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 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别赶紧去玩,记得先投个月票。 现在起-点515粉丝节享双倍月票,其他活动有送红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林颜夕到绝对是说到做到,一个简单的缝合对她来说不是难事,而给季柔打下手,那更是不成问题。

  有了她的帮忙,施杰的伤很快就处理完毕。

  只是林颜夕这个不尽责的医务兵,边做着最后的包扎边笑的开心,“施杰,我记得你们连今天也应该休息的,怎么又跑训练场去受伤了?”

  “休个屁!”施杰这个时候竟爆了粗口,“反应那么慢,你们吃肉他们喝汤都没赶上,你说我还能让他们休息?”

  听他的话林颜夕也明白了,这次战斗几乎都是独狼小队所完成,虽说有施杰两人带路的功劳,但显然没起什么太大的用处。

  尤其是在他们完全是在最后一枪后才出现的,这在他们自己看来,绝对是丢脸丢到家了。

  而做为排长的施杰,显然觉得这即是件没面子的事,又会觉得他的兵的确差得太远。

  可他这取消休息来训练,结果却是有些……惨。

  既然他已经这么惨了,林颜夕也不好意思再打击他,只能笑着说道,“这种事也不是急得来的,就算是想训练也得循序渐进,谁也不刚进新兵连就能徒手攀到十层楼,谁也不是穿上军装就能枪枪十环的。”

  “我这不是替他们急嘛!”施杰又哪里不知道这个道理,“你说你们独狼小队又不会常年在这里帮忙,我们又不可能事事都找特种部队支援。”

  “就算是可以,时间上也不可能次次都来得急,最终靠的还是我们自己。”

  林颜夕听了轻点了下头,“你的心思我明白,可你这也太急了吧?”

  “不急,一点也不急。”施杰看了看她,“你知道在独狼小队第一次来的时候,看到你们的能力的时候,我们就觉得这里也应该有一只这样的部队。”

  看到林颜夕愣了下,他却马上解释道,“我知道我们的能力就算去特种部队参加选拔的资格可能都达不到。”

  “可不是所有人都能成为特种兵,但我们这样常年面对各种突发情况的部队,却又都是些普通的边防军,似乎又有些太差。”

  “可在看到你们的时候,我却觉得也我们也可以有这样一支队伍,也许再遇到特殊的情况时,也就不需要一群新兵老兵掺杂在一起的人向前冲了。”

  可说到这里却忍不住叹了口气,“可想法是好的,真的做起来却不是那么容易了。”

  “我们优秀的人选不是去了特种部队就是去了侦察连了,剩下的除了新兵就是些有着各方面不足的人,想凑出一支配置齐全的小队却真的不那么容易。”

  “所以也只能尽量的加大他们的训练强度,这样看可不可能,在他们之中选出优秀的来。”

  “可现在你也看到了,太着急后果就是这个了。”施杰说着还忍不住指了指自己的额头。

  林颜夕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我就没什么经验了,我一个新兵还真不知道当初独狼小队是怎么建起来的。”

  而说到这里,不禁有些感慨,她知道建一个小队不容易,可看施杰所说,似乎比她所想象的还要难。

  可既然这么难,当初牧霖又是怎样以一已之力建成了独狼小队,现在想想还真是挺不容易的。

  在两人说话间,施杰的伤已经处理好了,而林颜夕也笑着看了看她,“你的伤已经处理好了,去医院再彻底的检查一下吧!”

  施杰点了下头,看了看两人,“谢谢你们了。”

  而看向林颜夕又说道,“也谢谢你听我唠叨这么多。”

  林颜夕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的唠叨也让我知道了我们小队有多么不容易了。”

  两人笑着把人送走,季柔才看向林颜夕,“不错嘛,看来真的练过。”

  “那是当然。”林颜夕刚要拍她,可才想起自己手上还带着血呢。

  顿时无奈的摇了摇头,“你说我好不容易休息一天,本来想来看看热闹的,可没想到看个热闹也能见血,你说我这是什么命啊!”

  “又不是你自己的血,不错了。”季柔边笑着拉她到一旁去清洗。

  还好今天似也就只有施杰这么一个倒霉的,林颜夕也没在医务室遇到其他伤员。

  不过林颜夕到是没想到,她的休息只持续了一个上午,就结束了。

  才过了午饭林颜夕就得到了集合通知。

  林颜夕还当又有什么紧急任务,可到了地方才发现竟是牧霖工作的地方。

  “这是什么情况?”看到只有他们小队的人员和牧霖在,林颜夕也不客气,直接开口问了出来。

  牧霖听了不在意的笑了下,拿出几份资料分别放到他们的面前,“你们先看一下,了解一下情况,然后再说。”

  林颜夕接过资料马上就看了起来。

  而牧霖见他们都低头看着,这才又开口解释道,“上次在边境所抓到的那些人审训有了进展。”

  “原本这应该是我们特种部队做的事,但现在这里只有我一个人,而且暂时看也不是什么太复杂的任务,而这些人又是你们抓到的,就由你们继续来做的好。”

  秦宁军点了下头,而看到资料上的情况马上问道,“是一个有组织的贩卖情报?”

  “没错。”牧霖点了下头,“你们这次所缴获的战利品中,就有我军最新研制出来的坦克的资料。”

  “我们通过你们缴获的资料,顺藤摸瓜找到了潜伏在国内的整个一个有组织的窃取情况的团伙。”

  “而这些日子的审讯,却让我们得到了更多的情报,在境外,也就是紧邻南疆旁的利巴,那里不但有人接应他们。”

  “而最重要的是,他们借利巴为大本营,通过各种渠道收购情报,甚至在国内发展间谍。”

  资料上所展示的比他所说的要详细得多,可以说这个组织的存在,真的是一个很大的威胁。

  林颜夕突然想到了什么,马上抬头看向他,“你之前说过你们正在进行的就是与这个有关的案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