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特种女兵 > 第405章 脑子被门夹了
  “而且我们人都坐上来了,还能有什么问题?”

  听到他的话,林颜夕到也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将心里的不安暂时放了下来。

  还不等她再说什么,车已经开动起来,向山下开去,林颜夕也就不再多想什么。

  车子虽然开的不快,却也很快就超过几个被罚的人员,而随后就开在他们的前面。

  甚至还听到了闪电大声的吼着,“你们是老太太吗,跑这么慢等到了营区天都黑了,都给我加速。”

  林颜夕听到他的喊声,下意识的向后看去,正看到几人有气无力的跑着。

  这几个原本不是体能好的,就是攀爬是弱项,可不管是哪一项刚刚都已经浪费了太多的体力,现在再度跑起来,几乎都是跑不动了。

  林颜夕看着落在队伍最后面的符甜甜一付随时要倒下去的模样,再看了看其他人,不禁握了下拳头,突的站了起来。

  “你干什么呢?”陈东明见了忙拉住她,显然还担心她会再捅什么篓子。

  林颜夕却指了车后的人,“他们在那里累死累活的跑,我们却坐在车上看热闹,我是做不到。”

  陈东明听了也看了看几人,不禁一皱眉,“我知道你可怜他们,可现在是选拔,你自己体能什么样你不知道吗,你现在跳下去陪他们,就算是能跑回去,你还能撑得了接下来的训练?”

  林颜夕听着却是一愣,扭头看向他突然问道,“野狗,如果现在是我在下面跑,你会就这么看着吗?”

  “那怎么能一样?”陈东明反驳的说道。

  听了他的话,林颜夕却笑了出来,“这的确是选拔,也的确是我们每个人自己的事,可我到现在还记得,刚刚进独狼时你们教我的话,不管是训练还是战场上,都不要扔下自己的战友。”

  “就算他们是我的竞争对手,可首先他们是我并肩做战的战友,就算是做一天的战友也是战友。”

  陈东明听了不禁一愣,有些惊讶的看向她,怔怔的回不过神来。

  林颜夕甩开他的手,“我不能坐在这里休息,就算我不能通过选拔,我也不要这种不公平的待遇。”

  说完,看了他一眼也不再多说,扭头直接跳了下去。

  看着她的背影,陈东明还有些发愣,却突然忍不住笑了出来,“还真有点不一样了呢。”

  林颜夕没有注意到他的目光,直接跳了下来,跑到了符甜甜的身边,“嗨,不是说要给他们好看吗,怎么才这么几步就跑不动了?”

  原本只是低着头跑一步是一步,几乎随时要晕倒的符甜甜,终于注意到了身边多出一个人。

  而在确定是林颜夕后还有些发愣,“你怎么也来了,也被罚了?”

  林颜夕轻笑了下,“看来还没跑傻,还有心情管我呢。”

  听了她的话,符甜甜无奈的摇了摇头,而且现在已经累的说不出话来了,又哪里有心思和她开玩笑。

  看她这样,林颜夕暗叹了口气,但还是说道,“刚刚是谁对着独狼喊来着,不是说一定要让他刮目相看的,现在怎么又怂了?”

  符甜甜本想反驳的,可看了看她,最后只能无奈的说道,“我当时就是一冲动,才说了那些话的。”

  “可现在想想,我哪有那个能耐啊,别说让他们刮目相看了,现在能不能活着跑回营区都是个问题了。”

  林颜夕听了忍不住笑了出来,“这也是能随便说说的?”

  符甜甜带着哭腔看向她,“我也想会能实现,能成为真正的军人一直是我的梦想,我一直觉得,能上战场的军人才是真正的军人。”

  “可……可到了这里我才发现,想通过选拔对我来说,真的是痴人说梦。”

  林颜夕能理解她的那种无力感,她刚刚到独狼小队的时候,可以说那种感觉比她还要多。

  但有的时候,人不拼一把真的不知道你能做到什么程度。

  于是看了看她,才开口说道,“你其实和我的一个朋友很像,她是我新兵连一个班的兵。”

  “新兵连的时候被分到精英四团她比谁都高兴,就是因为她的梦想就是成为一个优秀的军人。”

  “我一直还在想,这样的一个机会,如果她达到了选拔的标准一定来,可也许来的时间太短了,有些技能也许还没有达到这个标准,也就根本没有机会出现在这里。”

  “所以你比她幸运多了,至少你还有来这里的机会,还有拼一拼的机会。”

  符甜甜听了顿时有些意外,“你和她是战友,也就是说你也没当几天的兵,可你怎么这么厉害?”

  “我哪厉害了?”林颜夕自己先忍不住笑了出来,“我对我自己能挺多久都不敢肯定,至于能通过选拔的事就更不敢想了。”

  “别啊,你怎么能这么没自信?”符甜甜听了马上反驳道,“血刃这是第一次招女兵,可到现在为止只有你我两个,我这才刚刚第一天就这么惨,是没什么希望了。”

  “可你如果再淘汰,他们得怎么看我们,一定会说,果然女兵就是不行,连选拔都通过不了,还异想天开的当特种兵?”

  林颜夕听了笑了出来,但还是点了点头,“所以我们得努力,不管为了什么,至少不能让他们小看我们,也不能对不起这难得的机会对不对?”

  符甜甜用力的点了点头,竟也快跑了几步跟上来。

  而边跑着,才反应过来几分,似乎这么一聊起来,竟也不那么累,也能撑得下去了。

  一想到这些,不禁感激的看向林颜夕。

  林颜夕却不在意的笑了下,随后大声叫道,“加油!”

  两人刚刚边有说有笑边跑着的场面,车上的人几乎都看到了,此时听到林颜夕大喊一声,不禁都是一愣。

  同样坐在车上的陆东伟突的站了起来,“我看不下去了,就这么让他们跑,我们看着,反正我是受不了。”

  说着也不理会其他人什么反应,直接跳了下去,冲到了林颜夕的身边,“喂,我陪你们!”

  而有了他的带头,其他人纷纷跟了下来,竟都放弃了车不坐,陪着他们跑了起来。

  看到这里,陈东明不禁皱了下眉头,扭头看了眼同他们坐在一辆车上,却已经闭目养神的牧霖,“独狼,你这是故意的吧?”

  牧霖这个时候却突然睁开了眼睛,看向他笑了出来,“野狗,你知道吗,其实你只要加强一些训练,完全可以达到血刃的要求。”

  “我来的时候本来想带你一起的,可后来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你知道为了什么吗?”

  陈东明怔了怔,有些不解的看向他,“既然我的能力已经能达到了,还有什么原因?”

  牧霖轻笑了下,没有直接回答他,却先看了眼下面跑着的林颜夕,“你太冷静、太理智了,当然这些都是你的优点,可有的时候你缺少热血,你还这么年轻,干嘛弄得这么老气横秋的呢?”

  “我之所以没有带你直接进来,就是想让你重新体验一下选拔营,也感受一下你已经缺少了的热血和冲动。”

  “做为特种兵,冷静固然是好事,理智也是必须拥有的,可有的时候,热血与激情甚至是梦想,却可以让你在极端环境下坚持下来,当然,只要引导得当。”

  陈东明听了会意的点了下头,随后突然笑了出来,“我明白你今天为什么这么做了,而且……你还是很看好她的,是吧?”

  牧霖听了却深深的叹了口气,“我也有些矛盾,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陈东明听了,脸上的笑意却更深了,而且也不再多问,转身跳了下去。

  大家来的时候不是从这条路来的,却又是第一次跑,之前预计的三十几公里路,可跑出去快四十公里,却都还没有到目的地。

  林颜夕终于发现了逞强的后果,那就是自己累的快要趴下,真的是一步一踉跄,随时都有倒下去的可能。

  可自己坚持要下来的,而且是她带的头,把大家都带了下来,总不能现在再后悔爬回车上去。

  于是只能咬着牙,一步步的挪着已经麻木的腿向前跑着。

  却在这时,终于听到有人叫道,“营区到了!”

  林颜夕下意识的抬头看去,竟真的远远的看到了营区的轮廓。

  不止她看到,其他人也都发出欢呼的声音,胖子更是兴奋的大叫了一声,“目测不到半公里,大家再加把劲啊!”

  林颜夕也如被打了一针兴奋剂,顿时来了精神,边加快了几步,边对着已经落到最后的符甜甜叫道,“甜甜,你看我说的没错吧,我就说我们一定能坚持下来。”

  听到她的话,不止符甜甜,就是其他人也都露出了笑容。

  而谁也没想到,在他们休息的这十来天的时间,即没有熟悉,也没有弄好关系,却因为这么一个负重越野跑,而彻底改变了。

  果然,在同甘共苦了之后,却也不一样了。

  一群人踉踉跄跄的跑回营区,一个个如水中捞出来一样,汗水一滴滴的砸在地上。

  林颜夕撑着最后一丝力气跑进营区,看到他们停留的地方,再一步也挪不动,直接一头栽倒在地,顿时竟觉得不要说腿,连身体都觉得不是自己的了。

  仰头躺在自己的背包上,再睁眼却看到一个个的倒影冲了过来,而每一个都不比她强到哪里去,可才看了几眼,汗水就流到了眼睛里,顿时刺得她下意识的闭上眼睛。

  可还不等林颜夕伸手去擦,一个声音传来,“全体集合!”

  林颜夕听到这个声音,真的恨不得给他一拳,他们都已经这样了,连点休息的时间都不给,竟然让他们集合?

  可看到身边的人陆续站了起来,林颜夕才反应过来,她现在就算是再不愿,也得听人家的命令。

  于是咬了咬牙,很是狼狈的爬了起来。

  而还不等站起来,就看到陈东明在拉着符甜甜起来,后者却边耍赖不起来,边叫道,“谁也别拉我,就让我死在这里吧。”

  看到她这样,林颜夕竟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你还笑……”陈东明听到她的笑声一脸无奈,但却也一个用力把人拉了起来。

  无奈的摇了摇头,林颜夕边活动了下自己已经没有知觉的腿,终于感觉好了些,才慢慢的挪到队伍中去。

  看着他们磨磨蹭蹭的集合好,而靠在军车旁的牧霖终于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参训人员的素质真的是一年比一年差,才跑个几十公里而已就都一付半死不活的模样,你让我接下来怎么训练你们,到不如都自己放弃算了。”

  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虽然每个人脸上都是一脸的不满和愤怒,却也都长了记性,再没有做这个出头鸟。

  而看到他们这样,牧霖冷哼了声,“既然你们是差了点,那也只有我辛苦一下了,那么在接下来训练里,我一定会让你们体会——什么叫生不如死!让你们后悔现在没有放弃。”

  牧霖这次果然没有骗他们,在大家本以为这是一天体能训练的结束的时候,牧霖却用实际行动来告诉他们,这才仅仅是一个开始。

  接下来各式各样虐待式体能训练层出不穷,真的是变着花样的玩他们。

  苦、累这还不算是最难熬的,更难熬的是,一天下来,竟然滴米未尽,除了一点可以保证他们最低的饮水标准的水之外,再没有吃任何东西。

  几乎在每一项训练的时候,林颜夕都有种撑不下去的感觉,于是就告诉自己,再撑一下,再坚持一下就好了。

  果然,真的撑了下来也坚持了下来,可撑过一项才发现,马上还有更残酷的训练项目等着她,似乎无穷无尽的没有尽头。

  而这个时候林颜夕终于明白了什么叫魔鬼周,也终于明白了牧霖所说的要让他们后悔。

  林颜夕现在就是觉得,当初真的是脑子被门夹了才来参加这个选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