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特种女兵 > 第459章 不可能是他
  秦宁军指了下手里的终端,“你看眼任务吧,要封锁这一片区域,我们人手不够,又不能用侦察连之外的兵,所以也只能把他们也带上了。”

  “不过你不用担心,他们也只是在外围封锁,主力还是我们来做,不会有危险的。”

  听到他的话,林颜夕也正色起来,“队长,到底什么任务,怎么会突然要我们去执行任务?“

  秦宁军看了她一眼,眼中竟露出几分担心,轻咳了声才开口说道,“你们也都看到了今天这个任务是突发事件,就是因为情况太特殊。”

  “我马上会公布一下任务,不过我要你们一定要保持冷静,谁也不许太过冲动,而且……如果有谁不想执行这次任务,可以提前申请。”

  听到他的这话,几人都是一愣,有些惊讶的看向他。

  要知道,不管再危险、再艰难的任务,秦宁军可是都没有说过这样的话。

  更何况对他们来说有了任务高兴都来不急,谁还会退出?

  所以当听到这话的时候,没有人马上回应,反而都露出了有些诡异的表情,“队长,你今天是怎么了,受了什么刺激?”

  秦宁军却没理会他们的玩笑,冷眼看了过去。

  一时所有人都注意到了这一情况,不禁也正色起来,相视了一眼,都认真的听着。

  看到他们正色起来,秦宁军也终于开口说道,“今天的任务——搜索,目标仅有一人。”

  “现在边境已经被封锁,目标暂时被困在a12区,我们现在的任务就是尽快的赶到目的地,由侦察连以及选拔营的人增加封锁强度,以确保目标不会突破封锁线冲过边境。”

  “而我们的任务,是要在被压缩的空间内找到他,并抓到他,如果……如果他拘捕,就地击毙!”

  听到这个命令,几人相视一眼,都没有什么意外,毕竟这对于他们来说,也不是第一次了。

  而这时窦鹏鹏却突然笑了出来,“一个人而已,您至于这么夸张嘛,这片边境可是我们的地盘,找个人还不容易?”

  可秦宁军却没他那么乐观,正色的看向他,“对方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狙击手,所以你们不许有半点大意。”

  林颜夕两人下意识的相视一眼,到了他们这个程度,一听到敌人是狙击高手,第一反应不是怕或是躲,而有种跃跃欲试的感觉。

  而相视之后,林颜夕眼中也是一亮,“有多厉害?”

  看到她这兴奋的模样,秦宁军叹了口气,“你们自己看吧!”

  林颜夕一把拿过终端,一眼看了过去,而瞬间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队长,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开玩笑?”

  “还是你太紧张,任务都点错了?”

  听到她的笑声,窦鹏鹏也伸头看了过来,“哟,这不独狼嘛!”

  “队长,虽然气氛有些紧张,你也不用这种办法来缓解尴尬的气氛吧,你不用担心,我们一点也不紧张。”

  可一抬头却看到秦宁军脸色很是不好,两人终于察觉出不对来了。

  “什么……什么情况?”林颜夕收起笑容,脸色也有些严肃了起来。

  秦宁军深吸了口气,这才开口说道,“上级的命令就是他,根据简报介绍,牧霖在最近一次任务时放走了一个已经被抓到的人。”

  “而他所放走的这个人,是境外一个犯罪集团的头目之一,并且……还和之前调查的一个案子有关,当然,更详细的情报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但情报显示,在牧霖之后接受调查的时候,他却打伤了看守跑了,现在非但没有洗清他身上的嫌疑,反而成了畏罪逃跑!”

  “任务简报就是这么简单,这里面可能会有什么误会,但现在我们的任务不是调查清楚事情真相,而是把人追回来。”

  林颜夕听了他的话,还是有些回不过神来,“这……这不可能!”

  “没错,独狼怎么可能有问题,一定是他们弄错了。”其他人也反应过来。

  “好了!”秦宁军一声冷喝打断他们的话,“我知道你们不相信,说实话,我也不相信我看到的,我相信牧霖他是清白的。”

  “但我们是军人,军人以执行命令为天职。”秦宁军说着在他们的脸上扫过,“所以不管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们都要去完成任务。”

  林颜夕此时脸色已经一片惨白,好一会才抬头看向秦宁军,“可既然是误会,为什么要有击毙这样的命令?”

  秦宁军没有多解释,只是冷眼看向她。

  “我知道他们说先抓人,可以牧霖的性格怎么会任人抓住的?”林颜夕马上又说道。

  现在的心里真的已经乱了,这件事来得太突然,而且怎么看都像是一个……死局,这让她心里怎么能不乱?

  秦宁军坐正了身体,不止看向林颜夕也看向其他人,“我说过,这个任务如果谁不行,那么现在可以退出。”

  林颜夕听了一窒,抬头看向窦鹏鹏,看到他脸色也有些难看。

  他是独狼手把手教出来的,可以算得上是牧霖的关门弟子了,可现在让他去抓人,这让他们怎么能接受?

  见他们都沉默下来,秦宁军深深的叹了口气,“我知道你们一时可能会接受不了。”

  “但这个任务非我们不可,你们好好想想,如果我们不行,换做血刃的人……你们觉得他们会手下留情吗?”

  听到这话,林颜夕心里一个激灵,她去过血刃,明白他们更职业,而更职业也就意味着,他们会更坚定的去执行命令。

  所以一但换血刃来,也许后果会更加的严重。

  窦鹏鹏显然也明白了过来,忙摇了摇头,“不能换他们,事情还没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我们只要把人找到,说不定还会有转机。”

  边说着拍了拍其他人,“都振作起来,队长说的没错,这个任务只有我们来做才是最适合的,就算是为了独狼也不能让他和血刃对上。”

  林颜夕终于回过神来,抬头看了看他们,勉强的点了下头。

  可这个时候秦宁军却突然开口说道,“大小姐,你这次由鹰眼狙击,不需要观察手,你带好你的那群学员。”

  林颜夕一愣,“我不用……”

  可她的话还没说完,秦宁军却摆了下手直接打断了她的话,“我不是不信任你,你现在的能力已经鹰眼不相上下。”

  “可你带的那些人是第一次磨合上战场,你不能把他们扔下不管,虽然只是做封锁,但谁也不敢保证他们是绝对安全的。”

  林颜夕听了这话一口气憋在胸口,“独狼是不会杀自己人的!”

  “我也相信他。”秦宁军开口说道,但随后叹了口气,“可刚刚的情报上介绍……他将看守打成了重伤,现在还没有脱离危险。”

  “所以我得为我的兵的安全考虑,你现在也是教官了,你也要为他们负责,更何况……我也不觉得你适合去面对他。”

  林颜夕张了张嘴,最后一句话也没能说出来。

  好一会才了下头,“好吧,我服从命令。”

  而说完,却抱着枪将头埋了下去。

  此时的林颜夕心里真的很乱,原本一切好好的,突然间有人告诉她独狼出了问题,而且还成了她的狙击目标,一时间又怎么能接受得了。

  想想当初牧霖的所做所为,想到他所说的那些话,哪一句也不像是假的。

  “你的人来了。”却在这个时候窦鹏鹏轻拍了拍她。

  林颜夕抬起头来,看到一群已经全副武装的学员,对着窦鹏鹏点了下头,“你们……小心点。”

  “林颜夕。”窦鹏鹏突然叫住她,轻拍了拍她的狙击手,“我知道你一定不想面对他,更不想对他出手。”

  “可任务就是任务,我们谁也改变不了,我们都应该相信他,事情一定会水落石出的。”

  林颜夕勉强的笑了下,却不知道这个笑容比哭还要难看,“不用担心我,我没事的,别忘了,我现在也是独狼的老兵了,不管面对什么,我都可以撑得住的。”

  得到她的保证,窦鹏鹏虽然还是一脸的担心,但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与她撞了下拳,转身离开了。

  看着他们列队离开,林颜夕的再坚持不住,脸上的表情一下垮了下来。

  “大小姐,我们不出发吗?”也许是看到其他人都离开了,而林颜夕却还没有下命令,队里已经有人急了。

  “叫什么叫,该出发的时候自然就出发了,听你的还是听我的,你是教官我是教官?”林颜夕听了想也不想的一声打断他的话。

  而林颜夕平时虽然会训他们,但却从来没有如此严厉过,一时还真让几人吓了一跳,怔怔的看着突然有些不一样的林颜夕,大气都不敢再出一下。

  看到他们的反应,林颜夕也发现自己的情绪有些失控,深吸了口气缓解了下情绪才说道,“抱歉,我不该和你们发脾气的。”

  几人相互看了看,却没有人敢开口,最后还是萧小筱担心的看了她一下,“发生了什么事吗?”

  林颜夕摇了摇头,“没事,大家准备一下,我们也出发吧。”

  一路上,林颜夕简单的把任务说了一下,当然,对于他们这些外围封锁的人,是没什么资格知道太详细情况的。

  但即便如此,一个个听了她的话,还是有些失望,“大小姐,我们只是封锁啊?”

  “当然,要不然你以为要做什么,让你上战场杀敌?你够格吗?”林颜夕冷声反问道。

  如果是平时,几人到是会与她争辩一下,可今天大家都看出了她的情绪不对,于是一个个都闭上了嘴,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检查一下武器装备、伪装迷彩,我们的……任务目标是一个专业的狙击手,所以都不要大意。”林颜夕当说出这些话的时候,一想到自己所说的任务目标就是牧霖,心里似被刺了一下。

  “是!”众人听了忙整齐的回答,却也不敢再大意,都检查了起来。

  而任务布置好,林颜夕也再没什么可说的,坐在军车上,随着军车的颠簸,却让她陷入沉思中。

  刚刚真的有些太慌乱了,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而现在平静下来仔细一想,却怎么想都有些不对。

  她清楚的记得,牧霖当初说过,他最初成立独狼小队,就是因为和境外组织的冲突,虽然过去了这么多年了,可他们之间可以说有着血海深仇呢。

  就算牧霖一时昏头不小心让抓到手的人跑了,他也不可能与那些人同流合污。

  先不说他有什么有什么苦衷,林颜夕相信,他就算是有苦衷也不会踏过那条边境线,更不会与对面的人有什么牵连。

  可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他又为什么会这么做,又有什么事值得他这么做?

  不想还好,这么一想,反而心里更是乱了。

  “大小姐,你真的没事吗?”吴月萱坐在她的不远处,早已经注意到她的不对,看到她脸色越来越难看,终于忍不住问道,“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林颜夕回过神来,看到是吴月萱不禁还有些意外,自从上次午饭之后,她和吴月萱两人就再也没有过什么私人间的对话了。

  她不知道这两人是不是因此而恨上了自己,更不知道这朋友还有没有得做。

  可林颜夕没有后悔,至少现在两人的样子,已经更像个选拔的样子,而不再是那个因为一个二十公里就撑不住了,心里甚至还为她们开心,所以也就不计较是不是恨她。

  可现在吴月萱主动开口询问她,甚至还是关心她,却还是着实让林颜夕一阵意外。

  抬头诧异的看了她一眼,随后摇了摇头,“我没事,哪都好好的。”

  而说完,突然抬头看向吴月萱,“月萱,我们还是朋友吗?”

  吴月萱怔了下,“当然是啊,做朋友还有突然间不做的道理吗?”

  听到这话,林颜夕愣了下,怔怔的看了她一眼,“你确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