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特种女兵 > 第507章 阴魂不散
  听了他的话,林颜夕顿时笑了出来,“没错,我们既然能摸清他们的位置,那为什么非得大白天的去跟他们硬拼呢,又不是决斗,借着黑夜的掩护去偷袭岂不是更好,而且在有效的杀伤敌人的同时,还能更好的保护好我们自己,这才是我们最想要的。”

  “反正我们有得是时间,反正走都走了,也不在乎这一天了。”

  “这还真是个好办法,不但可以打他们个措手不及,而且打不过的话,可以打完了就跑,那么黑的天,地型又复杂他们不敢追来的,如果真有傻子追上来的话,我们就再给他来个伏击,真是一举多得。”野人听了不禁都有些跃跃欲试。

  虽然他们也只是想出白天改夜间的偷袭方式,可林颜夕暂时也算是满意了。

  毕竟这之前可是只想把他们培养成只会杀人的人,于是也没有再难为他们。

  见到林颜夕点了点头,小恩脸上抑制不住的露出笑容,但还是忍不住问道,“那我们现在去哪里,从地图上看这里离他所处的地点已经不远了,如果现在过去,离那里距离太近会被发现的吧?”

  “所以我们现在不出发,大家都这么累了,也该休息一下了,所以现在可以找个安全的地方休息,养足了精神晚上去偷袭。”林颜夕毫不犹豫的说道。

  而听到她的话,几人却都笑了出来,大家折腾了一天一夜,能休息一下,到是真的是求之不得的事。

  “那我们现在真正应该做的是不是……就是好好的睡上一觉,然后整个晚上搅的他们不得安宁。”小恩笑过了之后,竟开起玩笑来。

  林颜夕轻笑了下,但还是低头看了看地图上,想了下最后指着地图上的一个位置说道,“那我们就到这里去。”

  几人一愣,刚刚的笑容都僵在了脸上。

  因为之里不是其他地方,而是要向回走,距离刚刚爆炸的基地并不远,所以虽然是山地,地形复杂但却并不安全。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林颜夕轻声说道,“刚刚的爆炸可以说毁了他们一个基地,不止是之前的偷袭我们的人会追来,就是索尔的人也不会就这么算了。”

  “那……我们还去这里?”有人怔怔的看着她,那表情真的像是担心林颜夕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

  “就是因为这样,我们才要躲到这附近。”林颜夕抬头看了看他们,“虽然这里的交通会慢一些,但相信拖不了多久,他们的人就会来。”

  “到时他们搜索整片区域,我们也很容易被发现,被这群乌合之众发现,我到是不怕,可这次不可能只是几个人的事,一旦枪响,附近的人便可以很快的去支援,到时我们面对的可就不仅仅是一群人了。”

  “而这里,也许不是最安全的,但却绝对是他们最容易大意的地方。”

  众人这才明白了她的意思,却没想到这个时候赞巴却突然说道,“我知道一个地方,可以藏起来。”

  几人听了一愣,都惊喜的看了过去,林颜夕更是直接问道,“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是我曾经藏身的地方。”赞巴边说着指了指林颜夕刚刚指的地方,“就在这附近。”

  果然,他们所说的地方离林颜夕所选的地方很近,自然也离爆炸的基地很近。

  但即不是什么房子内也不是山洞,而是一个隐蔽的破旧的坟墓,表面上看起来只是一堆乱草,而里面却另有空间。

  十几个人走进去,竟还有空间,而且神奇的竟是,这里竟一点也不潮湿,除了光线暗一些,似乎根本没有什么其他的不适。

  “赞巴,你是怎么找到这么个地方的?”林颜夕走下来,看到这情况,顿时看向他问道。

  “这里是我活了命的地方,如果不是这里,我也许就和我的家人一起死掉了,也更没有机会看到你们。”赞巴看了看他们,“我们一家被抓的时候,我就是被爸爸藏到了这里,躲过了他们。”

  几人听了顿时一惊,连林颜夕都有些后悔问了这个问题。

  可没想到赞巴继续说了下去,“当时本来是让妹妹也一起进来的,可妹妹太小,离开妈妈就会哭,所以……”

  “他们是为了保护我,只留下了我一个人。”

  林颜夕感叹着轻拍了拍他。

  赞巴点了点头,没有再说,勉强的笑了下,“这里很安全,这么久从来没有人发现过。”

  “谢谢你带我们来这里。”林颜夕没有再说什么,对着他们说道,“除了单独的警戒,剩下的人都休息。”

  大家安稳的在这里休息,外面却越来越混乱。

  如林颜夕所猜测的,一个基地被毁他们是不会就这么算了的,搜索的人一批接着一批,但却也的确附近没有太过在意,更不要说这里。

  整整一天的时间,所有人都没有任何的动作,也还好之前一路上到是也弄了点吃的,否则这一天可能就要这么饿过去了。

  养足精神,当天完全黑下来的时候,所有人终于出了墓地按计划出发了。

  晚上的树林里比白天多了一分不确定性,也多了几分的危险,但对于他们来说,黑夜却是对他们最好的掩护。

  黑暗的树林里能见度很低,但对常年在外生存的野人来说却没有什么影响,由他带着几人沿着地图上隐秘的小路快速前进,几乎如白天一般。

  经过一路的奔袭,绕开了几队搜索人员,却发现终于有绕不开的难题了。

  因为他们走的是小路,自然也就更加的崎岖难走,甚至地形复杂,而当经过一个崖口的时候,却发现在这里竟然被安排了人。

  从他们的帐篷能看得出来,应该是新安排在这里的。

  一群人就在路上,而两边都是悬崖,想绕是绕不开的,不过还好这些人的警惕性并不高,天色黑下来,竟除了几个放哨的都已经睡了下。

  林颜夕看到这里的情况,示意大家停了下来,想了下才说道,“我先去侦查一下他们的情况,你们在这里等我,小心点不要发出什么声音,被他们发现。”

  “还是我去吧,我也可以的。”小恩竟然敢插话,而话说完才反应过来,忙又解释道,“我是觉得这么点小事……不需要你亲自去的。”

  听了他的解释,林颜夕不在意的笑了下,对着他摆了下手,“走吧,和我一起去。”

  小恩听了顿时一喜,忙跟了上去,而走了一段路,还回过头对着他们得意的笑了下。

  两人很快消失在漆黑的树林中,将其他人和他们的目光留在身后。

  小心的向前行进,两人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虽然对方防守很是松散,但林颜夕也不敢大意,要知道她可以想无声解决掉这些人的,所以越是靠近他们便越是小心谨慎,深怕一个不小心弄出声音来,那他们很有可能就陷入艰难的境地。

  来到了他们营地的边缘,很容易就发现了两个明哨,对他们也没怎么在意,而是小心的躲过了他们,却没有太大的动作。

  甚至还一把拉住了想要上前的小恩,指了指四周又指了下自己的眼睛,果然在离他们营地的两个角上分别隐蔽了两个暗哨,如果不是她来,其他人还真发现不了,两人原本就一身的伪装,又借着黑夜的掩护,是很难被发现的。

  看来还真的不能大意,这些人竟然还懂得布暗哨,到也不是那么笨。

  不过他们也是大意了,怎么能想到会有林颜夕这样的人存在,身上除了用一些树枝做了一些简单的掩饰之外,便没有什么其他的了,对林颜夕来说很容易分辨。

  在细细看过之后,却发现其中的一个已经睡着了,另一个却也没有认真的警戒,似乎在发呆,看到这里到时松了口气,如果他们真的那么高的军事素养,林颜夕可真的要考虑直接离开了。

  看到这里,她也不再迟疑,看向小恩,在自己的颈间做了一个割喉的动作。

  后者顿时会意,忙上前一步跟了过去,两人几乎同时摸到了他们的身后,高抬着脚随后轻轻放下,不发出一点声音。

  却在靠近他们的时候,一个眼神,突的扑了过去,一手捂嘴另一手中的匕首狠狠的刺下。

  解决掉暗哨,林颜夕又是一个信号,两人各自一方,同样的方式解决掉了另外还打着哈欠的明哨。

  见小恩的动作利落,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林颜夕对着他竖起了大拇指,“真不错。”

  小恩兴奋的笑了出来,也小声的问道,“接下来怎么做?”

  “帐篷里有十几个人,你自己有把握吗?”林颜夕指了指那边的帐篷,此时一群人正睡的香。

  小恩眼前一亮,忙点了点头,“我可以的。”

  于是林颜夕示意他可以过去了,而自己却在外面给他放哨。

  丛林的黑夜中静得只听得到蚊虫鸟兽的声音,而在这寂静的夜里,身后传来的一声声闷哼的声音却也就愈发清晰的传到了她的耳中。

  心中默默的数着数量,当最后一声响起,林颜夕有些意外,竟真的没有发生一点点的声音。

  待小恩出来,还不等林颜夕问什么,他马上就献宝似的说道,“全部解决,我怎么样?”

  林颜夕没忍住,轻笑了声出来,“不错。”

  而不等小恩得意的笑容消失,林颜夕敲了两下通讯器,“都过来吧!”

  “怎么这么久,吓得我们以为你们出什么事了,如果不是一直没有声音,我们就过来了。”野人看到两人没事,大大的松了口气。

  听到他们担心的话,林颜夕到是真心的笑了出来,而对着他们说道,“我们走吧,离开这里。”

  “可这里……”野人原本还要再问的,可话才一出口就反应过来,自己问了一个傻问题,“都解决了?”

  “帐篷里的可是我自己解决掉的。”不等林颜夕回答,小恩已经抢着说了起来。

  林颜夕无奈的摇了摇头,不再理会他们,转身继续向前走去。

  通过了这个必经之路,之后到是顺利多了,越是靠近目标,搜索人员也就越少。

  可就在这时,一直跟在林颜夕身边的赞巴突然上前拉住林颜夕,“大……大小姐,好像有人!”

  听到他的提醒,林颜夕本能的一惊,也不管他是不是真的发现了埋伏,拉着他就向一旁躲去,边低吼着,“隐蔽!”

  而才躲好突然觉的背后一阵凉意,这是一种从心底传上来的寒意,这种感觉真的是太熟悉不过了。

  如果说一次两次还说是意外,那现在她终于明白了,这是她对于有人偷袭时的敏锐感觉。

  果然,才快速的蹲低身子,不等她在树林中找出敌人的位置的时候,“嘭嘭嘭!”的枪声响了起来。

  子弹打在她的身前草丛中,虽没有伤害得到她,却也让她不敢再露头。

  这枪声,林颜夕真的是再熟悉不过了,竟又是那群佣兵,顿时忍不住骂道,“还真是阴魂不散!”

  所有人都没有动,各大自隐蔽,不敢露出一点来。

  而对方火力强大根本没有停下来,子弹像不要钱似的打了出来。

  这和上两次的偷袭完全不一样,林颜夕心中诧异,可随后反应过来,瞬间明白他们这是没有狙击手了。

  而凭着子弹打来的方向,林颜夕还是找到了敌人的方向,躲在石头后,却正看到不远处的野人,于是指了指那个方向,“烟雾弹!”

  野人没有任何迟疑,拿出一个烟露弹拉开环扔到上风处,黄色的浓烟从上风处漂下,顿时所有人都被浓烟淹没。

  枪声没有停下,但林颜夕能感觉得到,子弹已经没了准头,于是拍了下手赞巴,“好好躲在这里。”

  随后快速的在树后转了个圈绕到树的另一侧,举枪瞄准,瞄准镜中清楚的看到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和一个正在开枪的人,林颜夕果断扣动扳机。

  一声枪响,狙击镜中的人额头上瞬即一个血洞,林颜夕就地一个翻滚,换到另外的方位。

  敌人的枪声顿时弱了一下,可随后马上又响了起来,而子弹却向林颜夕的方向倾泻般的打来,刚刚林颜夕所在的位置顿时被掀起一层土来。

  而早已经换了位置的林颜夕,又是一枪命中目标。

  这一枪打出林颜夕愈发确定一个事实,他们是已经真的没有狙击手了。

  想到这里,林颜夕到是真的得佩服他们了,在与她交过手之后,损失了两个狙击手,已经知道她的能力的时候,竟然在没有狙击手的掩护下,再度追来了。

  不过佩服归佩服,却不代表要同情他们,至少手中的狙击枪是没有半分的迟疑。

  只不过掩护自己的烟雾很快散去,双方距离太近,林颜夕没必要冒险,当烟雾消散,马上撤了回去。

  可没想到这个时候,对方竟也停了下来,枪声停止,树林中静了下来。

  林颜夕背靠着树,没有贸然冒头,而以她的感觉却能感觉得到,他们应该已经不在那里了,但这些人的隐蔽能力简直太好了,当他们真的悄无声息的时候,竟一点感觉都找不到。

  而这个时候,却突然想到了什么,扭头看向赞巴,而那小男孩也聪明,顿时明白她什么意思,偷偷指着她一侧的草丛方向。

  林颜夕心中一凛,毫不迟疑端枪转身就是一枪,可狙击枪在近战的劣势却突现出来,枪支太重太长,从她提枪到射击,就是慢了零点几秒也是要致命的。

  而这个时候就是如此,当林颜夕抬枪刚要抠动板机的时候,草丛中也突然窜出个人影窜了出来。

  两人离得太近了,根本没有射击的空间,而两人反应意都不慢,几乎同时抓住对方的枪管,同时抠动了自己的板机,震耳欲聋的枪声在耳边响起。

  林颜夕的子弹打出去,根本没有任何作用,可对方突击枪的子弹擦着她的耳边飞过,却是一阵刺痛。

  但此时却顾不得多想,一把将手里的枪管举过头顶,用力一扭竟被她卸了下来。

  快速的撒手扔掉,林颜夕一脚踢出,而这一脚下了狠劲,将将他踢出两米远,甩开手中的狙击枪,瞬间掏出手枪,对着他胸前狠狠的扣动扳机。

  血花喷涌,对方终于死在了她的面前。

  刚刚的生死一瞬间,林颜夕感激即难挨又慢长,可在其他人的眼中甚至都来不急反应,不过是一瞬间的事。

  等他们看过来的时候,那人都已经倒在血泊之中。

  只不过他们都没时间来担心林颜夕了,突然间自丛林各处跳出偷袭者,竟开始与他们打起近战。

  林颜夕看过去一惊,抬手就是一枪,冲向赞巴的人噗通一下倒在地上。

  却不等她开第二枪,突然有人一脚踢在她的手臂上,手枪控制不住,一下脱手而出。

  受到偷袭,林颜夕顾不得去捡枪,只能顺着前方一个翻滚,边另一手也拔出了军刀,可还不等她稳住身体,对方一个突刺扑了过来。

  林颜夕还未保持住平衡,根本来不急反击或格档。

  眼见刀眼看刀尖就就要刺了过来,林颜夕心脏几乎要跳了出来。

  可面对死亡,潜力却突然爆发,竟在那一瞬撑着地的手一个用力,整个人一下弹起,另一只拿着军刀的手狠狠一甩,砍在了对方的刀上。

  但这也仅仅是减慢了他的速度,军刀继续砍了下来,只不过经过刚刚那一缓解,林颜夕也有了喘息的机会,落地的瞬间终于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档住了他的进攻。

  顾不得多想,扭着他的手臂想卸下军刀,可却没能成功,反而让对方反手划了一刀,于是更不迟疑,身子一扭将他按在地上,另一手举刀狠狠的向他扎去。

  对方瞪大的眼睛中爆出无比的恐惧盯着落下的刀锋,无能为力的弹动身体做最后的挣扎,可却被林颜夕按得死死的,一动也动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匕首刺进他的身体。

  可就在匕首刺进去,鲜血涌出喷在她的脸上时,突然心中一凛,翻身跃起。

  与此同时背后传来一声枪响,却打在已经死了的尸体上,而林颜夕一个翻身却正好落到刚刚手枪掉落的地方,毫不迟疑的拿起,对着枪声方向就是一阵连发。

  一声惨叫声传来,林颜夕忙向后撤去,有些狼狈的躲到一处石头后。

  而在她的解决掉身边的敌人时,身后也传来厮打声、枪声,足可以看得出战况的激烈。

  只一瞬,林颜夕一跃而起,边一枪枪打出去,边冲到另一边自己的狙击枪旁。

  一枪在手,林颜夕单膝跪,将枪架在手臂上,对着前方正在厮打中的混乱的人,一颗颗子弹打了出去。

  在这样混乱的情况下,竟一枪一个,丝毫没有伤到自己人。

  “快,手雷!”林颜夕解决了偷袭的几人后,拔下一颗手雷,拉开拉环,直接扔到附近草丛中。

  爆炸响起,其他人顿时有样学样,一颗颗手雷扔了出去。

  “轰!”爆炸声四起,甚至还夹杂着惨叫声。

  林颜夕趁着爆炸声,冲出树木的掩护,边下着撤退命令边一把拉起一直躲在一旁的赞巴,向外跑去。

  而才冲出不远,就感觉到有人冲她而来,边跑着换好弹夹,一个转身举起手枪就是三枪,准确的打在人影处。

  “嘭!嘭!嘭!”的三声枪响,原本以为对方已经死透了。

  可一个余光,却发现他竟跃到一旁,也不待多想,将赞巴推给野人,直接冲了过去,果然丛林中一人已经跌倒。

  林颜夕二话不说抬起右脚,狠狠的踢了过去,一声‘咔嚓’的声音响起,已经受了伤的佣兵肋骨再度断了。

  “啊!”一声惨脱口而出。

  而林颜夕还是不解气,狠狠的又是一脚,之后却不敢再耽误,挥刀就要砍过去。

  就在这时,突然背后传来一个声。

  有人扣动扳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