和林颜夕回国。”

  牧霖也回了个军礼,这才点了下头,“麻烦你了。”

  符志强听了,却只知道傻笑。

  “我说你对我怎么这么不客气,这是区别对待啊!”林颜夕看到他的表现,下意识的问道。

  罂粟在一旁笑了出来,“这你就不知道了吧,牧霖可是他的偶像,一想见都没见到,今天终于见到了,激动一些也是正常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