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特种女兵 > 第397章 被折磨
  这照片不是别的,正是在飞机上的窦鹏鹏交给她的任务目标。

  她犯了一个错误,就是在记住对方的面貌特征时,并没有将照片销毁,反而带在了身上,而现在却被对方抓到了把柄。。

  不过现在对于林颜夕来说,到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既然是事先布置好的陷阱,那有它没它都没什么区别了。

  想想她还真和机降有缘,第一次机降做战就是被伏击,现在运气却更差,直接被俘。

  如果这次能活下来,她不知道对机降突袭会不会有心理阴影,只不过能不能活下来,就是个大问题了。

  也许是见她盯着照片好一会都没反应,手上不禁又是一用力,林颜夕顿感头上一阵刺痛,整张头皮都要被掀开的感觉。

  轻呼一声,林颜夕被迫转移视线,而待看清面前的人才发现,她的目标就站在她的面前。

  和照片上一模一样,只不过脸上多了一道伤口,不像是刀伤,到更像是……枪伤。

  那个位置,只看伤也都可以猜得是有多么惊险,而眼前这人的命又有多大了,可也许躲过了那样的绝地,运气终于站到了他那一边,那么倒霉的就是他们了。

  林颜夕之前的谎言就这么被揭穿了,不过这对她来说也没有那么重要。

  不在意的冷笑了下,缓慢的语气说着,“雪狼,跨国贩毒集团头目,你自己的身份还需要问我吗?”

  被点出名字,雪狼不屑的看了她一眼,“看来你是承认自己的身份,也承认自己来做什么了?”

  “我没有什么不敢承认的,我的目标就是你,这次就是来杀你的,又怎么样?”林颜夕说完狠狠的瞪向他,“只不过你这次命大,没有死在我们的手里。”

  “不过你不用高兴太早,你早晚会落到我们的手里,我今天怎么死,你只会比我死的还要惨!”

  雪狼被她诅咒,盯着她的目光变了变,而抓着她的手愈发的用力,几乎就这么将她的人提了起来,咬着牙说道,“你想死,那真是太便宜你了!”

  “既然你不说,那我也没什么好客气的,今天我就让你尝尝什么叫生不如死,我敢打赌,你一定会后悔现在没有好好的配合我。”

  听着他阴郁的声音,面对着他的威胁,林颜夕的心一阵阵的往下沉,但她知道这时候如果胆怯了,那她就真的完了。

  手上紧紧的握住拳头,紧紧的盯着眼前的人,竟露出笑容,“那我们就赌赌好了。”

  见她丝毫不惧怕,雪狼被彻底激怒,狠狠将她甩开,“给我打,狠狠的打,打到她说为止。”

  林颜夕被甩出去直接撞到刚刚的椅子上,可还顾不得身上的疼痛就已经被人拉了起来,直接被吊起。

  “啊!”不待她缓过气来,已经一拳直接打在她的小腹,竟疼得不能呼吸,顿时忍不住叫了出来。

  紧接着,拳脚似雨点般的落在她的身上,严刑拷打毫无征兆的开始了,林颜夕没有任何办法,除忍耐还是忍耐。

  她知道这不过是个开始而已,接下来面对的一定不仅仅只是拳头,可这不代表她不会疼。

  尤其是这两个蒙面男子都绝对是行刑的高手,打人的时候,一拳打下来虽然不会伤她,但却异常的疼痛。

  饶是前几下还能忍着,可是几下过后再控制不住,一声声惨叫出来。

  可两人并没有因为她的叫声而停下,或是减轻力道,反而一下下打得更狠了。

  不知过了多久,林颜夕甚至觉得身上似乎已经麻木,感受不到疼痛的时候,他们终于停了下来。

  一人走到她的面前,轻拍了拍她的脸,“怎么样,很疼吧?”

  “说出来吧,说出来就不用受这个苦了。”

  有些意识模糊的林颜夕慢慢的抬头看了看他们,“你要我说什么?”

  听了她的话,蒙面男子冷笑了下,“看来看我们打得还是太轻了。”

  边说着,却看了眼一旁的人,“我打累了,你呢?”

  还不等一旁的人回答,一直坐在一旁看着的雪狼却突然站了起来,“既然打累了,那就换个玩法吧!”

  林颜夕虽不知他什么意思,可看到他不怀好意的目光,心里顿时一阵不好的感觉。

  果然,她的预感没有错,雪狼话音刚落,就见他拿过一根根的电线贴到了她的身上,林颜夕瞬间精神了起来,脸色也难看了起来,有些慌乱的看着他的手。

  “怕了?”雪狼注意到她的目光,顿时狰狞的笑了出来。

  林颜夕深吸了口气,“我是怕,可怕了你就会放了我吗?”

  “你这是在向我求饶吗?”雪狼阴郁的声音问着,冰冷的指尖划过她的脸,“不过只是求饶是没用的,把我想知道的告诉我。”

  被他冰冷得像死人一样的手指在脸上划过,林颜夕顿时打了一个冷战,甚至一阵阵的恶心。

  下意识扭头躲开他的手,“你还有什么想知道的,你该知道的事不是都已经知道了?”

  “你这是明知故问,看来你还是不老实。”而话音落下,突然伸手‘啪’的下拍在一旁的开关上。

  “啊!”电流穿守身体,一阵阵刺痛遍布全身,林颜夕发出一声声的惨叫。

  不过几秒的时间,可林颜夕却觉得似度过了几个小时一般。

  雪狼终于松开了开关,绷紧的身体终于放松下来,又大口大口的吸着气,缓解着身上还没有消失的疼痛。

  “怎么样,这次学乖了点没有?”雪狼边说着一把捏住她的脸,“告诉我,你是从哪里得到我要从这里经过的情报的。”

  这个到真的不是林颜夕不说,而是她的确不知道,可她不知道窦鹏鹏却是知道的,他是执行这次任务的带队人,任务是他接的,负责联络的事自然也是由他来做。

  可这些林颜夕却更不能说了,如果通通的把事情都推到窦鹏鹏的身上,那他一定比自己更惨。

  也许她现在做不了什么,但至少可以为他分散一部分的注意力。

  于是也不再装糊涂,看着雪狼再度露出笑容,“没错,我都知道,我不但知道你是谁,知道你为什么会经过这里,更知道是谁传出来的消息,只不过……就看你有没有本事问出来了。”

  不等她说完,雪狼就知道自己被她耍了,松开她手,又拍下了开关。

  不同于上次,林颜夕紧紧咬住牙关,即便是在再痛也没有叫声来,眼睛更是狠狠的盯前眼前的人,甚至露出几分笑意。

  即便她自己都不知道那个笑容有多狰狞。

  可却真的让雪狼一愣,在于她对视之下,竟败下阵来,下意识的松开了手。

  身体被电击,剧烈的疼痛简直难以忍受,她却还要死死的忍着不发出任何的声音,这简直是让她承受了更大的痛苦。

  于是在这比第一次还长的电击结束的时候,她终于再坚持不住,直接晕了过去。

  “雪狼,晕了。”蒙面男子上前查看了一下,对着他说道,这才又问道,“怎么办?”

  “还挺能抗的。”雪狼下意识的说道,不过随后目光一厉,弄醒她,关到黑屋里去。”

  林颜夕是被一盆冰冷刺骨的冷水浇醒的,虽然是大夏天,可在丛林的深夜里,温度并不高,又被这么一激顿时一个激灵。

  可随着她醒过来,却也又感觉到了身上的痛感,忍不住一阵闷哼。

  大口的吸了几口气,缓解了些才向一旁看去。

  可此时趴在地上的她,即便向一旁看去,却也只能看得到一双脚在她的身边。

  还没来得急注意这里已经不是刚刚行刑的地方,那人已经一脚踢在她的身上,“好好享受一下吧,这种机会可不是谁都有的。”

  林颜夕没有听明白他什么意思,可随后他就明白了,那人说完话,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

  ‘嘭’的一声,门被关上房间内一片漆黑,没有一丝光线。

  她也明白了,对方虽然放弃了严刑拷打,但绝对不是放过她,这不过是换了一种方式来审讯罢了。

  不过这样到也不错,她不怕黑也不怕被关,从小她没少被关禁闭,而家里没有什么禁闭室,她几乎都是被关在没窗的卫生间里。

  所以对于这样的环境不但熟悉,甚至还能自娱自乐。

  虽然知道对方不会那么简单的只是小黑屋,但至少现在还给了她一个喘息的机会。

  忍着身上的疼痛坐了起来,这才发现手还被反绑着,于是就这么坐向一旁移动着,终于碰触到墙壁。

  摸着木板做成的墙壁,可以确定她依旧还是在刚刚被打的地方并没有走远,只不过是换了个房间而已。

  林颜夕甚至在猜想,对方会不会把她扔在这里时,另一边却又在审讯窦鹏鹏?

  她记和窦鹏鹏的伤可是比她重得多,真不知道他能不能撑得过去。

  心里担心着窦鹏鹏,手上却不慢,找了一块突起的木板在上面用力的磨着。

  身上被打,又经过了电击,可以说现在的她身上没有一处不疼的,每动一下都会牵扯到身上一阵阵的刺痛。

  可虽然疼,林颜夕却没有停下,反而更是用力,每一下都尽最大的努力,减少活动的次数。

  终于一根绳子被磨断,林颜夕的双手也终于获得了自由。

  虽然解开了绳子,可人毕竟还被困在这里呢,所以也没什么好惊喜的。

  活动了下手臂撑着地就站了起来,伸手摸着墙壁探寻着这个房间,而只没几步就摸到了转角和门。

  这房间并不大,而且没有任何东西,听怕是一块多余的木板都没有。

  林颜夕一阵失望,没有东西也就意味着没有什么可以利用的,也就意味着她刚刚的努力几乎都是白废的。

  下意识的伸手揉了揉身上的痛处,一时竟不知做什么的好。

  怔怔的站在那里好一会,林颜夕突然惊醒,黑暗中伸着手摸到了墙壁处。

  再度找到了那个她磨断绳子的位置,打算去掰断木板。

  可还不待她付诸于行动,一阵刺耳声音传来,让林颜夕下意识的捂住耳朵。

  却发现根本没有用,尖锐得让她的头快要炸开的声音依旧传到了她的耳中,甚至还变换着节奏,让她根本来不急适应,马上变换成另一种声音,不管是心脏还是耳朵,都接受着一次次的考验。

  再顾不得身上的疼痛,林颜夕将身体蜷缩在角落里,双手捂着头甚至都要埋在膝盖里,却发现不管做什么,根本都是无济于事。

  不知过了多久,在她已经分不清身上是被刚刚淋在身上的水,还是汗水的时候,声音终于停了下来。

  “我劝你最好不要搞什么小动作,越是想法多,受的罪也就越多。”熟悉的阴郁声音响起,再次打消了林颜夕趁着在黑屋中做点什么的心思。

  因为看这情况也知道,这个房间虽然没有人看守,但绝对是被监控着的,她虽然看不到四周,但却有人可以看得到她的一举一动。

  这种感觉十分的不好,可她也没有什么办法,而现在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借着这个机会恢复一下体力,说不定接下来等待她的还不知有多少严刑拷打呢!

  当然,只要刚刚那声音不再出现。

  只可惜,她的想法是好的,对方却绝对不会如她的意,在她才刚刚放松下来时,声音再度响起。

  林颜夕再度陷入那样几尽崩溃的状态中,现在她终于明白了,有的时候被打其实真的不算什么。

  独自蜷缩在角落里,强忍着噪音的折磨,却发现这与被打不是一回事,也许被打的时候打着打着就麻木了,甚至到后来都感觉不到疼痛了。

  可这个声音却不会,随着次数增多,时间的增加,不止耳中都已经开始出现幻听,头也似要炸开了一样的疼。

  终于又忍过一次,林颜夕再坚持不住,整个人跌倒在地。

  “如果你坚持就说吧,很简单,只需要一句话就可以从痛苦中把你解救出来!”那个声音似柔和了些,像个魔鬼一样在诱惑着她。

  已经快失去意识的林颜夕迷糊中说着,“你做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