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特种女兵 > 第431章 出城无路
  林颜夕对着耳麦说话时,并没有刻意躲避。

  一旁听到她话的眼镜男终于变了变脸色,“你们……还有其他人啊?”

  “怕了?”看到他的反应,林颜夕笑着问道。

  眼镜男尴尬的咳了一声,“谁……谁怕了?”

  随后反应过来,马上解释道,“我就是有点意外而已。”

  “那你还打算带我出去吗?”林颜夕似笑非笑的看向他,故意停下脚步问道。

  眼镜男怔了下,马上反应过来,“送,当然送。”

  有他在虽然轻松的通过了几处检查,但终于走到底层时,才发现整个大厦竟已经封锁,许进不许出。

  林颜夕心惊之时却不敢拖延下去,各出口都封住了,这么下去早晚会被人找到。

  不过现在更担心的反而不是自己,拿起通讯器把这里的情况告诉陆东伟,却听到他笑了一声,“大小姐,你不用担心我了,我这里有装备,我直接玩一把极限运动。”

  林颜夕听了也不再多说,而这时赵宇祥突然开口,“大小姐,我在对面接应你,你确定一下位置。”

  听到他的声音,林颜夕也不矫情,马上向上跑去。

  “喂,你干什么去啊,慢点,等我一下。”跟在她向后的眼镜男竟然还追不上穿着高跟鞋的林颜夕。

  不过这个时候林颜夕却顾不上他,快速的回到十几层,找到个靠窗的位置,远远的看到赵宇祥站在窗口,顿时轻笑了下,“我看到你了。”

  说着突然脱下鞋,反手一拿,对着玻璃敲了过去。

  ‘啪’的一声,玻璃顿时碎裂成蛛网状,眼镜男一上来就看到这样的场面,“你……你干什么呢?”

  林颜夕却没理会他,用外衣包住手一拳头狠狠一下的砸了下去,‘哗啦’一下,整片玻璃碎成渣。

  紧接着林颜夕一个侧身,对面赵宇祥突的绳枪发射,带着爪勾的绳子准确的飞到了林颜夕的面前,被她一把抓住。

  看到林颜夕将绳子系好,眼镜男似乎明白了,可顿时大惊,“你要这么离开?太危险了吧?”

  林颜夕不在意的笑了下,对着他摆了下手,“今天的事谢谢你了,以后有机会再见。”

  “喂!”看到她真的要走,眼镜男一时急了,上前一步叫道,“我叫吴凡,是……”

  可话才说出口才发现,说这些似乎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最后也只能无奈的说道,“你自己小心。”

  林颜夕听他不禁笑了出来,“吴凡,我记住了,谢谢。”

  说着也不再犹豫,拉着绳子轻轻一跃,向下滑去。

  两楼间几十米的距离,林颜夕在空中高速的滑下,如在天空中飞了过去。

  虽只有十几秒的时间,可却还是引起下面人的注意,一时间哗然一片。

  林颜夕顾不得他们的反应,快速滑降到对面,双腿一蜷,轻轻跃过,跳了过去。

  “快,切断绳子。”却不等她站稳,就听赵宇祥急着叫道。

  林颜夕下意识的回头看去,果然,看到已经有人追到窗外,脸色变了下,回手一拉将绳子扔了下去。

  断了追兵的后路,林颜夕却并没有就这么放松下来,有些担心的回头看了一眼,“他们这些人不会连累其他人吧?”

  赵宇祥听了她的话却是一脸的意外,想了下才开口说道,“应该……不会吧。”

  林颜夕是怕吴凡因为帮她而受到连累,不过现在也不是多想的时候,迟疑了一下马上收回思绪扭头看他问道,“胖子呢,他情况怎么样?”

  “在那边呢!”赵宇祥指了下另一个方向。

  林颜夕扭头看去,却正看到陆东伟用着比她还高难度的动作从顶层绳降下来。

  见此,林颜夕顿时反应过来,转身就向外跑去,“走,我们去接应他。”

  林颜夕破窗而逃,对方也知道再封锁下去没什么意义,大厦封锁不但解除,也已经有人冲了出来。

  两人冲出酒店,才刚刚到达,就见陆东伟像个球一样灵活的跳了下来。

  林颜夕三步并做两步的冲了过去,档在他的身前,而这时楼内的人也追了上来,见他们冲着陆东伟去的,一步上前,一脚踢去。

  一个侧踢档开来人,为陆东伟创造了机会,只见他已经直接跳了起来,也冲过来抵挡住来人。

  三人很快与对方混战在一起。

  相视一眼,瞬间都明白,这个时候应该速战速决。

  而才交上手,林颜夕却发现,一群人中大部分的压力竟然都在她这里,显然是觉得她弱,先控制住她再对付陆东伟两人。

  发现他们的意图,林颜夕冷笑了一声,也不再留手,下手一招比一招狠。

  一个家伙一个箭步冲了过来,而这时林颜夕正与人缠斗,而对突然的偷袭,没有慌乱。

  一招肘击打在他的脸上,对手顿时后仰倒下,但却也失了躲闪的机会,来人一个勾拳打狠狠的打在她的小腹,林颜夕硬受了他一拳,小腹顿时传来一阵刺痛。

  但却毕竟早有准备,也只是微微向后退了一步,但却趁他失了重心之时,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脚下也是一个巧劲,竟将人甩了出去,对方直接砸在一旁的花坛之中。

  林颜夕顾不得查看他的情况,因为此时又有人攻了上来,而以一敌多,毕竟容易顾此失彼。

  虽看起来还没有落了下风,但被攻击的次数却越来越多。

  除了身上被攻击到的疼痛之外,体力也在慢慢的下降。

  三人边打边退,终于出了胡同,到了主干路上,林颜夕突的一脚踢开面前的人,一个手势,两人顿时会意,一同向人群中跑去。

  “不许动,再跑我们就开枪了。”见他们竟冲了出去,终于有人忍不住拿出枪来。

  林颜夕心中一惊,还真忘了他们手里有枪这么回事了。

  却在这时,突的一辆车自他们的侧面冲了过来,追兵都是一惊,下意识的躲开,顿时散了。

  一声刺耳的刹车声,车子急停在了林颜夕他们的面前,不等林颜夕看清来人,就见陈东明伸出头来,“快上车。”

  三人顿时一喜,也不开门分别自车窗跳了进去,等陈东明收回目光时他们已经进了车,于是丝毫不迟疑,趁着那些人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一个高速启动,冲了出去。

  ‘嘭、嘭、嘭!”枪声突的响起,子弹打在车后,玻璃瞬间会炸裂。

  还好四人都早有准备,身子一矮躲过了袭击。

  “他们来真的?”陆东伟有些不敢相信的叫道。

  林颜夕脸色也不好看,但抬头看已经暂时甩掉了身后的人,也暂时先顾不得这些,抬头看向陆东伟,“东西都拿到了?”

  “拿到了。”陆东伟马上回道,“你没看到那些资料,你们看到一定会被吓到的。”

  “我现在就已经吓到了。”林颜夕忍不住叹了口气。

  看了看他们,想再说什么却突然脸色一变,因为看到身后竟有车追了上来。

  看到这里,林颜夕顿时心思一转,“胖子,把资料多弄几分,每人拿一份,我们分开撤退。”

  “分开?”才刚刚加速了的陈东明顿时一愣,“不用这样吧,我们甩开追兵直接出端阳,需要这样吗?”

  “他们敢在闹市开枪,而开枪之后还明目张胆的追出来,你觉得是那么容易能甩得掉的吗?”林颜夕此时反而冷静了下来,边想着边说道,“如果我猜的没错,现在出城的路一定已经被封住了。”

  “就这么离开是不太可能了,所以我们还是分开,减小目标,分头逃出去。”

  其实在听了她的命令时,陆东伟就已经按她所说的做了,而此时听到解释,竟也应和着说道,“大小姐说的没错,而且他们能这么快找得到我们,看来是可以控制城市监控。”

  “所以别说出城,就是现在甩掉身后的尾巴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果然,陈东明几个路口后本以为甩掉他们后,很快却又追了上来。

  见此陈东明脸色也难看起来,最后还是点了下头,“那你们都小心,这群人有武器、有势力,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三人同时的点了点头,而这时陆东伟已经把数据做好,将u盘一人发了一个,“我们要的东西都在这里了,不管谁能把它带回去,这些人应该都完了。”

  林颜夕用力的点了下头,没有再说什么。

  却在这时,赵宇祥突然开口问道,“现在情况这么严重,我们不能找警方或是军方帮忙吗?”

  “把情况和他们说清,应该站在我们这边吧?难道都这个时候你们还担心选拔的事,而不去找警方?”

  林颜夕摇了摇头,“现在不是我们还在意选拔的事,而是根本不能在端阳找人求助,不管这里的警方、军方是什么情况。”

  “现在既然能放任他们在这里开枪,控制监控设施,那就不能去找他们。”

  赵宇祥怔了下,脸色有些不好的看向另两人,“你们也是这么想的?”

  “赵宇祥,我们不是为了进血刃而不择手段的人,能进血刃自然是好事,可进不了也不强求。”

  “如果说是因为选拔的事而逞强不去找警方的人求助,我们是打死也不会做的,如果说找他们可以把这件事解决,那就算是失去了选拔资格也无所谓。”

  “你看看现在的情况,你确定找到他们真的会有用,而不是把我们交给这些人吗?”陆东伟说着,正色的看向他。

  赵宇祥一窒,顿时再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林颜夕轻咳了一声,“好了,先不要说这个了,这些数据大家先拿着。”

  “各自先找地方躲起来,先看看情况,我们随时保持联系,到时随机应变。”

  三人都没有反对,轻点了下头。

  “我想办法把他们甩开,你们趁机下车。”陈东明见这么久依旧甩不开身后的人,也就不再抱着这样的期待。

  林颜夕听了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但想了下也知不可能一起离开,于是只能拍了拍他,“那你自己注意安全。”

  陈东明笑了下,没有再说什么,突然车子一个转弯急停,陆东伟会意,快速的开车跳了下去。

  随后车子马上发动又继续开了出去。

  几人配合默契,两人先后跳下去,但一直紧咬着他们的车竟没有发现。

  再度开出一段距离,林颜夕对着他点了下头,示意已经准备好了。

  陈东明故伎重演,将车直接开进一个胡同内,一个急停,给了林颜夕跳车的机会。

  林颜夕一跃而下嗖的冲了出去,随后一个转身躲进了胡同内。

  待再抬头看去,追击的车辆飞驰而过。

  不去想陈东明的情况会怎么样,深吸了口气,转身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只剩下她一个人,而且还是这样的情况,林颜夕更是得谨慎起来,不管是做事还是休息,都只有她一个人,再也没有人站在她的身后了。

  但这个时候似乎不太适合四处游荡,更不适合贸然出城,而是找个地方先安顿下来,先看看情况再做决定。

  于是看了眼他们离开的方向,扭头向外走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