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特种女兵 > 第404章 你们两个有事
  听到呼声,林颜夕心里一惊,原本爬了这么久,手脚都已经酸软无力了。

  这时一慌,竟一脚踩空向下滑去。

  “啊!”林颜夕也惊叫一声,但手下的反应一把拉住一块突起的石头,止住了下滑。

  虽然有惊无险,但这个时候却只一手挂在那里,整个人悬空。

  一手承受着全身的重量,也有些吃不消。

  “女神,撑住啊!”陆东伟看到她悬空的样子,顿时惊呼的叫道。

  林颜夕哪里还有心思听他的话,撑在半空中,眼看就要脱手,知道再这么下去不行。

  抬头看了眼四周,待看到一旁有一个还算稳固的石头,深吸了口气,几乎用尽最后的力气猛的向上一冲,一把抓住那块石头。

  终于再度站稳,林颜夕大松了口气的同时,身后一直看着她的两人可都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也许她自己没有感觉到,但陆东伟可是看得清沫楚楚,刚刚有多惊险。

  见她没事了,还忍不住感叹道,“女神就是女神,连自救的动作都这么帅。”

  林颜夕听到下面传来的声音,顿时一阵哭笑不得。

  不过现在她可没有精力与他废话,趁着体力还没有透支,继续向上爬去。

  最后一段却也是最陡峭的,几乎已经向外倾斜,想爬上去全靠臂力撑着,悬崖上根本借不上力。

  手指死死的扣在里石头上,一步步稳扎稳打,可以说每向前攀爬一步都要用上全身的力气。

  终于爬过了最艰难的一段路,伸手就摸到了上面的平地,终于忍不住露出了这么久以来第一个笑容。

  双手攀上奋力一撑,林颜夕终于爬了上来。

  而当她到达山顶的那一瞬,却看到前方太阳升起,金色的光芒照在山顶,也照在所有人的身上,连他们的迷彩都似被染上了色彩。

  所有人都被这样的景色吸引,竟一时忘了疲惫。

  “真漂亮……”就在这时,紧跟着她爬上来的陆东伟感慨的说道,“就是可惜了,这样的景色应该和自己的女朋友坐在一起看的,你说一群大老爷们挤在一起,看个什么劲啊!”

  刚刚的震撼与惊讶瞬消失不见,一脸无奈的看他。

  感受到她的目光,陆东伟却马上反应过来,“不过能和女神一起看日出,也是我几辈子修来的福气了。”

  林颜夕哭笑不得的看着他,但看到他也突然想起了身后还有人呢,忙扭头看去。

  却看到符甜甜人还挂在上面,显然是有些撑不住了。

  “甜甜,马上就到了,再加把劲。”林颜夕见了,不禁急着叫道。

  下面的符甜甜听到她的鼓励,抬头看了看,终于又慢慢向上爬了起来。

  看她还能撑得下来,林颜夕到也跟着高兴,眼见她要上来了,忍不住伸出手去要拉她,胖子见了也跟着探出身体。

  “你们把手给我收回来,让她自己上来!”却在这时,牧霖一声冷喝走了过来。

  林颜夕听了顿时瞪向他,可不等她反驳,牧霖就已经又说道,“如果你们想害她扣分,那就帮她吧!”

  如果是她自己,林颜夕到是不怕,可如果为了帮忙反而害了符甜甜,那真的不是她想看到的。

  所以心里就算是再不愿,也得把手收了回来。

  看着符甜甜咬着牙,几乎拼尽全力一身狼狈的爬上来,眼见只差最后一步,两人却只能干看着,帮不上忙,不禁都跟着急了起来。

  “只差一步了……”林颜夕在一旁都快要替她去做了。

  符甜甜伸出头来,看到他们轻笑了下,可还没等爬上来,已经脱力的手却一个没抓住,突然向下掉去。

  “甜甜!”林颜夕得多想伸手抓了过。

  可终究还是慢了一步,人就在她眼前不到半米的距离跌落下去。

  虽然被绳子拉住了,林颜夕的心也跟着沉了下去。

  而一旁看着的牧霖却眼都没眨一下,“把她拉上来,今天没自己爬上来的,就都跑回去吧。”

  林颜夕一听不禁急了,直接跳了起来,“我说你长没长心啊,她都累成这样了,你还加罚?”

  牧霖见她跳起来,并不意外,只是拿下了一直装酷的墨镜,紧紧的盯着她说道,“这里是血刃,我说的算,我想罚就罚,别说她累了,就是残了,也得给我跑。”

  说着不再解释,冷冷的看了一旁被拉上来的符甜甜,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

  “你……”林颜夕听了,顿时头上都冒了火。

  “我的大小姐,你别再说了。”陈东明刚刚没反应没拉住她,但这个时候反应过来,怎么还能任她再去顶撞牧霖。

  林颜夕这个时候回过神来,也知道自己如果再说下去,那符甜甜就不仅仅是挨罚的事了。

  于是只能强忍了下来,扭头看向已经摊倒在地的符甜甜,“甜甜,你感觉怎么样?”

  符甜甜抬头看了她一眼,顿时眼泪就已经在眼圈里打转了,“小夕,真的好累啊,手也疼腿也疼,哪里都疼……”

  见她哭了,原本拉她上来的两个特种兵,顿时有些手足无措,他们也不是没训过新兵,可训女兵还是头一次,这些人又不是第一关时的那些人,没见过林颜夕她们当时的惨状,所以一见女孩哭就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不过林颜夕到是能理解,忙上前一把抱住她,连声安慰着。

  其实林颜夕当初刚刚进独狼小队,突然间经历对她来说简直是突破极限的训练也有些吃不消,那个时候真的是每天都有想哭的冲动。

  可那个时候身边都是独狼小队的人,先不说那时还没有成为朋友,就算是现在,她也没办法趴在一群大老爷们的怀里哭吧?

  符甜甜被她一抱,再忍不住哭了出来。

  看着她这样,林颜夕想开口安慰,可话还没等说出口,就见牧霖已经冷声开口,“哭什么哭,如果坚持不住就走,没有人逼你。”

  边说着看向所有人,“我知道你们累、你们苦,这样的训练在你们老部队应该都是没经历过,不过这才刚刚开始,也不过是个开胃菜。”

  “如果有人承受不了,现在退出还来得急!”

  而听到他的话,竟果然有人站了出来,“报告,我……我受伤,坚持不了了。”

  牧霖没有多说,只是轻点了下头,他就已经被人拉上了救护车了。

  “还有没有谁,车就在那里,上去就再也不需要受这份罪了。”说着见没有人动,目光却落到了还在抽泣的符甜甜身上,“你放弃吧,这里不适合你们。”

  “可以实话告诉你们,最初血刃选拔接收女兵的时候我就很反对,因为不管是选拔的难度还是强度,对你们来说都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选拔。”

  “但大队长都同意了,我反对也没什么用处,所以就让你们来试试,也知道知道厉害。”

  边说着轻笑了下,低头擦着镜片说道,“果然,连体能这一最基本的都保证不了,还给我哭鼻子,你们要怎么过魔鬼周?”

  听到他的话,林颜夕到还好,这样的套路早就经过历过一次了,可符甜甜却一脸的不甘站了起来。

  但脸上还挂着泪的样子,却瞬间一点气势都没了,一副可怜兮兮的看着牧霖,“女兵怎么了,谁说女兵就不能参加选拔?”

  “谁也不是天生体力就好的,我现在是差,可你不能因为这个就否定我们,不就是选拔嘛,不就是魔鬼周嘛,你怎么就敢说我们一定不会通过,我们偏不退出,就坚持下来让你看看。”

  ‘啪、啪、啪!’牧霖竟当着她的面拍起手来,“讲的不错,慷慨激昂还带着感情。”

  说着声音却是一厉,“可只嘴上说有用吗,如果不放弃,那现在就给我跑回去!”

  符甜甜被他一吼吓得一个激灵,连哭都忘了。

  但随后反应过来,突地大声喊了回去,“你等着,我一定做到给你看。”

  牧霖被喷了一脸的口水,扭过头边擦着脸边无奈的回道,“那么大声干什么,我又不聋!”

  ‘扑哧’一声,林颜夕忍不住笑了出来,解气的说了句,“活该!”

  听到她的话,牧霖下意识的看了过来,两人对视,林颜夕顿时收起了笑容,扭头看向别处。

  牧霖顿时脸更黑了,看着眼前的一群人,“你们几个,还磨蹭什么呢,快去跑!”

  符甜甜经这么一耽误,到是恢复了些体力,可如果不是原路返回,这里离他们的营区得有几十公里。

  一想到这里,她的脸色也不禁变了变,但狠话都说出去了,也只能咬着牙挺着。

  于是也不再废话,扭头追上其他几人,跑下山去了。

  看到她离开,牧霖才无奈的叹了口气,这才看向其他人,“怎么样,日出看的还不错吧?”

  没有人回答他,有了之前笨鸟的事他们已经学乖了,所以在没明白他的意思之前,没有人敢贸然说话。

  牧霖当然不在意他们回答不回答,马上又继续说道,“我不知道你们怎么想的,但我是觉得这里的日出不错,所以……从今天起,我会每天都带你们来看一次的。”

  众人听了不禁倒吸了口冷气,这可不是简单的每天来看日出,而是每天都要跑上几十公里,或是再加上徒手攀爬。

  如愿的看到他们变了脸色,牧霖很满意的点了下头,“不过今天看在你们是第一天的份上,我就仁慈一次,允许你们坐车回去。”

  说着指了指停在不远处的卡车,示意他们可以上去了。

  一群人小声的欢呼一声,虽然是敞篷军车,可总比跑回去强,于是一个个都满血复活,争着跳上了车。

  林颜夕虽然慢了一步,但绝对不是因为体力不行,而是觉得哪里不对。

  可直到坐了下来,还没有想明白哪里不对。

  “你怎么了,脸色还不太好,还生独狼的气呢?”陈东明到是还记得刚刚的冲突呢。

  林颜夕回过神来,不屑的冷哼了声,“谁敢生他的气啊,人家现在可是执掌生死大权的教官。”

  听她这么说,陈东明也感觉出不对,突然抬头看向她,“你们……是不是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发生过啊?”

  “你想太多了。”林颜夕无奈的回道,但心里却佩服他的观察能力。

  果然,见她这么回答,陈东明更是笑开了,直接说道,“我才不相信你就是因为选拔太苦,就对他这样的态度呢!”

  “你也是参加过实战的人了,怎么会不明白选拔特种兵不是那么容易的,越是一线的部队选拔就越严格,这是对血刃负责,也是对我们负责,这些道理你肯定知道,所以应该不会因为这个就对他的态度有所转变。”

  “而明明之前还好好的,那么就是我不知道的时候,你们间发生了其他我不知道的事。”

  林颜夕忍不住叹了口气,扭头看向他,“野狗,虽然你是职业军人,可做军人没有做一辈子的,总有一天会转业。”

  “我到是认识几个娱乐圈的人,不如我提前介绍你们认识,等你转业了去做八卦记者正合适。”

  “咳……”陈东明初还认真听着她的话,可最后才反应过来,是被调侃了。

  无奈的指了指她,最后又放下手去,不知道说什么好。

  林颜夕笑了下,却又想到刚刚的事,“野狗,你和他在一起的时间更久一些,也应该更了解他,你来分析一下,我怎么总感觉他不会这么好心的让我们就这么休息呢?”

  “看你说的好像我们怎么着了似的。”陈东明无奈的摇了摇头,说着却还暧昧的看了她一眼,“你们在一起的时间也不短吧,而且大多数的时候都是执行任务,应该了解的不是更深?”

  结果还没等他说完,说看到林颜夕似要杀人的目光,忙摆了下手,不再开玩笑,正色的说道,“我也觉得有些不对,可具体哪里不对,却偏偏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

  “而且我们人都坐上来了,还能有什么问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