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特种女兵 > 第384章 特殊的相见
  震惊过后,林颜夕深吸了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咬着牙说道,“我是林颜夕,你现在给我冷静下来好好说话,我爸他到底怎么了?”

  对方被她一下骂醒了,怔了下马上放慢了语气说道,“小夕,是你爸爸他……他突然吐血了,现在我们正在去医院的路上。”

  “哪个医院?”听他的话林颜夕脸色一变,随后马上又问道,“医生现在怎么说?”

  “我们是回家的路上,他突然吐血的,身边没有医生,现在正往军区医院方向去呢。”对方对着她解释起来。

  林颜夕瞬间明白了,今天林万年是回来看她的,可半路突然出事身边根本没有军医。

  想到这里,脸色顿时有些难看,而瞬间也明白了他打电话回来的原因。

  于是把上把林母拉了过来,虽然早已经看到林颜夕脸色不好,但她到还算平静,而林颜夕却不等她开口问,就已经说道,“妈,现在我爸他病倒了,身边没有医生,现在只有小刘叔叔在他身边,需要你的帮助。”

  周惠脸色变了下,但她却比林颜夕冷静下来的速度还要快,用力的点了下头,马上抢过了电话,“小刘,现在把他的症状说一下。”

  林颜夕见她并不算激动,这才放下心来,随后马上跑出去找车,这个时候她不想浪费半点时间。

  却没想到才跑出来,就碰到了走过来的李飞,于是问也不问一把拉过他,“你的车呢?”

  “家……家里呢?”李飞还是第一次见到她这样的表情,不要说她这次回来之后,就算是之前也没见过她这么不冷静。

  可此时的林颜夕哪里顾得了他的反应,听到他的回答想也不想的拉着他就走,“马上去开车,送我去医院。”

  听到医院这个词,李飞顿时明白事大了,于是也不敢再多问,快步的跑了回去。

  而在李飞将车开过来的时候,脸色难看的周惠也已经走了出来,林颜夕见了也来不急多问,拉着她就跳上了李飞的车。

  这才开口问道,“我……我爸他现在什么情况?”

  “看症状有可能是急性胃出血,我已经让小刘做了简单的处置,医院那边也准备了手术,我们马上过去。”周惠这个时候脸色虽不好,但人已经冷静了下来。

  可听到她的话,林颜夕还是一惊,“妈,你要亲自去做手术?”

  “当然。”周惠很是肯定的说道。

  按理说医生家人、朋友的手术是不推荐医生本人来做的,避免因太过在乎而造成的紧张。

  做手术胆大心细专业,一样不能少,而当人紧张起来,不管是再专业的人,都有可能受到影响。

  林颜夕虽然自己不是医生,可对于这些,还是知道的,所以一时也有些担心起来。

  周惠知道她担心,这个时候却笑着摇了摇头,“你放心吧,这也不是第一次了。”

  林颜夕愣了下,转头看向周惠,“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听了她的话,周惠勉强的笑了下,“这些事以后再和你说。”

  林颜夕没有再追问,只是拉起她的手,“既然你觉得没问题,那就去吧,我支持你。”

  她的话让周惠稍稍的心安了下,可只有林颜夕能看得出来,她平静的只是表面,心里其实比谁都急,但又马上要进行手术,却又是最不能急的人,心里的矛盾可想而知。

  在前面开车的李飞在听到两人的话后,不用问也知道是林万年出事了,又看两人的状态也不敢开口,只是悄悄的抄了近道,加快了车速。

  于是到了医院的时候才发现他们竟然比林万年的车还先到了。

  不过下了车后,周惠已是一脸平静,一扫刚刚的紧张,更像是平时工作时的周医生了。

  看着她这样,林颜夕暗松了口气,没有再说什么,任她指挥着助手做着准备工作。

  就在这时,林万年的车终于到了,林颜夕反应不慢,也不管其他,拉着护士直接推着担架车将人抬了下来。

  “爸,你感觉怎么样?”林颜夕看到人还清醒着,边推着边问道,可看到他嘴角的血迹,心不禁又沉了下去。

  听到她的问话,林万年转头看了过来,在看到她时,不禁露出一个笑容,“你好不容易才回来一次,难得全家人能聚到一起,结果又被爸爸搞砸了。”

  林颜夕眼睛顿时一酸,忙用力的摇了摇头,“不是的,只要你好好的,我们想什么时候聚就什么时候聚,到时我给你做你爱吃的菜。”

  林万年虚弱的点了下头,“好啊,我女儿真的长大了……”

  而这时,已经到了手术室门口,人被推了进去,林颜夕也再没有说话的机会。

  再抬头看到一切准备就绪的林母,林颜夕欲言又止,不敢再说什么影响她的情绪。

  而周惠反而对着她点了下头,“放心吧,你妈我大手术见得多了,这个不算什么的。”

  林颜夕用力的点了点头,看着她走进去,手术室的门也被关上。

  “放心吧,林叔一定没事的。”李飞见她一直站在那里不动,忍不住上前轻拍了拍她安慰道。

  “我知道……”林颜夕轻声说着,带着几分笃定,“只是,我早知道他有胃病的,可却从来都没关心他,以为他自己会注意,可没想到现在已经严重到了这个地步。”

  李飞听了她的话,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也怪不了你,林叔他平时工作太忙,你就是想关心也关心不上啊!”

  “你先不用急,胃出血也不是什么大事,更何况有周姨亲自去给做手术,一定会没事的。”

  边说着又拉着她坐到一旁,“你也别太紧张,你站在这里就是再紧张也帮不上什么忙。”

  林颜夕听了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些她到是也明白,可林万年病的太过意外,让她一时接受不了,所以紧张、担心这些情绪也就不受控制的涌上心头。

  坐下来,好一会林颜夕终于恢复了些,深吸了口气抬头看向李飞,“今天的事谢谢你了,如果不是你不知得耽误多少时间。”

  “和我还说什么谢?”李飞带着几分不满的说道。

  林颜夕勉强的笑了下,没再说什么。

  抬头看了眼时间,却才几分钟的时间,可林颜夕却觉得已经半小时过去了。

  她做为狙击手可以说是最有耐心的人,从来都不怕等,她虽没遇到过为等一个目标而隐藏两三天的时间,可不管是训练还是执行任务,几个小时也是再常见不过了。

  可那样的等待即便是漫长,但和现在比起来,却真的算不了什么。

  看着时间一点点过去,可手术室内依旧没有半点反应,林颜夕终于再坐不住了,站起来有些慌乱的来回走着。

  于是也没有注意,不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经过,却一眼看到了有些慌乱的林颜夕,正要离开的他也直接停了下来。

  示意身边的人等一下,转身走了过来。

  “大小姐……”一声不确定的叫道,而随后看到林颜夕抬头顿时确定了,“你怎么在这里?”

  “独狼?”看到牧霖竟然突然出现在这里,林颜夕也不禁一愣。

  而看到她脸色不好,又看了看一旁的手术室,也大概猜到了几分,“是……”

  “我爸爸他胃出血,刚被送进去手术。”林颜夕轻声的解释着。

  听到她的话,牧霖脸色也不禁变了变,虽然已经猜到不是亲人就是朋友,却没想到是她父亲,“你……”

  林颜夕却摇了摇头打断他的话,“我没事,他也一定会没事的。”

  牧霖叹了口气,把到了嘴边的安慰的话咽了下去。

  而这时林颜夕才想到,牧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应该是没什么时间出来的,于是没能忍住,“你呢,怎么会来这里?”

  “我是来看百里的。”牧霖也没什么隐瞒,看着她犹豫了下,是解释道,“之前有任务在身,即没来得急看他的伤,也没时间和你们道别就走了,今天难得有时间,就过来看看他。”

  “哦。”林颜夕轻应了声,她听得出牧霖即在解释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也在解释之前的不告而别,可林颜夕除了点头却再不知说什么。

  “小夕,这是……”却在这时,李飞也走了过来,看向一旁的牧霖脸色可算不上怎么好,目光也不无挑衅。

  都说女人的第六感是最强的,可男人却也绝对不差,更何况还是自小与林颜夕一起长大的李飞。

  直觉的来者不善,于是马上走了过来。

  而这个时候的李飞已经不再是原本那个看起来并不起眼的胖子,瘦身成功又锻炼了这么久的他,不止是气质变了,眼神中也多了几分凶气。

  只不过……这看其他人也许真的会把人吓到,但面对牧霖显然就不够看了。

  果然,牧霖只看了他一眼,就不加理会,不等林颜夕开口,就先说道,“抱歉,我的身份涉及保密条例,你没权知道。”

  李飞被咽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就连林颜夕都有些意外他会这么说,疑惑的在两人间看了看,却也没有不给牧霖的面子。

  只是开口说道,“这是我战友,他的身份的确需要保密。”

  林颜夕开口解释了,李飞更说不出什么话来,只能自己气闷。

  只不过林颜夕此时心里一直担心着林父的病,到也没注意到他。

  而随后想到牧霖刚刚的话,这才又问道,“百里他也在这里,情况怎么样?”

  “是,他在y国手术之后才被送回来的,回来之后直接送到军区医院治疗。”牧霖点了点头,可迟疑了下才又说道,“至于情况……可能有些不太好。”

  林颜夕一愣,顿时有些惊慌的问道,“怎么回事,不是说没有太大的危险吗?”

  “人是没有什么危险,也救了过来,只是伤在腿上,那一枪也挺重的,现在看恢复的情况,可能会影响到以后的行动。”牧霖提起这些的时候,神情也有些黯然。

  而看到林颜夕一脸的震惊,忍不住伸手拍了拍他,“你也不用太担心,他现在的情绪还算稳定,你也不用急着看他,一切等你这里稳定再说吧。”

  林颜夕也知道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虽然心里也为百里清担心,可事情有轻重缓急,自己的爹还在手术室里躺着呢。

  虽说对于百里清的事她也担心,但现在毕竟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再加上牧霖所说的他情绪还算不错,暂时还是这里更需要她的。

  于是轻点了下头,“我明白,等我爸手术结束,安顿好他我就去看百里。”

  牧霖没有再说什么,而这时另一边正等着他的人显然有些急了,一付想叫又不敢叫的样子。

  牧霖背对着他们,并没有注意,可林颜夕却看得清楚,心里愈发有些发堵,却还是开口说道,“你的人可能着急了,是不是还有任务?”

  牧霖没有回头看,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最后却只能叹了口气,“是啊,还有任务,刚刚看了百里一眼,就要走的,可没想到看到你在这边。”

  林颜夕听了却轻叹了下,“每次见面分开都是这么匆忙……”

  随后又说道,“快去吧,别耽误了正事。”

  “可是你……”牧霖还是有些迟疑的看了看她。

  摆了下手,林颜夕到是不在意的说道,“我这里没事的,我爸他应该快出来报,再说这不是还有朋友陪着。”

  听到她的话,牧霖眼中抑制不住的黯然,但随后就掩饰了下去,这才重新抬头看向她,“那我走了,你保重!”

  林颜夕用力的点了下头,“你也是,注意安全。”

  对于他们来说,似乎这是唯一能叮嘱的话了,保重、安全,竟比什么都重要。

  牧霖说完话也不再有半分迟疑,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林颜夕有些怔怔的出神,她本以为即便是再能见到牧霖,也不知要多久以后的事。

  可没想到会在这里,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再度遇到,只是匆匆一见,却又只是一句道别。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