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特种女兵 > 第381章 最后一次机会
  两人边聊着出了学校,而不等林颜夕问她还要去哪里的时候,就见她突然发现了什么。

  一把拉住林颜夕就向前方走去,边指着前方不远处的一辆车,“是大飞来接我们了。”

  林颜夕愣了下,随后反应过来,“你什么时候给他打的电话?”

  “早上你洗澡的时候。”刘语安笑了出来,“你回来这么大的事怎么能不告诉他?”

  林颜夕无奈的看了她一眼,却没有再多说什么,跟着她走到了前面那辆越野车旁。

  而见刘语安指了指车里,林颜夕顿时会意,上前一脚踢在车上,‘嘭!’的一声。

  “******,谁啊!”李飞边叫骂着边直接从车上跳了下来。

  可一回头,看到两人时不禁傻在那里,“你……你们怎么这么快啊?”

  林颜夕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看你那傻样吧。”

  而随后上下打量了他几下,这才发现刘语安所说的真的没错,才短短的几个月不见,他人竟比林颜夕还黑,所说的即瘦了却也壮了,是他已经把原本的一身肥肉练成了肌肉。

  以林颜夕的了解能看得出来,他这可不是简单的健身房练出来为了看起来漂亮的肌肉,反而同窦鹏鹏他们那种充满力量的肌肉。

  而林颜夕却又发现了一点,这瘦下来的李飞似乎……帅了许多。

  看来每个胖子都是潜力股,这话可不是说说而已的。

  “怎么,不认识了?”李飞见她这么一直打量着自己,顿时笑了出来。

  林颜夕回过神来,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的确不认识了,你怎么变成这样,去哪个矿场劳改了?”

  “还说我呢,你不也是一样,黑成这样我差点没认出来。”李飞也笑着看向她。

  而话说完两人相视一眼,都忍不住感叹的笑了出来。

  短短的几个月,竟不止是穿了军装的林颜夕有了这么大的变化,其他人竟也都在变,他们都不再是那个会任性妄为的孩子了。

  想到李飞这样的理由,林颜夕也不去多提,而是走到他的身边一拳打了过去。

  李飞也不躲不让,硬生生的挨了她一拳。

  林颜夕虽然没有用力,但却能感觉得到,不说别的,就只抗击打能力一定有了很大的进步。

  见此,林颜夕顿时笑了出来,“不错嘛,哪天有空切磋一下,看看你有没有什么进步?”

  李飞顿时笑了出来,“当然没问题。”

  而边说着看向林颜夕,却慢慢的收起笑容来正色的问道,“军营里是不是很苦啊?”

  “还好吧,习惯就好了。”林颜夕没在意,随口回答着。

  可李飞听了心里却不是滋味,叹了口气,“还说不苦,上次见你的时候还没这么黑,你手上也没这么多的茧子呢!”

  听他这么一说,林颜夕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那是长久的拿枪训练而磨出来的茧子,和进独狼小队之前比起来,真的可以说是惨不忍睹。

  这么久以来,不是狙击枪就是突击枪,每天训练都不知道要扣动多少次的扳机,手上不同的位置磨出血泡,然后破掉,之后慢慢变成了这样子。

  可她又不似牧霖那种训练了几年,已经把缉茧子变成了和皮肤一样的颜色,现在却正是难看的时候,所以任谁看了都会忍不住一阵阵的心疼。

  林颜夕到是习惯了,也已经过了最疼的时候,除了难看一些,到也没什么。

  可没想到李飞只一眼就看到了,再对上他的目光,林颜夕突然觉得有些异样,之前被刘语安一直提醒的事似乎再度浮现出来,看向李飞的目光不禁也变了变。

  不过林颜夕反应不慢,很快掩饰住那几分异样,边笑着边伸出手来,“大飞,我还真没看出来,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细心了?”

  “我一直都是这样,只不过你从来没有在意而已。”李飞突然一句话,气氛顿时冷了下来。

  林颜夕怔了下,从没想到一向嬉皮笑脸的他会突然这么认真,甚至说出这样的话来。

  看到两人怔在那里,刘语安忙推了林颜夕一下,开口打岔的说道,“大飞也是关心你的伤,你说你也是,怎么这么不会照顾自己,连手都能伤成这样?”

  林颜夕也借着机会笑了下,“其实这些早就不疼了,只是看着吓人而已,据说过再过个几个月,它们就能磨平,看不出来了。”

  “那你身上其他的伤呢?”李飞脸色却依旧不好,见她笑着解释,却突然又问道。

  林颜夕下意识的说道,“没有啊,哪里有伤。”

  却不等她的话音落下,李飞突然一拳打了过来,林颜夕下意识的左手伸出一档,虽然档住了他的攻击,却一下拉到了小腹的伤,顿时疼的倒吸了口凉气。

  “李飞,你干什么呢?”见这情况刘语安顿时急了,一把拉开他,上前看着林颜夕问道,“你怎么样,打到哪里了?”

  她刚刚没注意两人的动作,还当是被李飞打的,其实他应该是看出了林颜夕走路有些不对,而她又死不承认,于是故意这样做的。

  林颜夕这次回来虽没受什么枪伤,可这一路磕磕绊绊的身上可以说没一处好地方,尤其腰上和小腹,当时撞飞扑出去,撞到石头上,到现在小腹处都还是一片的青紫。

  而到了大使馆到是也找医生看过,并不是什么大伤,除了上了些药也只能靠她自己慢慢恢复了。

  这样的伤已经不是第一次,但这次的确更重一些,连走路都小心着动作,但李飞却还是一眼就看出来了。

  听到刘语安的问话,林颜夕摇了摇头,“没事,不是他打的。”

  可在说话间,刘语安已经一下拉开她的衣服,一片青紫。

  “嘶!”看到她的伤,两人顿时脸都变了,那表情似比自己受伤还要难受。

  林颜夕反应过来,忙拉下衣服,“好了,这都是皮外伤,只是看着吓人而已,已经去过医院,医生都说没事了。”

  “你不是说半夜才回来的,哪来的时间去医院看的?”刘语安这个时候也反应过来,直接叫道。

  一听她这么说,李飞脸色更难看了,“林颜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随后马上想起什么,“马上上车,我们这就去医院。”

  林颜夕无奈的跟着他们上了车,但还是说道,“真的不用去医院。”

  边说着怕他们不信,还拿过自己的背包把里面的外伤药拿了出来,“这都是医生开的药,这你们总该放心了吧?”

  两人看到开的一堆的药,也终于信了她的话,可坐在车里还是感慨的看了看她,“你到底做什么去了,怎么把自己弄成这样?”

  林颜夕笑笑没再说什么。

  李飞却叹了口气,“没想到几个月不见,你的变化这么大。”

  “这话刘语安已经说过好几次了。”林颜夕无奈的摇了摇头,而随后看了看他们两个,“再说了,你们的变化就不大吗?”

  “我从来都不知道语安表演会那么好,完全不比真正的演员差,我也从来都不知道你有一天会对自己下这么大的狠心,可以几个月的时间有这么大的变化。”

  看到李飞低头沉默,林颜夕叹了口气才说道,“大家其实都在变,我不知道这样的变化是好还是坏,可我们终归要长大的不是吗?”

  不知是不是因为听到她的话而有所感触,李飞的脸色变了变,但只一会,又恢复了正常。

  突然发动车子,边说道,“你们忙了一个上午了,还没吃饭吧,我请你们去吃顿好的。”

  两人也不和他客气,竟异口同声的说道,“我们要吃火锅!”

  说完后,两人相视笑了下,似又找到了原本的默契。

  李飞也没反对,没有回头看两人,只是嘴角似有似无的向上勾起,直接开着车直奔他们熟悉的火锅店。

  而看到他开车,林颜夕才想到了什么,“不对啊,大飞,你什么时候有的驾照?”

  “过了十八岁生日就去考了。”李飞看也不看她一眼,显然心中还有些许的不满,而一付你不知道的还多着呢的表情。

  林颜夕听了有些苦笑了起来,的确,曾经一起长大的朋友,像亲兄弟姐妹一样的人,此时却因为几个月的分离而慢慢变得陌生。

  不过随后她就释然了,大家未来都不再在一个圈子里,总会渐行渐远的,但刚刚的那份默契,却是让她明白,有些东西是永远也不会变的。

  而明白这个,那就足够了。

  三人吃了饭也没再多耽误,李飞直接送两人回军区大院。

  一方面,刘语安是瞒着家里人出来考试的,就算是父母不在,下午还是要去上学,她要把危险系数降低到最低。

  而另一方面,就是林颜夕家里的人回来了,她前前后后加起来就那么几天的假,总不能都陪他们。

  所以不管是因为谁,都要回去了。

  当车停下来,林颜夕直接跳下了车后,却看到李飞也走了下来。

  虽然已经意识到他的变化,可看着这样的他还是有些不太习惯,因为不止是整个人体积变了,脸也变了,甚至连气质也变了。

  原本一个天天逗比的乐天派,突然竟有些阴郁了起来。

  而看着这样的他,林颜夕想劝劝他,可话到嘴边却不知说什么好,最后也只能忍了下来。

  可没想到她还没说什么,李飞已经开口说话了,“林颜夕,我不管你自己多不在意,可我希望你不要忘了,还有我们这些人担心你。”

  “就算是为了我们,以后也不要再让自己受伤,还有把自己的伤养好,不要把小伤变成大伤。”

  林颜夕这次没有反驳,用力的点了点头,“我知道。”

  而刘语安也问道,“你这次能有几天的假?”

  “大概一周吧,但会不会临时被招回去,我也不清楚,只能听天由命了。”林颜夕无奈的笑着。

  但随后反应过来,明白他们担心什么,“不过这次你们大可以放心,我这次回来没有其他的事,除了在家陪爸妈随时都有时间。”

  “反而现在你们更忙一些,我到还怕耽误了你们的高考,到时不是成了罪人了?”

  听到她说要留时间在家里陪爸妈的话,两人有些意外,但想到她受的那些伤,又想到她的这么大的变化,一定是经历了许多事,对父母的态度有所变化一定是正常的。

  于是也没多问,到是刘语安不屑的笑了下,“说好像你不打扰就能考得好似的。”

  林颜夕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他们这些人有一个算一个,可都没有和学霸沾边的,就算是刘语安会有很大的机会标进北江大学,但那和学习成绩的关系却不大。

  而笑过之后,林颜夕也不再多说,对着两人挥了下手,转身向家里走去了。

  可看着她离开的背影,两人却并没有动。

  待她走远刘语安才突然开口问道,“大飞,这么好的机会你为什么不说?”

  李飞苦笑了下,沉默了下才说道,“我知道刚刚吃饭的时候你故意留我们两人是给我单独制造机会,可我现在还是说不出口。”

  “为什么?”刘语安有些不解的看向他,“你当我不知道你喜欢了她多少年了吗?”

  而边说着,突然转头看向他,“说实话,这次她回来,我突然感觉和上次见面的时候不一样了,不止是你所看到的那些变化,甚至能感觉得到,她的心里对于未来也有了不一样的想法。”

  “这次回来她虽然也提到了转业后的事,但却并不像以前那么的迫切,甚至不时的会提起军营里的趣事。”

  “昨天一夜,她和我聊了被男兵看不起,她是如何灭了对方的威风,又是如何让他们刮目相看,她也和我聊去了热带执行任务又认识了多少不一样的战友,却唯独没有提起曾经最喜欢的画画了。”

  “如果是这样,那么有很大的可能她短时间不会转业也不会再回来。”

  “我不知道她现在在做什么,但从她的变化和伤,再加上她如此在意保密的条例都能看得出来,一定不是什么普通的部队。”

  “而她如果真的短时间内不回来,那未来也许就会断了联系,这……也许就是你最好的一次机会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