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特种女兵 > 第504章 特别的同生共死
  随手拿起狙击枪向四周看去,四周漆黑一片,除了微弱的星光,却再不见任何的光亮,也不见有人偷袭,可看着那阴森的黑暗,却有种不好的预感。

  林颜夕知道做为军人,不应该凭感觉去预测什么,可这预感却救了她太多次,也让她不得不重视。

  “谁在警戒?”有了通讯器的确方便了许多,远远的看到警戒的人,直接小着声音问道。

  “是我,野人。”一个声音传来,而马上明白了林颜夕的意思,“大小姐,没有任何异常情况。”

  没有任何异常,可林颜夕心中的那股异样的感觉却依旧存在,眼睛紧紧的看着狙击镜,不断通过狙击镜搜索异常情况,可惜依旧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

  狙击枪上面的狙击镜不带夜视功能,即便在狙击镜中,也只看得到四周模糊看清轮廓,和晃动的树影。

  她的动作虽不大,但在开口说话的时候,还是惊醒了其他睡觉的人,见她的动作不禁一个激灵都站了起来。

  “大小姐,有情况?”几人边冲了过来,边向四周看去。

  “嗷……”可就在这时一声凄厉的狼吼声打断了这平静的夜晚,在漆黑的丛林中听得令人心悸。

  林颜夕脸色变了变,她是听说过阿尔萨因为常年战乱,野生动物同人不一样,反而越来越多了起来。

  最初她到也没怎么在意,毕竟在原始森林中也遇到过太多的凶猛野兽,但那对于他们来说的确不算什么麻烦。

  可此时听到这声狼叫的时候,却顿时冷静不下来了,她清楚得很,虽然只是一声狼叫,但狼都是成群结队的出没,根本不可能只有这么一只。

  于是瞬间放下枪,马上下了命令说道,“所有人警戒,警戒哨延伸,如果发现狼群出没马上发信号。”

  却是在她的话音落下的同时,又一声狼啸响起,紧接着像应和它一样,马上此起彼伏的响了起来。

  “大小姐,发现狼群……”野人的声音都有些不对了。

  野人之所以被叫野人,是他从小就是孤儿,几乎就是独自长大,而山里就是他的家,他的声音都变了,那证明这狼群的规模绝对不在少数。

  林颜夕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心中一冷,但她却并没有失了冷静,只是先命令道,“先撤回来,大家都做好战斗准备。”

  而说这话的时候,林颜夕却暗骂了一句,原本弹药就不多,现在可好,人还没见到,都要浪费在一群狼群的身上。

  虽然已经看到了狼群的踪影,但林颜夕也并没有贸然出动,带着众人先有序的撤退,看看能不能先躲开他们的攻击,如果可以不被发现,轻松的躲开,那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树林中依旧阴森森的黑暗,一路走来几乎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而身后狼叫声也越来越近。

  林颜夕见野人跟了上来,忙问道,“情况怎么样?”

  野人看向她还没说话,就先打了一个冷战,“好多的狼,我长这么大从来没见过这么大一群狼。”

  他的话让气氛更是冷了几分,压抑的大家喘不过气来,黑夜中的狼叫声更近了,这种紧迫的危险造成的紧张感令人窒息。

  他们跑的虽不慢,可又怎么能跑得过狼群,眼见身后的狼群越来越近,林颜夕直接将人带到了一处陡峭的山坡旁。

  虽然山坡阻止不了狼群的攻击,但至少是易守难攻。

  当众人在山坡上做好迎战的准备时,前面密林中出现了无数的绿油油的光,在漆黑的暴雨夜格外醒目。

  带着让人令人心悸的感觉慢慢的靠近,待看清这狼群绝对有百十只的时候脸色不禁都是一变。

  “手雷准备,先炸一批。”林颜夕边说着自己也出手雷,而边收起狙击枪,拿出更适合近战的手枪来。

  却在这时狼群在吼叫声中发起攻击,几人下意识的退了一步,但马上停了下来,几颗手雷扔了出去。

  “轰!轰!”的爆炸声中,传来狼群的嘶吼声。

  一时竟将他们吓住,可当爆炸声停下,却不再有任何的停留带着杀气嗷叫着冲了过来。

  又是一阵爆炸声,虽然杀伤力不少,可依旧没有吓退狼群,林颜夕率先开枪,边大声喊道,“都不要慌,我们子弹不多,看准了打!”

  手雷虽然并没有吓退他们,可好在杀伤力够大,还可以阻止它们快速冲过来,但经过之前两场战斗,并没有剩多少,所以开枪射击虽然杀伤力小却也是不得已。

  林颜夕现在最担心的除了弹药问题,还有他们的心理承受能力,要知道他们面对的是狼,而且是野兽中最团结的。

  即便是号称胆子最大的野人也吓得不轻,何况其他人,在这样几乎恐怖的围攻中很容易被吓破了胆,一但有一人崩溃,也许就是全线的溃败,如果那样,最后只剩下她自己,就算是再多的弹药,最后也只有死路一条。

  林颜夕甚至都顾不得自己害怕,除了注意着攻上来的狼,还要担心着身边的人,深怕哪一个脚软跌倒在地。

  可现在就是再担心也没有用,只能凭着他们自己的心里去闯过这一关。

  而她现在唯一庆幸的就是当初所实施的血腥训练,见过太多死人的他们至少还是有机会拼上一拼的。

  林颜夕现在所能做的,除了身先士卒,没有其他的办法。

  于是一手拿枪一手匕首,不停开枪的同时,一刀刀刺中越过防线的漏网之鱼。

  她的举动果然没有白费,看到她如此,其他人也边大声喊着边扣动扳机,一枪枪的打出去。

  这一系列的杀伤力并不小,眼看着狼群的数量在能看得见的速度减少,可压力却并没有减小多少,它们就这样不停的冲上来,根本没有任何的惧怕。

  在这一点上,人似乎是比不了的。

  而面对这样攻击,林颜夕所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就在她身边,野人看到一只狼跃过防线冲过来的时候,脚下不禁一软竟向后跌去。

  还好林颜夕一直注意着他们,边一枪打出去,边一把将他拉了回来,狠咬了咬牙,“都给我拼了,你们是三百人中活下来的,难道要死在这群畜生的嘴里吗?”

  林颜夕的话让他们心中一凛,有人大吼一声冲了出去,“老子不怕你们,来啊,谁怕谁啊?”

  随着他的带头,其他人也杀红了眼,子弹没有的就把枪一扔,拿着军刀冲了出去。

  而刚刚摔倒的野人,此时也变了个人似的,眼中满是杀意,那模样就似狼群中的一员,但却用刀屠杀着面前同样凶狠的畜生。

  林颜夕带着一群人不再固守,而是冲入狼群之中,却在这时正好一头野狼凶残的扑杀上来,林颜夕一个侧身避开了它的攻击,手上的已经满是血迹的匕首狠狠的刺了过去,直接刺中野狼腹部。

  利刃无情的撕开那灰色的毛皮,林颜夕已经分不清那狼的嘶吼声是进攻中的吼叫,还是痛苦的叫声。

  而林颜夕也已经顾不得这些,手中一松,那狼惯性的掉落在地,可杀了一头野狼后,令一头野狼几乎同时扑了上来,林颜夕不敢有半分的放松,大开大合的挥动着匕首似砍刀的动作一样,狠狠的砍在狼头上。

  还不等她躲抽出刀来,就感觉身后一阵带着腥味的风。

  这个时候想躲已经来不急了,却没想到,一人突的冲过来,一下撞到了那头自身后偷袭林颜夕的狼,却也给林颜夕反应的时间。

  在狼被撞开的同时,林颜夕身体一个用力整个身体竟都转了过来,手上反握的军刀从侧面狠扎过去,随后飞起一脚,将野狼踢飞。

  而此时才看清,飞身扑过来的竟是小恩,就在刚刚那一下,如果不是小恩来的及时,她就算是不死也要没半条命。

  忙一把拉起他来,顾不得多说,马上又投入到了战斗之中。

  “啊!来啊!”站在一旁的小恩,也不弱,手中还是之前缴获的尸体上的军刺,在他手中或狠狠刺出,或不会反手格档,竟然也可以独挡一面。

  看到小恩的动作,林颜夕放心的同时,还分神看了其他人一眼,而当看到同样各自为战的他们,马是暗骂自己大意,忙大声喊道,“背靠背,格斗进攻!”

  大家这才反应过来,忙各自找好搭档,或两三个或四五个凑在一起,相互掩护着厮杀。

  如果说刚刚的他们是单打独斗的独狼,凭着就是一股狠劲,那么现在的他们也是狼群,互相配合中,越来越默契,也越来越相互信任。

  “嗷——!”一声犀利的狼吼声再度响起。

  林颜夕听到这声狼叫,突然心里有一丝感觉,不知怎么的,就是觉得这声狼叫似乎很不一般。

  而想到这里,林颜夕马上寻找目标。

  虽然是黑暗之中,可狼群的数量已经大幅减少,于是独自站在狼群之外的那双似鬼火般的绿色,却也就愈发的显眼了。

  在发现目标的时候,那头狼却又是一声吼叫,面前的狼更是不要命的冲上来。

  林颜夕心中一动,顿时有了主意,后退一步寻找她的狙击枪。

  重狙实在是太沉而刚刚又只适合近战,林颜夕也就将狙击枪扔到了地上。

  而此时扫了一眼就看到了它,马上有了主意,大声叫道,“掩护我!”

  她身边的小恩竟丝毫没有犹豫,更没有半分的迟疑,一步档在她的身前又是杀了一头飞扑过来的狼。

  而林颜夕也不慢,一步冲了过去,边就地一个翻滚便将枪抱在了怀里。

  来不急站起来,半跪在地上,直指对面的孤狼,‘嘭’的就是一枪。

  狼虽凶猛,可毕竟是档不了子弹的,更是没有狙击手的能力,所以这一枪准准的打在它的头上,正要再度吼叫的它一头栽倒在地。

  而那一瞬间,狼群突然溃败,丝毫不再恋战,都逃也似的离开。

  看着来得突然,走得也突然的狼群,此时一群人一个个都还保持着进攻的姿势,木然的回不过神来。

  林颜夕抬头看了看四周的仅剩下的尸体,身体不禁一软直接摊坐在地。

  “走……走了?”野人回过神来,还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但人却已经再支持不住,直接跪在了地上。

  到是一直和林颜夕站在一起的小恩看了过来,“大小姐,你开的枪怎么……”

  “是头狼?”野人一下反应过来,而再看向林颜夕的目光却满是惊恐,“你杀了头狼?”

  “当然。”不等林颜夕回答,小恩竟兴奋的点了点头,“要不然你以为那一枪为什么可以让所有的狼群逃命似的?”

  而说着,一脸钦佩的看向林颜夕,“还好你发现了他,如果再杀下去,我真的不知道我还能撑多久了。”

  林颜夕摇了摇头,“也是你掩护的好,否则我枪都拿不到。”

  听到她突然这么谦虚,大家还真有些不习惯,看了看她有些意外,随后相视一眼。

  而经过了这样的并肩做战后,他们间的感觉似乎也有些不一样了。

  之前虽然一直在一起训练,但那样的训练,充满着竞争、充满着恐惧,身边死人也是常事,不互相陷害就已经不错了,又怎么会为对方而做什么,自然也就没有了那种并肩做战的感觉。

  但刚刚,他们背靠着背,为对方掩护为对方档住獠牙,又同样被对方保护着,那样的感觉却是多少训练都感受不到的。

  看着摊在地上的众人,林颜夕踉跄爬了过去,伸出手来,短短一天的时间,他们竟然又一次的并肩做战、同生共死,连林颜夕都有些不敢相信。

  而看到她的动作,大家也都明白的笑了下,一个个的伸出手,满满都是狼血的拳头与她撞到了一起。

  拳头撞到一起,众人竟都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有大难不死的庆幸,也有置之死地而后的畅快,甚至还有在找到了为自己抵挡危险的战友而庆幸。

  笑过之后,林颜夕抬头看了看他们,此时所有人身上都满是血迹,根本看不出来是狼的血还是他们自己的血。

  这才问道,“大家都伤到了吗?”

  听了她的话,这才各自低头看了眼,边动了动身体。

  “我是没事,只是被抓到两下而已,都是皮外伤。”小恩摇了摇头,但也看向其他人。

  却发现大家各自虽然都没什么大事,但也个个都带伤了。

  林颜夕叹了口气,“看来得找个地方休息下,给大家处理一下伤口。”

  而说着看了看眼前,“不过这里是不太适合了,这么大的血腥味,说不定还会引来其他什么野兽。”

  看着满地的尸体和鲜血,还有空中飘散着刺鼻的腥臭味,也都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

  那几乎堆一起的狼群尸体,此时看着格外的让人震撼,这个时候连他们自己都有些不相信,这会是他们杀的。

  而却在他们发愣的时候,突然有人叫道,“拉比哪去了?”

  这一句话是似醒了所有人,下意识的向四周看去,却发现一群人中唯独少了他。

  林颜夕对于这个名字也还是有印象的,记得又瘦又小的一个十**的小男孩,但机灵却低调,表现出来的和他的年纪很不符合。

  而这个时候,人却不见了,林颜夕忙站起来,边向四周看去边说道,“马上找人!”

  “在这里!”却在林颜夕的话刚落下时,突然有人大声喊道。

  顺着声音看去,竟已经距离很远,在被杀的狼群尸体之外。

  可就算是这样似乎也没能逃得过,因为林颜夕远远看到找到他的人,正低着头看着地上,而模糊中看到一个人影,却是藏在狼群的尸体之中的。

  虽然已经确定人肯定是死了,但林颜夕还是几步走了过来,果然看到满身上血,脖子上被狼撕咬的血肉模糊,甚至连面孔都已经看得不清晰了,如果不是熟悉他的人,而这里又只有他不见了,还真不能马上确定就是他。

  “他怎么跑到这里来了,知道他胆子小什么事都躲,可刚刚躲到大家身后不是更安全?”有人看到他在这里,也有些忍不住怀疑。

  而林颜夕在看到尸体的惨状后,皱了下眉头,却没有移开视线,下意识的打量了眼。

  但却一眼看到他上戴着的军表眼中不禁有些疑惑。

  虽然是阿尔萨的武装份子并不是真正的军人,带着军表也是正常的,可这型号是m国的,以埃里克对于军品和数码产品管制的这么严格,他手上戴着军表也就显得特别了。

  见此,林颜夕上前拿了下来,可只轻轻一掂,脸色顿时一变,对着大家马上命令道,“快,撤退,这里不能再留了。”

  见他们怔了下,马上指着军表说道,“这里有跟踪器,不管他是哪方的人,我们留在这里都有危险。”

  听到林颜夕的解释,众人的脸色不禁都黑了下来,要知道他们刚刚面对狼群的时候,几乎用光了所有的手雷,子弹也没剩多少了。

  如果这个时候再遇到袭击,那他们可真的只有束手就擒的份了。

  抬头看了他们一眼,“他应该是被安排进我们这里的人,而且是得到过什么保证的。”

  “而这样的人,向来是留有后路,他看到狼群太多,觉得我们一定会死在这里,所以趁大家都对在‘敌’的时候,他就跑了。”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至少他没在我们的身后打黑枪。”

  原本就变了脸色的众人再看向地上的尸体时,已经没了怜悯,一个个都不屑的看了他一眼。

  明白了现在的处境,大家自然不敢再多做停留,于是即便此时一个个累得已经没有半分的力气,却还是撑着身体向前走去。

  边走着,林颜夕看了眼一旁疑惑的小恩,“你是不是奇怪我为什么还会选择这条路?”

  见他点头,轻笑了下解释,“如果他是泄漏我们位置的人,那么我们现在所行走的路线一定早已经曝光,甚至连我们的目的他们都会清楚。”

  “可现在他死了,刚刚我故意破坏了那个追踪器,就是要让他们清楚,我们已经知道了。”

  “这样一定,不管是谁都会以为我们已经改变了路线,就算是追来,也不会以为我们依旧走这里,所以现在看来我们走这里反而是安全的。”

  小恩听了顿时恍然的点了点头,“那我们还袭击索尔的人吗?”

  林颜夕看他的反应,不禁笑了笑,“袭击与否决定权在我们自己,如果有机会打他一下固然好,如果没有机会,我们只是借道回普伦森,也没什么不好吧?”

  听了她的话,小恩忙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

  其实在最初训练他们的时候考虑到这些人毕竟是埃里克的人,虽然林颜夕也一直用心在训练他们。

  但却也只限于格斗、射击或是其他的军事技能,却从来没有教过他们任何的战术战略思想。

  要知道,一群莽夫的威胁有的时候甚至不如一个智者。

  林颜夕只想将他们培养成会杀人的机器,而并不是有自己思想的战士。

  可经过了今天的事,却让她的思想有所改变,突然觉得这些人如果用好了,也许不一定全是威胁,说不定可以成为一招意想不到的棋,尤其是小恩,真的是越来越出乎她的意料。

  于是在不经意间,会开始慢慢的向他们透漏一些这样的思维。

  连夜逃命似的赶路,在之前遇到狼群,真的可以说是九死一生,却偏偏在这样的危险之中都活了下来。

  此时的他们不仅仅是身体累,在经过了连续几次的被偷袭、意外之后,对于精神上也是一个巨大的考验。

  终于走出那片区域,找了一个隐蔽的山洞,终于停了下来,林颜夕忙让大家停下来休息。

  这些人身上几乎个个带伤,就是她自己身上也有被狼抓留下来的伤,虽然不严重但却都需要去处理的。

  众人自基地出来的时候并没有带多少的装备,而这一路打一路丢,基本上也没什么东西了,身上满是血迹的衣服是只能简单的处理下,用其他的东西掩盖一下血腥味。

  而其他的,也还好林颜夕有随身带着伤药的习惯,找来了清水简单的处理一下伤口,这才各自休息下来。

  突然休息下来,紧张的神经也不再紧绷着。

  林颜夕突然听到一阵咕咕声,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们谁饿成这样,晚上不是吃东西了吗?”

  “又没有肉,只吃了几口野果早消化没了。”也许是这一路来林颜夕表现的真的是太过亲民,让他们也敢开起玩笑来。

  林颜夕听了也不生气,而听到他说没有肉,不禁感慨道,“刚刚看了那么多的肉,你竟然还能吃得下,我看你心理这一关,的确是过了。”

  几人听了他的话,却也跟着笑了起来,“刚刚看那些尸体的确是挺震撼的,可之前那些日子你训练我们的时候,见的死人都多了,怎么还会怕几只狼?”

  “那看来是我的疏忽,刚刚应该带出只狼来,现在你们也就有吃的了,而且这山洞里也能点明火,还不用吃生的。”林颜夕忍不住感慨的说着。

  而听了她的话,小恩眼前一亮,“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要不我现在回去拿?”

  “你疯了啊?”林颜夕一脚踢了过去,“真是要吃不要命,那么多的尸体,那么大的血腥味,早不知引来多少野兽了,你去是给他们加餐吗?”

  小恩听了顿时苦笑着坐了回去。

  “大小姐,我有办法。”野人见小恩受了打击,却也没怕,也凑了过来,“我小的时候常年在山里,打个猎什么的还是没问题的。”

  林颜夕扭头看向他,“不用子弹?”

  “当然,现在开枪可能不等吃就先被别人吃了吧?”野人马上回答道,“我会做一些简单的弓箭,也许射程没有枪远,但杀伤力打猎却没什么问题。”

  虽然天色已晚,可大家都饿着肚子,于是说做就做,帮他找木头和适合的树枝做起了共建。

  而看着野人拿一根弯曲且有弹性的木头,拿在手中,匕首随意的修了几下,不一会儿就成了弓的样子,不知哪里找来的藤蔓做上去就成了成品。

  林颜夕看了,眼前不禁一亮,“不错嘛,你这也算一项生存本事了,如果就这么把你扔到原始森林里,你一定比别人活的久。”

  被她这么一夸,一个大男人竟然脸红了,“我小的时候就只有自己,常常会没饭吃,所以也就学会了自己找吃的,后来又遇到过一个老猎手,从他那里学了点打猎的本事。”

  林颜夕点了点头,看着他已经做得差不多的弓箭,轻拍了拍手,“好了,这下有吃的你们满意了?”

  听了她的话不禁都跟着笑了出来。

  看着他们,林颜夕不禁有些沉默,心里不禁有些异样的感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