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特种女兵 > 第414章 变态任务
  “不是。”林颜夕摇了摇头,“我成绩最好的是伪装侦查。”

  听到林颜夕的话,陈东明不禁一窒。

  的确,林颜夕的伪装侦察的成绩还真是好,如果说射击成绩好是他们意料之中的好,那伪装侦察绝对出乎他们的意料。

  当时学习伪装侦察,谁也没想到林颜夕竟然是其中学的最快的,竟当着他们的面一会一变,有漂亮的、有帅的,却也有丑的、难看的。

  但每变一次,几乎都是大变样,甚至连他们都认不出来。

  之后的实践侦察中,更是轻松的不能再轻松混进了目的地。

  如果说狙击成绩力压所有人,是他们的意料之中的事,那么伪装侦察的成绩高出他们一大节,这就让他们倍受打击了。

  因为那个可不是高出一点点,而是绝对的碾压。

  于是听到她的话后,陈东明顿时一脸的哭笑不得,“你不提这个心里不舒服吗?”

  林颜夕当然知道他不高兴什么,轻笑了下,“明明是你自己问的,和我有什么关系?”

  “不过……我就是炫耀又怎么样,就可以你们比我强,难得我有一项可以让你们追都追不上,还不让我显摆下?”

  陈东明无奈的摇了摇头,“你可不止是一项好吧?”

  “说实话,我都没有想到你能做到这么好,你看看你的成绩,一个月前说你能做到这些,谁会相信?”

  “我啊!”林颜夕毫不客气的说道,随后有几分得意的说道,“进选拔营的时候我就想到了。”

  看着她得意的表情,陈东明无奈的摇了摇头,反正成者为王,现在说什么都可以了。

  两人说话间,却见牧霖走了进来,所有人都一个激灵,突的起立一个立正。

  牧霖也早已经习惯了,率先走到他们的面前。

  而大家这时才注意到这次陪着他进来的不是闪电,而是一个陌生女人。

  林颜夕下意识的看去,当对上那女人的目光,心里却是一惊。

  这人外表上看起来似没什么特别,站在牧霖的身后甚至有些不起眼,很容易让忽视,更是没有牧霖身上散发的杀气。

  可当真的注意到她的时候,才发现,她那平静的表面似乎只是假象,在她的身上,林颜夕竟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息。

  而在她打量着那个女军人的时候,对方却早已经注意到她,不等她回过神来,一个转头看了过来。

  被她看个正着,林颜夕下意识的躲开。

  待回过神后,却愈发的肯定自己的猜测,这个突然出现在这里的女军人,绝对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这个时候牧霖看了看他们,轻笑了下问道,“成绩单都拿到了吧?”

  大家看得出他的心情似乎不错,相视看了一眼,这才有人回答道,“是,都拿到了。”

  “拿到了成绩单,又还能站在这里,就证明了一件事。”牧霖说着扫过他们,“那就是你们已经通过了所有技战术的训练,而每一科成绩都过了合格线。”

  听到他的话,众人眼前都是一亮,胖子更是沉不住气,一脸兴奋的问道,“教官,那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这一关已经通过了?”

  如果是训练的时候他这么抢话,后果一定很严重。

  还好今天他们的训练已经结束了,牧霖心情也还算不错,看了他一眼后竟笑着点了点头,“没错,现在你们这里的所有人,当然也包括你这个胖子。”

  而看到他兴奋的笑容,牧霖语气却突然一转,“不过你们也不要高兴的太早,选拔营还没有结束呢!”

  陆东伟一窒,笑容还挂在脸上没有来得急收回去,就已经僵在那里。

  而看到他的表情,牧霖却脸色一正,“好了,废话也不再多说。”

  所有人听了都一个立正,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可以告诉你们,选拔营的所有训练,到今天为止就结束了,不过如我所说的,你们的训练结束,但选拔却还没有结束。”

  “接下来,会对你们进行一个全方位的考核,而这个考核不是我来主持。”

  而说完却向后退了一步,伸手示意了一下身边的人,“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你们的新教官。”

  刚刚还没什么存在感的女军人上前一步,目光一变,顿时让所有人都感受到一阵阵的心惊。

  而她却似没看到他们的表情一样,上前一步,一个立正,“大家好,自我介绍一下,我是snu部队的成员,你们可以叫我罂粟。”

  听到她的自我介绍,大家都是一愣,这个snu是什么鬼,听都没听说过。

  牧霖看到他们一脸的迷茫,对那个代号为罂粟的人说道,“他们现在已经半只脚踏入血刃了,保密级别也有所提高,你可以简单的向他们透露一下。”

  罂粟轻点了下头,“我想你们应该是没有听说过snu部队,不过既然独狼已经这么说了,那么我可以简单的说一下。”

  “snu部队是一个保密级别比血刃还要高的部门,我们不是特种兵,也不用在正面战场上拼杀,但我们的战场同样危险,同样随时会有牺牲。”

  “做为一个训练不输于血刃的部队,我们更着重于情报工作,一方面,获取敌人的情报防患于未然,另一方面也要防止敌人获取我们的情报,snu的战场就是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

  听到了她的解释,大家也大概的明白了几分,说的简单一点,就是一个特殊的、保密的情报部门。

  可听到这里,他们反而有些糊涂了,林颜夕轻碰了下一旁的陈东明,用只有两人能听得到的声音说道,“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刚刚独狼说的这是我们的新教官?”

  “没错,是他说的。”陈东明听了也回道,“所以我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两人的预感没有错,罂粟的到来对于他们来说的确不是什么好事。

  不等两人想明白现在是什么情况,牧霖就已经又开口说道,“我知道能留到现在的,都是成绩优秀的,在短短的一个月内学习并熟练这么多的做战技能,并取得了这样的成绩,这的确很不容易。”

  “可我们要的不是纸上谈兵,要看的也不仅仅是一个数字,我可以告诉你们,你们手中的成绩,不过是进行筛选的一道工序而已。”

  “而接下来,就是要看你们如何把这些应用到现实的行动中去,snu部队虽然与我们血刃不隶属一个部门,但我们在多次行动中有过完美的配合。”

  “可以说,如果你们进入血刃,那免不了与他们打交道,所以这次考核,也将由罂粟来负责,都明白了吗?”

  “明白。”一声整齐的回答。

  当牧霖将这里交给罂粟后,她到也不再似刚刚那么严肃,伸了下手,“大家都先坐吧,我简单的说一下你们的任务。”

  “独狼和我说过,你们还不是正式的血刃成员,所以这次考核并不算是真正的任务。”

  “但他既然把你们交到了我的手里,那就是我说的算,在我看来,模拟一个任务不但浪费人力物力,更浪费大家的时间。”

  “所以……”说到这里,她顿了一下,随后脸色却是一正,“我根本没有心情去假设一个什么情况来考核你们,我给你们准备了真正的任务。”

  当林颜夕和陆东伟接到了任务明细的时候,终于相信,这次似乎真的不是玩假的。

  如罂粟所说的,就算选拔重要,可也不至于重要到浪费这么多的人力物力来为他们考核。

  “大小姐,你怎么看?”她唯一的搭档看过了任务介绍后,抬头看了看她。

  林颜夕回过神来,无奈的看了他一眼,“用眼睛看的。”

  陆东伟无奈,“还有心思开玩笑,看来心态还真是不错啊。”

  随后又忍不住看向她问道,“你就一点也不怕吗?”

  “怕什么,不就是执行个侦察任务,如果连这个都怕,我现在就收拾行李回去得了。”林颜夕一巴掌拍了过去,“没出息的东西,告诉你,这次可就只有我们两个配合,别给我出什么问题。”

  陆东伟回过神来,忙摆了下手,“这个你就放心好了,我向你保证,到了正事的时候,一定不会拖你后腿。”

  “这还没怎么样,就有人要退出了?”罂粟的声音传来,而不等两人反应过来,她却已经又开口说道,“如果现在觉得这个做不来,那现在退出还来得急。”

  “谁说我们做不来的?”林颜夕本能的反驳,虽然表面上依旧敬礼问好的,可看向她的目光却不那么友好了。

  “很好。”罂粟听了却反而点了下头,“能做得来就好,任务都清楚了吧?”

  “报告,已经清楚了。”林颜夕正色的回答道。

  这次的任务只有她与陆东伟配合,两人虽然在训练时培养了些许的默契,可毕竟没有一起出过任务,林颜夕当然要更加的小心。

  所以从看任务简报时起,就比平时更加的认真。

  “好,既然清楚了,那你们两个就可以出发了。”罂粟毫不废话,直接下了命令。

  “现在?”林颜夕有些不敢相信的看向她。

  不过虽然惊讶于这么快,却还是开口问道,“现在出发也可以,但我们的装备在哪里?”

  听了她的问话,罂粟顿时笑了出来,“你们没有装备,就这么出发。”

  “哦,对了,我可以给你们提供一套便装,和一张去目的地的火车票,至于其他的我就爱莫能助了。”

  听了这话,林颜夕顿时头都大了,“没有装备?”

  见对方竟还真点了点头,林颜夕更是不满的问道,“教官,请问你们执行任务的时候也没有任何装备,就这么空着手去对敌?”

  听到她的问话,罂粟并不意外,只是看了看她笑了出来,“我们当然是有装备的,只不过……你们不是我们snu的人,也就没有权力用我们的装备,可以说我向你们提供了一张火车票,已经算是我的仁慈了。”

  看着两人难看的脸色,罂粟却脸色不变的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们不服气,对于这样的命令也不想接受,不过很不好意思,现在我是你们的教官,你们的考核由我负责,想通过考核就只能听我的。”

  “您这也算是考核?”林颜夕似笑非笑的看向她,“既然是真正的任务,就会有危险,可现在对我们来说却没有任何的保障……”

  “好了,你也不用再废话,如果想考核就按我说的做,如果不想,现在就退出。”罂粟直接打断了她的话,直视着看向她,“现在给我一个答案,我不想在你们身上浪费时间。”

  林颜夕脸色一变,沉默了下,最后深吸了口气,扭头看了陆东伟一眼,见他点头同意,这才一个立正回答道,“我们接受任务。”

  “很好。”罂粟轻点了下头,“你们的任务明细应该都看清楚了,我给你们半个月的时间完成它。”

  “这半个月的时间里,你们没有装备、没有后勤,更没有人支援,甚至连这段时间的一切经费都要靠你们自己想办法。”

  看到林颜夕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罂粟反而笑的更是开心,“我不管你们怎么赚钱,打工也好,做生意也罢,只要不犯法,想怎么样都可以,当然最后的目的还是完成任务!”

  说着看向两人笑了下,“还有什么问题吗?”

  林颜夕当然有问题,可现在也算是明白了,现在她就是再有什么意见也没什么用,于是也不再多说,“没有问题了,把我们的车票给我们,我们现在就出发。”

  “很好,我突然对你有那么一点点的期待了。”罂粟看着她竟笑了出来。

  林颜夕抑制住翻白眼的冲动接过了车票。

  可还不等低头去看,就听到罂粟又说道,“忘了告诉你们,你们两个可是没有任何证件的,如果被我们自己的人抓了,我就当你们是任务失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