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 】,♂小÷说◎网 】,

  眨眼之间,诸神广场上,一对新人俱是没有了踪影。

  满堂宾客哗然。

  “奚九夜,你这狼心狗肺的东西,你为何要害小月月,难道你前世害的她还不够?”

  啵啵又气又急,恨不得和奚九夜拼个你死我活。

  “啵啵,你不要冲动。奚九夜交由我处理。”

  冥日拦下了啵啵。

  奚九夜有备而来,啵啵不是她的对手。

  “可是,你的伤?”

  啵啵看看冥日的手,眼眶微微发红,她强忍着眼泪,望着冥日。

  冥日那张冷酷的脸上,浮出了些许的温暖。

  “我是你男人,任何时候,我都应该挡在你面前。”

  冥日用完好的另外一只手,揉了揉啵啵粉红色的小脑袋。

  啵啵心底一暖。

  这个男人,尽管冷若冰山,可哪怕五百多年过去了,他对自己,依旧是一如往昔。

  “奚九夜,看清了没有,这才是男人。比起来,你简直就是个窝囊废。”

  啵啵又是骄傲,又是鄙夷,睨了眼奚九夜。

  同样都是男人,同样都是为了心爱的女人,冥日和奚九夜对于自己心爱的女人的态度,可谓是截然不同的。

  奚九夜心底,又何尝舒坦。

  尽管成功阻止了叶凌月和帝莘的婚礼,可叶凌月和光明仙皇去了天罚戈壁,她这一去……连奚九夜也弄不清,她能否活着回来。

  夜凌,你一定会活着回来的……

  “冥神,你确定,你还有余力与我一战?”

  奚九夜挑眉,睨了眼冥日。

  因冥棺的缘故,冥日的手受了重伤,伤口还未完全愈合。

  诸神山的神兵也大部分已经死于冥棺之手。

  再看奚九夜身后,还有大量光明领的暗黑骑,相较之下,两边的实力相差悬殊。

  “奚九夜,你不过想要报当年的杀父之仇,又何必劳司动众。你我之间的恩怨,你我解决即可,在场的宾客都是无辜的,你又何必为难他们。放他们走,我与你一较高下,五百多年前的恩怨,你我之间早就应该有个了结了。”

  冥日一脸的淡然。

  奚九夜这些年一直想要报仇。

  他的杀父仇人之一的夜北溟,进入了通天之路,如今生死未测。

  余下的,也就只有冥日了。

  “你说放就放,我又为何要答应你?”

  奚九夜冷笑。

  “你若是不答应我,我就立刻引爆山下的九天青雷,大不了,你我同归于尽。”

  冥日不急不慢地说道。

  九天青雷!

  在场的宾客们听罢,无不惊然变色。

  九天青雷,那是一种威力强大的阵法。

  是由九九八十一种阵法联合而成,蕴含着惊人的雷之力。

  这种雷阵,威力非常巨大,足以毁天灭地,传闻是上古时期,有神帝级别的存在,偶遇九天青雷落地感悟出的逆天阵法。

  但是这种阵法,早已失传,没想到,竟然会落到冥日手中?

  “你不可能懂得九天青雷阵,更不用说在诸神山下埋下青雷。青冥帝君,你少在那危言耸听。”

  奚九夜不信道。

  这么短的时间内,冥日怎么可能布下如此厉害的阵法?

  冥日没有发话,只是看了眼一旁的幽冥鬼王。

  幽冥鬼王那张邪魅的脸上,浮现出一丝丝狡诈之色。

  “姓奚的,你若是不信,大可以看看这是什么。”

  幽冥鬼王往衣袖里一摸,一颗曜晶打磨而成的晶球滚了出来。

  却见晶球里,出现了几个模糊的人影。

  那几个人影渐渐清晰,赫然就是兰楚楚、奚喃思和奚星落姐弟三人。

  “兰……幽冥鬼王,你好生卑鄙!”

  奚九夜忽是明白了什么,怒瞪着幽冥鬼王。

  以冥日的性格,断然不会做出绑架他人妻儿的事来,可幽冥鬼王就不同了。

  这本就是个亦正亦邪的主,做事情从来不按理出牌。

  “卑鄙又怎样?本王从不是什么君子。你小子不是想要害我的便宜孙女和孙女婿嘛,本网就来个礼尚往来,让你断子绝孙。”

  幽冥鬼王没好气道。

  自家婆娘为了今日这场婚事,准备了大半个月,结果倒好,一下子就被奚九夜给破坏了。

  好在他早就有所察觉,做了两手准备。

  幽冥鬼王身为天巫,具有预测未来之能。

  他虽不能直接预测到今日之事,但大抵也算出了,叶凌月和帝莘的婚礼呈大凶之势。

  为了不让叶凌月和帝莘担心,幽冥鬼王并没有将预测的结果直接告诉叶凌月两人,而是和冥日商量了一番。

  冥日不愿意让啵啵等人过多担心,所以将这个结果瞒了下去。

  早在叶凌月和帝莘前去王巫山后,冥日和鬼王两人就开始着手布置。

  两人研究一番后,由幽冥鬼王拿出了自己多年来的珍藏-九天青雷阵,他将那青雷阵秘密布置在诸神山下。

  万一强敌真的入侵,大不了拼个鱼死网破。

  没想到,今日还真是派上了用场。

  奚九夜目光深沉,看了看曜晶球里。

  兰楚楚和奚星落奚喃思三人被捆绑了起来。

  三人都昏迷不醒,显然是被幽冥鬼王动了手脚。

  奚九夜离开了帝魔家族时,来不及带走兰楚楚三人。

  到了山阴界后,他又得知了奚喃思的身份,对兰楚楚愈发恼火。

  三人的藏身之所也还算是安全,奚九夜就听之任之,没想到,反倒让冥日他们有机可乘。

  如今想来,在天巫幽冥鬼王面前,找三个大活人压根不算事。

  奚九夜眼神复杂,看着三人。

  兰楚楚的背叛,以及奚喃思的身世让奚九夜心境久久难以平静,可奚星落是他唯一的孩子,这一点是无法改变的。

  三人脚下,阵光闪耀,不时有青蓝色的光芒闪动,大量青雷之力犹如游鱼一般,四处蹿动。

  即便是隔着曜晶球,奚九夜也能感受到那股力量波动。

  “把他们放了,不过,他不能走。”

  奚九夜强压下心头的怒火,冷然看着幽冥鬼王,指了指冥日。

  他还当真是低估了幽冥鬼王。

  光明仙皇不在,他可以放走他们在场的任何一个人,但是唯独冥日不可以。

  他和冥日的仇,也该算一算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