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颜夕所谓的掩护自然是先把敌人的注意全部引过来。

  而她这种撞枪口的行为,对方自然不会放过,果然,才一跑出掩体,子弹也都随之而来。

  林颜夕早预料到这个结果,才一跳出来,就飞快的在树林中穿梭,利用速度和地形躲开飞过的子弹。

  咻的两颗子弹飞射过来,击中林颜夕脚下,林颜夕脚下一乱,条件反射的向一旁扑去。

  而马上恢复冷静的她知道自己不能停,脚下一蹬整个人跃起,继续快速移动。

  就在她跳起的同时,一颗子弹飞射过来,正打在她刚刚爬在树旁,一棵碗口粗的树干被穿。

  要不是刚才反应快跳了出来,这颗子弹就真的爆头了,见了心里大惊,边跳入另一边茂密的灌木丛中,手脚并用的向前爬去。

  灌木丛中的倒刺将她的迷彩刮出一道道口子,连着迷彩内的皮肤也划出一道道的血痕,可这个时候哪里还管得了这此,爬出灌木丛,忙又跳了起来,跑了五六步后赶紧朝另外一个方向折跑过去。

  而几次往返虽没有甩开他们,却真的已经把敌人都吸引了过来。

  陈东明虽然知道掩护他不会这么简单,可看到林颜夕的动作,还是忍不住暗骂一句,“你个笨蛋,有你这么掩护的吗?”

  可骂归骂,却也不敢浪费这来之不亦的机会,瞄准射击的动作一气呵成。

  当听到爆炸声、惨叫声再度响起,再度扑倒的林颜夕不禁笑了出来。

  也不理会陈东明的骂声,马上叫道,“百里,掩护野狗先撤,我断后。”

  “明白。”见已经完成任务,同样也有些狼狈的百里清回道,竟也没考虑下命令的人是林颜夕。

  两人相互掩护,向后撤去,而林颜夕见两人离开,也开始边打边退。

  可就在这时,乱枪之中林颜夕突然脑后一凉,心中的一股恐惧的感觉冒了出来,顾不得去探究,快速的扑向不远处的洼地。

  一颗狙击弹飞射过来,几乎是贴着她的头飞过,如果不是她反应快,真的是又死一次了。

  “狙击手……”看着身旁那个被狙击弹打中的坑,林颜夕的心来了个透心凉。

  这么久的激战对方一直没有狙击手,林颜夕也就疏忽了,猜测对方的狙击手要么只有被她击中的那两人,要么就是都在应对另两方的攻击。

  可怎么也没想到,不但还有躲藏在暗处的狙击手,还这么沉得住气。

  没有太多时间多想,就得做出决定,是打还是退。

  百里清两人已经撤了,而就算是两人在的话也帮不上什么忙,而现在看来又不是一对一的对决,如果她被对方拖住,敌军冲上来,那她就算是有三头六臂也不是对手。

  想到这里,林颜夕也不再犹豫,打得过打不过先不说,至少她现在是没有时间与对方周旋,自然就是先撤为主。

  而她自己就是狙击手,自然知道这个时候贸然撤退就是给对方竖个活靶子。

  躲在树丛之后,小心观察着对方的方向,却没想到刚一动,又是一颗子弹呼啸而来,直接打在她藏身的树前,碎屑打在脸上,让她知道那颗子弹离她有多近。

  林颜夕顿时惊的一头冷汗,而这颗子弹却让她估算出对方狙击手大概位置,也算是一个收获。

  而确定了对方大概位置和角度,林颜夕不再犹豫,从另一边一下跳起,弓着腰快速跑了过去。

  从刚刚的情况能看得出来,对方虽比不了她所遇到的那个高手,但也绝对是专业的狙击手,如果不是时间来不急,林颜夕怎么也不会如此冒失。

  但这个方向是对方的死角,可以说是她唯一的生机,如果这样都逃不掉,那也是她命该如此。

  可她在移动,对方也没有闲着,逃出不过几十米的距离,又是一枪响起,打在掩体之上。

  急促着喘着气,她感受得到狙击手的紧追不舍,也感受得到其他追兵越来越近,原本还能保持平静的她此时不禁也有些慌了。

  这一枪虽然没有打中她,但却等于封死了她撤退的路,现在唯一能选择的就是干掉这个狙击手,再离开。

  可对方显然也看穿了这一点,不但不贸然露头,也不急着追击,只是拖延她离开的时间而已。

  正因为明白这个,林颜夕才有些急了,知道问题却没有解决的办法,等于零。

  “大小姐,怎么没跟上来?”已经撤出战场的两人见她没有跟上来,顿时有些急了,通讯器中的声音都有些变了。

  林颜夕皱了下眉头,却还是开口道,“我被一狙击手咬住了。”

  “什么?”百里清一惊,忙又道,“我回来接应你。”

  “不要!”林颜夕听了想也不想的叫道,“是专业的狙击手,你过来帮不上忙,还会把自己陷进来。”

  “那也不能扔下你不管吧?”百里清听了一下就急了。

  而不等林颜夕回答,另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大小姐,汇报你的位置,我来接应你。”

  当听到窦鹏鹏的声音林颜夕激动的险些没跳起来,还好心态也还算不错,否则不等窦鹏鹏来接应她就直接被爆头了。

  马上把自己的坐标报给他,随后边躲边撤尽量拉开与追兵的距离,虽然他们也越来越近,可至少还是安全距离。

  窦鹏鹏没有让她等多久,只一会林颜夕就听到呼吸沉重的窦鹏鹏声音再度传来,“我到了,在你四点钟方向。”

  听到他的话,林颜夕下意识的看了过去,果然隐隐间看到人影。

  而看到他所在的位置却刚好在狙击射程之内,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于是马上对着他的方向竖起三个手指,一个个放下。

  当最后一根手指放下的同时,林颜夕直接冲了出去。

  枪声响起,林颜夕一个踉跄扑倒在一旁,子弹在腿上擦过,顿时一阵刺痛。

  而在她扑倒的时候,窦鹏鹏也果断扣动扳机,枪声响起,窦鹏鹏边大声叫道,“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