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特种女兵 > 第364章 太暴力了
  林颜夕诧异的看向他的方向,可还不等她问,秦宁军就笑了,“可他们越是奇怪这里才会越乱,我们也就越有机会吧?”

  听了这话,林颜夕瞬间明白,秦宁军比她看得要早得多。

  这次林颜夕也听明白了,他们不但早发现了问题,而看这情况也应该是早有准备。

  想到这些,林颜夕松了口气,但却忍不住说道,“原来你们早想到了。”

  “所以说你不是队长,只能是个观察手。”却在这时百里清毫不客气的打断她的话。

  林颜夕不禁一窒,随后不在意的冷哼了声,“这样不是更好,省得我去动脑,只做一个听命令的观察手不是很好?”

  “至于那些麻烦的,自然有适合当队长的人去想。”

  “谁也不是生下来就是做队长的料,都是锻炼了崃的。”秦宁军听着两人斗嘴也跟着轻笑了下。

  不过随后到是想到了什么,马上又说道,“而且你刚刚不是想到了,就这一点就还是有潜力的。”

  林颜夕轻笑了下,没有在意,秦宁军最近对她的态度到是好了许多,也不再似之前那么排斥了,这一点她到是出自内心的高兴,至少她的努力大家是看到了。

  而且大家已经慢慢的在接纳她,这对林颜夕来说真的是件好事。

  而不等林颜夕说什么,秦宁军就又说道,“你们说我们的大小姐表现这么优秀,而且可以弥补许多我们所做不了的任务。”

  “未来有没有可能成立一个女子特战小队,到那时说不定大小姐就是第一任队长呢!”

  正在警戒的观察着四周的林颜夕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队长,你真是越来越幽默了。”

  “你别说的这么绝对,要对自己有信心嘛,要知道这个世界可是什么都有可能发生的。”秦宁军不在意的笑了下,“别忘了当初你来独狼小队的时候,我们都是什么反应。”

  “可再看看现在呢,队里的人哪个没被你救过,哪个没被你的狙击枪掩护过,又还有谁敢认为你不行的?”

  “我知道什么都可能发生。”林颜夕到是没有太过得意,而是边说着话边移动自己的位置,“不过……别的我不清楚,我只知道如果你再留在那个位置,大约两分钟后就要被人发现。”

  秦宁军一惊,忙抬头向后看去,果然身后一阵武装人员正向他的这个方向走来。

  现在到还是他们视线的死角,可如果再等下去,等人走过来,那可就没那么幸运了。

  于是再顾不得开玩笑,忙矮下身体,几乎用爬着的慢慢向后退了过去。

  “别动,再动就进入监控器范围了。”林颜夕看着他的动作,不紧不慢的提醒着。

  心里暗暗计算着几个人的步子,边对着他小声说道,“向左,花坛里有个缺口正好可以藏得下你。”

  虽然是队长,但秦宁军这个时候可没有什么决定权,在听到林颜夕的话后,毫不犹豫的向那个方向爬了过去。

  几乎在他躲藏好的瞬间,一行人不紧不慢的走过,经过秦宁军的藏身之地时却没有半分反应。

  看到他们的警戒并不算多严谨,林颜夕暗松了口气,而自己也忙收起枪蜷缩在角落的灌木里,与夜色彻底容为一体。

  “我说这么好的时候不去喝酒找女人,还要跑这里来巡逻,真是哔了狗了。”却在他们经过林颜夕的时候,一个带着南疆口音的声音传来。

  听到对方说的是汉语,林颜夕心中不禁一凛,下意识的抬头看了过去。

  虽然是黑暗之中,但借着灯光却依稀能看得清说话的人,明显的汉人模样,而那话音也不似外国人学汉语的那种别扭,显然是在说母语。

  在林颜夕看去的时候,那人还忍不住抱怨,“明明已经封锁了,还有这么多的监控,怎么可能出问题,我看杜老鬼就是觉得花了钱,不用白不用的折腾我们玩呢!”

  “少废话,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我们既然来了,就算是为了自己安全也得认真起来。”

  “尹凡,把你那些抱怨都给我收起来,我可不想因为你的大意而拖累了大家。”这时一个中年男子,带着几分严肃的声音传来。

  “明白了。”而刚刚还抱怨的尹凡顿时收声,虽然声音里带着几分不愿,却的确没再抱怨。

  可从他们短短的几句话中,林颜夕还是得到了些许的信息。

  待他们离开,林颜夕忍不住对着通讯器问道,“队长,你刚刚听到他们的话了吗?”

  “隐约听到一些。”秦宁军离的距离有些远,也只听到了个大概。

  林颜夕听了就马上就说道,“他们肯定是我国的,就算不是大汉的,也是外国国籍大汉的人。”

  “可听他们的话,应该像是拿了钱才来利巴,你知道国际上哪个佣兵团中是以汉人为主的吗?”

  “你确定?”秦宁军有些惊讶的问道。

  林颜夕沉默了下才又说道,“至少我还从没听过哪个外国人可以把汉语说的这么溜,可就算一个两个的汉语通,也不可能所有人都说的这么好。”

  “据我所知现在的佣兵团中虽然有汉人的身影,但注应该是没有以他们为主的。”秦宁军到是也没有因为她只是猜测就不更深会。

  而停顿了下马上又命令道,“等下行动的时候注意一下这些武装人员,能在这个时候来帮忙的,除了是杜易辛自己的人外,应该就是与米国有关系的。”

  “如果能趁着这个机会确定他们是哪个佣兵团的,那对我们也有好处。”

  “明白。”几人忙都正色回答着。

  却在林颜夕他们的声音落下的瞬间,远处突然一声爆炸声响起。

  还不等他们反应过来,凌乱的枪声夹杂着爆炸声响成一片。

  而那个方向不是别处,正是柯成磊以及一众势力联合偷袭的方向,也是将军的藏身之所。

  杜易辛没打算吞掉将军的地盘,而是打算直接斩草除根直接斩首将军。

  他们虽然行动突然,可秦宁军却也不慌,“柯成磊那边行动了。”

  “不过他们正在借机要挟杜易辛出面,我们再等等。”

  林颜夕没有多问也明白了他们的意思,这个时候杜易辛都还没有露面,显然做着渔翁得利的打算呢!

  可利巴的势力中哪个也不是笨蛋,自然不可能被他当了枪用。

  所以不要说有柯成磊在其中,就算是没有他,这些人也不可能就这么放过他。

  而现在那边显然是已经打了起来,既然是偷袭,时机自然最重要。

  可现在他们借机要挟,如果杜易辛依旧没有任何行动的话,那现在不仅仅要错过最佳的偷袭时机,甚至这次的联合也就功亏一篑了。

  所以秦宁军才说要等一等,看看杜易辛会不会有所行动。

  远方的枪声虽然没有断过,却一直不激烈,这愈发确定了林颜夕的猜测,虽然已经打了起来,但却基本上也只是在外围装装样子了。

  果然杜易辛再沉不住气了,不等他们等的不耐烦,别墅方向突然有了异动。

  而不等他们确定情况,就见一群人簇拥着一人自别墅中走了出来。

  见到这情况,所有人都松了口气,秦宁军也放心下来,对着他们摆了下手,几人会意,马上从各自的隐藏位置爬了出来,继续前进。

  “百里,不要急,独狼他们还没有行动我们就不能动。”秦宁军与林颜夕一起断后,看到百里清的速度马上又忍不住提醒他。

  几人保持着缓慢的速度慢慢的靠近别墅,而在他们行进间,杜易辛已经在一群保镖的保护下上了车。

  林颜夕看着他们离开,这才转头看向别墅方向。

  因为之前杜易辛在,别墅内守备森严,可杜易辛离开后带走了大量的保镖,这个时候的防备也就没那么夸张了。

  虽然守卫依旧在,但对他们来说,压力已经小了许多。

  林颜夕还打算进一步观察的时候,耳麦中秦宁军的声音传来,“独狼行动了。”

  说着指挥着几人分别前后包抄,而林颜夕依旧负责警戒。

  虽然这看起来真的可以说是整个小队最轻松的活儿,但责任重大,由不得半点疏忽。

  更何况她是唯一的狙击手,虽然没有狙击枪,却也没有人比她更适合做警戒了。

  于是林颜夕没有丝毫的犹豫,绕开守卫转身冲向一旁的一个三层楼房旁。

  她能注意得到的制高点,别人自然也能注意到。

  所以不等接近,林颜夕就注意到这里也有人,顿时停下了脚步。

  这个时候其他人都已经就位,就等她的信号,而身边没有人帮忙,一切也只能靠自己。

  躲在墙角又观察了下,确定楼下也只有这么一个守卫,到也松了口气。

  于是也不耽误时间,趁着黑悄无声息的绕到他的身后。

  离对方越来越近,林颜夕甚至连呼吸都放得轻了,慢慢的停了下来,眼睛紧紧的盯着前面在来回走着的高大男子。

  虽然身材比例明显比自己高大得多,可林颜夕这个时候却丝毫没有害怕的念头,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无声无息的弄死他。

  眼见高大男人转身向前,几乎一瞬间,林颜夕嗖的冲了出来,丝毫不犹豫的贴了上去,手上没有任何多余动作,一手卡住脖子,另一手用力一扭。

  只听得到‘咔嚓’一声,是高大男子脖子断掉的声音。

  轻轻放倒已经没了气息的高大男子,林颜夕看也没有多一眼,扭头向楼房旁走去。

  “真是太暴力了。”耳麦中传来百里清感慨的声音。

  林颜夕只轻笑了下,没有回应,可她却只听得到百里清的声音,看不到他在说话时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林颜夕没有进入楼内,而是在背对目标的方向从楼外攀爬上去。

  徒手攀到楼顶,果然看到了她所选中的制高点上,一名狙击手,而如果只是这样到也就算了,最关键的是一旁还有一名观察手。

  看到两人,林颜夕下意识的皱了下眉头,不过再看去,到也松了口气。

  因为这里虽然是一个狙击手和一个观察手的配置,可两人的警惕性似乎都不高。

  也许只是警戒,而且杜易辛也已经离开了,两人的状态并不是多好,而这也给了林颜夕机会。

  可就算是这样,她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对着通讯器给他们一个信号后,才伸手撑着楼顶悄悄的爬了上来。

  两人依旧防备松懈,根本没有注意到身后幽灵似的林颜夕。

  林颜夕到是本打算故伎重施的,可想了下,现在两人虽然防备松懈,可就算她动作再快,也不可能在另一人还没有发现的时候就解决掉一个。

  不过还好两人离得够近,到是让她又冒出一个主意。

  想到就做,林颜夕也不拖延,边无声的靠近两人边抽出身边的匕首,当匕首抬到胸前时已经足够接近对方。

  她不敢去赌他们是不是真的大意,眼见距离差不多了,突地一个前扑,落地的同时抬肘狠狠的砸了下去,直接打在狙击手的颈部。

  而击中狙击手的瞬间,林颜夕的动作几乎没有任何的停顿,另一只手中的匕首对着一旁挥去。

  一刀划断了观察手的喉咙,鲜血直接喷了出来,溅到林颜夕脸上,而他竟还没死,惊恐的瞪大了眼睛看着林颜夕。

  只可惜他的喉咙被割断,半点声音也没办法发出来,想抬手摸枪,可手才伸到一半的时候,就失了力气,直接垂到了地上,而那双眼睛却依旧盯着林颜夕。

  她却也顾不得去擦脸上的血迹,更没时间去理会死不瞑目的观察手。

  而是马上扭头去看被她几乎用尽全力砸中颈椎的狙击手,这才发现这人似乎比那个观察手还要惨。

  林颜夕那一下力道可不是仅仅的一肘,而是用尽了全身的力量击中在肘部,狠狠的砸在对方的颈部,这么一下直接将对方的颈部砸断。

  而他甚至连偷袭他的人都没看到,就已经没了气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