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特种女兵 > 第363章 有问题才对
  林颜夕休息没多久就被人叫醒,而迷糊之中看到是窦鹏鹏,下意识的坐了起来,“有情况了?”

  “你别激动,还没有呢!”窦鹏鹏看到她一个激灵的反应,忙摆了下手。

  林颜夕无奈的看了他一眼,“吓了我一跳,还以为出事了。”

  “刚刚监控发现他们有异常,独狼猜他们应该是快有所行动,让我们都起来准备一下,免得一会行动的时候还迷糊呢!”窦鹏鹏笑着解释。

  而边说着看了看林颜夕,“就像你这样的,可能一会连枪都开不动。”

  才刚刚醒的林颜夕的确还有些迷糊,也没心思理会他,揉了下眼睛问道,“现在几点了?”

  “十一点半。”窦鹏鹏看了眼手腕上的军表,“你不需要精神一下吗,看你这状态似乎有些不太好。”

  “我去洗个脸。”林颜夕也感受自己状况不好,边说着已经站了起来。

  而林颜夕却不止洗了个脸,连头发都用冷水冲过,虽然大热的天冻得一个激灵,却也终于清醒了过来。

  再度走出来时,看到大家也都醒了过来。

  “你这样会感冒的。”看到林颜夕头发脸上都是湿的,牧霖不用问也知道她是去做什么了,忙拿过毛巾很自然的就帮她擦起头发来。

  林颜夕这次到是没有躲,边任他帮着擦头发边不在意的说道,“这里是热带,这么高的温度跳进冰里都不会冷,哪那么容易感冒?”

  听了她的话,牧霖无奈的看了她一眼,却也没再说什么。

  “独狼,柯哥那边来消息了。”却在这时窦鹏鹏突然走了过来打断两人的话。

  而这个时候也顾不得开玩笑,边说着对两人说道,“刚刚杜易辛给他们传了消息,确定了行动时间。”

  听到他的话,牧霖脸色一变,“监控的情况怎么样?”

  “还是没有动静。”窦鹏鹏却摇了摇头,“会不会真的像我们猜的一样,他根本没打算离开?”

  “先等等,等行动以后我们再看他们情况做反应。”牧霖也有些担心,但表现出来的却还是平静的表情。

  其实他们的确担心,他们今天是要趁乱行动,可如果,对方不动,那他们又怎么动?

  杜易辛所在的别墅防备森严,尤其是今天的武装人员甚至更多了起来,想硬碰硬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可就算是再担心,他们也没有其他的办法,现在能做的也只有等下去。

  “独狼,收到请回答。”却在这时通讯器传来柯成磊的声音。

  牧霖听了也马上回应,而柯成磊反应也不慢,听到回应就说道,“我们这边马上要行动了,但我还没看到杜易辛,只看到了他派来的代表。”

  边说着沉默了下,马上又说道,“虽然大家已经确定要合作,可现在杜易辛没有出现,情绪都有些不对。”

  听到他的话,牧霖眼前却是一亮,“情绪不稳好啊,你可以看能不能利用一下,最好是能把人激出来。”

  柯成磊怔了下,随后马上明白这边是还没有任何动作,瞬间明白了牧霖的意思,“放心,交给我吧!”

  而收起通讯器后,牧霖却对他们下命令道,“给他半小时的时间,如果杜易辛依旧没有动作,我们就行动。”

  “明白。”几人轻声的回答道。

  林颜夕听了他的命令后也不再与他们凑在一起,转身走到门口处,等待行动。

  向外看去,早已经漆黑一片,而原本应该热闹的街道今天却格外的安静。

  林颜夕能感觉得出来,一方面应该是这次的事将大多数人卷了进来,而另一方面却是这里离杜易辛别墅太近,显然是为了安全武装戒严了。

  看到这个林颜夕不禁庆幸牧霖的决定没有错,提前到达这里,也算是个明智的决定。

  “在看什么呢,现在街上都是他们的人,小心被发现。”却在这时窦鹏鹏也走到她的身边。

  林颜夕知道他担心什么,小心的退了一步,退回到黑暗的房间中,“只是看看外面的情况,看来这个人还真是谨慎,知道今天会很混乱,自己先给自己做了个壳。”

  “他们这种人看起来天不怕地不怕,可其实胆小惜命着呢!”窦鹏鹏冷哼了声。

  听他这么说林颜夕脸色顿时一变,“如果按这情况来看,那今天这里是很难乱起来了?”

  窦鹏鹏轻点了下头,“独狼也是这么猜的,所以打算让你留下来。”

  “什么意思?”林颜夕不禁有些意外,马上瞪大了眼睛看向他。

  “我一个人在一组配合独狼他们,你去b组同他们一起进别墅。”窦鹏鹏对于她的反应并不意外,看向她轻声的说着。

  而看到林颜夕还要反对,马上说道,“这不是和你商量,而是命令。”

  一句话,让林颜夕顿时顿一窒,无奈的看了看他,到了嘴边的话硬是忍了回去。

  看到她这反应,窦鹏鹏瞬间笑了出来,“大小姐,看来你也不是刚进小队时那么鲁莽了。”

  林颜夕无奈的叹了口气,“我留下来到是没问题,什么任务都是做,而且没有难易之分。”

  “只是你一个人真的可以吗,别忘了上次没有观察手的时候可是被我偷袭过。”

  “呸呸呸,少乱说话。”窦鹏鹏顿时不满的瞪了她一眼,“那次是意外,我鹰眼就算是没有观察手也一样。”

  “按你这么说,我这个观察手似乎没什么太大的用处了?”林颜夕顿时不满的看向他。

  窦鹏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我可没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你已经优秀到可以不仅仅是做观察手,已经可以独挡一面了。”

  “这还差不多。”林颜夕故意的冷哼了声。

  窦鹏鹏不在意的笑着,“再说了这次也不算是潜伏狙击,要么是掩护要么是跟踪,有没有观察手的作用并不大。”

  “所以你也不用有什么可以担心的,反而和队长他们在一起更能发挥你的长处。”

  既然是命令当然没有她反驳的余地,听到窦鹏鹏的解释后,心里的担心到是少了些。

  对着他轻点了下头,“放心吧,我明白他的意思。”

  边说着忍不住叹了口气,“再说了,既然是命令,我就算想反对也没办法反对吧?”

  窦鹏鹏听了忍不住笑了出来,“所以我说你成熟了,如果这是在你刚进小队的时候,说不定直接去找独狼麻烦了。”

  听了他的话,林颜夕无奈的看了他一眼,不过却也不得不承认,现在的她的确比刚进独狼小队的时候成熟得多了。

  不过想想都这么久了,就算其他的再不进步,也应该明白,执行命令这种事是再正常不过的。

  就算她明知这个命令是在刻意的保护她,林颜夕也没打算在这个时候给牧霖添麻烦。

  不过杜易辛却没有给她多少犹豫的时间,更没给她去反对命令的时间。

  在两人说话间,牧霖已经带着a组出发。

  林颜夕看着先行出发的a组,眼中忍不住露出几分担心的神情。

  “别看了,有独狼呢,他们不会有事的。”秦宁军走到她的身后,却正看到她的目光。

  林颜夕回过神来,苦笑了下,“队长,独狼他也不是超人,我突然发现你们把他想的太强大了,可有没有想过,他也不过是个普通人,也会受伤,也有做不到的事。”

  “你就一点也不担心,如果这次杜易辛真的没有行动,那他们就要强攻来把人引走,这么多的武装人员,你就不担心吗?”

  秦宁军没想到自己一句随意安慰的话引得她说了这么多的话,顿时无奈的摇了摇头,“我当然也担心,可以担心有用吗?”

  林颜夕听了一窒,似乎……也是有道理。

  秦宁军见她不说话了,才说道,“你现在要说的不是担心他们,而是把自己的事做好,就是对他们最好的关心了。”

  林颜夕会意的点了下头,“队长,我明白了。”

  见她情绪还算正常,秦宁军才松了口气,“大家准备一下,我们也出发了。”

  “是!”所有人声音虽轻,但却有力,带着几分跃跃欲试。

  林颜夕的武器早已经准备好,她来利巴的时候就没有带狙击枪,但手里没有狙击枪她也是依旧是这个小组的狙击手,绝对的负责掩护。

  在a组出发后,秦宁军很快也下了出发的命令。

  利巴的街道并不算宽大,但也因为没有什么高大的建筑物而使得没有什么掩护。

  而这个位置其实离他们的目标已经很近了,想再靠近几乎就要冒着被对方发现的危险。

  b组原本就是执行偷袭任务的,这个时候自然不能被发现。

  一行小心的出了别墅,借着黑暗和低矮的墙来掩护,几乎用着龟速的行进速度向前摸去。

  还好现在并不要求速度,否则以他们现在的速度一定会坏事。

  “停!”却在他们还没有走出一半的时候,秦宁军的志声音突然传来。

  林颜夕没有任何犹豫,身体子一矮躲到了墙后,深吸了口气,见并没有什么异常才又慢慢的小心伸出头来。

  没有狙击镜的确不方便,也只能一手拿着突击枪一手拿出望远镜向前看去,“队长,一切正常。”

  “我知道。”秦宁军轻声的回答道。

  而随后说道,“不是我们的问题,是刚刚柯成磊那边的激将法起了作用,杜易辛派去的人顶不住了。”

  听到这里,林颜夕一喜,“这么说我们依旧可以执行一号行动方案了?”

  “淡定。”秦宁军无奈的说着,随后又命令道,“大家原地待命。”

  “明白。”林颜夕同其他人一起小声的回答。

  而随后自己小心的挪到一旁的一个死角处,又找了个还算舒服的姿势半跪的靠在那里,谨慎的观察着四周。

  到不是她小心,实在是这里都是杜易辛的人,一个不小心被他们发现,那影响的可是整个战局。

  看到她的小心,秦宁军也满意的点了点头,“不错,看来独狼让你跟过来也是有他的道理的。”

  “什么道理,没有我你们不是也一样,明明这边的任务更需要突击手吧?”林颜夕虽然接受了这个命令,但语气却依旧带着几分不满。

  秦宁军当然听了出来,忍不住轻笑了出来,“才刚夸完你,这又闹情绪了?”

  “没啊!”林颜夕正点意识的反驳。

  可秦宁军这次却没理会,直接说道,“我们这边的确更适合突击手,可如果执行b计划,一定会更混乱,难不成没个狙击手不说,连个警戒都不配备?”

  林颜夕顿时说不出话了,“好了,我知道还不行嘛,我就是觉得明明可以和独狼、鹰眼配合一场狙击战的,可偏偏被临时分到了b组。”

  “可以理解,我们刚进独狼小队的时候最希望的也是和独狼配合。”却在这陈东明笑着插话。

  “我不是那个意思。”林颜夕见他们又误会了,脸上一热下意识的解释道。

  可又一想到对于这群人,解释似乎是没什么用处的,于是忙转移话题的问道,“对了队长,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你说……杜易辛这次为什么如此大张旗鼓的联合大家一起行动,你不觉得奇怪吗?”

  听她这么一问,几人也不再开玩笑,都静了下来,秦宁军也开口道,“说说看。”

  “我看过情报,将军之前的行动虽然也有些不一样,但几乎都是偷袭得手,我想杜易辛这次应该也是这个意思。”

  “但这么提前联合其他势力,今天又这么大的阵势,不要说利巴各种鱼龙混杂,就算是大家是真心合作,也不可能做到自己的人里都是信得过的,这么一来将军也不可能不知道。”

  “可我都能想得到的事,他为什么会想不到,他身后有人支持,明明可以自己做的事,现在却大废周章,不觉得太奇怪吗?”

  “没错啊,的确很奇怪。”秦宁军听了笑着应声道。

  林颜夕诧异的看向他的方向,可还不等她问,秦宁军就笑了,“可他们越是奇怪这里才会越乱,我们也就越有机会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