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特种女兵 > 第501章 我已经做的很好了
  “罂粟又不是老虎。”林颜夕说着自己也忍不住笑了出来,但玩笑过后,看向牧霖也轻声说道,“你到是真的不用怎么担心我,虽然在埃里克的身边,但他既然让我去做人质的,应该不会让我做什么,这样也不太可能有什么危险。”

  听了她的话,牧霖也收起笑意点了点头,“这也是我要对你说的,你去那里不要急着做什么,只要好好的呆在那里,让他放心就好。”

  而想了下又说道,“另外他给了我们联络方式,也一定是在监控之中,你也不要轻举妄动。”

  “我明白,只给你打电话,如果有重要的情况,我会用暗语的。”林颜夕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明白。

  “既然你都清楚,那我也就没什么可叮嘱的了。”牧霖笑着拍了拍她,“今天也折腾了一夜,先去睡一会吧。”

  林颜夕到是真的累了,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而随后竟不经大脑的问道,“那你呢,也睡一会吧?”

  而问完才反应过来,两人这些日子都忙着训练士兵,自己又保持着状态,所以每天回来的时候都已经是深夜了。

  那个时候基本没时间去想其他的,倒下就睡的两人都没有时间多想,甚至都习惯了一张床上纯盖棉被不聊天,到是真的相安无事。

  可现在这大白天的,两人躺在一张床上休息,这却也太暧昧了。

  一时反应过来,再看向牧霖的时候,就更是尴尬了。

  牧霖听了她的话也是一怔,可再抬头看过来的时候,注意到了她的尴尬,也笑了出来,“你这样邀请我,我会不好意思的,不过看在你这么真诚的份上,我就勉强同意吧。”

  被他这么一调侃,林颜夕反而不尴尬了,一拳头打了过,“谁邀请你了,不要脸。”

  看也不看他扭头就走,进了卧室去休息了。

  这一夜虽然没有什么极限的训练,但心理上承受的压力却是太过强大,此时躺回床上放下那份防备的心里,彻底放松下来的时候,整个人似脱力了一般。

  经历了这一夜的事,林颜夕想了太多的事,承受了太大的压力,虽然有牧霖在但大多的时候还是要自己承压力的。

  而做都做了,林颜夕知道自己不能再去想,虽然去回想自己所做的事,可以让她总结经验。

  但现在最重要的是放松、休息,以免被巨大的压力所压垮。

  于是在休息的时候,强迫着自己放空大脑,不去想那些,什么也不管的先休息一下再说。

  这个时候不是总结经验的时候,而是养足精神,准备面对明天新的挑战的时候。

  可以快速睡下的本事可不是snu的功劳,认真的说起来,这也是牧霖曾经教给她的。

  身为狙击手,有的时候为了一个目标也许要潜伏几天几夜,如果只是自己一个人的时候,那就要一分钟都不能睡,不但要能撑得住,而且精力还要一直集中。

  但如果有两个人可以相互配合,到是有时间可以睡,可你就要练就出不管在什么恶劣的情况下,不但要能睡得下,也要睡的快,甚至不出发任何声音。

  而在这项可以称之为技能的帮助下,林颜夕成功的在短时间内睡着了。

  可以说,林颜夕的心理承受能力已经是极大的了,不要说在过境之前的训练,就是在来到阿尔萨这后,所承受的都是常人所无法想象的。

  也许在别人眼里,他们可能不需要那样的做法去赢得信任,但时间有限,他们必须真正的训练出一批精锐部队,而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想在这些武装份子中取得威望,那就必须血腥镇压。

  现在的效果显然是明显的,不但训练出让埃里克满意的卫队,也让两人在这里甚至是阿尔萨迅速的有了威望,只说起两人的名字,就足以震慑这些人了。

  但在取得效果的同时,林颜夕的心里却也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尤其是每天面对那样的血腥,因她而死的人命,

  都压在她的心上。

  在这样的情况下,没有崩溃已经体现了林颜夕的承受能力,如果不是这样,也许早已经崩溃了。

  可再强大的心理她也是个普普通通的人,自出境后压力都压在她的身上,虽然一直努力调节,牧霖也一直在帮她转移视线。

  但每天都去面对这些,怎么调整也不可能当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而今天,亲手杀了那个吴海洋的人,他就那么死不瞑目的倒在自己的面前。

  一闭眼眼前甚至就能出现他那惊恐的目光,和身上喷溅出来的鲜血。

  睡梦中,一脸鲜血的焦永兵突的出现,林颜夕猛的坐起,瞬间惊醒。

  “啊!”林颜夕竟控制不住一声惊呼。

  “做恶梦了?”在她惊呼之时,牧霖几步冲了进来。

  却正看到她脸色苍白,急促的呼吸,瞬间明白了什么情况,忙坐到她的身边轻拍着她的肩膀,“没事没事,那都是假的。”

  林颜夕清醒了几分,木然的抬头看了看他,“我……我杀了那个人,他自称是特战队的人……”

  “我知道,可那个是吴海洋的人,根本不是我们的人,你杀了他是对的。”牧霖见她依旧一脸的惊恐,才又轻声说道,“这明显就是吴海洋为你下的局。”

  “你想想,这些天我们两个一直在一起,他是没什么机会下手,所以今天特别弄了这场冲突,然后将我们分开,又趁着你独自一人的时候下了手。”

  “当时就只有你们两个,如果你不杀了他,就算你没有信任他,那个焦永兵也可以反咬你一口,坚持说是与你是一起的。”

  “到时不要说是你,就是我也说不清。”

  说到这里,轻看了看她,“还好你反应够快,也够果断,否则今天的事不可能这么轻意就过去,只要焦永兵不死,就一定会让吴海洋抓住把柄,他一定会拿着这个要挟我们,要么就在埃里克的面前咬死我们。”

  林颜夕木然的抬头看了看牧霖,“你这么肯定他是吴海洋的人,万一……”

  “没有万一!”牧霖直接打断了她的话,“他不可能是我们的人,snu的权限可以说是在特工行动中是最高的,如果有其他的卧底罂粟不可能不清楚,所以你杀的人一定是敌人。”

  “吴海洋真的个蠢货,他自己蠢就把其他人想得和他一样蠢,竟然用这种漏洞百出的圈套来设计你,我们大小姐这么聪明,又怎么会上当?”

  听到这话,林颜夕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终于想通了?”牧霖也跟着笑了出来,也终于放心下来。

  “我不是想不通,你说的道理我都明白,只是……”林颜夕犹豫了下,却终于说道,“只是有些事不是我想控制不去想就不去想的。”

  “这些日子,不仅仅是焦永兵,就是那些因我而死的人也总是会想到他们的脸,想到那么多人因我而死,夜里都会吓得一身冷汗。”

  牧霖说着叹了口气,“我们在战场上面对敌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不能有半点犹豫迟疑,现在也是一样,如果你不杀他,死的就是我们,可以说你今天不但救了你自己,也救了我。”

  “至于那些人……我知道你的压力大,那么多人死在眼前,谁也接受不了。”

  “但你可以想想,因为这次训练,我们选出来的人至少还在我们的控制之中,并且让我们取得了埃里克的信任,而如果没有这次训练,我们不但得不到信任,这些人也依旧控制在吴海洋的手里。”

  “而在吴海洋手里,他们是什么,是恐怖份子,如果这些人进入汉国,会造成多大的伤亡?”

  “他们都是军人,死在训练场上、死在战场上是他们的宿命,你我都是一样,不要抱怨不公平,也不要去同情我们的敌人,更不要后悔自己所做的。”

  林颜夕听了轻轻依偎在他的怀里,好一会才说道,“谢谢……”

  “谢什么,我们之间还需要说这个吗?”牧霖虽这么说着,却也终于松了口气。

  “你说我是不是太没用了?”林颜夕怔怔的问着,“本以为来这里是帮你的,可现在好像又拖累你了。”

  “刚刚不是说你救了我嘛,怎么能说没用?”牧霖无奈的看了她一眼,“不过现在不要再想这些了,你如果再这样我是真的不放心你去了。”

  林颜夕回过神来,忙摇了摇头,有些委屈的味道说着,“我只是突然有些感慨罢了,如果真的不去,埃里克一定会怀疑的。”

  牧霖笑了下,“那你就趁着现在还有机会,多感慨一下,等去了埃里克那里,就是想感慨也没机会了。”

  而听到他的话,林颜夕一巴掌拍了过去,“你怎么这么没有同情心啊,人家刚刚还做恶梦呢,你也不安慰安慰我。”

  牧霖顿时有些哭笑不得,他都安慰这么长时间了,什么叫不安慰她,明明一个早上都和她聊了。

  不过牧霖也明白了,林颜夕虽然和一般的女孩不样,但终究是个女孩,有的时候和女人是不能讲道理的,当然,女孩也是一样,这个时候还是不要争辩的好,于是忙说道,“好好好,是我的错。”

  被他这么一打岔,林颜夕到也好了些,这才注意到两人此时都坐在床上,而没有倚靠的林颜夕只能倚在他的身上。

  被他这么一打岔,林颜夕到也好了些,这才注意到两人此时都坐在床上,而没有倚靠的林颜夕只能倚在他的身上。

  这动作真的是要多暧昧有多暧昧,不过林颜夕愣了下后也就反应过来,如果说最初两人还会在意这些动作的话,那现在真的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甚至根本不会在意了。

  而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林颜夕心中异样一闪而过,但当想抓住那个念头的时候,却又消失不见。

  却又不想让两人都尴尬于是很是自然的坐了起来,边又问道,“我睡了多久了?”

  牧霖低头看了眼手腕,“才睡不到一个小时而已,要不要再睡一会?”

  “不了,已经睡够了。”林颜夕边说着站了起来,“我去洗脸精神一下,回来有事和你说。”

  “我早饭已经做好了,那一会直接去餐厅,我们边吃边说。”牧霖见她已经好了,终于松了口气。

  不管她是真的没事,还是故做没事,至少现在牧霖都不希望她暴露出软弱的那一面。

  牧霖也希望这个时候林颜夕不要受到什么影响,就算是装的坚强,也要坚强起来。

  就算是有他在身边,林颜夕也不可能一直依靠着他,更何况两人马上要分开,她可以说要独挡一面,当然更不能软弱。

  这些日子林颜夕所做所为,他都看在眼里。

  可以说自从第一天攀登悬崖,那么多人跌落悬崖而死的时候,他就一直在担心林颜夕能否承受得了。

  却没想到林颜夕不但撑过了最初的训练,还一直坚持这么久。

  相信如果不是今天这一次意外,他应该还是会继续撑下去,也许那个焦永兵就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她终于崩溃了。

  不过牧霖真是说不出来,这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她现在出了这样可以说是太过容易暴露自己弱点的问题,既然可以暴露一次,那就有可能会有下次。

  不过现在突然爆发,却也有一点好处,至少在他的身边提前发泄出来。

  这样一来,人都是需要发泄的,即便是他们这种经过特殊训练抗压力的人,也是需要一个发泄的出口,如果不会自己调节,当压力太过巨大足够压垮一个人的时候,那也就是他崩溃的时候。

  而林颜夕在崩溃之前、在他的身边发泄出来,这也更有利于她之后对于情绪的调节,所以到也算是一件好事。

  可这些话牧霖也只能在心里想想,自然是不能说出来的。

  见林颜夕出去洗漱,他也走到了餐厅,把已经做好好一会的早餐摆好。

  其实这也算是两人缓解压力的一种办法,牧霖每天都会变着花样的为林颜夕准备早餐,于是慢慢的也就把吃早餐的时间变成了两人聊天的时间。

  在牧霖准备好后,洗漱后的林颜夕也走了回来,看到桌上的早餐到是早已经习惯了。

  而经过短暂的平静,人也冷静了下来,边坐了下来边问道,“今天的早餐很丰富啊?”

  “时间充分嘛,当然就能多准备一些了。”牧霖也笑着应道。

  林颜夕却无奈的看了他一眼,“你这些天哪天时间不充分的?”

  牧霖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但随后感叹道,“不过好日子好像没有多久了。”

  的确,现在他们得到了埃里克的信任,但却更忙了,而且接下来,不管是牧霖还是她,都要面对更复杂的情况了。

  想到这里,林颜夕正色的看向他,“牧霖,埃里克的意思是想让我把我们训练出来的人都带去,可我觉得至少把小恩留下来,你身边不能没有人。”

  牧霖明白她的意思,无奈的摇了摇头,“谁不带,你也要把小恩带去。”

  “他是这些人中我最信得过的,也是最能用得到的人,所以必须你带过去。”

  “可你这里……”林颜夕见他拒绝,马上想说什么。

  可牧霖会却直接摆了下手,“我这里没什么问题,埃里克已经把人都交给了我,只要给我时间,我就可以直接培养自己的人手,而他也不会再构成什么威胁。”

  “可你去的是埃里克的总部,如果身边连个可用的人都没有,最重要的是……你到了那里可以接触到更多的东西。”

  林颜夕听他这么说,眼神不禁变了变,“你不是说过,刚刚过去不要轻举妄动吗?”

  “我是不要你主动去找什么,但如果是他们送上门的情报,那就不需要客气了。”牧霖说着冷笑了下,“以埃里克的多疑的性格,是一定不会让你离他太远,就算不是放在身边控制着,也会经常能接触到他。”

  “而时间久了,他也就不会像最初那样防备你,而有的时候他会觉得不是那么重要的情报,但对我们来说却是有用的。”

  林颜夕怔了下,随后明白了他的意思,而且也知道他做出来的决定是不会改变的,于是也不再与他争什么,直接点了点头说道,“那也好,人我就带走了,你一个人在这里……千万要小心。”

  牧霖听了却轻拍了下她的头,“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别忘了我在这里的时间可比你长得多,吴海洋他可不是我的对手。”

  林颜夕听了也恍然的点了下头,“也是,那个蠢货,连试探人都能想得出这样的晕招,应该也是黔驴技穷了。”

  牧霖无奈的笑了下,但却也顺着她说下去,“所以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你只要照顾好你自己,你安全就好,不再让我操心,其他的事真的不需要再担心了。”

  “我什么时候让你操心了?”林颜夕顿时不满的一块面包砸了过去,“我明明已经做得很好了好不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