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特种女兵 > 第374章 你这是在逞强
  虽然多了一个人的负重,可好在这次离开并不算是全副武装,轻装前行的她除了枪,再没什么重的东西。

  所以背着他虽比平时训练时的负重沉了一些,但也还可以撑得住的。

  而没了杜易辛的拖累,整个队伍的速度也加快了些。

  可他们却丝毫没有心安的感觉,因为在他们的奔跑中,身后的枪声从来都没有断过,这也就意味着牧霖依旧没有安全。

  边跑着,秦宁军忍不住大声叫道,“独狼,我们已经安全,你马上撤退、马上撤退!”

  听着他已经变了声的喊着,林颜夕愈发的急了,不禁问道,“离边境还有多远?”

  “五公里!”百里清一直在前面带路,除了警戒自然也是要保证大家的路线正确。

  所以在听到林颜夕的问话后,丝毫没有犹豫的回答她。

  听到这个距离,林颜夕脸色不禁一变,“接应的人呢?”

  “他们已经在向这边赶来了。”百里清也顾不得多想,直接大声的叫着。

  他在前面根本看不到林颜夕此时的情况,而边跑着还忍不住叫道,“再坚持一下,五公里很快的,我们和接应的人接头后,马上就可以回去救人。”

  “你们不用管我,我可以坚持。”这时牧霖的声音传来。

  而随后不等他们回答,马上又说道,“我把追兵引开,安全之后再想办法和你们汇合。”

  “独狼!”秦宁军听了顿时一惊。

  “把大家好好的带回去。”牧霖喘了口气,带着几分命令的语气说道,“你们的体力消耗太大,我现在跟上来等于是把追兵带过去,肯定会消耗你们更多的体力。”

  “如果你们体能透支,再遇到敌人那就太危险了。”

  林颜夕听到这里,心里不禁一动,一路一直带着杜易辛,体能真的是消耗的厉害,此时的速度也慢了许多。

  也许刚刚她说话时,牧霖已经听了出来,毕竟这些人中只有她的体能最差,也消耗的最多。

  能想象得出来,牧霖这么做除了他刚刚所说的话,是为大家考虑,可大部分原因绝对是因为她的。

  一想到这里,林颜夕脸色不禁一变,也不管他是不是命令了,对着通讯器就道,“独狼,你不是说过,做狙击手最不能就是莽撞。”

  “你不能仗着自己枪法好就这么干,太危险了,我们已经脱离危险,还有五公里而已,不需要你一个人为我们档着追兵。”

  牧霖听到她的话,却轻笑了声,“你胆子大了嘛,敢来训我了?”

  边跑着边说话,对体力的要求会更高,所以才说了这么几句话,气息就已经有些喘不匀了。

  只能深吸了口气,才又说道,“独狼,我不是在训你,你已经拖延他们的时间,这对我们来说已经够了。”

  “你经历了的战斗比我经历的要多得多,知道你自己在干什么。”

  秦宁军这时也接道,“独狼,她说的没错,你马上跟上来,我们需要你的掩护,听到没有?”

  牧霖迟疑了一下,最后终于应了一声,“好吧,我给他们设几个雷,这就跟上来。”

  听到他的回答,林颜夕心里这才松了口气,而这一下,却没注意脚下,一个踉跄向前扑倒。

  “大小姐……”一旁的姜海源眼急手快,一把拉住她。

  勉强撑住没有摔倒,林颜夕摇了下头,“我没事。”

  说着不多说就要继续向前走去,可刚刚姜海源伸手扶她的时候已经看到了她惨白的脸色,这才想起,这一路都是林颜夕拖着这么个废物。

  而他们都一直只顾着对敌和保护两人,而忘了她体能的问题。

  于是瞬间也想明白了刚刚牧霖为什么会做那样的选择,根本就是听出她连说话的力气都是强撑着的,哪里还能再背着个人坚持得了五公里。

  暗骂自己疏忽,连远在身后战场的牧霖都听了出来,他就一直跟在林颜夕的身边竟没有注意。

  还好这时发现,如果再等等说不定林颜夕就不是摔倒,而是晕倒了。

  既然看到这些,当然不可能再任她这么下去,忙伸手拉住她,“人我来背,你休息一会。”

  还不等林颜夕反对,姜海源就已经一把将人拉了过去,“如果你想一会体力透支而晕过去,那就再硬撑着吧!”

  林颜夕原本就真没了力气靠着一口气在撑着,此时姜海源又不是只和她客气一下,是真的把人拉了过去,她又哪里是他的对手。

  又听到姜海源的话也的确没错,于是也只能放了手。

  见她不再争执,姜海源无奈的看了她一眼,边将人背了起来,边嫌弃的说了一句,“刚刚还在说独狼逞强,怎么到了你自己这里就看不到了,体力跟不上不知道和我们说吗?”

  其他人在两人停下来的时候,就已经看了过来,见姜海源把人接过去就大概猜到了什么,又听到他在骂人,秦宁军也忍不住说道,“大小姐,我们很快就到了,负重能扔的就扔。”

  “从现在起人交给呆子,你负责保护他们。”

  “明白。”林颜夕喘了几大口的气,才感觉又有了些力气。

  扔掉背包里除了弹药和水之外的其他东西,这才握紧了枪,忙跟了上去。

  林颜夕的体力虽然还没恢复,而没了杜易辛的拖累,到也还可以撑得住,她知道现在不是逞强的时候,可也不想成为大家的累赘。

  她做不了狙击手掩护大家,至少做好她能力范围内的事。

  在经历了这么个短暂的插曲之后,队伍继续前进,而有了牧霖阻挡住追兵,他们也将枪声甩得越来越远。

  虽然已经每一步都跟灌了铅似的,每走一步都要用尽全身的力气,可她却也不能放任不管,只低头跑。

  所以边前进中,还得强打起精神警惕的看向四周。

  这个时候林颜夕终于意识到,当初极限训练时的重要性了。

  是那些日复一日的极限训练,即强化了体能也让她在这样的体力透支的情况下,明白要怎么咬牙坚持下去。

  又走出了一段距离,身后在传出几声爆炸之后,突然静了下来。

  黑暗中,又恢复到了那诡异的宁静,让所有人都忍不住带了几分凝重。

  也不知是挺过了疲倦期,还是这一段路不用负重,得到了休息,反正让林颜夕也恢复了些。

  此时见四周都一瞬间安静了下来,忍不住向秦宁军看去。

  “继续前进,都不要分心。”秦宁军却不理会她,对着大家小声的命令道,“都不要大意,小心他们还有埋伏。”

  其实刚刚有枪声的时候,会让人感觉到紧张,因为能实实在在的感受到身后的追兵,可现在枪声消失了,四周的寂静带给他们的却是莫名的压力。

  谁也不知道敌人会不会仅有那一处的埋伏,再加上他们不管是体力也好,火力也好,都已经不如刚刚,如果再遇到埋伏,刚刚利用重火力开路的办法似乎已经不太可行了。

  还剩下几公里的路,而接应的人也在尽量的向这边赶来。

  可这不意味着他们可以放松,反而都愈发的紧张起来,林颜夕用力的咬了下舌头,疼痛感顿时让她恢复了几分精神。

  她刚刚向秦宁军看去,就是想让他去问一下牧霖的情况。

  可秦宁军根本连理都没有理她,让她心里更是没底了,但也大概能猜得到,他应该有他的考虑,如果牧霖刚刚逃出来,一定得集中精力,不能分他的神,所以还是等他主动联络的好。

  而林颜夕虽然在秦宁军做出决定后就想明白了这个问题,却还是忍不住一阵阵的担心。

  到不是她对牧霖真的有多特别的感受,只是她清楚一个人独自留下断后有多危险,一个不小心的疏忽,就有可能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所以明知道牧霖是个高手,却不代表不需要去担心他。

  “你不用担心独狼,他一定会没事的。”姜海源虽然背着个大男人,可体力显然比她要好得多,这个时候除了呼吸有些重了点之外,竟没半分变化。

  而他虽把人接了过去,却一直都还记得林颜夕那没半点血色的脸,一直都注意着她。

  看到她的体能在慢慢恢复,到是松了口气,可也注意到在枪声消失后她担心表情。

  听到他的声音,林颜夕下就想看了看他,对上他的目光,马上又说道,“我知道,我没有担心。”

  见她还嘴硬呢,姜海源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但还是小声的解释道,“刚刚最后的那几声爆炸明显就是独狼给他们留的礼物。”

  “爆炸的时候,独狼肯定都早已经跑出射程之外了,而且爆炸之后他们一定不敢再快速的追上来,给独狼留下足够的逃跑时间。”

  这个解释是绝对说得通的,林颜夕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听了他的话却也松了口气。

  姜海源无奈的摇了摇头,“你这是关心则乱,你虽然比不上他,可这些你也绝对能做得到,既然你都能做得到的事,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虽然知道他这是在夸自己,可听到这样的语气,怎么听似乎都有些不舒服。

  不过现在似乎也没心思去挑他语气中的不对,只是不再理会他继续向前走去。

  整个队伍从遇袭到现在,虽然有慌乱过,也有紧张过,但却一直保持着有序的进攻队形,也一直将杜易辛好好的保护在中间,即便到了现在,大家的体力都消耗的差不多了,却依旧没有任何的变化。

  而这样的好处,自然即可以快速的行动,加快撤退的速度,也可以侦查到是否有埋伏。

  就像刚刚遇敌的时候,狙击手与突击手相互配合,成功的躲避了一次埋伏,也逃过了一次全军覆没的危险。

  黑暗的树丛中没有太多的障碍物,对于他们来说隐藏了太多的危险。

  虽然一路上大家已经尽量小心,可没想到危险依旧没能躲得过。

  却在百里清快速的穿过草丛,边警惕的看向四周时,不知是真的感受到了危险,还是身体本能的对于危险已经有了反应。

  本能的向一旁扑倒,边大声叫道,“卧倒!”

  “嘭!”的一声枪声响起,只来得急扑倒在地百里清一声惨叫。

  “有狙击手!”窦鹏鹏反应也不慢,在叫出声提醒他们的时候,也是一枪打了出去。

  子弹飞射,打在草丛中发出一声闷响,林颜夕不用看也知道他这仓促的一枪失手了。

  “隐蔽,都隐蔽好!”窦鹏鹏一枪失手,懊恼的声音传来。

  边还问道,“百里,你情况怎么样?”

  此时耳麦中听到百里清虽已经不再大声惨叫,可压抑着的沉重的呼吸声传来,却也能感受得到他的伤一定不轻。

  可他却硬生生的忍了下来,“我没事,做你自己的事吧!”

  大家都知道他是不想让窦鹏鹏分心,所以在听到他的话后,都忍下了冲过去救他的冲动。

  林颜夕看了眼他的方向,只能看得到一个人影在草丛中艰难爬着。

  却也只能咬了咬牙不去理会,快速的爬到姜海源的身边帮他将杜易辛拉到一旁隐蔽起来。

  说是隐蔽,可不过是一棵并不算粗的树后,如果狙击手枪法够准的话,绝对可以一枪穿透了树干打爆他们的头。

  所以三人都将身体压得低低的,不敢露出半分。

  可他们两个可以,林颜夕却不能一直躲下去,刚刚那一枪明显是事先埋伏在这里的狙击手。

  只是一枪,就打中了身经百战百里清,可以想象对方的枪法一定不低。

  现在牧霖不在这里,只有窦鹏鹏一人对付他,而不管对方是不是个牧霖一样的高手,都算是敌暗我明,怎么看也不好对付。

  更何况现在对手到底是只有他一人还是一队人都不知道,那更不可能放任窦鹏鹏自己一个人去对付敌人。

  如果对方现在这么做只是想引出他们的狙击手,先解决掉他,再一一击破呢?

  所以林颜夕不能再躲,她得去帮窦鹏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