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阴之血,就如太阴族的女人一样,霸道无比。

  血液将叶凌月体内的异魔之血吞噬一空后。

  叶凌月没有感受到半点催情药的药效。

  只是她的脸色,因为血液吞噬的缘故,变得有些发红。

  “凌月姑娘,你没事吧?”

  司徒沐一脸“担忧”望着叶凌月。

  见她面色忽红忽白,心底暗暗喜悦,心想着,必定是催情药发生了作用。

  “我有些头晕。”

  叶凌月将司徒沐的反应尽收眼底,她心底冷笑,一副体力不支的模样。

  “可能是失血过多的缘故,我且陪你到一旁坐坐。”

  司徒沐说罢,就欲搀扶叶凌月。

  哪知叶凌月脚下一个踉跄,退后了几步,避开了司徒沐的“魔爪”。

  她这一退,却是退到了身后的天池内。

  手腕一抖,手腕上的一滴血,落在了天池内。

  “凌月姑娘,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我看你的模样,今夜想要洗礼怕是不可能了,不如我带你先回殿里休息休息。”

  司徒沐见状,不由大喜,只当叶凌月药力发作,寻思着把人带回去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司徒殿主不用多虑,我只需要稍稍休息片刻,就可以恢复。”

  叶凌月眼珠子滴溜溜一转,眼角余光四下扫了扫。

  忽然间,她觉得脚下的微微一震。

  “!”

  叶凌月眼皮子抖了抖。

  她能感到,天池下方,有一股波动正在加强。

  她目光极快地往四下一扫。

  发现天池的四边上,四大天兽头像上,天兽的眼珠子仿佛活了。

  其中又以凤兽最是明显。

  叶凌月甚至能感到,它的头像周身,冒出了一团团红色的火焰。

  那焰火早前曾经造成了一名参加天池洗礼的女子当场暴毙。

  白天,凤兽才刚被大长老镇压,怎么这么快就挣脱了束缚?

  叶凌月可不认为,大长老的封印是那么好打破的。

  叶凌月再往脚下一看,这一看,她登时心底一片雪亮。

  她的那滴血,不偏不倚,就落在了白天绿萝夫人身死的地方。

  绿萝的血迹无法清晰,染红了天池洁白的地砖。

  地砖已经呈出粉红色,以叶凌月的神念,能感觉到,天池下方,用来镇压四大天兽的封印,已经被削弱了不少。

  而叶凌月的血,滴落在地砖上后,封印又再度发生了变化。

  只是一滴血,原本粉红色的地砖上,就生出了一根根细小的纹路。

  那纹路,若是肉眼不仔细去看,甚至发现不了。

  叶凌月眼皮抖了抖,心道不妙。

  她的血比起绿萝来,纯净许多,一滴血下去,显然让原本就已经被破坏天池下的封印,又进一步被破坏了。

  叶凌月虽然有心作弄司徒沐,可没想过现在就放出四大天兽。

  哪怕她真有心放出天兽,但也必须在帝莘在场的情况下。

  眼下黑灯瞎火,自己擅自来找司徒沐,这事还没告诉帝莘。

  帝莘若是从夜北溟那回来后,必定在四处找寻自己。

  想到这些,叶凌月下意识脚下一退,想要抽身离开天池。

  “救救我们。”

  一缕缕微弱的呼救声,就如魔音般,飘了过来。

  叶凌月心下一惊。

  那声音,分明是从天池底下传来的。

  “你们是谁?”

  叶凌月脱口而出,下意识问道。

  “谁?”

  司徒沐也是一惊,他慌忙私下张望。

  他做贼心虚,还以为惊动了四周巡逻的人。

  可高台上,除了风声之外,哪里还有其他人的声音。

  “凌月姑娘,你一定是失血过多,太累了。”

  司徒沐干笑了两声,像是老鹰抓小鸡似的,扑向了叶凌月。

  “站住!”

  哪知叶凌月俏脸含煞,眸光生冷,一眼就定在了司徒沐的脸上。

  司徒沐脸上的涎笑僵了僵,被眼前的叶凌月吓了一跳。

  那个顾盼生辉的美人儿,倏然间像是变了个人似的,一股不怒自威的可怕威势,迎面而来。

  再看她的背后,像是有千军万马压境而来。

  司徒沐不由一惊,竟是被叶凌月震住了。

  叶凌月见暂时震住了司徒沐,心下松了口气。

  她的衣袖之下,右手还紧紧抓着那张兵王符。

  方才那一瞬,她借着兵王符,暂时压制住了司徒沐。

  不过以司徒沐的修为,就算是兵王符发挥了作用,只怕也不能持久。

  叶凌月眸光闪烁,仔细看了看脚下的天池。

  “四大天兽,凤龙龟虎,你是你们在向我求救?”

  叶凌月抬起眼来,眸光逐一从四大天兽的头像上扫过。

  面对叶凌月的扫视,四大天兽中,凤兽最先有了反应。

  “正是我们,尊贵的太阴后人,求求你们,救我们出去。”

  凤兽的声音在叶凌月的耳边萦绕回荡。

  “我为何要救你们,给我个理由。”

  四大天兽果然识破了她太阴后人的身份,对此叶凌月并不感到意外。

  虽然不知四大天兽是怎么认识太阴族的,可从天池下的封印看,这个封印这应该和太阴族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你是太阴后人,但你还未觉醒。如果你想要觉醒,成为真正的太阴天女,就必须前往太阴神殿,只有在那里,你才能获得真正的太阴之力。你留在九十九地,早晚会阴阳不调,命犯天煞,不仅害己,还会害人。你身旁的每一个人至亲至信之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命犯天煞,害人害己?!

  叶凌月心神一震。

  作为已经死过一次的人,凌月根本不信什么命犯天煞。

  可害人害己,连累至亲至信之人,这话一语戳中了叶凌月的软肋。

  自从她回到神界后,她身旁的亲人一个接着一个出事。

  先是娘亲,再是阿日和阿光,如今,她身旁只有爹爹和帝莘,若是他们俩再出什么事

  叶凌月不敢再往下想。

  “你胡说些什么,你以为,我会信你的一面之词。”

  叶凌月将心底不安强压了下去。

  她从不信命。

  “你若是不信,大可以离开,待到你最后的亲人也离开你,你就会回来找我们。只是那时候,你就后悔莫及了。”

  凤兽的言辞十分坚定,仿言外之意,仿佛它已经预见了那一天的到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