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特种女兵 > 第386章 该告诉你了
  看到林万年这样的表情,说着这些她怎么也想不到的话,林颜夕不但意外,甚至有些不敢相信。

  看着他好一会,才说道,“爸,你是不是不止胃出血,要不再去做个脑ct吧?”

  林万年顿时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她,无奈的点了点她的头,“你现在还真是胆子大了啊!”

  这却让林颜夕也笑了出来,“爸,其实既然做了就没什么可后悔的。”

  “再说了,送我进军营的确是你的决定,可进独狼小队却是我自己的选择,你忘了当初你还不同意来着。”

  “我当时应该再坚决一点的。”林万年收起笑容忍不住叹了口气,“就算你会因此而不开心,也会怪我管你太多,可也总比现在面对这么多的危险要好得多。”

  如果是几个月前,林颜夕一定会觉得他管得太多,甚至会想他一定是故意和自己做对,就是不想看到她好。

  可经历了这么多的事后,林颜夕却早已经明白,可怜天下父母心,他希望自己继承这军人的事业,却又不忍她面对危险,这样矛盾的心理,林颜夕又怎么能不懂。

  看着他,沉默了下才开口说道,“爸,其实这些日子我过的一点也不苦,我这不是在安慰你,而是真的不辛苦。”

  “在独狼小队的生活的确有些单调无聊,训练也比其他部队要艰苦,甚至还要面临和平年代大多数人没有遇到过的危险和常人无法忍受的压力,也许在别人的眼里这些是即辛苦又危险。”

  “其实在这之前我也会这么想,就算是你让我去当兵的时候我其实也是这么想的,甚至还在暗暗的说,傻子才去当兵。”

  “可当真的经历了,我才知道,有些事你不去试永远不会知道它的魅力在哪里。”

  “当前一刻还在唇枪舌剑的战友,后一刻却可以与我并肩做战将后背交给我,当我的战友拼尽全力只为给我争取一丝活着的机会时,当……我的能力不足,而让身边的人倒在血泊中时,突然间就会觉得,那些辛苦的训练根本算不得苦。”

  “我会去想,我是不是可以变得更好、更强大,那么他们也许就不会受伤,甚至是……活下来。”

  “当有了这些念头的时候,训练的苦,丛林中的危险,都不再是问题更不是压力,只是让我变得更好的动力。”

  听着她将这些话娓娓道来,林万年真的是百感交集,他一气之下将闯了祸的女儿送入军营,为的就是让环境可以改变她。

  可现在他所想的真的实现了,甚至早已经超出他的预期,但真的到了这个时候,林万年却发现,此时的他心里没有半点高兴的感觉。

  林颜夕沉默了下,这才又说道,“我承认,即便是现在也没有多喜欢做这一行,也没有把它当成终身职业的打算,更没有像你们这一代人一样,把它当成理想。”

  “可既然做了,为什么不能做到最好,难道就一直这样拖别人的后腿,靠别人保护?”林颜夕边说着摇了摇头,“我不甘心,也不想当离开军营的时候,我的回忆中都是懊恼、后悔。”

  “做军人的黄金年龄只有这么几年,等过了这段年龄就算是想再做也做不到了,所以现在我真的很感谢你当初的坚持,让我在最应该吃苦的年纪没有去享受。”

  林万年深深的叹了口气,“小夕,你是真的长大了,我是怎么也没想到,才不到一年的时间,你就有了这么大的变化,真的是让我……刮目相看。”

  “所以你也不要再提什么后悔不后悔,你做的真的没有错。”林颜夕说到这里,自己先笑了出来,“想想当初的我也的确太让人头疼了,也许我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这么多年竟已经惹了那么多的麻烦。”

  “现在想来,如果那个时候不去军营,说不定现在就不止是踢断别人肋骨了,而且我在的话李飞他们也不可能像现在这样用功。”

  而说着又想到了什么,忙又说道,“你们可能还不知道吧,大飞和刘语安竟然都用起功来考大学,尤其是大飞,还锻炼身体减肥成功。”

  “所以说原来是有条臭鱼影响了他们。”林万年很是肯定的做了评价。

  林颜夕一窒,怔怔的看向林万年,“爸,我其实是充话费送的吧?”

  林万年怔了下,可随后无奈的笑了出来。

  正在这时,周惠拿着午饭推门走了进来,听到两人的笑声,不禁问道,“说什么呢,这么开心?”

  林颜夕听到她的声音,笑着说道,“我是刚刚突然发现我爸变了一个人似的,所以我怀疑他是不是被谁给穿越附体了。”

  周惠忍不住一巴掌拍了过去,“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林颜夕也不在意,笑着接过饭菜说道,“这又把我的午饭拿这里来吃,我们这是在照顾病人还是在虐待病人啊?”

  看到林万年果然一脸眼馋的看着他们,他这恢复的虽然很不错,可还不能进食,这些天就靠着营养液撑着。

  可前几天到还不觉得什么,但随着恢复的越来越好,天天林颜夕好吃的好喝的,他却只能看着,怎么也有些受不了啊。

  不过周惠虽然清楚,却一点也不同情他,反而狠狠的说道,“他活该,早告诉他胃本来就不好,如果再像个工作狂似的一忙起来连饭都不吃,早晚会出事,可他就是不听,你说这能怪得了谁?”

  林颜夕听了她的话,又看到林万年被骂,却理亏的不敢多说的样子,顿时笑了出来。

  “咳……”在女儿面前被训,林万年还是有些尴尬的,轻咳了一声,还是转移话题的说道,“我也不是故意的,谁知才几顿饭没有吃好就成了胃出血。”

  而见周惠变了脸色,忙又说道,“不过还是你医术高明,又从生死边缘把我救回来了。”

  林颜夕还真是难得看到林万年这样的一面,顿时惊讶的问道,“爸,你这是在拍马屁吗?”

  “去,就知道没大没小的。”林万年瞪了她一眼,可毕竟还躺在床上呢,就是想有多余的动作都做不到。

  看着父女两人这样相互调侃,周惠心中暗自感慨,却也再说不出怪他的话来。

  其实嘴上说着怪他,可心里其实比谁都心疼的,但看了他却还是忍不住冷哼一声,“我学医可不是专为了救你的,这次看你还不长记性。”

  林颜夕听了却突然想到了什么,“对了,我们来的时候车上你说过的,这还不是你第一次给我爸做手术,之前一直没机会,现在有得是时间,快和我说说是怎么回事。”

  听到林颜夕这么问,林万年有些意外的看向周惠,见她无奈的摇头,也知是说漏了嘴,无奈的笑了下,“你什么时候也开始好奇我们的事了,以前可从来都不过问的。”

  “我只是突然发现,我原来对你们真的太不关心了,应该多了解一下才对。”林颜夕说着看了看两人,“而且我记得妈妈说过,做为医生最忌讳的就是给自己的亲人、朋友做手术,除非是真的对自己的医术有信心。”

  “如果是现在,这点到是没问题,可你说的多年之前,那时你们都还年轻着呢吧,对自己就这么有信心?”

  听到她的猜测,林万年顿时笑了出来,“那个时候我们还不是亲人呢。”

  “哟!”林颜夕顿时明白了,“原本你们竟然是一场手术定情,还真是……血淋淋的。”

  她的话果然又换来一巴掌,但显然没有用力,林颜夕也没有多在意,反而笑着说道,“看你们这表情,也知道我猜对了,不过这也是太特别了吧?”

  “何止是特别,你爸他当初是被炸伤的,人拉到医院的时候就剩一口气,当时在打仗医院手术室都满着,能做手术的医生也都不在。”

  “可他那时的情况,如果不马上进行手术的话不死也残了,所以明明知道做为实习医生不能上手术台,可我还是自做了主张,甚至只是一个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简易手术台上做的手术。”

  林万年听到这里,轻笑了下,“可就是这样的条件还是把我救活了,你妈她那次真的是一战成名啊!”

  林颜夕顿时恍然,笑着看向周惠,“妈,你可真是厉害,一次手术不但搞定了事业,还搞定了我爸,真是人生赢家。”

  “想知道的都告诉你了,还不快吃?”周惠说着忍不住给了她个白眼。

  林颜夕这才想起来手里的午饭还没吃呢,尴尬的笑了下,也不再多问的吃了起来。

  看了看她,周惠无奈的摇了摇头,“你这两天都这么累了,一会吃了饭去休息室去睡一觉吧。”

  “我不累,这些天其实都睡的够多了,而且我都听你的话没有训练,你看都快养出肥肉了。”林颜夕边说着还边掐着小肚子给她看。

  只是就算这么多天没有太过剧烈的训练,但每天的运动也会坚持,免得几天下来体能都下降了。

  可就算不训练,什么马甲线腹肌什么的对她来说真的不是问题,到是怎么掐也没掐出肉来,可却把还没好的伤掐疼了,不禁倒吸了口凉气。

  “伤还没好呢,掐什么掐。”周惠见了,边叫着边一把拉开了她的手。

  显然,这些日子虽然一直在照顾林万年,但也没忘了她身上的伤。

  林颜夕尴尬的笑了下,“早没事了。”

  随后也不再多说,忙低头吃饭。

  可两人的话,还是被林万年听到了,皱了下眉头,看向林颜夕,“怎么还受伤了?”

  “没那么夸张,就是撞了一下而已,真要是大伤也不能放我回来不是?”林颜夕也怕他跟着担心,忙笑着解释。

  周惠暗叹了口气,也跟着点头道,“我也看过了,是没什么事。”

  虽然两人信誓旦旦的说着,可林万年又哪里不清楚,但却也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

  看到他脸色不好,周惠也严肃起来,忙问道,“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林万年却摇了摇头,“我不是身体不舒服,是心里不舒服。”

  听了他的话,两人都是一愣,到是林颜夕最先反应过来,顿时有些哭笑不得,“爸,你这怎么还多愁善感上了,我之前说的话不是都白说了。”

  林万年却摇了摇头,突然正色的看向她,“这次生病虽然没什么大事,可这些天躺在床上我想了许多事。”

  “尤其是在刚刚听了你的那翻话后,突然觉得有些事,是时候要和你说说,我真怕有一天就这么倒下去,再也醒不过来,到时连说的机会都没有。”

  而在林颜夕还一头雾水的时候,周惠却变了脸色,“老林……”

  林万年却摆了下手打断她要劝阻的话,“我们不能一直瞒着她,她长大了,你还记得我们说过,等到她长大,到能接受这些的时候,就告诉她的。”

  原本要阻拦的周惠,听了不禁也沉默了下来。

  的确,就算是周惠也不得不承认,林颜夕这次回来的确变了,不但不再是曾经那个一言不和就会吵起来的她,还会多去思考,甚至还会为他人着想。

  这么大的变化,她自然不可能看不到,而这个时候林万年拿这个当做理由,她竟真的没什么可反驳的。

  而沉默了一会,却突然抬头,“林万年,你确定?”

  林颜夕真的被他们的严肃表情吓了一跳,要知道除了吵架的时候,可有多少年没听过叫林万年的全名,尤其还是如此严肃。

  没来由的,竟一阵不好的感觉。

  咽了下口水,压下心里的紧张,才问道,“你们这到底是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啊?”

  听到她的话,原本没有回答的林万年对着周惠用力的点了点头,两人相视了一眼,最后周惠败下阵来,也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好吧,你来说吧,我实在说不出口。”

  林万年也没有犹豫,依旧一脸严肃的表情,转头看向会林颜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