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特种女兵 > 第389章 那付出的也太多了
  如果按李飞的性格一定想也不想的马上冲过去,可此时听到林颜夕的话,却还是忍了下来。

  站到一旁,和林颜夕一起站在一旁看那边的情况。

  如果说刚刚一眼看去,那边的情况不用问也能猜得到,是几个喝醉了的小混找两个女孩的麻烦。

  这种情况并不少见,尤其是在这个时间这种地方。

  不过又看了一会,李飞才发现,似乎和他们猜测的有些出入。

  几人看起来是在找那女孩的麻烦,可两个女孩根本没有什么害怕的神情,连说话都带着笑声,这么看来,到更像是几个熟人开玩笑了。

  见此,李飞叹了口气,扭头有些佩服的看向林颜夕,“还好没有多事。”

  而说到这里却叹了口气,“看来这么久的兵真没白当。”

  “如果是曾经的你,可一定是比我还要冲动,可现在竟然把我拉住。”

  林颜夕无奈的摇了摇头,“不是我不冲动了,只是……有的时候的确得多想想多看看再行动,如果早能这样,曾经可能也就不会惹那么多的事了。”

  李飞笑着认同的点了下头。

  见这里没事,两人边笑着打算离开,可还没走出两步,却突然看到一个人冲了过去,大声叫道,“你们干什么呢?”

  林颜夕一愣,听到有人出手,而且还是个女人的声音,让她忍不住停下来向那边看去。

  果然,一个只看得到背影的女人冲了过去,而话喊出来,边一把推开离开女孩最近的一个还带着鼻环的男人,档在女孩面前。

  林颜夕无奈的摇了摇头,刚想说什么却发现这人似乎有些眼熟。

  轻推了下一旁还发呆的李飞,“别只顾着看热闹了,有没有觉得这人眼熟?”

  李飞回过神来,直接摇了摇头,“我才不认识这种脑子进水了的人呢。”

  林颜夕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我如果刚刚不拉着你,你也是脑子进水的那个。”

  “我就算是插手也不会这样啊。”李飞顿时有些尴尬的挠了下头,“这人谁啊,你认识?”

  而说话间林颜夕却一直看着那边,这个时候却终于想了起来,“哦,我想起来了,谁说你不认识的,你和她可还共患难过呢!”

  其实李飞刚刚根本没仔细看,又这么暗的光线怎么能认得出来。

  可这个时候听到林颜夕的话,这才仔细的看了过去,而这一看顿时也反应过来,“是那个脑子被门夹了的女警?”

  听到他的形容,林颜夕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呛到,“虽然你说的没什么错,可……也不能这么说。”

  “这个宗雅君虽然笨了点、傻了点还冲动了点,可毕竟还是很有正义感的。”

  这理由找的,让李飞的脸都黑了下来,“这你也能掰得出来,你还不知道吧,上次如果不是她想要表现想要立功强出头,我们也不会被发现,更不会被抓走。”

  “如果不是她,你也就不用做什么伪装去侦察,更不会冒着危险来救我们。”

  听到这些,林颜夕才发现,原本对于那次的事他竟这么介意,甚至还记着她冒着危险去救人。

  心中意外的同时,竟不知说什么的好,不过这个时候那边似乎有些混乱,也分散了两人的注意力。

  原来不等别人说什么呢,被宗雅君档在身后的两个女孩却先急了,同样狠狠的推了她一下,“我们还问你干什么呢?”

  “你什么人啊,上来就打人,打伤人了你知道不?”另一个女孩也叫着。

  而这时戏剧性的场面出现了,鼻环男子竟一下倒在地上,捂着肚子边叫道,“啊,好疼啊!”

  这突变的情况让宗雅君傻了眼,连一旁看到的林颜夕都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这些人,“这是碰瓷啊!”

  李飞在一旁也笑了出来,“还真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

  而终究是没能忍住,“我们就这么看着吗,看来她自己是解决不了的。”

  “先看看热闹,反正这些人也不能把她怎么样,就当给她点教训了。”林颜夕虽然意外但随后就反应过来,一付看热闹的看着那里。

  宗雅君的反应显然没有他们快,被几个人围在中间,一脸的慌乱。

  而听着几人的叫嚣,终于忍不住的叫道,“都给我闭嘴,我是警察……”

  “啊!警察打人了。”鼻环男子一听到是警察,竟险些没忍住笑了出来,可声音却更是凄惨了。

  宗雅君哪里不知道他是装的,一时气不过上前一脚踢了过去,“你装什么装,给我起来!”

  可这一下却捅了马蜂窝,两个女孩尖叫着上前揪住她,“警察怎么了,警察就打人?”

  随后也不等宗雅君反驳,直接就吵了起来,宗雅君哪里经过这样的阵势,打又打不了,吵又吵不过,讲理的事更是不用想,一时整个人都懵了。

  林颜夕见此,也知差不多了,轻拍了李飞一下,“走,过去看看这些奇葩。”

  李飞听了也不犹豫,直接跟了上去。

  虽然几个人正吵成一团,可毕竟这个时候街上连人都没有,突然走过来两人,他们又怎么能不注意。

  所以在两人走过来的时候,虽然还在吵着,可都下意识的向边看了过来。

  见他们看过来,李飞冷笑了下,“平时都是听说老太太碰瓷,还是第一次看到一个大男人碰瓷的,差不多得了,起来吧!”

  “你算哪棵葱啊,你说算了就算了?”有人叫道,不满的看着两人。

  李飞不屑的笑了下,“我是哪棵葱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不就是为了这个。”

  而边说着直接拿钱甩了过去,“差不多就起来走吧,别真的把这位警察阿姨惹急了可就作大了。”

  几人听了相视一眼,到是那个鼻环男子反应最快,听到他的话,从地上爬起来直接把地上的钱捡了起来,那动作快的哪里还看得出刚刚还趴在地上的惨样。

  而捡完了钱,鼻环男子这才抬头看向他们,上下打量了林颜夕两人一眼,“这才是明白人做的事嘛,成,今天就算了,大家回去吧!”

  “你们……”看着他们离开,宗雅君回过神来,竟还待要叫住他们。

  林颜夕却走到她的面前,“你还打算叫住他们再打一顿?”

  “别忘了你是什么身份,到时闹大了对你也没什么好处,再说也明明是你理亏。”

  宗雅君听了顿时一窒,“我……我明明是看情况不对来帮她们的,可谁知他们是一起啊?”

  听到她的话,林颜夕忍不住笑了出来,“就不是一起的,你上来就打人,确定不是来自找麻烦的?”

  这下宗雅君顿时无话可说,也把叫住她的话忍了下来,而却这个时候才注意到眼前的这两人,一付恍然的叫道,“是你们?”

  林颜夕一阵无奈,“是我们,很意外吗?”

  而宗雅君反应过来,忙摇了摇头,可又想到了什么,“你不是军人吗,怎么也去酒吧,还喝这么多的酒。”

  “我说这位阿姨,我看你根本不是什么警察,而是居委会大妈吧?”李飞实在忍不住吐槽的叫道。

  而不等她开口,马上又说道,“先不说小夕她现在休假期间,自己想去哪就去哪,就算是她违纪了,又和你有半毛钱的关系吗?”

  “而且,麻烦你下次做事的时候带点脑子,做为一个警察,这么冲动害死自己不要紧,可别连累了别人和你一起死。”

  李飞说的话的确有些重了,说得宗雅君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

  林颜夕见此却怎么也笑不出来,看着这样的宗雅君,却似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虽说没有她这么夸张,可做事冲动天不怕地不怕,总觉得自己是最棒的那一个,不管什么事她都能解决得了。

  现在想来,曾经的自己不但太冲动也太幼稚,想到这些,更是没了和她寒暄的心情。

  只看了宗雅君一眼,也没有多说,伸手拍了李飞一下,“我们回医院吧。”

  听了她的话,李飞没有半分的犹豫,扭头就跟了上去。

  “喂,林颜夕!”却在这时,宗雅君突然叫住了她。

  林颜夕愣了下,一方面是没想到宗雅君还会记得她的名字,而另一方面却惊讶于她突然叫住自己。

  要知道刚刚的事基本上都是李飞做的,要叫好像也不应该叫她吧?

  不过还是停了下来,转身看向她。

  “那个……刚刚谢谢你。”宗雅君对上她的目光,反而一付尴尬,一脸的不好意思的看向她。

  听她这么说,林颜夕怔了下,有些意外的打量了她一下,这才摇了摇头,“不客气,只是下次注意一些吧。”

  可不等她转身离开,宗雅君就又说道,“我有些事情想问问你,不知道能不能问?”

  林颜夕看她有些局促的表情,顿时失笑,“我能有什么你不知道的事可回答的啊?”

  “是……我是想问问你最近有牧霖的消息吗?”宗雅君说完又马上解释道,“是自从上次的任务结束后,我和他就没什么联系了,我想大家毕竟合作过,总不能就这么像陌生人一样再也不联系了吧?”

  林颜夕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就算是再傻也听得出来,她后面的这些解释根本就是在掩盖自己的心虚。

  想到这牧霖真是到处留情,不过是一起执行了一次任务就被惦记上了。

  无奈的摇了摇头,“最近的确和他再见过面,不过也只是见了面而已,想联系也联系不上,可能会让你失望了。”

  果然听到她的话,宗雅君一脸的失望。

  看到她露出这样的表情,林颜夕忍不住叹了口气,“我劝你还是别想着联系他了,大家身份不一样部队不一样,就算知道了联络方式,可也说不定几个月都联系不上。”

  听到她的话,宗雅君眼中更是黯然,有些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

  话已至此,两人又没有多熟,林颜夕到也不能再说什么,轻推了下李飞,两人转身离开了。

  而当离开宗雅君的视线,林颜夕却下意识的有些黯然起来。

  其实她刚刚的那些话,是对宗雅君说的,却也是对自己说的。

  在南疆和利巴的这些日子,可以说是两人相处的时间最久的,而林颜夕甚至都习惯了他就在身边,也习惯了那即轻松却又紧张的日子。

  有他在身边,林颜夕会觉得有安全感,似乎什么事都难不倒他,不管发生什么问题都能解决,有他在身边更似有一个好的老师在身边。

  那段日子里,林颜夕除了体会到了不一样的生活,却也在他的身上学会了太多的东西。

  后来大家一起经历了那样的危险、艰难的战斗,甚至险些死在境外,终于回归,他却不告而别,让林颜夕心里没来由的玫阵失落,却也一时好不习惯。

  可就在刚刚,她向宗雅君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却突然发现,这些话对她竟也适用的。

  牧霖是一个职业军人,而且身在保密的部队,就算他们有机会合作,也毕竟是少数,大多数的时间不要说见面,也许连听到他的名字都不太可能。

  所以……不管之前怎么习惯了他在身边,但现在都要去适应没有他的独狼小队,也要去适应一个天天陪在身边的人现在却消失不见。

  “你们说的牧霖就是那天在医院遇到的人吧?”这个时候一直沉默的李飞突然开口问了出来。

  林颜夕轻点了下头,“没错,就是他。”

  “是个优秀的职业军人。”而沉默了下才又说道,“你说做为军人,为了这身军装,为了这个职业是不是每个人都要放弃许多呢?”

  李飞原本还当她在说牧霖,可当听到后面的话,又看到她带着几分异样的表情时,顿时知道似乎不是那么简单。

  迟疑的看了看她,才小心的说道,“没有人是容易的,你想做什么,总是要有付出的。”

  林颜夕怔了怔,随后苦笑着叹了口气,“那他们付出的也真的是太多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