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特种女兵 > 第268章 我很帅吧
  “独狼,我也受伤了,你怎么就不关心我啊?”却在这时,趴在那里的,百里昕不满的叫了出来。

  看她底气那么足也知道伤的不重了,可看了她一眼,牧霜还是对着耳麦叫道,“鹦鹉,我们这里还有伤员呢,快来人支援啊!”

  而说完,才想了起来,突然看向百里昕,“对了,你伤哪了?”

  “是啊,你伤哪了,我先给你看看。”林颜夕换了个姿势,似舒服点了。

  可谁知百里昕顿时变了脸,“看什么看,你个连护士都没做好的医务兵看了又有什么用?”

  林颜夕到是没生气,只是察觉出她的不对来,问个伤口的问题就这么气急败坏的,怎么看也不正常。

  于是顺着她看了过去,而这才发现百里昕到现在还是趴着的姿势,再向下看去发现裤子上的血迹,也顿时明白了她哪里受了伤。

  随后忍不住露出诡异的笑容。

  “都伤成这样还笑的出来?”却在这时,一旁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大智哥,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是来支援的?”林颜夕抬头看去,而在这种时候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心情自然是不一样,脸上的惊喜再掩饰不住的表露了出来。

  而高智却没有看她,目光落到了她还流着血的小腹上。

  林颜夕也才反应过来,“我刚刚自己看过了,只是擦伤,没问题的。”

  可不等她解释完,高智脸都黑了,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让林颜夕不敢再说下去。

  “检查所有的伤员,确定伤员后我们撤退。”高智虽然对其他人说的,可却一直盯着林颜夕。

  而也不等其他人反应,上前一下抱起林颜夕,冷着脸转身就走。

  “喂!鹦鹉……”牧霖反应过来,黑着脸想叫住他,可高智的动作更快,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已经走远了。

  到是被他抱走的林颜夕似乎半了拍,都走出好一段路了,才恍然的看向他,“大智哥,我还真是第一次看到你这么man的表现,太有男友力了,原来真是看走眼了,现在还来得急吗?”

  “你少给我转移话题,老实说,你怎么会在这里的?”高智却不为所动,冷眼的看着她的伤。

  “呃……你带队来救援的,不知道这次的任务什么情况吗?”林颜夕却笑着反问起来。

  不过看到高智有忍不住要发作的趋势,忙又解释道,“当时我是跟着牧霖在训练,因为任务紧急没办法找你们,我们就算是不行也得上了,所以牧霖只带着我们一小狙击小队来执行任务。”

  听到她的话,高智真是骂人的心都有了,“他竟然带着你们一群还没训练完的兵上战场?”

  “没办法,情况紧急嘛!”林颜夕下意识的竟在为牧霖解释起来,“再说了,你看现在任务也完成了,我不是也好好的。”

  “还好好的,你这也叫好好的?”高智狠狠的瞪了她一眼,随后又忍不住说道,“你知道我们要是再晚来五公钟,你都被打成筛子了。”

  “这不是来了。”林颜夕到是真的不怕他,刚刚也是突然一下没反应过来。

  这个时候回过神来,也就不在意的敷衍着了,而见他还要说什么,顿时一阵虚弱的扶着头,“唉哟,我好晕,可能是失血过多,对了,我还发烧,先让我睡一会。”

  看着她这付赖皮样,高智一堆话顿时被憋了回去,真的险些憋出内伤,可看到她竟真的窝在他的怀里睡了过去,一时又不忍说什么了。

  林颜夕虽一直在说笑,可只有她自己知道其实都是硬撑着的。

  一次次的体力极限,又是一次次的受伤,她能坚持下来已经真的不容易,现在还能笑得出来,也算是挑战极限了。

  高智开始还当她是装的,可下意识的伸手去摸她的额头,才发现竟真的热的厉害,再看到小腹上的伤口还不停的流着血,也知道她是真的有那么严重。

  于是再顾不得多想,脚下的速度也快了起来。

  至于高智怎么把她带出原始森林,又是怎么带回国的,她是不知道了。

  当她醒来,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是……雪白的墙和床单,床旁花瓶里的鲜花,窗外灿烂的阳光。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公式化的询问,却带着几分笑意。

  林颜夕没看是谁,却很是感慨的说道,“感觉……活着真好!”

  扑哧一个笑声传来,“你还说呢,你知不知道自己的伤有多重?”

  “我知道啊,我也算半个医生。”林颜夕的语气中不无得意。

  而边说着抬头看到的竟是有些熟悉的面孔,“班长?”

  “才看到是我?”孟青馨无奈的看了她一眼。

  林颜夕却还是有些诧异的看了看她,“可……可我这不是在医院吗,你怎么会在这里?”

  “团里派我们来照顾你们的。”孟青馨笑着解释,“不止是你这里,其他伤员也都是我们自己人在照顾。”

  而听她这么说,林颜夕马上想到受伤的可不止她一个人,忙又问道,“那其他人都怎么样了,伤的重吗?”

  听了的话,孟青馨无奈的看了她一眼,“你还有心思问别人,你知道你自己昏迷了几天了吗?”

  看林颜夕愣了下,她这才又说道,“你已经睡了三天,如果不是一切都正常的话,我们都要把你送进icu了。”

  林颜夕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竟然睡了三天了,想了下忍不住问道,“我不就是受了点伤,怎么会睡这么久?”

  “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医务兵,自己的情况都不知道?”孟青馨边看了她一眼,忍不住唠叨了句,“你受了凉一直在发高烧,身上的两处伤虽然都不太重,可胳膊上的枪伤拖的太久,又有二次伤害,已经感染了。”

  “还有肚子上的伤,如果再偏一点点就不是擦伤那么简单了。”

  听到她的话,林颜夕也一阵后怕,边笑了下边想坐起来,可才一动,却发现全身没有一处不疼的,而小腹更是疼的厉害。

  听到她的轻呼,孟青馨忙走了过来,“别乱动,不是刚告诉你伤的厉害吗?”

  “可我没想到会这么疼啊!”林颜夕躺回去缓了好一会才恢复过来,但一想到接下来还要忍受这样的疼痛,都快哭出来了,“就算是受伤的时候也没这么疼啊!”

  看她一脸纠结的表情,孟青馨无奈的笑了下,“人体在亢奋的时候对于疼痛的忍耐力会增强,也就不会感觉那么疼。”

  “而你受伤的时候是在执行任务,相信连看一眼伤口的时间都没有,哪还能管疼不疼?”

  林颜夕一想,的确是这么回事,当时似还真没想那么多。

  而一说到这里,那整个任务的情况却出现在脑海中,顿时觉得自己当时是傻了还是怎么的,竟能做得到那种程度,现在想想都有些不敢相信是自己做的。

  看到她不说话了,孟青馨不禁担心的看了看她,“真的疼的厉害吗?”

  林颜夕回过神来,苦笑了下,“也还好。”

  说完又忍不住问道,“那其他人呢,不会就只有我这么惨吧?”

  “你这是关心大家还是想找点心理平衡啊?”不等孟青馨回答,牧霖突然走了进来。

  孟青馨看到来人,表情有些复杂,最后却还是点了下头,对他解释道,“她才刚刚醒,你们聊吧,我去给她弄点吃的。”

  “呃……应该不用了,我带过来了。”牧霖指了指手里的饭盒,“我觉得都这么久了,她怎么也该醒了,所以直接把吃的带了过来。”

  听了他的话,孟青馨笑的更是尴尬了,找了个话题说道,“那你们也还真够有默契的。”

  随后勉强的笑了下,“那你照看她,我去看看其他人。”

  看到孟青馨失落的离开,林颜夕又是叹又是摇头的,“唉……真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

  “少拽成语了,你现在最好连话都少说,撑破了伤口还要重新缝合。”牧霖不满的瞪了她一眼。

  而边说着把吃的摆在桌上边说道,“你睡了三天,刚刚醒过来不能吃太多东西,只能先喝点粥了。”

  林颜夕摇了摇头,“我还不饿。”

  “那就一会吃。”牧霖也不多说,直接坐了下来,看看她又说道,“小队里除了你之外还有五人受伤,也都是枪伤,除了百里昕其他人都不重。”

  “百里昕怎么了?”林颜夕听了一愣,她还记得当时似乎还好好的。

  牧霖听了顿时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轻咳了声才说道,“这个还是等你好了自己再去看吧,我不太好说。”

  虽然心里奇怪,可看他这表情也知道伤的应该不是太重,于是也只能暂时压下好奇心。

  而再抬头看向牧霖,才发现他今天穿了常服,竟和平时大不一样,一身常服让他空出了另一种感觉,上下打量了下,竟有些发怔。

  牧霖注意到她目光,顿时笑了出来,整理了下帽子,“怎么样,很帅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