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林颜夕发怔的时候,却没注意到身边突然多了一个人。

  直到那人将手里的铁杯子啪的一声放在桌上,她才回过神来。

  “小姑娘,身手不错嘛!”施杰到是没有恶意,可看向林颜夕半开着玩笑。

  林颜夕能看得出来,他虽没了之前那种看不起,但却还是有几分芥蒂的。

  于是也毫不客气的回道,“施叔叔,你的身手也不错嘛!”

  “噗……”施杰真的一口水全喷了出来。

  他们是边防军,没有特例也是禁酒的,所以他们都是以饮料代酒,所以说他也不长算是借酒撒疯,是真的只是单纯的开个玩笑。

  可也许怎么也没想到得到的是这样的回答。

  看着她好一会才问道,“我有那么老吗?”

  林颜夕笑着看了看他,“那我真有那么小吗?”

  听了她的话,施杰瞬间明白了,原来还是在意他的话呢,顿时无奈的笑了出来。

  只能解释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你看起来真的很小啊,你今年有多大,十八还是十九?”

  被他一下猜中,林颜夕咽了下口水不说话。

  见她这付表情,施杰笑了下,“而且你也本来就是个女孩,还是个……这么漂亮的女孩。”

  任谁听到这样的夸奖,也不会再去生气了,林颜夕再强也的确是个女孩,被人这么夸,当然会开心。

  “更何况独狼小队从来不收女兵,尤其是你这么漂亮,怎么看也不像是他们的人。”施杰说到这里笑了下,“所以也就怪不得我误会了吧?”

  “您这算是……解释还是道歉啊?”林颜夕听了他的话,也算是明白了他有和解的意思。

  表情上缓和了许多,笑着看向他问道。

  施杰见她不再生气,也故意的叹了口气,“唉,即是解释也是道歉,你说我容易嘛,被打了一顿还要向你道歉。”

  林颜夕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忙摆了下手,“排长,我也不是笑你。”

  随后又忙解释道,“其实我也有不对的地方,不管怎么说,您也是我上级,我今天那么说的确有些过分了。”

  施杰想也不想的摆了下手,“我算什么上级,你也别什么排长不排长的叫,叫我名字就行。”

  “今天的事过去就过去了,既然说开了以后就不要再提了。”

  林颜夕也不是矫情的人,听了顿时笑着点了点头,“好,以后都不再提了,施杰,我敬你一杯?”

  施杰笑着拿起杯,和她撞到一起。

  边喝了一口才说道,“可惜你们明天就要正常训练不能喝酒,等你们走的时候,我一定去请示,格斗比不过你,喝酒你总不是对手吧?”

  林颜夕坏笑了下,“那可不一定哦!”

  “不会吧?”施杰看到她这表情,顿时心里也没底了。

  “什么会不会的?”窦鹏鹏走过来,一巴掌拍到了施杰的肩上,“施杰,你可不要小看她,别看她年纪轻轻的,可厉害着呢,连独狼都夸她有天赋,早晚有一天我都不是她对手。”

  “你都不知道,我现在天天拼了命的训练,就怕哪天早上醒过来,队长让我去给她当观察手。”

  听到这话,施杰再看向林颜夕的目光却像见了鬼一样,“我这是惹了什么人啊……”

  “嗯?”窦鹏鹏听了才觉得不对,抬头看了看两人,“是发生了什么我不清楚的事吗?”

  林颜夕笑了下,“没发生什么,只是提前小小的切磋了一下。”

  她虽没有明说,可以窦鹏鹏对他们的了解,只想了下,也就能猜到个大概了,于是也不再多问,“不是我说你,你也太心急了,这次我们在这里的时间长着呢,你想切磋有的是机会。”

  林颜夕也不反驳,“是啊,是我太心急了。”

  军人间有军人的矛盾,可这种矛盾解决起来说容易不是那么容易,可说难却也不是那么简单。

  他们会有自己的方式方法,林颜夕也许是刚刚进入军队,在某些方面还不习惯,但她的适应速度却是异常的快,也许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她已经开始在用军人的思维来解决所面对的问题。

  而今天你可以说她冲动,可以说她意气用事,甚至是不守规矩,但却不得不说,她已经慢慢的习惯了他们的规则。

  凭着自己的实力解决了这次冲突,也凭着自己的实力得到了他们的认可。

  而有了施杰这个‘熟人’,林颜夕到也不再只是孤单的坐在那里听他们聊,偶尔也会有与她有关的话题。

  慢慢的,大家对于这个第一个出现在独狼小队的女孩,又是个很重要的半个狙击手,都越来越感兴趣,最后反而成了都围着她聊了起来。

  “林颜夕,你的身手这么好,应该不是当兵之后才学的吧?”知道她的军龄竟然和林易轩是一样的,施杰一脸的震惊。

  到也不怪他惊讶,他与林颜夕打了一场,能感觉得到她还真不是花拳绣腿,更不像那些花架子。

  所以虽然这么问却也还有几分疑惑,如果是进军营之前学的格斗,是不可能有这样的实战经验的,但如果只是进了独狼小队学的,那她的学习能力也太可怕了吧?

  听了他的问话,再看他那表情,林颜夕又怎么猜不到他是怎么想的。

  无奈的笑了下,解释道,“也算是之前学过吧,只不过进了独狼小队之后接触到更贴近实战的格斗技巧。”

  而说到这里,忍不住抬头看了窦鹏鹏一眼,“这些可都是师傅教的好嘛!”

  窦鹏鹏忙摆了下手,“我虽然算你的师傅,可也只算半个,不对,是小半个。”

  “她能有今天最大的功劳除了另一个师傅之外,就是那场实战了。”

  而听了这话,施杰看向她的目光却更是不一样了,“你才进独狼小队多久,就参加实战了?”

  林颜夕不在意的笑了下,耸了下肩膀,脸上露出几分掩饰不住的得意。

  而这个时候的她却也终于更像她这个年纪的女孩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