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边说着,林颜夕指了指那剩下的一群人,“不是我自大,就他们现在这些人,给我一支狙击枪和足够的子弹,我可以让他们全军覆没!”

  吴海洋当然没有怀疑她的话,虽然没有与林颜夕交过手,可对于牧霖的能力他是再清楚不过。

  而且林颜夕可以毫发无伤的通过重重阻劫,来到阿尔萨这本身就证明了她的能力。

  可想到这些,吴海洋脸色却突然阴沉了起来,“洛奇是你杀的?”

  林颜夕怔了下,一时没想到他所说的是谁,可看到他的表情,却马上想了起来,顿时不屑的笑了下,“既然你们能派人跟我,甚至偷袭我,那我为什么不能还击?”

  这等于变相的承认了,吴海洋脸色更是难看,要知道洛奇可是隐藏的高手,多少特种兵、佣兵都死在了他的手里。

  吴海洋把人派出去的时候,真的可以说是有万全把握的,却没想到人去了,却一去不回。

  看到他惊讶的表情,林颜夕却笑着看向牧霖,“看到吴将军不仅不相信我,对你也不见得多信任呢,明明在你的面前放走了我,可转身就派人追杀光。”

  “我当时还只是怀疑不敢确定,但现在他自己承认了,我也就不用再调查了吧?”

  “吴将军,这件事你不打算给我一个解释吗?”牧霖没有去追究事情的真相,而是直接站在林颜夕这边。

  吴海洋这才反应过来,虽然他的人被杀了,可现在大家都是自己人,那么理亏的还是他。

  有些尴尬的看了看两人,忙解释道,“牧霖,你也知道我们的情况,不是什么人都能相信的,当时她硬要回国,谁也不敢保证她会不会转身带人过来偷袭我们,所以我派人跟着她直到出境。”

  “哦,那看来是我误杀了?”林颜夕故做恍然的说着。

  “这个……你们也许不了解,可阿尔萨的人都知道洛奇的厉害,他是丛林之王,如果真的想隐藏、真的想偷袭你,是没有人可以发现得了的。”吴海洋对着两人解释道。

  林颜夕知道这种事也说不出谁对谁错,只可以说谁强谁有理,而现在活着站在这里的是她,那么才可以如此理直气壮的指责他们。

  于是一付不在意的摆了下手,“算了,现在再说这些也没什么意义,还是看眼前的事吧,这些人你打算怎么办?”

  “如果你只想要普通战士,或只拿着枪战斗就可以的人,我可以在一个月之内给你训练出来一大批,甚至你再带来三百人,也一样可以一个不少。”

  “可若是你想要的精锐,那用普通的办法是不可能的,更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做得到。”

  “更何况我记得明明是你说的话,这里是强者的世界,优胜劣汰没有人需要废物,而埃里克更不需要。”

  吴海洋听了她的话不禁陷入沉思,想了好一会才问道,“你可以保证把剩下的人训练成你们的标准吗?”

  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吴海洋的眼中几乎是发光的。

  也不怪他如此急切和期待,要知道,训练出一批会开枪的战斗人员并不难,他们原本的训练很简单,只需要会一般的战术以及扣动扳机就行了。

  更确切的来形容的话,应该是听到枪声知道趴下来,然后抱着枪与对方互射,根本没有太多的技巧。

  尽管每年都会有大批新吸纳进来的成员接受军事训练,甚至也会有雇佣兵或是专业的军事人员来帮助他们训练新成员。可是训练成果可想而知,他们毕竟不是军队,即便受到军事训练,短时间内效果也不会有多大。

  这样的军事人员对他们来说并不缺,他们真正缺的是以一当十的精锐,在关键的时刻可以扭转战局的人,就像是汉国的特种兵。

  而听到他的话,林颜夕却笑了出来,“想把他们训练得和我们一样这是不可能的。”

  “你要知道,为了培养我们,我们的军队投入了多少的装备、人员、后勤,最重要的是花了多少的时间,可这些你们都没有。”

  “而在这样可以说简陋的环境里,想训练出真正的特种兵,几乎是不可能的。”而说着,抬头看了眼一直没有开口的牧霖,才继续说道,“但是我可以保证训练出来的人,一定比你们以往所谓的精锐要强大得多,能够让你在竞争角逐中占尽优势,甚至成为扭转战局的一个秘密武器。”

  听到这样的话,吴海洋终于不再坚持,他之前虽然说过那样的话,可怎么也想不到牧霖两人会真的这么狠得下心,所以一时有些接受不了。

  但在听了林颜夕的话后,比了比发现似乎好处更大一些。

  所以心里虽然依旧心疼损失的那些人,但是为了自己在势力中的角逐,有些代价是必须要付出的。

  而想了下,还是忍不住问道,“这些人如果按你的方式可以剩下多少人?”

  林颜夕直接摇了摇头,“这个我不敢保证,更不能确定,但我可以向你保证的是……能剩下的人一定全都是精英。”

  而说着,抬头看向他,“只是,你能接受这样的损失吗?”

  她问的很直接,可以说把选择权交到了吴海洋的手里,如果他能接受这种死亡率极高的训练方式,那就算是是这些人全死了,也怪不得她了。

  而如果不能接受,那他们自然也就不会用这种方式去做。

  听了她的话,吴海洋沉默了下却马上反应过来,狠了狠心说道,“好,就按你们的训练方法进行训练。”

  “如果你能训练出真正的精锐,损失些人手也值了,到时司令一定会好好的奖励你们。”

  林颜夕会冷哼的笑了声,“奖励,你们能奖励我什么,能让我回去继续好好的做我的军人吗,如果不能就算了吧,我现在除了想和牧霖在一起之外,没有什么其他想要的。”

  吴海洋听了顿时一窒,有些尴尬的站在那里不知道再说什么的好。

  看出他的尴尬,牧霖笑着站出来一把将林颜夕拉到自己的怀里,“你拿人家出什么气,这事又不能怪他。”

  林颜夕并没有躲开,反而顺势靠在牧霖的怀里,却没有再说什么。

  牧霖看了好笑的摇了摇头,但却没有给她什么暗示,反而搂着林颜夕看向吴海洋笑着说道,“吴将军抱歉了,她才刚刚来这里,还没有适应,一时还……”

  可他的话还不等说完,就被吴海洋打断,“我明白,不过这些人就交给你们了,希望你们不要让我失望,也不要让司令失望。”

  “一定!”牧霖正色的看着他回答道。

  待他离开,林颜夕才抬头看向牧霖,“我实在是没忍住,没给你惹什么麻烦吧?”

  “没有,你这样反而挺不错的,如果你一来这里马上就适应,那才会让人怀疑呢。”说着也不在意的拍了拍她,“看看他们怎么样了吧!”

  得到他的回答,林颜夕总算是松了口气,轻点了下头也和他一起身那些人走了过去。

  训练营尽三百的训练人员,而活着爬上来的还不到二百人。

  剩下的都再也没有机会上来了,尸体在悬崖下堆满一层,空气中满是浓郁到令人呕吐的血腥味,看起来惨不忍睹。

  那些爬上悬崖训练营人员看到山底同伴的惨状,纷纷呕吐起来。但是在呕吐完毕之后,再看向林颜夕两人时,眼中有恐惧、有胆怯,却更多了几分不一样的东西。

  林颜夕没有向下看,但只是闻着这飘在空气中的味道,就可以想象得到下面的惨状。

  但她没有心思去同情他们,更没有多余的时间感慨,见牧霖对她点了下头,也只能硬撑着走了过去。

  她知道,这些事原本可以由牧霖来做,他也一定可以做得好,甚至比自己做得更好,但牧霖现在把这件事交给了她来做。

  就是想让她真真正正的面对这一切,而不是只躲在牧霖的身后。

  所以现在的她不能退缩,甚至不能有任何惧怕的心理。

  咬了咬牙看着这群劫后余生的人,开口说道,“我很高兴能在这里看到你们,这证明你们成功的度过了这一关。”

  “只不过……很可惜,这只是你们的第一关,接下来还有更多的难关要等着你们。”

  林颜夕说到这里轻笑了下,“不过你们不用太过担心,接下来我会循序渐进,至少不会每天死上三分之一的人。”

  “刚刚的命令,是教你们怎样建立一往无前的自信,教你们怎么样面对自己内心的恐惧并且战胜它,教会你们如何认识自身的潜能。”

  “而现在你们能站在这里,那也就证明你们可以做得到,所以你们是优秀的。而死去的不值得人半分怜悯,因为他们是废物,这里不需要废物!”

  一群人静静站在那里,脸上还带着没有消退恐惧,可在经历生与死的考验,在听到她的这番话后,让他们明白了,真正艰难的训练现在已经开始了。

  林颜夕的话却是变向的在告诉他们,不想成为废物而被淘汰,那就只有更优秀,否则就会成为林颜夕眼中的废物。

  而废物的代价就是……死!

  看着他们已经慢慢在变的目光,林颜夕满决心的点了点头,随后才开始继续命令。

  训练持续进行,每天都有人死去,而每天也都有人变得更好。

  林颜夕两人利用这种残忍,且在国内绝对不会出现的方式在训练他们,但效果却是明显的。

  随着训练人员的减少,他们的能力也越来越强大,在这样极度艰苦的环境中,他们都突破着自己的极限。

  能够活得下来的人,在渐渐的强大,再也不是当初林颜夕所看到的那些像地痞流氓一样撕打在一起的门外汉。

  短短的两个月时间,甚至还没有血刃的选拔营时间长,但林颜夕教会了他们最简单的格斗方式,或者可以说是杀人的方式。

  教会了他们熟悉各种武器,也教会了他们如何在野外生存。

  两个月的时间,他们真的完成了质的蜕变。

  可代价却也不容忽视,原本三百人的训练营,训练起来占据着整片空地,显得这里小得可怜。

  但时间一天天过去,人也越来越少,最后甚至仅剩下三十几人,站在训练场上孤零零的,显得训练场空荡荡的。

  这些人可以说是踩着别人的尸体爬出来的,只说突破自己的极限都难以形容,简直就是已经创造了奇迹。

  林颜夕自然不可能把自己的一身本事全部教给他们,而且在这里也没有那样的条件,可在某一些方面,他们甚至比林颜夕要强大。

  至少林颜夕并不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也从没有踩着自己同伴的尸体而活命。

  看着这仅剩的三十几人,每个人眼中都目露凶光,身上也是掩饰不住的杀意,个个如嗜血的恶狼一般。

  可以说,之前如果只是一群乌合之众,那么现在就是真真正正的军人,而且还是一群见过血不怕死的军人。

  看到这些,林颜夕眼中却露出几分迷茫,心中甚至有些忍不住的悔意。

  而看到刚走过来的牧霖,目光下意识的向他看去,在他靠近后终于忍不住问道,“牧霖,你说我们这么做……”

  却似明白了她要说什么一样,牧霖伸手轻拍了拍她,“这些人虽然是埃里克的人,但难得训练出来的精锐,他是舍不得把他们扔出去搞恐怖袭击的。”

  “如果我猜的没错,他们应该会成为埃里克的近卫军保护自己的安全,而只要他在阿尔萨还有敌人,这些人就不会被派出去。”

  林颜夕听了也算是松了口气,而且也明白了牧霖的意思,那就是不要忘了他们来这里的真正任务。

  训练士兵不过是为了取得他们的信任,真正的任务如果完成了,那也就完全不用再担心这些人的情况,一颗心也终于放了回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