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特种女兵 > 第502章 那是我吃过的
  牧霖无奈的笑了下,但却也顺着她说下去,“所以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你只要照顾好你自己,你安全就好,不再让我操心,其他的事真的不需要再担心了。”

  “我什么时候让你操心了?”林颜夕顿时不满的一块面包砸了过去,“我明明已经做得很好了好不好?”

  可牧霖的动作也不慢,直接接到了手中,丝毫不浪费的扔进了嘴里吃了起来。

  “那个……”林颜夕很想告诉他,那是自己吃过的。

  可话还没等出口,就见牧霖已经把它解决了,于是手指僵在半空中,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

  林颜夕在这里并没有太多的事需要准备,既然说第二天出发,那就第二天出发,除了自己的武器之外都不需要带任何东西。

  没有什么告别,甚至都没要牧霖来送她,一大早林颜夕就独自带着剩下的十几个人离开。

  当初训练所剩下的尽三十人,埃里克带走了一半的人手,而这次林颜夕离开,却将这剩下的十几人一同带走。

  虽说阿尔萨不管条件还是环境都差了些,但去普伦森还是不需要用脚丈量的。

  再说这也不需要用这个来为他们训练,所以基地还是为他们准备了足以装得下他们的车。

  车虽不好,但至少也有了带步工具。

  林颜夕虽然来这么久了,可还是第一次离开这个基地,虽然只是转战到另一处,但她却明白,从现在起,她不仅仅是要去一个全新的地方,甚至从现在起她就要独自面对一切了。

  一时间心情却怎么也好不起来,坐在车中的她也愈发的沉默了。

  车子渐渐的离开基地,看着四周变换的景色,林颜夕突的清醒起来。

  她知道自己不能再这么下去,从现在起就只有她一个人了,虽然身边还是有可以一用的人,但毕竟不能像信任牧霖一样信任他们,所以一定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

  摒弃那些负面情绪,抬头向四周看了看,“小恩,离开普伦森有多远?”

  “距离其实并不远,只是路有些难走,所以三四个小时能到就很不错了。”坐在她一旁的小恩马上回答着。

  林颜夕听了,想了下埃里克从这里回去时的时间,应该也是差不多的。

  而道路不好又会经过太多的山区与林地,时间又太久,林颜夕却怎么也放心不下,看了眼还坐着的一群人,直接说道,“已经出了基地范围,各自警戒,发现异常马上汇报。”

  “是!”经过严格训练的几人没有任何的犹豫,马上起身枪口向外对着各方向警戒起来。

  车子开出一段距离,已经彻底出了基地的范围,一路都还平静。

  但看着路两旁的情况,林颜夕不禁皱起眉来,地形复杂又渺无人烟,真的太适合伏击了。

  这不是她瞎紧张,而是一个狙击手本能的反应,尤其是在与吴海洋已经撕破脸的情况下,她不得不防。

  想到这里,突然站起身来,接过狙击枪自狙击镜中向外看去。

  却在这时突然觉的背后一阵凉意,这是一种从心底传上来的寒意,让她本能的边迅速的掉转枪口,边大声的叫道,“停车!”

  车子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其他人虽然没有林颜夕的敏锐,并没有发现什么,但在她的一个手势下,所有人都下了车。

  而林颜夕再向那个方向看去的时候,突然一个人影闪过,随后马上消失不见。

  ‘狙击手’林颜夕此时心里只有这么一个念头,在他们的必经之路上出现狙击手,这样的发现让她心底冒出一阵阵的冷意。

  “小恩,司令的人对这里的控制如何?”见人已经走了,林颜夕不得不收起枪来。

  她突然这么问,小恩奇怪的看了看她,“这里可是司令的大本营,当然很好了。”

  不过想到她刚刚的动作,马上又解释着说道,“不过这里是阿尔萨,每天都在发生战争,有些不安全也是正常的。”

  听到这里,林颜夕瞥了他一眼,却又沉默了下来。

  既然在这里发现了狙击手,那就不敢保证会不会有其他的埋伏。

  就她所知,今天出了他们之外,似乎再没有其他人会走这条路,如果不是偶尔经过的狙击手,那么就一定是针对他们的。

  可在这种地方偶尔经过一个专业狙击手的几率,却是比天上掉下来一个卫星的几率还要小。

  想到这里,林颜夕不再犹豫,马上下了命令道,“所有人下车,我们步行。”

  她这么痛快的放弃可以让他们更快经过这里的交通工具,也是无奈之举,这里山路太多太适合埋伏,即便是她也不敢肯定哪里就会有危险。

  而坐在车中,就是一个活靶子,她不能把自己的安危寄托在别人的手中,所以抛弃车子是最好的选择。

  徒步行走虽然慢了些,但凭她对阿尔萨其他战斗力的了解,似乎没什么人能威胁得到他们。

  对于她的命令,众人虽然疑惑,但却没有人敢问出声来,马上各自拿好装备转身跟上。

  没有了车,自然也就不需要走大路那么明显的目标,而是穿过树林走起小路,也算是抄了近道。

  这样即不用走在大路上被人当成活靶子,或是一头撞进别人的埋伏圈里,也可以缩短行进距离,再说进了丛林,就是她的天下,就算那个狙击手再回来,林颜夕也不怕他。

  可才走没多远,刚刚的那种感觉突然再度出现,突的停下脚步,所有人也随着她马上隐蔽。

  而林颜夕慢慢的转过身对着身后的树林,而只一瞬间,就确定了有人在暗处跟踪,而从刚刚的感觉,林颜夕能确定,还是那个狙击手,甚至还不止他一个人。

  慢慢的退到树下,边蹲低身子扫视着前方,边对着一旁的人做了个手势。

  十几个人做好战斗准备,在林颜夕找好狙击位置的时候,其他人也开始寻找敌人的方向。

  却在这时,‘嘭!”的一声枪响,小恩一个翻滚躲过了子弹。

  而几人也马上扣动扳机,子弹向偷袭者倾泻而出,马上一阵阵惨叫声传来。

  刚刚隐蔽的几乎完美的埋伏者瞬间暴露了目标,不但再藏不住,甚至在这样的袭击下开始四散而逃,一个个成靶子。

  但在枪声中,林颜夕却没有动,她能感觉得到,这些人刚刚虽然已经超水平的在发挥,可绝对不可能给她那样的压力,而以这些人的能力,更不可能隐蔽的如此好。

  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有人在指挥他们,或者可以说是在控制他们。

  而刚刚那一枪很可能是引诱他们,利用混乱浑水摸鱼。

  于是林颜夕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在枪声中四下转动向枪响的方向搜索,寻找那个目标。

  却在这时,觉的的对面荆棘中有点不对劲,其它处的草或树叶都被山风吹的巨烈晃动,只有那里的草是叶稍晃动而根部不动,而那处的荆棘也是密不通光。

  而那样的距离,绝对不可能是一个普通的袭击者,唯一的可能就是同她一样的狙击手。

  瞬间确定狙击手的位置后,伸脚突的踢出一块石头,直接砸在小恩的头上,“烟雾弹!”

  “是!”小恩听了,拿出一个烟露弹拉开,奋力的扔了出去,黄色的浓烟从上风处漂下,顿时整片树林都被烟雾淹没,却也档住了对方的视线。

  林颜夕这才一下跳了出来,快速的在树后转了个圈绕到树的另一侧,举枪瞄准,瞄准镜中清楚的看到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和隐藏在荆棘中的人影。

  ‘嘭!’的一声子弹打出。

  可没想到,那一瞬对方竟似也有了感知一般,突然一个狼狈的翻身,躲过一枪。

  林颜夕见对方的动作,马上又是一枪,一枪打在对方的身上,却没想到那人动作也不慢,虽然中了弹却飞快的向后撤去,马上消失在丛林之中。

  “竟然还有高手?”林颜夕到是并没有因为没击中对方而懊恼,看着对方消失的背影反而笑了出来。

  没有追上去,更没有再在意,对着身边的人命令道,“加快速度解决战斗。”

  枪声愈发剧烈了起来,而在他们的相互配合的攻击之下,剩下的人根本毫无还手之力,没一会就跑得跑死的死人。

  树林中再度恢复平静,林颜夕摆了下手,马上有人冲了出去。

  好一会,那人跑回来蹲在林颜夕的身边,“是索尔的人。”

  “索尔……”林颜夕来的这段时间基本上已经反这里摸熟了,不仅仅是埃里克,当然也还有他的敌人和准备要合作的合作伙伴。

  这个索尔就是也是其中之一,势力范围与埃里克相邻,可以说曾经是埃里克一个难缠的敌人,两方势力交过的手数都数不过来。

  但两人的缠斗一直未分胜负,却让各自消耗过大,反而让其他人有了崛起的机会。

  于是不管是埃里克还是索尔都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准备在谈合作的事。

  这个世上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所以两个之前还打得不共戴天的仇人,现在却要合作,并不算什么意外的事。

  但让她意外的是,索尔的人竟然出现在这里,并且派人偷袭她。

  虽然林颜夕知道自己现在在阿尔萨的名声不小,却也不够被这样一个大人物重视吧?

  不过现在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确定了对方身份后,林颜夕马上带人离开。

  经过刚刚的被偷袭,不用林颜夕说所有人都开始加倍小心。

  虽然偷袭的人可以说是不堪一击,但那个狙击手却不是普通人,能在林颜夕的两枪下还跑掉,应该不会简单,也终究是个麻烦。

  边走着,林颜夕突然开口问道,“索尔那里会有什么狙击高手吗?”

  “不可能,如果有这样的人,他早就派人来刺杀司令了,又怎么会打了那么久,也更不会拖到现在要合作了。”小恩本能的回答着。

  林颜夕听了也恍然,她一直纠结于索尔为什么会来杀她,但现在却想明白了,偷袭者不过是看着是索尔的人罢了。

  而真正跑了的狙击手又是谁的人,却是谁的人就不能确定了,说不定会之前这些死的人不过是炮灰,用来混淆视听的。

  所有人都开始成呈战斗队伍前进,一行人分成了几个梯次,每十几米为一小队,前面的小队就设防线,后面跟进,越过所有梯次十米后再为后面的队员设防掩护。这种波浪式的前进虽然让前进速度慢了下来,可是却加大了安全性。

  林颜夕虽然看不起他们这些杂牌军,但也不敢太过大意,毕竟现在连对手是谁都没摸清,也就更要小心了。

  走在队伍中间,林颜夕并没有放松警惕,更不会把自己的安危交到这些人的手中,虽然这些人都是她训练出来的,但面对真正的狙击手时,他们还是没有半点的胜算。

  却在这个时候,小恩突然忍不住凑到了林颜夕的身边,“大小姐,我们……要不要休息一下?”

  林颜夕听了诧异的看了过来,但随后反应过来,他们这一路也三四个小时了,就算不休息也得给他们时间解决一下其他的问题。

  想到这些,林颜夕对着他点了点头,小恩马上笑着对着大家叫道,“先休息一下。”

  而边说着人已经跑到树林里去,显然是已经忍了好久。

  林颜夕见了无奈,但也没有再多说什么,随意的找个地方坐了下来。

  可才刚刚坐下却突然感觉到异样的感觉,虽然四周都一切正常,但偏偏就是有什么不对。

  而随后突然一阵味道传来,曾经在树林中用味道掩饰的那人突然出现在脑中。、

  “小恩……”林颜夕想到他独自跑出去的,马上叫人。

  可还不等她说完,就听小恩一声大喊,“有人!”

  而随着喊声,就看到他边狼狈的向后退着,边毫不犹豫的扣动班级,杂乱的枪声响起。

  几秒钟内,一连串的子弹打了出去,却也救了他的命,枪声一停,他连滚带爬的向后跑来。

  这时其他人也都反应过来,枪声响起,掩护他撤回来。

  林颜夕见他没事了,快步躲到树后,拿起狙击枪掩护他们,而似点名一样,一枪一个。

  却在这时,高耸的大树上突然刷刷的声音响起,林颜夕心中一惊,下意识的一躲。

  却一个人自上而下跳了下来,林颜夕眼见再枪已来不急,抬脚向那前去,却将狙击枪一扔另一只手也拔出了军刀,趁他失去平衡一个突刺扑了过去。

  眼看刀尖就就要刺中,对方竟爆发出巨大的潜力,猛的一弹,向后退去,竟让他躲了过去。

  而林颜夕动作也不慢,上前一步整个身体压了过去,举刀向他的脖子扎去,对方再无处可躲,锋利的匕首直接刺在对方的颈间。

  滚热的鲜血喷涌而出,溅在林颜夕的脸上。

  而顾不得这些,放手将尸体撇开,就地一滚将狙击枪捡回,才刚刚站好,对着敌人连续射击。

  虽然几枪缓解了其他人的压力,但却发现敌人非但没有少,反而还多了起来。

  枪声、爆炸声接连响起。

  林颜夕见此,几个烟雾弹扔了出去,她和其他人趁着

  烟雾下掩护的向前跑去。

  而林颜夕却故意慢了一步落在后面,她能感觉得出来,这次偷袭他们的指挥和这前应该是一个人。

  林颜夕不知道是不是那个逃掉得狙击手,但可以肯定,能把机会把握的这么好,绝对是一个高手,而这样的高手不可能没有后手,更不可能让他们就这么跑了。

  于是边退着边看向不停射击,一方面减少追兵的压力,另一方面也是要用这种方式引出追兵。

  可随着对方的人一个个倒下,却依旧没有找到目标,眼见小恩他们已经冲出包围圈,林颜夕也终于放弃这一想法,收了想转身飞奔追上。

  却没想到,才追上他们,速度刚刚降下,‘嘭’的一声枪响。

  林颜夕本能的一个翻滚,虽然有些狼狈,甚至还有些灰头土脸,却还是勉强的躲过了子弹。

  虽然没有受伤,可把她逼到这个份上,林颜夕还是一阵暗骂。

  但骂归骂动作可不慢,阻止了其他要冲过来的人,从地上爬起来,抬手向着枪响的方向就是一枪。

  没有命中目标,这在林颜夕的意料之中,所以看也不看一眼,枪声过后,马上就跳了出来。

  横向跑动之时,还没有几步却又是一声枪响,一发子弹打在脚边,爆起一蓬尘土,而林颜夕却借着冲出的惯性,直接扑倒在地,反身又是一枪。

  狙击镜中,一人倒在了血泊之中。

  虽然击中了目标,可林颜夕却怎么也笑不出来,因为她清楚的看到,她击中的人并不是之前那个被她打伤的狙击手。

  而在阿尔萨这个常年战乱的地方,虽然势力繁多,在战斗中生存下来并锻炼为高手也不少,可如此专业的狙击手,显然不可能是在这片土地上成长起来的人。

  到现在为止,她已经遇到了两个专业的狙击手,再加上之前从天而降的那个偷袭她的人,怎么看都不像这些恐怖份子,到更像是专业的佣兵。

  脑中闪过这个词的瞬间,林颜夕心中一亮。

  想到他们从基地出来可以说是埃里克临时决定的,而清楚的人也不过是那么几个。

  那么事情就已经很明了了,除了吴海洋不会有其他人。

  他知道林颜夕离开的时间、路线,也清楚林颜夕和所带来的小队的实力,所以明白找来一群乌合之众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所以找来了佣兵,就是要致她于死地,而吴海洋显然太过谨慎,虽然找来了这些人,却依旧不放心,所以还另外找了索尔的人做炮灰。

  不管成功与否,只要发现这些人的尸体,那都可以嫁祸给索尔,与他半分关系也没有。

  而林颜夕和这些人死了,那基地也只剩下牧霖一人,在埃里克身边没有了她做人持,他自然也不敢对牧霖太过放手,到时还是会利用两人相互制约。

  想明白这些的林颜夕,已经顾不得去骂他,只能想着怎么脱离眼前的困境。

  虽然躲在暗处的狙击手已经被击毙,可林颜夕能感觉得到,危险依旧还在,他们想活着离开,那么现在就不能贸然的逃开,那样只会成为别人的靶子。

  做着手势让他们冷静下来,也各自隐蔽。

  在林颜夕击毙了那名狙击手后,树林中却突然安静下来,刚刚还剧烈的枪声却似从没有发生过一样。

  以林颜夕的经验,却让她明白,如果寂静的的外表下面往往隐藏着大恐怖,而能如此快速偷袭,又果断放弃追击,可以看得出,这些对于战局的掌控已经到了专业水准,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急躁,尤其是在面对未知的敌人时。

  于是双方就这样进入到了一个诡异的平静中,没有人主动进攻,也没有人率先脱离战场。

  林颜夕见这情况不禁皱了下眉头,她自己训练出来的人自己清楚,他们有狠劲,也有胆识,可以在战场上以命搏命。

  可毕竟训练的时间太短了,想让他们像自己一样沉得住气,一隐蔽就是几个小时,那简直是不可能的。

  而从对方的情况来看,他们想必是常干这种偷袭的戏码,如果硬要去比谁沉得住气,她自己是不怕,可带的这些人却不是对手。

  下意识的看了看几人,果然已经有人出现浮躁的表情,林颜夕知道不能再等下去了,如果等自己人露出破绽,那就被动了。

  于是马上决定了主动出击,小声的对着一旁做了个手势。

  小恩马上会意,慢慢的爬了过来,凑到她的身边,两人一前一后的站起身来变换角度寻找敌人。

  可才没走出几步,猛然发现前方树枝不正常的动了动,林颜夕暗道一声不好,抬腿就是一脚,小恩直接扑倒在地。

  “嘭!”枪声传来一颗子弹呼啸而过,直接没入大树深处,强悍的动能将大树搅出一个巨大的树洞来,树屑四溅。

  而林颜夕却借着踢开小恩的力量,向后一倒下同时时滑出去几米开外,一边开枪射击,一边躲避。

  几乎就在她开枪反击的同时,刚两人站立的地方子弹连续打来尘土飞扬。

  林颜夕边侧身寻找一处躲避地点,一个侧身翻到树后,又是一声枪响,档在她面前的树直接被打穿。

  躲在大树背后,林颜夕整个人趴在地上一动也不敢乱动,但目光却没有停下,向四周搜索着敌人。

  可这么一看,不但发现了远处躲在暗处的敌人,而是注意到小恩被她踢到一旁,虽然躲过了一枪,但此时却不是什么好地方,除了面前的石头再没有任何掩体,留在那里躲不了多少时间,只要对方换一个角度就能发现他,而出去更是不行,只要一动就能引起对方的注意。

  这只小队虽然是埃里克的人,但自从被她训练出来,可以说对她是绝对的忠心。

  尤其是小恩,可以说她的话比埃里克的话都有用,虽然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他们还是敌人,但现在小恩却是她必须要救的人。

  想到这里,林颜夕心里一动,一个口哨声让小恩注意过来,给了他一个眼色。

  随后一跃而出,快速的翻过空地,又速藏回大树后面,几乎同时小恩也跑了出来,连滚带爬的换了一处隐蔽地点。

  “嘭!”一枚子弹击中大树,躲在树后的林颜夕林颜夕都能感觉得到大树的震动。

  凭着这颗子弹的冲击力,林颜夕心中却是一惊,只听枪声和子弹的震动感,就能感受得到这狙击枪的威力绝对不是普通的狙击枪。

  既然是这样,她也就更不能急着离开,这样的枪射程是绝对比自己手中的枪要远的,所以逃得越远反而越危险。

  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的心跳平静下来,摘下帽子轻轻一扔。

  ‘嘭!’的枪声响起打中帽子,而林颜夕猛然从地上跃起,子弹也打了出去。

  在帽子被击碎的同时,林颜夕打出的子弹却也准确的击中目标,而几乎同时,两枚子弹擦身而过打在身后的树干之上。

  虽然确定了敌人的方向,但她却不敢再贸然出手,而是选择了再度躲避。

  而她的动作,让小恩明白了要怎么做,在枪声停下来,猛的一个闪身冲了出去,而其他人也会意,掩护起他来。

  枪声再度响起,可对方丝毫不理会倾泻而出的子弹,紧追不放的咬着冲出去的小恩。

  林颜夕凭着枪声确定了地方的位置,趁着他们紧追不舍的时候,又是一枪打了出去,准确的命中目标的同时,小恩却也闷哼一声倒在地上。

  不过还好求生的本能让他,在摔倒的瞬间扑向一旁,躲过了之后致命一枪。

  林颜夕脸色变了变,但也来不急去理会他,一颗手雷扔了过去,“轰!”一声爆炸声在树间响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