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特种女兵 > 第403章 这就是开始
  看到这样的牧霖,林颜夕下意识的翻了个白眼,想着还装什么装,谁还不知道他是什么德行。

  不过不得不说,他现在这付模样到是真挺虎人的,至少她能感觉得到,身边的气氛,在他出来后瞬间紧张起来。

  而在她走神的一瞬,牧霖已经走到了他们的面前,一个跨立站在那里,隔着镜片都能感觉得到他那冷得都能冻人的目光。

  就在所有人被他冻得打了一个冷战的时候,牧霖终于开口说话了,“大家好,我是血刃特种大队的一员,另外也是你们这次选拔的教官,你们可以叫我教官,也可以叫我独狼。”

  “如果你们不被淘汰,那么接下来三个月的时间,你们都将与我一起度过。”

  “当然,你们没有选择的权力,你们现在能做的只是——服从、服从、还是服从,都听明白了吗?”

  “明白!”没有人迟疑,几乎异口同声的大声回答着。

  却在牧霖讲话的时候,竟有两人才穿戴好从寝室楼跑出来,待看到牧霖,吓得一个立正站到一旁,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牧霖却看也没看他们一眼,只是摆了下头,“归队!”

  “是。”两人如释重负,小跑着进了队伍。

  可没想到还不等他们站稳,牧霖就对着身后的人开口说道,“闪电,刚刚那两个每个扣五分。”

  “明白。”牧霖身后的人马上回答道,边说着拿起手上的文件夹,在上面记录着起来。

  “报告!”这个时候,刚刚入队一人终于忍不住大声喊道。

  如果林颜夕没有记错的话,这个人和符甜甜一样,也是空降师的,只不过空降师人多着呢,两人并不熟。

  为人也有些心高气傲,到是真的有种特种部队不收他就是他们没眼光的感觉,但在林颜夕看来,他不过就是一只年轻气胜,还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的菜鸟。

  果然,选拔还没开始,就先被扣了分数,看来这个打击绝对不小,而从他的脸色来看,显然还是不服气的。

  可他现在这样做,显然就成了笨鸟了,换了谁做教官也不会放过这么一个送上门的出头鸟。

  牧霖听到他的声音,冷冷的看了过去,“有事?”

  “报告,我觉得这不公平,选拔还没开始,凭什么扣我的分数?”那只笨鸟果然不服气的说道。

  “谁告诉你的还没有开始?”牧霖冷笑了声,随后就不再理会他,转头看向所有人,“我可以告诉你们,在你们将申请书交上来的时候,选拔就已经开始了。”

  “而这几天没有训练是给你们养伤的,可如果你们把我这样的仁慈当软弱,那害的只会是你们自己。”

  “不过看在你们初来乍到的份上,我可以友情提醒你们,你们现在身上的分数,就是你们第一关所得到的分数,扣一分就少一分,扣到不及格就淘汰。”

  听到他的话,有的人脸色突的一变,因为他们虽然勉强过了第一关,可分数并不高。

  反而是林颜夕有些意外,她记得当初陆东伟提起她满分的时候,野狗就很是惊讶,她当时没有注意。

  但现在感受到周围的气氛不对,似乎也猜到了,那个分数应该是不一样的,而且是相差很大的。

  却在牧霖说到这些话的时候,依旧是那个笨鸟跳了出来,大声的叫道,“这不公平,我们的分数都是不一样的,我们没有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

  牧霖听了冷笑了声,“你们现在的确已经不在一个起跑线上了。”

  “不过这个不公平不是我给你们的,而是你们自己的选择。”

  也许是想到了第一关的表现,笨鸟黑着脸低下了头。

  牧霖很是不屑的看向他,“我知道,你们都要说第一关太难了,你们还没有受过这方面的专业训练,被催眠而开口是正常的事。”

  “可偏偏同样是都没有经过训练,却有人得了满分,你觉得这是对你的不公平?”

  见笨鸟已经无话可说,牧霖冷哼了声,“闪电,再扣他五分!”

  谁知闪电这次却没有急着回答,而是抬头看向他,“独狼,没办法再扣了,他的第一关是六十二分,刚刚扣的就已经淘汰了。”

  牧霖听了虽愣了下,但马上恢复正常,“那么恭喜你,你成了魔鬼周第一个淘汰的人。”

  说着,不再看那个笨鸟,盯着所有人说道,“我知道今天的紧急集合的确很突然,可就算是突然就是你们迟到的理由了吗?”

  “我血刃可不需要一个连紧急集合的准备都没有兵,如果你们想留在血刃通过选拔,那么从现在起的每一分钟,都最好给我打起精神来,我可不敢保证会有什么突发情况再发生。”

  而听到他的话,刚刚还顶嘴的笨鸟已经傻在那里,到是闪电在牧霖讲完了话后,直接开口说道,“你已经可以离开了,带上你的装备,门外会有车送你回原部队。”

  笨鸟再没了原本的趾高气扬,有些傻了的拖着脚步走了出来。

  但牧霖却看都没看他一眼,向前走了过去,在他们面前一个个的走过。

  当路过林颜夕的时候,却似陌生人一般,与看其他人的目光没有什么不同。

  不过还不等林颜夕反应过来,他就已经又开口叫道,“看到你们这些天的休息很不错,都恢复的差不多了。”

  “但做为这次选拔的教官,我很不高兴,看到你们竟然这样的懒惰,不过才几天的休息就已经让你们失去了警惕性,甚至已经忘了这是在选拔。”

  边说着,却一个正色站好,“为了唤醒你们的警惕性,我决定休息期提前结束,选拔从现在开始。”

  “闪电,布置任务。”说完,冷冷的退后站在一旁。

  没有等到天亮,更没有给他们缓冲的时间,选拔就以这样的方式突然到来了。

  一个负重二十公里的开胃菜,就在他们以为这会与老部队没什么不同的时候,紧接着一个攀岩。

  用牧霖的话说,就是要太阳出来前到达山顶,看日出!

  林颜夕跑过二十公里,又听到这话的时候,就忍不住叫骂起来,“这变态,连早饭都不给吃就去爬山。”

  “你有这力气骂他变态,还是想想怎么爬上去吧!”陈东明到是一直跟在她的身边。

  虽然现在林颜夕的体能已经好得多了,可陈东明还是不放心,竟自己放慢了速度迁就她。

  而同他们一起的自然还有那个灵活的胖子,和比林颜夕体力还要差的符甜甜。

  听到两人的话,陆东伟边擦着脸上似水一样的汗,边说道,“这么陡的悬崖,这不是玩我们呢,别说刚跑过二十公里山路了,就是平时爬上去也难吧?”

  他说的是实话没错,可大家也只能是口头是骂骂,该爬还是要爬的。

  林颜夕的攀爬成绩并不是最好的,但在独狼小队中就是这一点好,许多其他部队没有的项目,她都可以接触得到。

  就似这种户外的悬崖攀爬,成绩绝对是比普通的侦察连训练的要多。

  于是抱怨完也不再多说,直接冲了过去。

  二十公里她虽然跑下来了,可在队伍中绝对不算靠前的,所以这个时候已经大部分在攀爬。

  而攀岩,尤其是像现在这样的攀岩最忌讳上面有人的,虽然有保护,但上面的人出问题,肯定会影响她,更何况如果不巧赶上个不熟悉的,她就是想快也快不了。

  正因为明白这个,看到大部分的地方都已经被占了,不禁皱了下眉头。

  又不能等他们都爬完,那可真是黄花菜都凉了,于是一咬牙,只能从一旁颇为陡峭的地方爬起。

  这边虽然也有保护,可地形复杂,任谁有好爬的地方也不会选择这里,但现在和其他的原因一比,到不如选择这里。

  陈东明看到她的选择,马上明白了她的意思,于是也跟了过来,一时四人都选择了这个没有人爬过的路。

  “野狗,连累你了。”林颜夕有些抱歉的说道,她太清楚不过,以陈东明的体能不至于落得这么后面。

  陈东明却不在意的笑了下,“有什么连累不连累的,现在看来还好之前没有傻傻的冲到前面,节省了体能,现在也能轻松点。”

  而说完还不忘提醒他们,“你们也都是,不要在一个项目上太拼了,过早的透支了体力,那接下来就没法玩了。”

  “我虽然不知道他们所谓的魔鬼周到底是什么情况,可现在看来,是一定不会让我们好过的,这可才是第一天……”

  听到他的话,林颜夕心里不禁暗暗叫苦,不是她不想保存体力,而是实在没这个本事啊。

  现在虽然跑个二三十公里都没问题,可就刚刚的那个速度,绝对超出平时的训练,而现在又紧接着的攀岩,可是要手脚并用,消耗的体力可不比刚刚少。

  心里抱怨归抱怨,却也没办法,只能过一个算一个,如果连爬都爬不上去,还谈什么保存体力。

  于是也不再多想,专心的攀爬起来。

  她选的这地方原本就陡峭,光线又暗,只能一点点的探索着。

  虽说掉下去有保护,可也能猜得到,掉下去的结果就算是不淘汰,也会扣分的。

  林颜夕可不想第一天就少了分数,所以除了速度快,却也要求稳的。

  体能对于她果然是个难题,平时很简单就能完成的动作,可现在做起来却吃力了许多,她知道这是体力消耗过大,身体都僵了。

  陈东明看了她一眼,也注意到了她的情况,“休息一下吧,然后跟在我身后爬。”

  林颜夕本能是想拒绝的,但现在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点了点头,停了下来。

  这跟在陈东明的身后,和跟在大部队的身后却是不一样的,那些人原本就爬得远了,她跟在他们的身后不但没有半点好处,说不定还有被碎石掉下来砸到的危险。

  可在陈东明的身后却不一样了,有了他给自己探路,并且时时的提醒,却能省了好多力气。

  陈东明边跃过她边笑着说道,“我们可以换着探路,这样也能节省体力。”

  林颜夕算是默认了这个提意,马上也跟了上去,而再之后就是胖子两人。

  于是就只能看到陈东明每前进一步,都会提醒他们注意,而又一个个的向下传,身后的三人即节省了时间,也减少了体能的消耗。

  可就算是如此,越是向上越是陡峭的时候,林颜夕的速度也慢了下来。

  边喘着气边低头看了眼,“你们两个要是还有体力就先走吧,别被我耽误了。”

  陆东伟却苦笑着摇了摇头,“我们不是你耽误的,是实在爬不动了。”

  再看符甜甜,似乎还不如她,落到最后已经与胖子拉开了段距离。

  见两人也都这样,林颜夕无奈的叹了口气,只能抬头向陈东明叫道,“野狗,你不要等我们了,天马上就要亮了,不要被我们连累。”

  陈东明却依旧停下来看向他们,“你们坚持一下,很快就要到了。”

  “野狗,你帮得了我一时,帮不了我一世,我不能这三个月都指着你。”林颜夕坚持的说道。

  听了她的话陈东明顿时一愣,但随后也明白了她的坚持,只能说道,“那我去上面等着你们。”

  林颜夕松了口气,却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只能点了点头。

  在陈东明离开后,林颜夕又只能慢慢的向上攀爬。

  而这个时候却依旧忍不住向一旁看去,却发现能来这里的果然都不是无能的人,刚刚在二十公里的时候身后明明还有不少的人。

  可在攀岩的时候一耽误,竟都已经被他们追了上来,现在看去,身后却已经没几个了。

  林颜夕见这样知道不能再耽误,深吸了口气又向上爬去。

  眼见着天色已经有些发白,不禁更有些急了。

  而她急,落在她身后的人却更是急,可原本体力就已经消耗过大,这么一急就有人出了错。

  在林颜夕向上攀爬的时候,就听到一声惊呼,有人失足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