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特种女兵 > 第494章 温馨早餐
  看到她的表情,牧霖反而不忍心再打击她了,反而解释道,“我们现在已经是一个好的开始,凡事要慢慢来。”

  “有些事看起来不容易,可说不定只需要一个小小的契机,就可以让我们彻底的扭转乾坤。

  林颜夕听了眼前一亮,马上看向他问道,“那你说我们接下来要做什么?”

  “睡觉!”牧霖一把将她推了回去,“你不是说难得睡一个安稳觉,那就先好好的睡上一觉。”

  如果是平时这么一句话,到是不会觉得什么不对。

  可现在两人都坐在床边,距离又这么近,突然说出这样一句话来,就显得有些暧昧了。

  林颜夕怔了下,再看向牧霖的时候脸上一热,有些慌乱的说道,“没……我就是说说而已。”

  “这些天虽然一直在这里,可有你一直保护着,我处的也还很安稳的,不但伤都好了,好像都养胖了。”

  牧霖听了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原来你也在意这个啊!”

  其实林颜夕在这里尽两个月,虽然没有什么生命危险,但精神上的压力一直不小,又怎么可能真的像她说的心宽体胖。

  不过牧霖也没有揭穿她,只是顺着她的话开起玩笑来。

  而听了他的话,林颜夕顿时笑了出来,“当然,哪有女孩不在意的这个的?”

  牧霖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你还知道你自己是女孩?”

  边说着不知从哪里拿出个镜子放到她的面前,“你自己看看,都成什么样了?”

  林颜夕下意识的看过去,这才知道自己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弄得枪油,黑一块白一块的。

  伸手一拳打在他的身上,“你怎么不早说,今天不会一天都这样吧?”

  牧霖转身去拿毛巾,边递给她边笑着说道,“擦擦吧,你有什么可怕的,反正在他们的眼里也没把你当女人。”

  林颜夕无奈的给了他个白眼,但他的话却似乎也没什么不对,刚来到这里的时候,被她训练的那些人还看不起她。

  可后来在林颜夕以血腥的手法镇压了他们,又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彻底扭转了他们对她的印象,此时相信已经没有任何一个人敢瞧不起她了。

  不过也如牧霖所说的,相信在这里,应该除了牧霖没有人把她当女孩看待了。

  而想到这里林颜夕不禁一愣,边擦着脸边恶心狠狠的看向牧霖,“和我说实话,你不会也是这么想的吧?”

  牧霖忙摆了摆手,“怎么可能,虽然你哪一点都不比我差,但女孩还是女孩嘛,我是即没有小看你,也不敢把你当男人一样看啊!”

  “再说了,哪有长成大小姐这样的男人,那还有得看?”

  听了他的话,林颜夕毫不客气的又给了他个白眼。

  不过两人的玩笑,到是也缓解了刚刚的尴尬情绪,之前的那点暧昧也消失不见。

  所谓安全感觉,大多数是来自于人的内心的。

  而现在林颜夕的安全感就是来自于她自己训练的这些人,虽然在这之前牧霖一直将她保护的很好,在他们的住处也相对安全。

  可以说在两人的相互掩护、警惕之下,林颜夕每天都能睡一个安稳觉。

  身体可以休息,精神上与心理上却不行,可以说这两个月看似平静,但林颜夕所承受的压力却从没有小过。

  当经历了这些,林颜夕才终于明白,不管是在血刃的选拔,还是在snu的那些训练,有多么的重要。

  不过虽然两个月就这么撑过来了,林颜夕却也清楚,真正的考验不过是才刚刚开始,他们现在所做的这些,才刚刚取得埃里克的信任罢了。

  但就算是这样,现在也可以暂时的放松一下,至少在这样陌生的、强敌环绕的地方,他们有了自己可用之人,同样也算是一个进步。

  于是在这暂时的放松中,到是真的难得睡了一夜的好觉。

  而且难得的一睡十几个小时,从下午睡到了天亮。

  当第二天一大早醒来,看到天已经大亮的时候,把她自己都吓了一跳。

  不要说在这里的两个月里,就是加上在snu训练的日子,她都没有睡得这么沉过。

  意识到自己这一睡就是十几个小时,不禁有些后怕,这一夜虽然什么也没有发生,可如果真的发生什么,再想补救也根本来不急。

  边想着,却猛的站了起来,向四周看去。

  双人床的另一边已经空了,只有还没有叠起的被子摆在那里,而除此之外也再没有任何的异常。

  却在这时,突然脚步声传来,林颜夕一个激灵,快速的从枕头下将枪拔出指了过去。

  “你是做了恶梦还是怎么着,有我看着能出什么事,至于这么紧张吗?”端着早餐的牧霖走了进来,看到她拔枪的动作,却丝毫不紧张。

  林颜夕可以说是他亲手训练出来的,几次任务两人又密切合作,对于林颜夕的能力他再清楚不过,所以即便是刚醒来紧张的状态,也相信她不会走火。

  而边说着还笑着看了她一眼,“再说了,就算是有什么意外,能无声无息把我解决掉的人,你就是有反应也没什么用处了吧?”

  林颜夕终于回过神来,边放下枪边揉了肉眼睛,“你怎么不叫醒我,让我睡了这么久?”

  “看你睡的那么香,我哪忍心叫你,训练已经结束了,今天也没什么事可做,你想睡就睡好了。”牧霖说着又要走回厨房,“你先吃着,我把热好的牛奶拿过来。”

  而这下林颜夕算是彻底清醒了,看着桌上丰富的早餐,“牧霖,你别告诉会我这些都是你做的。”

  “当然。”牧霖边说着伸出头笑着看了她一眼,“怎么样,都还喜欢吧?”

  “我早上让他们去找的鸡蛋,买的牛奶还有菜,只是这里的电压不够没办法自己烤面包,所以面包就是外面买的,等有机会我可以烤给你吃。”

  听到他的解释,林颜夕又忍不住看向桌上炒好的菜、煎好的鸡蛋,眼中的惊讶目光更盛。

  “怎么了,不相信是我做的?”牧霖走回来,看到她还在这里发傻,顿时笑了出来。

  林颜夕下意识的摇了摇头,可随后又点了下头,“我不是惊讶你会做早饭,记得我们上次在边境外的时候你也做过饭,只是……这里条件这么艰苦,环境也这么差,你怎么想起来做这个?”

  “难得休息一天,人的神经也是有极限的,总是绷紧不见得是什么好事,适当的放松一下对大家都有好处。”

  “我们在这里还不知要多久,可总这么绷着也不是一回事,总是要适当的放松一下,否则很容易像你昨天一样。”

  突然被提起,林颜夕顿时觉得有些尴尬,“我也不知道怎么了,竟然一下子警惕心都消失,睡得这么沉,我以后一定会注意,不会再犯这样的错了。”

  牧霖听了却摆了下手,“我说了,偶尔的放松一下也是好的,不过下次一定得注意,如果我不在身边的时候,还是不要这样了。”

  而说着,他却反而笑了出来,“看来我还是很让人信任的,也是很值得依靠的嘛!”

  “德行。”林颜夕忍不住损了他的一句。

  但不得不承认,身边有牧霖在真的是让她可以放心睡下的重要理由,可这绝对不是她能放松的借口。

  就像牧霖所说的,现在他还在身边,的确可以保护着,可如果养成了这样的习惯,万一牧霖突然不在身边,那真的就是太危险了。

  一想到这些,心中不禁就暗自警醒。

  看到她发呆的表情,牧霖不用问也能猜得到她在想什么,无奈的拍了拍她,“别想太多了,也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你已经做的很好了。”

  林颜夕轻笑着点了下头,“你这魔鬼教官怎么开始走温情路线了?”

  “因为霸道总裁的路线过时了,现在流行暖男!”牧霖说着把煎蛋夹到了她的盘中,“本来不打算吵醒你,想让你再睡一会的,可现在醒都醒了,那就快吃早餐吧,尝尝我做的怎么样?”

  林颜夕伸手去拿筷子,可手才一伸出来才发现手里还拿着枪呢。

  顿时尴尬的放到一旁,又想到了什么一下跳了起来,“我去洗脸刷牙,马上回来。”

  看着她逃也似的跑了出去,牧霖无奈的摇了摇头,却还忍不住笑了出来,“毛手毛脚的,怎么就被当成女魔头了呢?”

  牧霖所说的女魔头可是被那些训练的士兵叫开的,在林颜夕血腥的残酷训练后,他们表面上叫她大小姐,可背地里都叫她女魔头。

  可他们却不知道,这女魔头在不做他们教官、不训练的时候,却也有这么迷糊的一面。

  只不过一想到只有他可以看得到林颜夕这样的一面,心里不自禁的一喜,脸上的笑容也更多了几分。

  林颜夕负责的魔鬼训练结束了,人也被埃里克带走了一部分,却又没有给他们安排什么新的事做。

  两人一下却真的闲了下来。

  不过闲归闲,林颜夕却也不是真的什么都不做,来这里这些日子,她到是早把这里摸得透透的,不要说他们所在的这个基地。

  就算是四周的山洞、树林,也都早已借着训练士兵的机会查个清楚。

  而对于这里的守卫与兵力,心里也更是早已经清楚。

  吃过了一顿不无尴尬的早餐,林颜夕出了门,本打看看情况再做些什么的。

  但一走出来,就发现了不对劲,虽然基地还是那个基地,人也还是那群人,但除了在她的手下有了不一样之外,似乎其他处也有些不同了。

  原本的巡逻士兵似乎改变了路线,各处的布置也有了变化,似乎从对外防御变成了里外都有警戒。

  注意到这些,林颜夕慢慢的停下了脚步,只想了下对着身后打了一个手势。

  一个身材并不魁梧,但眼冒精光的士兵就站在林颜夕的身后。

  已经跟了她两个月,且成功活了下来的士兵正立在她的门前充当警卫,而看到林颜夕的动作没有半分犹豫的走了过来站到她的身边听起命令。

  林颜夕指了指外面问道,“小恩,今天什么情况?”

  士兵并不叫小恩,而是叫布诺恩,但林颜夕不喜欢叫他们这样繁琐的名字,所以直接叫了小恩。

  布诺恩自然是不会在意她的称呼,听到她的话问话只向前看了一眼,马上回答道,“是将军昨天夜里重新布置了这里的防御,我已经向牧教官汇报过了。”

  听了他的回答,林颜夕愣了下,“重新布置?”

  这话并不是在问小恩的,而是在自言自语,边说着却想着吴海洋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么明显、盲目的敌意,似乎也太不明智了吧?

  如果他的能耐真的只有这么一点点,那到是真的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

  而突然林颜夕又想到了什么,“对了,昨天你们的那些对手怎么样了?”

  “您是说那三百个手下败将吗?”小恩面对她的时候是恭敬的,可一提起这个不禁带了几分傲气。

  而这傲气不是从别处学的,绝对是从林颜夕和牧霖的身上学来的。

  果然,一提到那些人,他眼中不禁露出几分不屑的神情,“那三百人中有几个重伤的,被送到了医院,其他逃掉的和轻伤的都被留了下来,现在就住在我们原本的那个营地里。”

  “留下来了?”林颜夕会有些好笑的说道。

  那些人原本是为了考核训练成果而临时从别处调来的,而昨天埃里克只顾着高兴,而且他眼中那个时候也只有这支精锐的小队,哪里还顾得上那些人。

  于是明明尽三百人的武装力量,竟然没有人理会了。

  而没有人下命令,吴海洋也就钻了个空子,这三百人他不但留了下来,甚至还集中留在了营区,更是连夜变换了防御人员。

  如果只是其中一个举动,到是可以说是巧合,但现在这么多的举动凑到了一起,相信任谁也没办法说这是巧合了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