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特种女兵 > 第489章 一点也不丑
  林颜夕虽然出了医院,搬到了牧霖的‘家’中,但身体到也没彻底的恢复,所以不管是牧霜还是她自己,都不急着让她去做正经事。

  更何况在林颜夕看来,这所谓的正经事,不做也罢,所以也心安理得的躲在房间里养伤。

  经过了最初几天的恢复,身上的疼痛感开始慢慢的消失,手腕上和脸上的外伤也一点点的恢复正常。

  终于忍不住走出了房间经过崎岖的山路,来到了之前牧霖给她指过的训练场。

  果然远远的看到那块空地上,一群穿着各种样式军装的阿尔萨的杂牌军,正在那里混乱的相互撕打着。

  看到这场面,愣了下才反应过来,这应该是在格斗训练,只不过一群人都没什么太高的格斗基础,所以看起来到像是一群地痞在厮打。

  失笑着摇了摇头,才向四周看去,却一抬头,看到不远处的石头上,牧霖正舒服的躺在上面晒着太阳。

  笑着走了过去,直接坐到了他的身边,“你到是挺会选地方的,整个山谷里就只有这里能晒得到太阳,你不是说来训练他们的,怎么扔在那里不管了?”

  “我不是让他们在做格斗训练?”牧霖毫不在意她的打趣,笑着说着,“而且还是接近实战的训练。”

  见林颜夕给了他个白眼,牧霖笑着坐了起来,“你怎么出来了,不再多休息休息,你的伤还没好呢。”

  听到他这么说,林颜夕却突然想到了什么,下意识的捂住自己的脸,有些抱怨的说道,“明明身上的伤都好了,可这又不是什么太重的伤,就是一直没好。”

  牧霖见她这么在意,反而笑了出来。

  见他笑了,林颜夕反而更是不满,“你还笑,有什么好笑的,是不是太难看了?”

  牧霖这才明白了她在意什么,于是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没有没有,怎么能难看呢?”

  而边说着又想到了什么,忙又说道,“你真的是想多了,不但不难看反而还更漂亮了,所以你也别档着,更不要总这么在意了。”

  “真的假的啊?”突然听到他这样的话,林颜夕一时还有点不适应。

  但脸上却还忍不住露出笑意来,有些诧异的看了看他,“而且这话可不像是从你嘴里说的出来的。”

  牧霖听了也跟着笑了出来,边拉下她的手边说道,“怎么着就不是我嘴里说出来的了,我说的可是实话,是真的很特别,而且让你更不一样了。”

  不等林颜夕再说什么,他就已经又问道,“你现在应该不止这伤没有好吧?”

  “可躺太久了也不舒服,身体都僵掉了,骨头也要散了似的,再休息下去就不是养伤,是受伤了。”林颜夕边说着忍不住活动着肩膀,“现在不知道跑五公里还能及格不。”

  “等你身体彻底恢复了,我不但可以带你训练这些人,也得带你重新训练,就算是在这里也不能把自己的本钱扔了。”牧霖解释着说道。

  林颜夕没有反驳,她来这里可不是被人保护的,更不是拖牧霖的后腿的,保持最佳的状态也许不能保证绝对的安全,但却至少是保证在有危险的时候可以发挥出最佳水平。

  而想了想,才说道,“我休息了这么多天,也差不多了,只是不想那么早做事,才一拖再拖。”

  “我知道,你是不想为他们做事。”牧霖到是理解她,“是不是感觉你训练出来的新兵,很有可能就成为恐怖份子,所以不想这么做?”

  林颜夕下意识的点了点头,“的确是有些不适应。”

  “你如果这么想,那就什么也不用做了。”牧霖打断她的话。

  可看了看她,却忍不住叹了口气,“不过也不用你做什么,吴海洋不是也说了,让你跟着我就行,你就来当我的助理就好。”

  “道理我是懂……”林颜夕还想说什么,可最后只能暗自摇了摇头,“算了,你说的对,我得慢慢的适应。”

  见她这样,牧霖到也不再多劝,而一转头看到那群还在混打在一起的人,又忍不住说道,“不过……在这里不能再像在家一样了。”

  “对他们,你得要狠下心来。”牧霖看着她眼中冒出几分凶光,沉默了下才又说道,“而且更多的时候,你要变成他们,你明白吗?”

  他的意思,林颜夕当然明白,这是做卧底的最基本素质,能通过snu的训练,这些事自然都懂。

  可懂是一回事,真的做起来却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她现在竟连训练武装人员都是排斥的,那做起其他的事来,又怎么可能做的好其他的?

  想到这里,林颜夕也明白自己不能再这么下去了,否则不是自己出事的问题了。

  于是正色的点了点头,“你放心吧,我都明白。”

  牧霖这才没有再多说,对着她点了点头,随后看着下面打的也差不多了,勾起手指在口中打了一个很响的口哨。

  哨声响过,他们也终于停了下来,而厮打的一群人,好一会停了下来,一个个瘫坐在地上,眼中甚至还闪着敌意和仇恨。

  能看得出来他们虽然没有什么太深厚的格斗技巧,可刚刚的打却是真的往死里打。

  即便离得这么远,也能看得到,这一场混战不但让所有人都狼狈不堪,甚至还有不少人都受了伤,身上、脸上还带着血迹。

  林颜夕有些不明白牧霖是怎么蛊惑的他们了,明明是自己人,却可以下这么狠的手,即便是停了下来,却还带着敌意看着对方,这在她想来,是怎么也不可能的。

  就算她曾经也和自己的战友打过,甚至出现过矛盾,可就算是那样,看对方的眼神也不可能是这样。

  不知有没有注意到林颜夕眼中的疑惑,牧霖并没有为她解释,只是慢慢的走到了前面,居高临下的看向他们,很是不屑的摇了摇头,用阿语对着他们说道,“我现在真的不知道要怎么说你们了。”

  “你们的人之前还告诉我你们是有基础的武装人员,只要我稍加训练,就可以成为优秀的战士。”

  “可现在我看到的,除了一群乌合之众,却什么也没有看到。”

  他的一番话,让下面的人脸色都难看了起来,甚至一个个不甘的狠狠盯着他,可让林颜夕惊讶的,却是即便是这样,也没有人站出来反驳他。

  见这情况,林颜夕到有些意外的看了看牧霖,如果说在国内时血刃的选拔,大家都怕他敬他是因为他是血刃的人,他是血刃派来的教官,本身就有着自身的威信。

  更何况,大多数能参加选拔的人也大多听说过血刃的厉害,自然也就知道牧霖不可能是泛泛之辈,所以本能的会怕他,会下意识的听他的命令。

  可在这里他早已经没了血刃的光环,更不可能只因为是教官大家就怕他的、听他的,那么一定是他做了什么,才会让这些人这么忌惮他。

  想到这里,林颜夕下意识的看向牧霖,可除了不屑的表情、凶狠的目光,再看不出什么其他。

  不过林颜夕却发现,同样是做教官,牧霖在看向他们的时候,明显的不同,不但看向他们的时候更凶狠,也更没有感情。

  而这一瞬间,林颜夕却明白了,同样是训兵,在自己国家里,牧霖是真心的希望他们好,会为他们担心、会不希望他们受伤。

  可在这里不同,他要做的只是完成这个工作。

  却在她发愣的时候,牧霖看到他们的目光,突然笑了下,“怎么,都不服气?”

  听了这话,原本还不甘的看着他的一群人竟都低下了头。

  “哼,一群怂货。”牧霖忍不住骂道,但也没有再继续下去,“好了,今天的训练就到这里吧。”

  “不过在解散之前,给你们介绍一个人。”说着一把拉过林颜夕,“林颜夕,你们可以叫她大小姐,是我的助手,当然也是你们的新教官。”

  听到这话,所有人看向了林颜夕,眼中由惊讶到不满。

  女兵,相信在任何的军队中,尤其是战斗部队中都是少之又少,尤其是在这种私人武装部队中,也就更是难得一见。

  除了他们同样的不喜欢弱者的心态,还有他们这个民族对于女性的歧视。

  于是在看到林颜夕的时候,尤其是听到牧霖的话后,终于有人不满的叫了出来,“我们不要女人做我们的教官。”、

  “是的,我们不要女人来对我们指手画脚。”有人带头,其他人马上都跟着叫了起来。

  听到他们的话,牧霖皱了下眉头,可刚要说什么,就被林颜夕一把拉住,“这个交给我吧!”

  牧霖一愣,“你身体……”

  “放心吧,我没事。”林颜夕不在意的笑了下,“我猜你刚来的时候也在他们中立了威吧?”

  见他点了头,林颜夕才又说道,“既然你都需要这样,我也不能避免,你也说了,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有什么可怕的?”

  说着,向前走了一步面对下面的人群,“我知道,你们都瞧不起女人,觉得女人就是弱者,战争就是要让女人走开。”

  她的话音落下,下面顿时有人起哄着叫道,“女人就是应该回家给男人睡,给男人生孩子,看你那小胳膊小腿的,能拿得动枪吗?”

  一群人顿时哄笑起来,一时尖叫声嘲笑声都响了起来。

  林颜夕停了下来,等他们的声音弱了下来,才继续说道,“可这些话都是对强者说的,可你们……一群废物,又有什么资格说这些话?”

  一时间空地上竟彻底安静了下来,一个个都不敢相信的看向她,可随后轰的乱了起来,有人不满的反驳,有人直接开始叫骂了起来。

  可林颜夕这次却没有等待他们结束,直接大声喊道,“你们说自己不是废物,不想要女人做你们的教官,也不是不可能。”

  说着指了指自己,“打败我,那我马上离开这里,否则你们就听我的。”

  刚刚他们的格斗技巧林颜夕早看过了,所以一个个虽然身材高大,就算是最矮的人也要比她高上一头多,但这却丝毫不能成为障碍。

  林颜夕这话可不仅仅是说说,是真的没把这群人放在眼里。

  而且今天要在这里立个威,不打一打似乎不是那么容易能过得去的。

  说着,对着牧霖点了点头向前一步直接跳了下去。

  凑到一起的一群人见她跳下来,反而一下散开,将林颜夕的四周都空了出来,一时到像是一群人将一个小女孩包围在中间。

  而看着四周一群比她高大得多的男兵,林颜夕却丝毫不怕,反而挑衅的看向他们,“刚刚不是还叫得欢吗,现在怎么都不动了,谁先来?”

  听到她的话,一群阿尔萨人竟迟疑了,相互看了看都没有动。

  林颜夕知道是自己这么不按常理出牌,把他们吓到了,于是直接指着其中一个异常高大的男子,“就你吧,先来陪我热热身?”

  被点名的男子脸色顿时变了变,能看得出来,在凭借力气和勇气的厮杀中,他坚持了那么久却还没有受伤,那在这群人中也算是佼佼者了。

  可这样一个人,就是被林颜夕这么轻飘飘的、不屑的点了名。

  高大男子反应过来后,顿时胀红了脸恶狠狠的盯着她,“小姑娘,我们下手可没个轻重,你真的要打?别打伤了你去找教官哭鼻子。”

  可林颜夕才没理会他的话,快速上前几步,一拳就打了过去。

  对方见她说动手就动手,还真吓了一跳,见她拳头的方向,下意识的一躲,快比林颜夕脸还要大的拳头实打实的就打了过来。

  可林颜夕那一拳根本就是个虚招,引得对方攻击之时,却顺势上前,一手档开了他的拳头,提膝跃起,直接击在对方的面门。

  ‘嘭’的一声,一膝击中,高大男子竟没有半分反抗能力的向后一仰,直接倒在地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