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特种女兵 > 第385章 我后悔了
  看到牧霖离开,可林颜夕却依旧站在那里发呆,李飞见了,原本就已经不好看的脸色,愈发的阴沉了几分。

  可看了看林颜夕,还是忍了下来,走到她的身旁,轻推了她一下,“那个……真的是你战友?”

  林颜夕终于回过神来,听到他的话,却没有回答,反而反问道,“怎么,看着不像?”

  说完却似自问自答似的说道,“的确不太像,让人看着像个痞子样,是不是觉得怎么也和军人联系不到一起去?”

  李飞看到她提起那人的表情,竟不自禁的露出笑意,下意识的皱了下眉,但还是摇了摇头,“痞气到是有,可更多的却是……杀气。”

  林颜夕一愣,抑制不住的惊讶看向李飞。

  “看什么看,难道不是吗?”李飞冷笑了声,“他身上的那种感觉和我现在的格斗教练一样,可你知道他是做什么的,他是真正上过战场杀过人的。”

  “你说他们两人的身上竟有共同的感觉,那意味着什么?”

  “呃……”林颜夕没想到他在这等着呢,一时说不出话来了,总不能说她不但知道牧霖是干什么的,也知道他杀过人,甚至……她也干过。

  当进了独狼小队,上了战场,当你知道你不杀人,敌人就会杀你的时候,就觉得杀人似乎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了。

  尤其是在那样的环境中,四周都是同自己一样的人,也让林颜夕越来越适应了那样的生活。

  甚至已经习惯随时抱着枪去训练,也习惯了各种突发的任务,甚至是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去射杀目标。

  而当她已经觉得这就是她的生活的时候,突然回到正常人的社会时,才发现,她的那些认知似乎与正常的认知竟有些出入。

  也是这个时候才想到,在普通人的眼里,现在是和平时期,即便是军人对于杀人似乎也不是什么正常的事。

  就算像李飞这样,军队大院里长大,每天看着的都是穿军装的人,可却不代表他能接受这些,就像现在提到那个上过战场上的教练,却也还是一付忌惮的表情。

  而这个时候,林颜夕突然发现,自己和这些朋友的距离似乎不再仅仅是几个月没有相见的距离,而是一个真正的杀伐果断的军人,与普通人间的距离。

  看到林颜夕迟疑的表情,李飞却会意错了,显然是当她在惊讶于他所说的话。

  想了下,才又说道,“既然你说他是你的战友,那么我就相信他不是坏人,也相信他不会对你不利。”

  “可你知道他来自什么部队,做过什么吗,他年纪轻轻的,身上竟会有杀气,那感觉甚至不比我的格斗教练差,可想而知他会经历过什么。”

  “所以这样的人我真的不建议你和他有所接触,相信我,这对你没什么好处。”

  林颜夕听了却只能无奈了摇头,“没这么夸张吧,你想太多了。”

  “怎么没有……”李飞还想说什么。

  可不等他说完,就被林颜夕摆了下手打断了他的话,“如果按你这么说,我们大院中的上过战场杀过人的多着了,难不成我都要躲着?”

  “我爸也参加过战争,你爸也是一样,我怎么就没见你害怕,你可能会说那太远了,那么近的,我们的同龄人又有多少进军营、多少人做了职业军人,就像大智哥。”

  “难不成我见了他们都要躲着,那我明天就得搬家了。”

  李飞顿时有些哭笑不得,“你明明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些。”

  林颜夕到也的确是故意的混淆视听,拍了拍他说道,“你不用多想了,他真的没你想的那么复杂,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战友而已。”

  “再说了……我们现在也不是一个部队,就算是想多接触,也没有那个机会,这你总放心了吧?”

  李飞听了暗松了口气,他承认自己说这些话真的有私心,可大部分却是真心为了林颜夕着想的,至少刚刚那一眼,他真的在牧霖的身上感受到了杀气,和那种久经战场的人才会有的感觉。

  这样的人你可以说他有能力,也可以说他有多么优秀,要知道这样的和平年代能被选中的人一定不会是无能之辈。

  可在他看来,这样的人却只适合远远看着就好,先不说会给林颜夕带来什么影响,就只是有可能会带来的危险,就让他本能的去反对。

  更何况这次林颜夕回来的变化太大,让他隐隐担心,尤其是牧霖出现的时候,他竟本能的觉得林颜夕的变化和这个人似乎脱不了关系,于是更忍不住开口劝她。

  虽然现在他也不知道这些话是不是真的有用处。

  看着林颜夕,他本想再说些什么,可还不等他开口,办完手续司机走了回来,对着李飞点了下头,才问道,“小夕,情况怎么样?”

  林颜夕巴不得不再与李飞谈这个话题,忙转头看向他说道,“还在手术,里面什么情况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是我妈妈在主刀,一定没问题的。”

  “小刘叔叔,今天的事多亏了你照顾他。”

  小刘听了却是一脸尴尬,“你千万别这么说了,都是我没有照顾好首长,如果早发现他身体不好,早送医院检查也不会出今天的事。”

  “这哪能怪你,连我这个做女儿的都没做到。”林颜夕摇了摇头,自己忍不住叹了口气。

  两人见她还在自责,相视了一眼,却也不知要怎么安慰她。

  手术进行了几个小时,比预计的时间要长一些,但总算是结束了。

  当林万年被推出来,林颜夕一下跳了起来冲了过去,“情况怎么样?”

  “放心吧,手术很成功,已经没事了。”一旁的护士也认识她,见她着急,也就忙开口说道。

  林颜夕顿时松了口气,下意识的向林万年看去,可看到的却是还没有醒过来的一张惨白的脸。

  可还没等再问什么,又突然想到了什么,忙拉住刚刚的护士,“那我妈她人呢?”

  护士也没有多说,只是指了指手术室,就推着林万年继续向前走了。

  林颜夕刚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对着李飞说了句让他帮忙照顾,转身就冲进了手术室。

  果然看到已经虚弱的坐到一旁椅子上的周惠,见她这模样,林颜夕顿时吓了一跳,“妈,你怎么样了?”

  “我没事,就是有点累了。”周惠摆了下手,而看着手术室内到处是血,看着都渗得慌的感觉,又催促道,“你怎么进来了,快出去,这里不是你呆的地方。”

  “不是手术结束了吗?”林颜夕下意识的问道。

  可刚向四周看去,就被林母一把拉住,“别看了,我们出去。”

  林颜夕这才反应过来,不在意的摇了摇头,“没事,我又不晕血,你先别乱动,坐着休息一会,我去给你拿水。”

  说着的扶着她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又帮她把手术服都脱了下来,这才跑过去又倒水又拿吃的,到是对手术室内的血迹像没看到一样。

  看着周惠吃上东西,林颜夕才坐到她的身旁,“我爸被推去病房了,我让李飞和小刘叔叔帮忙照顾,你不用担心了。”

  “你也真是的,把他刚手术完你把他扔给别人?”周惠不禁有些埋怨道。

  林颜夕轻笑了下,“他们告诉我手术很成功,现在人也没醒,只需要专业的护士照顾,我就算是过去也帮不上忙,到不如过来看看你。”

  而说着又问道,“可你每次手术后都是这个状态吗,是不是太辛苦了?”

  “做医生的都是这样,没办法的。”周惠无奈的解释着,可说完似怕她担心,忙又说道,“而且今天情况不一样,手术对象是你爸,我就算是再控制自己的情绪也会紧张。”

  “人紧张起来对体力消耗也就更大,至少我平时坚持几个小时的手术还是不成问题,没这么夸张的。”

  林颜夕听了也知她是怕自己担心,于是也没再多说什么,坐到一旁轻轻的抱住她,“妈,你真棒,你是最厉害的医生。”

  周惠不禁也笑了出来,满脸轻松的笑容。

  林万年的手术的确很成功,林母紧张归紧张,可专业素质绝对是一流的,对着自己的亲人,下起刀来却绝不手软。

  也正因为她高明的医术,让会这成了一场虚惊。

  但毕竟也是大手术,怎么也马虎不得,虽然信得过护士,可林颜夕还是亲自做些她能做的事。

  而这几天也成了她从小到大,与父亲在一起时间最久的几天,却也是两人相处的最平静的一段时间。

  深度修养了几天之后,林万年终于可以不再是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睡觉了,偶尔也可以半坐起来和林颜夕聊聊天。

  扶着林万年坐好,又在他后背放好靠枕,林颜夕这才坐了回来。

  现在这个时候林颜夕才有些庆幸在独狼小队的训练,如果不是那一段日子的残酷训练,现在好像也没有这个力气可以轻松的照顾林万年。

  而林万年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轻笑着看了她一眼,“现在我怎么有种养了个儿子的感觉?”

  这些天林万年也时常和她开玩笑,林颜夕从最初的震惊到现在已经习惯了。

  于是只是笑了下,就开口反问道,“您不是一直拿我当儿子养,现在后悔了?”

  可这次林万年没有笑,反而沉默了下来,好一会竟突然说道,“是有些后悔了。”

  林颜夕愣了下,抬头看着他有些发怔。

  见到她的表情林万年苦笑了下,“你立功的申请我看到了,你们师里已经批了。”

  虽然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话,可猜也能猜得到,这次去利巴执行这样的任务,虽然不算圆满,但人和资料都带了回来,独狼小队的人肯定都是要报功的。

  所以在听到这个的时候却一点也不惊讶了,“你这样提前告诉我,算不算泄漏机密啊?”

  “这算什么机密,保密条例背了一辈子,就算是老糊涂了,也不能忘。”林万年无奈的看了她一眼,才又说道,“你知道,当我看到那个立功申请的时候我是个什么样的心情吗?”

  林颜夕听了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也似明白他的意思,那些在外人看来,也许是闪着光的功勋,一笔漂亮的履历甚至是向上爬的资本。

  可是真正经历过的人都知道,那意味着痛苦、受伤,甚至是死亡,在经历了那些几乎可以将人的神经会压垮的战争后,对于这些却一点也不在意了。

  既然她能明白的事,林万年又怎么会不清楚,“爸,其实……”

  还不待她说什么,林万年就打断了她的话,“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一定会告诉我其实这次任务并不辛苦,也没有我想的那么危险是不是?”

  被他这么一打断,林颜夕顿时一窒,一句话也说不上来,没错,这正是她要说的。

  看到她的表情,林万年冷哼了声,“你骗骗别人还可以,你老子我也是上过战场的。”

  “一个集体一等功,个人二等功,真的只是出去旅旅游、看看风景就可以得来的吗?”

  边说着,又是深深的叹了口气,“我不知道你们这次任务都做了什么,更不知道你这些日子经历了什么,可当看着那个申请,我就能想象得到,这段失去联系的日子里,你会有多辛苦。”

  “我坐在那里,想着你这些日子要承受怎样的压力,面对怎样凶残的敌人,甚至还有随时飞射来的子弹,想梓着曾经在我休息、吃饭的时候,你可能会有生命危险,我就一阵阵的心疼。”

  “而又想到原本你是根本不需要经历它们,这些都是我给你带来的,就真的后悔了。”

  “你本可以不走这样的一条路,你本可以有另外一种人生,可就是因为我,你的人生、你的未来,都会被我的一个决定改变了,也许……我当初真的不应该把你送进军营,不应该让你穿军装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