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特种女兵 > 第491章 血腥训练
  所有人在山崖下集合,因为半夜的紧急集合,这群人又不是什么职业军人,当然也没什么纪律。

  站在那里打哈欠的打哈欠,咳嗽的咳嗽嘈杂声一片。

  两人都没有理会他们的混乱状态,更没有想管他们的意思。

  只是牧霖使了个眼色,林颜夕顿时会意,大声喊道,“你们的将军说过,要把你们训练成精锐,虽然我觉得你们一群乌合之众想成为精锐不太可能,不过既然是将军的命令,我们也就试试好了。”

  说着,冷哼一声,“当然,我这不是在你们的意见,你们同意那大家就玩得开心点,你们不同意,那也只能玩得痛苦点了。”

  而在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林颜夕却已经又开口叫道,“所有人听命令,今天的第一个训练项目,爬上你们面前的悬崖,到山顶看日出!”

  说完话,却连她自己都忍不住笑了出来,这话似乎真的有些耳熟,曾经选拔营中牧霖似乎说过一模一样的话,甚至连语气都是一样的欠揍。

  记得当时听完这些,心里快把牧霖恨死了。

  却没想到,世事无常,才没过多久的时间,她竟以同样的语气对着另一群人说着同样的话,只不过面对的人却完全不同了。

  也许是感觉到了林颜夕笑容中不一样的感觉,牧霖也下意识的看向她笑了出来。

  可在林颜夕话音落下,突然有人大声问道,“我们的装备呢?”

  林颜夕瞬间回过神来,“没有装备,你们要不靠任何装备爬上去。”

  这里并不算是山区,所以山也都不是很高,可他们眼前的悬崖却异常的陡峭,即便没有九十度也差不多了,如果没有装备想爬上去,根本就是在为难人,或者说是让他们送死!

  而林颜夕话音刚落就听到他们喊了起来,“你这是让我们去送死!”

  “没错,你就是在报复我们,想借机杀了我们!”

  除了抱怨,甚至还有人要冲过来,指着林颜夕大声嚷着,显然对她的命令不但不服气,甚至根本没打算执行。

  听着他们混乱的抗议声,林颜夕反而笑了出来,抬头看了眼牧霖。

  见他很是肯定的点头,于是也不再犹豫,手中的枪对着他们就是一枪,子弹几乎打在第一脚前,溅起的石子打在他们的身上。

  也一瞬间让他们冷静了下来,喊到一半的话直接又咽了回去。

  看着已经静下来的一群人,林颜夕冷静哼一声,“不过是爬个悬崖还需要我教你们?”

  “看来昨天的教训还没有吃够。”林颜夕上前一步不经意的说着,但随后反应过来,“是不是说……我如果这么空手爬上去,你们才能做得到?”

  也许是昨天林颜夕的身手把他们吓到了,一时竟没有人敢接话。

  可只静了一下,就有人叫了出来,“没错,如果你都能上去,那我们一定没问题。”

  本以为林颜夕会真的给他们示范,可谁知林颜夕只是不屑的看了他们一眼,随后突然抬手一枪。

  “嘭!”的一声,刚刚喊话的人,额头上一个血窟窿。

  瞪着的眼睛,还带着震惊和不敢置信,噗通一声,向后倒了下去。

  还跟着他叫嚣的人,此时竟都被她震住了。

  如果说昨天算是下马威,那现在就是雷霆手段,用几乎血腥的方式吓住了所有人。

  林颜夕低头看了看那个已经没了呼吸的人,她不是没杀过人,但却是第一次这样杀一个没有对她构成任何的威胁甚至根本没有袭击她的人。

  看着地上溅出来的鲜血,林颜夕自己心中也是一悸,但随后强迫自己扭头看向别处,不去理会那人。

  随后将手枪在手中灵活的转着,这才对着他们又说道,“不好意思,我今天没有和你们玩那么幼稚游戏的心情。”

  “不管是昨天也好,现在也罢,你们都可以不听我的命令。”林颜夕说到这里,目光扫视了他们一眼,“可我这里从来都不会留不听我命令的人。”

  “所以你们要么死在我的枪下,要么爬上去,到是说不定还有活着的机会。”

  听到林颜夕的威胁,他们却下意识的向牧霖看去,虽说牧霖也是个外人,甚至来阿尔萨没多久,可和林颜夕相比起来,他们对牧霖却更服气。

  尤其之前牧霖虽然也给他们下马威过,但在之后的训练也并没有难为他们人,训练的强度也在他们能忍受的范围内。

  可没想到林颜夕一来,情况马上就变了,甚至到了危及生命的程度。

  感受到他们的目光,牧霖终于不再一付看热闹似的站在一旁,几步走到了林颜夕的身边,“我记得我昨天介绍过,她也是你们的教官,所以她的话就是我的话。”

  话音未落,就听他声音突然大了起来,“现在命令已经下了,你们还站在这里看什么,是都不打算执行了,还是宁愿被打死也不想拼一下?”

  听到他的话,众人终于明白,林颜夕这不是擅自做主,而地上尸体上的血还没有凉,也提醒着他们,如果不做是真的会死。

  于是在这样的压力下,终于有人承受不住,转身向悬崖方向走去,吃力的向上爬着。

  有人带头,一个接一个的人撑不住,在两人阴会的目光下,朝上慢慢攀爬去。

  此时的一群人已经没了昨天训练时的漫不经心,或是浑水摸鱼,每个人都小心翼翼,不敢有半点大意。

  因为他们比任何人都清楚,从现在开始他们的训练已经不一样了,如果出错不再是被骂甚至被罚,而是自己的命。

  所以现在不认真不行,不努力更是不行。

  看着最后一个人也爬了上去,林颜夕一直紧绷的身体也终于放松了下来。

  深深的松了口气,慢慢的低下头,对上那双死不瞑目的双眼忍不住问道,“一定要这么做吗?”

  “你手上不沾血,他们怎么能信你,而沾这样的血总比沾自己人的血要强得多吧?”牧霖也顺着她的目光看去,“虽然这样他们也不一定信了你,但总比什么都不做的要强。”

  林颜夕将枪收好,虽然已经刻意镇定,却还是发现,自己拿着枪的手竟在抖。

  抬头对上牧霖的目光,见被他发现,林颜夕顿时有些尴尬,但还是马上说道,“我只是有些不适应,给我点时间。”

  “不,你做的已经很好了。”牧霖拉住她的手,轻轻将枪放了回去,“慢慢来,我们还有时间。”

  虽只是两句轻声的安慰,林颜夕的心却一下放了下来,整个人似乎都放松了,看着他用力的点了点头,却没再说什么。

  却不等她再说什么,一声惨叫声传来,有人失手落下。

  虽然高度还不够,可下面并不是平地,还到处都是乱石,而那掉下来的人,身体重重的砸在石头上,似乎离得这么远都能听得到脊椎碎裂的声音。

  没有鲜血四溅的场面,但看着那仅留下一声惨叫后就再无声息的人,不用去看也知道是没救了。

  林颜夕深吸了口气,她告诉自己,要学会漠视这些,咬了咬牙瞬间狠下心来。

  不再去看地上的尸体,抬头大声喊道,“不许向下看!”

  “不想像他一样摔死的,就看着上面,每一步都稳扎稳打,不要有任何的犹豫!”

  不知是不是她的话起了作用,还是摔下去的人给了他们警告,所有人的动作都更稳了。

  “很好,记住我说的话,不许向下看,你爬得越高,就越容易恐惧,也就越容易失手,所以只有向上看,让自己忘了高度才能最大的发挥你们的能力!”林颜夕没有教他们任何的技巧。

  即便是教了技巧这个时候也不会有任何的作用,到不如激起他们的勇气,也许还能撑得久一点。

  至于技巧,林颜夕相信在生命的威胁会下他们自己会学会的。

  可她的话似乎并没有起到太大的作用,话间未落,又是一人掉下。

  绝望的惨叫声随着他落地的瞬间戛然而止,而更惨的是掉到石头上的脑袋直接溅出一片红白。

  林颜夕只是瞥了一眼,就硬是再度抬头,脸上的表情都没有变一下,“已经两人了,如果再这么下去,我看训练营应该可以提前解散了。”

  “啊!”又是一声凄厉的惨叫声,而在他掉下来的时候,竟砸下他身下的人,两人一起摔到山下。

  没多一会,几人连续掉下,惊恐、害怕的情绪迅速蔓延,而当这种情绪占据了主导之后,原来还爬得算稳当,甚至体力还并没有消耗多少的一群人,竟开始接二连三的掉落。

  林颜夕能看得出来,他们不是死在自己的技术差,也不是死在体力耗尽,而是被自己吓死的。

  在看到同伴陆续掉下惨死,打破了他们心理防线,在极度的恐惧之下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于是造成了这样的惨剧。

  “我让你用这种方式训练,就是在最初就留下有绝对勇气,能战胜自己恐惧的人。”牧霖说着轻拍了拍她,“大浪淘沙,他们的底子太差了,所以只能用这种极端的方式去训练。”

  林颜夕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我明白你的意思,只是……我突然想到,如果当初我们的训练也是这样的,我是不是一定活不到现在?”

  听她这么说,牧霖难得的笑了出来,“不会,我相信你,不管多严格、多苛刻的训练对你来说也许会很难,也许看起来是不可能通过,让所有人都觉得你就要东了。”

  “可你总是给我们惊喜,在所有人都不相信你的时候,却又一次的突破。”

  “所以就算当初你面对的是这样的训练,你也一样能撑得过来。”

  林颜夕听了却有些哭笑不得,“你把我看得太好了,我其实没有你说的那么优秀。”

  “不,是曾经我们太小看你了。”牧霖却肯定的说道,“现在也一样,我相信你的潜力,也相信你一定能让所有人再次大吃一惊。”

  对上他认真的目光,林颜夕终于笑了出来,随后用力的点了点头,却没再说什么。

  悬崖上依旧陆续有人掉下来,甚至还会连累其他人,而经过了这些,剩下的人也慢慢学聪明,尽量去找人少的地方攀岩。

  而经过了刚刚瘟疫似蔓延的恐惧,让那么多人失去性命之后,活下来的人也终于意识到,恐惧似乎是最没用的东西,有的时候你越是怕什么,那就越是来什么。

  只有战胜它,战胜自己,才有活下来的希望。

  越来越多的人度过了最艰难的阶段,会攀爬的高度也越来越高。

  在天色刚见亮的时候,终于有人爬到了山顶,迎接第一道曙光的到来。

  “我想血刃的那个山顶了。”林颜夕看到那缕阳光,突然笑着说道,“我想回到那个山顶去看日出。”

  “下次……我陪你一起看。”牧霖听了也跟着笑了出来。

  林颜夕听了顿时笑的更开心,不再理会还剩下的人,转身向山顶走去。

  当两人来到山顶的时候,不但看到了陆续上来的训练人员,还看到了脸色有些难看的吴海洋。

  “吴将军,你说过要将他们训练成精锐的,这才不过是第一步。”林颜夕看到他的表情,也大概猜到了他在想什么。

  听到她的话,吴海洋皱了下眉头,“可这……代价是不是太大了,三百多人一天就损失了三分之一!”

  “我知道损失很大,不过这第一关他们必须要过,否则后面的训练他们根本想都不需要去想。”林颜夕打断了他的话,正色的说道,“我想你应该知道,做为武装人员,精锐和普通士兵的区别。”

  “你之所以让我们来训练他们,就是想让埃里克的手下有一支可以以一敌十的队伍,但这可不是只用说说就能变得出来的。”

  而边说着,林颜夕指了指那剩下的一群人,“不是我自大,就他们现在这些人,给我一支狙击枪和足够的子弹,我可以让他们全军覆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