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特种女兵 > 第487章 以你的命令为主
  想到这里,林颜夕顿时恍然,下意识的看向牧霖,“这是你的杰作?”

  “嗯。”牧霖点了点头,“这里毕竟是埃里克的地盘,所以下手轻了点。”

  听了两人的话,不远处的吴海洋嘴角抽了抽。

  林颜夕听了他的话没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这个时候她也明白了,牧霖这是在给她报仇,之前吴海洋折磨了她三天,牧霖没有折磨他报复,而是直接简单粗暴的打了他一顿。

  而从脸上的伤能看得出来,牧霖下手绝对不可能是轻了,他现在还能走路,也绝对是个奇迹了。

  看到她的笑容,牧霖也终于露出笑意,这才看向吴海洋,“看来吴哥还真是敬业,这伤才刚刚好就来训练场,不如给他们掩饰一下格斗训练?”

  吴海洋听了简直是没有半点犹豫的就摆着手,“不……还是不用了,我还需要休息。”

  “那你这是什么意思?”牧霖一点也不客气的打断登他的话。

  吴海洋有些尴尬的看了看林颜夕,“我是听说他们说林颜夕在这里,所以过来看看,也给她道个歉。”

  “道歉就不必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只求吴先生以后手下留情,我身体太差,可再经不起这样的折磨了。”林颜夕带着几分嘲讽的说着。

  听到她这话,连牧霖都险些忍不住笑意,“她说的没错,道歉就不用了,以后手下留情就够了。”

  “不过,你的消息也够灵通的,我们前脚才刚出了医院,你这就追了上来,真的只是道歉?”牧霖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吴海洋竟然有些怕他,对上他的目光有些瑟缩,想了下才说道,“另外也是有些事要和你说。”

  看出了他的迟疑,林颜夕瞬间明白了他是碍于自己在这里,抬头看了看牧霖,却不等她说什么,就被牧霖一把拉住,“我们之间没什么可隐瞒的,你有话就说。”

  “我也不是那个意思,只是她的伤不是才刚刚好,在这里站久了不好。”吴海洋忙转移话题的解释着。

  可牧霖却一点面子也不给,“既然知道她不适合久站,那就有话快说。”

  吴海洋脸色变了变,但马上又恢复了过来,对着两人说道,“是这样的,你看你女……女朋友她现在这样的情况,想回国是不太可能了。”

  “而你现在也算是我们的人,相信没有比这里更好的去处了,不如就留下来帮我们怎么样?”

  却不等牧霖说什么,林颜夕却冷笑了下,“我到是没问题,可我记得有的人不相信我,我要是留下来,会不会又时不时的来一顿拷打,逼我说是来卧底的?”

  “误会,都是误会。”吴海洋忙尴尬的解释着,可这话说出来自己都有些不信了。

  于是忙看向牧霖,“牧霖,我们这里的情况你也清楚,她虽然是你的人可也不能随随便便的放进来,小小的考验一下肯定没错的,你应该也知道,和其他人比起来,她所受的折磨已经算是轻的了。”

  见牧霖脸色一变,忙说道,“你打也打过了,我也道歉了,而且这也不是我的意思,你也不能都怪在我头上吧?”

  牧霖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但还是叹了口气,“她留下来还是离开,我没办法做决定,还要看她自己的。”

  林颜夕听了有些诧异的看向牧霖,虽然她这些天并没有将自己来这里的任务告诉他,可相信以牧霖的心思,一定能猜得到她来这里是要做什么的。

  可他现在竟没有顺势应下来,到也不能怪她奇怪了。

  不过一眼看去,对上他的目光,林颜夕顿时明白了,他这是以退为进,把主动权留在自己的手里。

  想明白这些,林颜夕马上对着他笑了出来,“我已经犯了一次错误,而这一次错误让我差一点就让我再也见不到你。”

  “我都不知道经历了什么,才又能站在你的身边,这次我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所以我是一定要留下来。”

  牧霖忍不住叹了口气,“你不用这么快做决定……”

  “我不用想了。”林颜夕却抢着说道,“我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也知道他们是做什么的,更知道留在这里会有危险。”

  “可我现在的身份,去哪里又不危险呢,就算是我想做一个普通人也不可能了,既然这样在哪里又有什么区别,更何况这里还有你。”

  “牧霖,你还真是好福气啊。”吴海洋听了笑着打趣道。

  说着看向林颜夕,“我知道,你也是军人出身,军事素质应该也不差。”

  “你和牧霖还是这样的关系,我都不好意思把你们分开,不如你就去帮他训练新兵吧,怎么样?”

  看得出来,他表面是在询问林颜夕的意思,可其实早已经做了决定。

  而还不等林颜夕反应,他就马上又说道,“当然,你不用马上去帮忙,可以等身体彻底恢复了,再去也不迟。”

  林颜夕明白了他的意思,也不多说,轻笑了出来,“好啊,正好我也不愿意和他分开,而且我也没什么其他能做的,做做老本行也不错。”

  见她同意了,吴海洋轻笑着点了下头,原本还想说什么的,可一抬头看到牧霖的脸色,马上又把话咽了下去。

  只能无奈的说道,“那个你们慢慢聊,我先回去了。”

  见他离开林颜夕暗自松了口气,抬头看向牧霖。

  而她的表情,牧霖却没有多说,只是轻拍了下她,“我们回去再说。”

  没有再耽误时间,和牧霖一起回到了他的住处。

  埃里克所带领的一群亡命徒,即便是在阿尔萨也是非法武装,所以他们的基地当然不可能毫不顾及的设在城市之中。

  这里看起来没有崇山峻岭、没有太过复杂的地形,可却背靠丛林,他们所居住的地点也极其分散。

  牧霖的住所不知是他自己选的还是被分配的,是在基地的边缘,靠近树林,一个不起眼的很有本地特色的房子。

  四周看了看,没有什么特别的,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卧室、客厅,房间是不小,可东西却少的可怜,除了简单的床和桌椅板凳,竟再没其他的东西,显得整个房间异常的空旷。

  而看了一圈林颜夕才发现,这里竟连件电器都没有,在这样的一个年代,能找到这样的房间还真的不容易了。

  看到这些,林颜夕感慨的说道,“我本来以为他们这里的医院条件差,所以病房里看不到任何的电器,可没想到……”

  见她一脸的哭笑不得的表情,牧霖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不喜欢这里的环境吧?”

  “可没办法,整个基地都是这样的,其实也不是他们穷,你觉得恐怖组织怎么可能会穷?”

  “之所以是这样的情况,一方面是这里根本没办法大规模的发电,没有电你要那么多的电器设备也没什么用吧?”

  “而另一个,就是要对这里的人断网、断信息,让他们生活在闭塞的环境中,对于洗脑有很大的帮助。”牧霖说着忍不住叹了口气,“你说这样他们还有必要把这里的条件弄得多好吗?”

  “所以我们在这里,也只能保证最基本的生活了?”林颜夕听了他的解释后感叹的问道。

  牧霖没有迟疑的点了点头,“恐怕是这样的。”

  林颜夕皱了下眉头,“那埃里克和吴海洋也是住在这样的环境里,他们能忍受得了?”

  “他们当然忍不了。”牧霖见她看出了问题,也轻笑了出来,“你也看出来了,这个基地其实只有部分的武装人员在这里,甚至大部分还是刚刚拿起枪的普通人。”

  “所以对他们要特事特办,在训练阶段当然要让他们吃苦,可这不代表埃里克也要忍受这样的条件。”

  “你想想他做这些都是为了什么,又怎么能放弃得了享受的生活,现在埃里克人并不在这里,而且每年来这里的次数都是有限的。”

  “更多的时候会在阿尔萨的另一个重要基地,那里的环境要比这好得多,或是出国在其他国家,而他的生活甚至可以用奢侈来形容。”

  听了他的话,林颜夕到似明白了什么,深深的叹了口气,本想再说什么,可才一张嘴,就想到了什么,突的闭上了嘴。

  她的反应,牧霖看在眼里,轻笑了下开口说道,“这里只有我一个人,当然不仅仅是这个房子,这一片区域都只有我,而且我查过四周,都没有人监视,更没有监控设备。”

  “所以在这里暂时还是安全的,你有什么话可以说了,不用有什么担心。”

  林颜夕听了终于放心下来,抬头看向他,“这么说,他们依旧还是不信任你了?”

  “当然,我毕竟是外人,怎么可能那么轻意的就得到他们的信任。”而边说着,牧霖歉意的看了一眼,“再说,如果他信任我,你也就不会才刚刚过境就被他们抓去折磨了。”

  林颜夕笑着摇了摇头,“我没事,既然来到这里,对于这些我都是早有准备的。”

  “只是……你来这里已经两个月了,他们却还不信任你,你会不会有危险啊?”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毕竟救过埃里克的命,他们现在把我扔在这里,除了还有不信任之外,也是想磨一磨我而已。”

  “相信如果一直没有什么问题,他们也就不会再怀疑了,而我也可以不用在这里每天训练新兵了。”

  林颜夕下意识的点了下头,“我想起来了,刚刚吴海洋好像很怕你的样子,应该不仅仅是因为你打了他一顿吧?”

  “他怕我与我打了他一顿也是有关系的,只不过我敢在这里出手打他,也是仗着我救过埃里克的命,这段时间做他们的军事教官,也还有些声望。”

  “再加上吴海洋他原本就理亏,我打他一顿出气,已经算是便宜他了,不要说其他人不敢管,就是他自己也半个屁都不敢放一下。”牧霖说着冷哼了声。

  而随后看了看林颜夕,“你以后再看到他也不用担心,更不用怕他,如果他再敢对你怎么样,大可以直接动手,只要不弄死其他的都好办。”

  林颜夕听了顿时失笑,虽然牧霖一再强调打了人也没什么问题,可她还是明白,在这种对方还在怀疑他的时候,出手打人。

  而且还是有着一定权力的吴海洋,麻烦一定不会小了,她能想到的事牧霖又怎么能不知道,可就算是这样,他还是去做了,而且把人打的那么惨。

  不用问,林颜夕也知道他这是为了什么,不禁心里一阵发酸。

  下意识的低下头躲开他的目光,边坐下来边说道,“我明白了,而且我以后会小心的。”

  “我知道我们在这里不是那么简单的,更不可能轻意的就取得他们的信任,所以不能急,不管做什么都要三思而后行,不然走错一步,我们两人也许就会客死他乡了。”

  牧霖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既然明白这些,为什么还要来?”

  “为什么不能来?”林颜夕说着,忍不住抬头对视他,“你可以做的事我也可以,我也是个军人。”

  牧霖听了一怔,随后忍不住笑了出来,“你说,如果时间回到一年前,你会说这样的话吗?”

  被他揭了短,林颜夕忍不住给了他一个白眼,“谁还没个过去,你总不能一直抓着不放,太不大气了。”

  “好好好,是我小气。”牧霖顺势点了点头,“好了,我们不说这个,反正来都来了。”

  “那现在和我说说,你来这里做什么,还有罂粟给了你什么新的任务吗?”

  “没有,没有新的任务。”林颜夕看着他竟没来由的有些尴尬,却还是说道,“我来这里就是做你的女朋友,然后协助你完成任务,罂粟的命令是到了这里一切以你的命令为主,一切以你的任务为任务,而且要保护好你的安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