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特种女兵 > 第462章 我相信你
  却在这时,脚下的步子突然一窒,林颜夕似有了感应一般,突的枪口一转,指向一旁。

  前面依旧静的可怕,但林颜夕却不知哪来的信心和感觉,觉得人就是在那里。

  一步步向前挪动,对方似真沉得住气,反而是林颜夕的神经快被这压抑的气氛压垮了,终于忍不住叫道,“牧霖,我知道你在这里,出来吧!”

  林颜夕的声音回荡在这寂静的树林之中,但除了惊起几只飞鸟之外,再没有任何回响。

  可林颜夕却丝毫不为所动,端着枪一步步的向前走去。

  长着荒草的坟墓透着几分阴森,可此时林颜夕却早已经顾不得那些,目标锁定丝毫没有迟疑的向前走去。

  虽然人影都没看到一个,但心里的感觉可以很确定,牧霖一定就在那个方向。

  待离目标越近,林颜夕握着枪的手也愈发的紧了几分,空气似凝结在一起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可那三个月的选拔果然没有白练,即便是在这样紧张的情况下,林颜夕也能让自己保持着一个狙击手的冷静和清醒。

  但不管怎么样,还是受到了这一情况的影响,如果正常情况下,林颜夕是绝对不会靠近。

  可这个时候,她忘了自己是一个远程狙击,更忘了近距离的做战,短枪才更适合近战。

  在靠近目标时,林颜夕心中一个激灵,终于反应过来,可这个时候想再换枪似乎已经有些晚了。

  却在她想着这些的时候,突然一阵风声袭来,林颜夕下意识的一个侧身枪口转向。

  可手中毕竟是狙击枪,虽然她反应已经足够快,可枪还是耽误了她的动作。

  在她的枪口还不待摆正,突的一脚踢来,踢开了她手中的枪。

  林颜夕抬手一肘,可对方的早有准备,一掌档了过来,任她打了个空。

  几乎同时,对方一拳打了过来,直击在她的小腹之上。

  林颜夕一声闷哼,想再还击,却一把匕首已经抵在了她的颈间,顿时身体一僵。

  虽然黑暗中看不见现在的情况,但颈间冰冷的刀刃却可以清晰的感受得到。

  倒吸了口冷气,“你要杀我?”

  身后传来一声熟悉的笑声,“我到是早想过你们会找得到我,可没想到会这么快,而更没想到的是……找到我的竟然是你。”

  “教会了徒弟饿死师傅,这些可都是你教我的。”度过了最初的意外,林颜夕此时已经恢复了平静。

  也许是笃定牧霖即便现在拿着刀劫持着她,却一定不会伤害她,所以也就更肆无忌惮的说道,“独狼,你的手别抖啊,这可不像像的性格。”

  听了她的话,牧霖控制着她的手不禁紧了下,“老实点,我现在不是在和你开玩笑。”

  林颜夕也不在意,撇了下嘴,也不说话了。

  而见她沉默,牧霖低头看了她一眼,才开口说道,“你能这么快找到我,真的很是出乎我的意料,看来当初真是没看走眼。”

  “只不过……你今天的表现真的太让我失望了,我当初是这么教你的吗?”

  “一个狙击手,而且是占了绝对优势的狙击手,竟然放弃自己的优势,拿着狙击枪来找人近战,我是这么教你的?”

  林颜夕听了苦笑了下,“你说过,能用枪解决的问题就不要近身,能用远距离击毙目标,就不要给对方任何的机会。”

  “既然记得为什么过来?”牧霖听到她的话,下意识问道。

  林颜夕却笑了出来,“因为……我不相信你会做这样的事,更不相信你会伤我。”

  听了她的话,牧霖不禁一窒,手上的动作竟是一松。

  却在那一瞬间,林颜夕突的一个肘击,一下打在牧霖的胸口,随后一个扭身,一手拔出手枪,顶在牧霖的额头上。

  可转过身来的林颜夕,却正看到牧霖按着自己的右胸,脸色惨白,额头上大滴的汗水落了下来。

  看到他这样,林颜夕拿着枪的手慢慢的放了下来,“你怎么受伤了,谁伤的你?”

  而说到这里瞬间想到了什么,一个激灵,“是队长他们?”

  牧霖伸手撑住一旁的树,努力站直了身体,摇了摇头,“怎么会是他们,跑出来的时候血刃的人开的枪,我没躲过去。”

  林颜夕看了看他,最后叹了口气,上前一步扶着他坐了下来,也不管他愿不愿意,就开始检查起他的伤来。

  直接割开他简单止过血的伤,看到被子弹打过的血淋淋的伤口,手不禁下意识的一抖。

  看到她的表情牧霖想伸手去拉衣服,要档上伤口,“我没事……”

  “别乱动!”林颜夕却冷声打断了他的话,随后一把拉下他的手,“老实坐在这里,我给你包扎伤口。”

  虽然到了独狼小队已经不再做医务兵了,但她随身带的医疗包却一直是全队人中最全的。

  但却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派上用场。

  简单的清理伤口后,借着昏暗的光线检查着他的伤口,才发现子弹并没有穿透,而是卡在里面。

  如果是平时,林颜夕到也能处理,可现在这样的光线、这样的条件,她就没那个能力了。

  见到她皱眉,牧霖却一把拉住她的手,“如果你想帮我,就帮我止住血,包扎一下就好,子弹你取不出来的。”

  林颜夕听了,却鼻子一酸,边用力的点了下头,手下的动作却也不慢,重新开始为他包扎起来。

  “我以为你会问我为什么会这么做?”牧霖见她什么也不说,只是低着头为他包扎伤口,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

  林颜夕听了一愣,抬头看了看他,却对上了他那张惨白的脸。

  似乎在她的记忆里,牧霖从来没有如此狼狈过,即便是受伤的时候,也没有像现在这样的……无助。

  待反应过自己在想什么的时候,下意识的躲开他的目光,边低头边说道,“在接到这个任务的时候,我真的很想问你,那个时候恨不得马上冲到你面前,问问你为什么会这么做,到底发生了什么才让你做出这样的决定。”

  “可是……当看到你的时候,我就突然不想问了。”边说着,林颜夕看了他一眼,“我的狙击是你教出来的,我做为军人的三观也是从你身上学来的,甚至一起同生共死过。”

  “所以不管怎么样,我都不相信你会去做这些事,即便现在我接到了这样的命令,我也相信你。”

  听到她这样的话,牧霖心中一震,怔怔的看着她,好一会没办法回神。

  “别看了,抬手。”林颜夕边说着,已经拉起他的手来,伸过手去将纱布缠在他的肩上。

  而这个动作却要靠得很近,牧霖甚至能感觉得到她的发丝在脸上划过,一阵异样的感觉闪过。

  可不待他反应过来,认真包扎着的林颜夕已经退了回去。

  “这只手不要用力,伤口不要沾水……”林颜夕还要叮嘱他什么,可话才说一半就反应过来,牧霖虽然不是军医,可受过的伤只她见过的就已经有几次了,又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些常识。

  于是很识趣的闭上了嘴,看了看他又坐到了地上,“牧霖……跟我回去吧,你现在的情况很不好,伤口只是简单的处理根本不行的,现在你随时可能会感染,而伤口感染所产生的其他问题也会随之而来。”

  牧霖却勉强的笑了下,摇了摇头,“我的伤没事,你已经把它处理的很好了,我能撑得过去。”

  “我不能回去,至少……现在不能回去。”

  听到他的话,林颜夕脸色顿时一变,看着他深吸了口气,“牧霖,你应该清楚,以你现在的情况,我如果硬是要带你回去,你根本反抗不了。”

  牧霖听了却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放心,你想做什么,就是能反抗我也不反抗。”

  “我没和你开玩笑!”看到他还是这个态度,林颜夕顿时有些急了。

  听到她的话,牧霖慢慢的收起笑意,看着她好一会才开口说道,“我也相信你,相信你是不会那么做的。”

  林颜夕听了顿时像被刺破了的气球一样,整个人跌坐在地上,一巴掌拍了过去,“牧霖,你个混蛋,就仗着我不会把你怎么样,你就欺负我?”

  “咳……”牧霖忍着痛轻咳了一声,“小夕……我真的不能回去,至少……现在不行。”

  第一次自牧霖的口中听到这个称呼,林颜夕还是一怔,心中泛起一阵异样的感觉。

  但随后听到他的那句话,心却慢慢的沉了下去,“你是真的不打算回头了?”

  牧霖笑着摇了摇头,却没有再解释什么。

  林颜夕深吸了口气还想再劝他,可一想到以他的性格,一但决定某件事,就不是谁可以随意改变的。

  想到这里,到了嘴边的话,顿时又收了回去。

  但看了看他却还是有些担心,“可你的伤……”

  “我的伤没事,再重的伤都撑过来了,这么小的伤没事的。”而边说着,牧霖却笑着转移起话题来,“大小姐,你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吗?”

  林颜夕叹了口气,“我当然知道,违抗命令、战场抗命,甚至是……通敌!”

  听着林颜夕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出来,牧霖却再也笑不出来了,“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这么做,你刚刚应该开枪的。”

  “我没办法对自己的战友开枪。”林颜夕想也不想的说着。

  牧霖无奈的摇了摇头,“你这样,我现在还真是不知道我当初的训练是好了还是坏了。”

  “做为朋友,你能这么信任我,我真的很感动,可做为军人,你这么做……却真的不够格了,你不要忘了,身为军人要以执行命令为天职,不管对手是谁、敌人是谁!”

  “可你现在……不但对我手下留情了,还在帮我,你在帮一个敌人,你懂吗?”

  “我懂。”林颜夕郑重的回答着,但随后却笑着看向他,“牧霖,你说你是敌人,可你看看你现在在说什么?”

  “做为军人的信条已经深深的刻在你的骨子里了,你觉得这样的你让我怎么相信你是真的已经背叛了血刃、背叛了这身军装?”

  牧霖听了一窒,这才反应过来,刚刚竟下意识的又站在原本的立场上去教训起林颜夕来。

  无奈的摇了摇头,“那你打算怎么办,我是肯定不会和你回去的,随非你一枪杀了我。”

  听到他语气中的坚定,林颜夕又是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办,你还真的给我出了一个难题。”

  却在这时,林颜夕的通讯器突然响起,秦宁军的声音传来,“大小姐,收到请回答!”

  林颜夕听到这声音吓了一跳。

  今天的任务还真是意外颇多,怎么也没想到她也有被自己人吓到的一天。

  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牧霖一眼,还是开了通讯器,“队长,大小姐收到。”

  “我们已经搜索完毕,没有异常,你那里情况怎么样?”秦宁军的声音再度传来。

  林颜夕本能的一个犹豫,“没……没有异常!”

  可随后反应过来,刚刚的回答似与她的平时太过不同,忙又问道,“你们和学员汇合了?”

  “是的,我们已经看到你的人了,这一路都没有任何的痕迹,我现在真的有些怀疑他是不是已经出境了。”秦宁军竟没有一点怀疑,继续和她说着。

  可林颜夕这里却每听一句话,心里都是一紧。

  边对上牧霖似笑非笑的目光边咬着牙说道,“那你们替我好好照顾他们,我继续搜索了。”

  “这……”秦宁军听了反应迟疑了下,但随后又说道,“好吧,可天这么黑,你自己一个人在树林里要小心。”

  “明白!”林颜夕马上回答道,“你们都不用担心,我就当夜间潜伏训练了。”

  看到林颜夕不敢再做耽搁的马上关了通讯器,牧霖却大声笑了出来。

  可这一笑却一下拉到了伤处,顿时疼得大口大口的吸着气,才缓解了些许的疼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