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特种女兵 > 第395章 被袭
  被她这么一问,秦宁军反而也是一愣,好一会才回答道,“如果说以私人的角度来看,我是不希望你去的,血刃做为军区精锐中的精锐,其危险程度不用我说你也知道,我是真的不想你再面对更大的危险。 ”

  听到他的话,林颜夕除了意外,还有些感动,看了看秦宁军半开着玩笑的说道,“我还以为你一定希望我去的,我刚刚进独狼的时候你那么讨厌我,我想你一定希望我离开的。”

  秦宁军无奈的看了她一眼,“想什么呢?你刚来的时候我也没说讨厌过你吧?”

  “只是不管独狼小队也好,其他特种做战部队也好,都没有这样的先例,就算是侦察连的女兵也是最近这两年才开始尝试的。”

  “这种情况下你突然来独狼小队,我怎么能不反对,要知道我们每天的任务可是真的要见血的,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得对我的每一名队员负责。”

  “而那个时候你没有拿得出令我信服的实力,你让我对你怎么喜欢得起来?”

  林颜夕轻笑着点了点头,“我想现在也明白你的想法了,如果我是处于你当初的位置,应该也会像你一样吧?”

  听了她的话,秦宁军轻点了下头,“能理解就好。”

  而说着又忍不住看了她一眼,“可现在的你却不一样了,不但证明了自己有留下来的实力,也证明了你做狙击手的天赋。”

  “所以做为独狼小队的队长,我又希望你去的,我是真的想看到你到底能做得到什么样,说不定真的又会给我们一个更大的惊喜。”

  林颜夕听到他对自己这么高的评价,不禁笑了笑,“我就怕惊喜没有,给你们来个惊吓。”

  “什么时候对自己这么没信心了,我记得当初进独狼小队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样的。”秦宁军笑着调侃起她来,“你得拿出来那个时候的劲头,再加上现在的实力,我到是相信一个选拔是难不倒你的。”

  边说着,秦宁军却似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一把拉住林颜夕,“不对啊,你刚刚的话什么意思,你是决定参加选拔了?”

  林颜夕笑着停了下来,将已经填好的申请书拿了出来,“队长,这是我的申请书,我打算去试试、去拼一拼,就像你说的,看一下自己的极限在哪里。”

  听到她的话,秦宁军同样惊讶的笑了出来,“我还以为你不会去,就算是去也要再考虑几天的,不过……你真的决定了?”

  林颜夕脸上虽然带着笑意,却很是认真的点了点头。

  也许现在的林颜夕不会知道,这样一个决定,会怎样的彻底改变她的命运。

  但现在,对于未来,她似乎有了不一样的憧憬。

  虽然交了申请书,也决定去参加这个一切都是未知的选拔,可现在只是通知下来了,时间还未定,林颜夕回归后的生活,依旧是训练、训练、再训练。

  不知是不是为了让她有所准备,林颜夕发现归队后的训练陡然间加了量,尤其是她的体能弱项,简直就是针对她特别训练。

  林颜夕这个时候不禁庆幸在休假的时候真的没有懈怠,更没有中断过训练,否则现在一定生不如死。

  不过对于现在的林颜夕,体能虽然依旧是她所有项目中最弱的,但在利巴突破敌人封锁冲过边境的时候,早已经体会到什么才是真正的突破极限。

  而林颜夕却也发现,当突破了极限之后,原本已经没有什么进展的体能,竟又有了进步。

  即便是休息了这些天,并没有太高强度的训练的情况下,依旧能跟得上这样加强的体能训练,几天下来才发现不但体能恢复的快,而且体能也有了难得的进步。

  这样一来,不止林颜夕自己高兴,其他人看了也跟着高兴。

  在她回来后,大家都知道她与野狗一样要去参加特种大队的选拔,虽然她的体能以及其他各项成绩都已经达到了选拔的要求。

  可他们都清楚,想进血刃可不是仅仅只是及格就行的,尤其体能一直是她的弱项,可偏偏这是选拔的最基本要求,所以他们一直也都担心着呢。

  此时看到她体能有了这么大的进步,到是都松了口气。

  刚跑完一个二十公里,林颜夕竟没有累得瘫倒,站在那里边活动着边看向他们,“你们这什么情况,都看着我干什么?”

  “你自己没感觉吗?”陈东明笑了下,“在假期结束的时候,大家就已经进行了恢复性训练,等你回来的时候都已经是正常的训练,你不但没差到哪里去,反而还能跟得上,我们看着都替你高兴呢!”

  “原来你们是看着这个。”林颜夕这才反应过来,但随后笑了下,“不过不得不说,我自己也感觉到了,从利巴回来之后,虽然受了伤,可体能的确有很大的进步,你们说这也算是件好事吧?”

  “当然是好事了。”陈东明马上接道,“你当以你原本的那种烂体能去参加选拔不是去送死?”

  “现在这样,我们至少可以放心的看着你去了。”

  林颜夕听他这么说,不禁笑了下,“我去选拔,不过是体会一下,重在参与,我连自己都没抱什么希望。”

  “不过你可是独狼小队的重要希望,就是别人选不上,你也得通过考核,否则我们独狼可不是太没面子了?”

  陈东明见话被引到自己的身上,顿时一阵尴尬,无奈的摇了摇头,“大小姐,如果你是抱着这样的心思去参加选拔,我看你连第一关都挺不过。”

  见林颜夕愣了下,随后笑着说道,“这么和你说吧,你之前是不是觉得进独狼小队已经很难了?”

  “当然,当初进独狼小队的时候,可真的是让我掉了一层皮。”林颜夕想也不想的说道。

  听到她的话,陈东明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进独狼小队是掉一层皮,可如果想进血刃就不仅仅是掉一层皮了。”

  林颜夕虽然有所准备,可听这意思似乎……准备的不够周全,一时有脸色也有些不好了。

  而两人说话间,却没有注意到一旁秦宁军叫走了窦鹏鹏,却不知说了什么。

  却只一会,窦鹏鹏脸色有些严肃的走了过来,看了看几个打趣着林颜夕的人,无奈的摇了摇头,“你们差不多就行了,再吓她小心她退出。”

  几人听了,也都笑着点了点头,不再说什么了。

  而随后走到了林颜夕的身边,“休息的差不多了吧?”

  林颜夕听到他的话,边点头边问道,“有事?”

  窦鹏鹏收起笑意,有些严肃的看着她,“临时有个任务,你去准备一下,我们马上出发。”

  林颜夕听了一愣,看了眼其他人,下意识的问道,“就我们两个?”

  “没错,这次的任务有些特殊,不太适合人多,只有我们两个配合就好。”窦鹏鹏轻声的说道。

  林颜夕到也会意的点了下头,“好,我这就去准备。”

  说着没有半分耽搁,转身向回跑去。

  当同窦鹏鹏一起坐在武直上,看着窗外的景色,怔怔的好一会才回过头来。

  伸脚踢了一下坐在对面的窦鹏鹏,“我们要做什么,你还没有说。”

  正闭目养神的窦鹏鹏抬头看了她一眼,笑了出来,“是不是突然只有我们两个执行任务有点不习惯?”

  林颜夕无奈的撇了下嘴,“当然不习惯,自从进了独狼小队哪次不是大家共同进退的?”

  “本来以为我还在想,百里受了伤我们队人手不全,短时间内应该不会有什么任务,我还担心也许在选拔之前都再没机会执行任务了。”

  “到是没想到,会有这样只有狙击手出战的机会,到也是个惊喜了。”

  听到她的话,窦鹏鹏不禁坐直身体,“你到是一点也不紧张了。”

  “什么大场面都见识到了,不过是出一次任务还有什么可紧张的?”林颜夕到是不在意的说着,而随后看了看他,“不过心里是不用紧张,但战略上到是要重视的,说说吧,这次到底是什么任务?”

  窦鹏鹏无奈的摇了摇头,从身上拿出一张照片递到她的面前,“我们的目标。”

  林颜夕接了过来,虽然这次没有太过详细的做战计划,但她到是没什么意外的,毕竟不是所有的任务都可以提前做好详细的计划。

  而这次,只有两名狙击手的行动,说的简单点显然就是行刺,所以只有一个目标也不意外。

  在她低头观察目标记住特征的时候,窦鹏鹏已经又开口说道,“照片上这个人是我们的目标,他是一个跨国贩毒集团的头目,常年穿梭于两国,行踪飘忽不定,而且为人狡猾,曾多次躲过我们的追捕。”

  “这次我们得到情报,他会出现在边境上,为了不打草惊蛇所以并没有派过多的人行动,而只有我们两个。”

  林颜夕听了轻点了下头,这才问道,“你是说,我们的目标只有他一个人?”

  “没错,不用去管其他人,目标只有这一个。”窦鹏鹏笃定的说道,“也就是说,只有目标出来了,我们才能行动,不许提前惊动敌人。”

  林颜夕听了他的话,也认真的点了下头,“我明白了。”

  说话间,武直已经到了目标上空,两人得到信号下意识的站了起来。

  而对于有过一次不好的经历的林颜夕看着外面的那片密不透风的森林,林颜夕下意识的咽了下口水,“这……这里不会有埋伏吧?”

  窦鹏鹏疑惑的看了过来,他是不知道林颜夕的那次经历,所以怎么也没办法相信她竟然会担心这个,“大小姐,你没问题吧?”

  “我是没问题,可我不知道你的那个情报有没有问题,如果这是个假情报,或者情报泄漏了呢?”林颜夕忍不住担心道,“别弄得像上次一样,人还没下去,子弹先打过来了。”

  窦鹏鹏这才反应过来,也想起了什么,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放心吧,这次一定不会有问题的,我可以保证情报的准确。”

  得到他的保证,林颜夕这才松了口气,而这时警报声响起,窦鹏鹏看着她笑了下,率先滑了下去。

  林颜夕背好了狙击枪,毫不犹豫的跟着滑了下去。

  落入丛林中,茂密高大的树木瞬间遮住了阳光,光线也瞬间暗了下来,林颜夕下意识的向四周警戒的看去,确定没有危险后,马上轻声道,“鹰眼,安全!”

  窦鹏鹏回了声,随后才命令道,“我们情报虽然准确,但这一路也不能确宝绝对安全,又没有突击手探路,只能靠我们自己。”

  “明白了,我负责探路。”林颜夕马上会意,丝毫没有迟疑的向目标方向走去。

  而窦鹏鹏配合着落在身后,护着林颜夕的后侧,两人谨慎的向前行进。

  树林中的地形虽然复杂,但没有什么异常,林颜夕行进的速度也并不慢,不到半小时的时间,就已经接近边境,林颜夕轻扣动通讯器,“鹰眼,我们马上要到了。”

  “收到,继续……啊!”谁知却还不等说完,却是一声轻呼。

  林颜夕听了心中一惊,唰的一个转身,边向回跑去边叫道,“鹰眼,你什么情况,马上回答。”

  可那声呼声之后,耳麦中竟再没有他的回复,沙沙的杂音传来,让林颜夕全身发冷,心也随着一声声没有回复的呼叫越来越向下沉去。

  心里虽急,此时的她恨不得马上追到窦鹏鹏的身边,看到他是什么情况。

  可她知道越是这种时候,越是要保持冷静,如果她慌乱而中了敌人的套,那窦鹏鹏也就更危险了。

  于是在接近窦鹏鹏最后失踪的地点时,林颜夕也慢了下来,边小心翼翼的向前行进,边警戒着四周。

  没有看到敌人,也没有被偷袭,但四周无不透漏着危险的气息,让她整个人都紧了起来,连呼吸都带着紧张的感觉。

  又向前几步,却突然一惊,竟看到前方一个熟悉的身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