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凌月和帝莘的事,血迟本想神不知鬼不觉瞒过大长老。

  毕竟历年来的天池洗礼,大长老一直没有出席的习惯。

  哪知道,今年的天池洗礼会突然生变。

  在变故发生的一瞬,消息就立刻送到了几大殿主和几位长老那。

  大长老当即就决定前往。

  这下子可好,就让大长老撞了个正着

  “帝莘倒是还好说,为何让她也参加天池洗礼?”

  对于血迟的做法,同样很是不满的,还有夜北溟。

  他早前和帝莘所说的那番话,的确是鼓励帝莘参加天池洗礼,可那也仅仅是帝莘而言,并非是针对叶凌月。

  叶凌月是神族,参加天池洗礼,对她未必有好处。

  “是女神自己要参加的,我也阻拦过了。”

  血迟百口莫辩,心底一阵哀嚎。

  “也罢,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无论结果如何,都是她自己选择的。”

  夜北溟素来是个开明的父亲,对于女儿的选择,他并不愿意过多的表态。

  前一世,就算是牵涉到奚九夜的事情,夜北溟更多的时候,也只是沉默罢了。

  但,类似的错误,夜北溟绝不会再坐任其再发生第二次。

  夜北溟的目光,再度落到了天池之上。

  他如今虽然是天魔廷的十三位殿主之一,可对于这座所谓的天池,夜北溟的印象还是很深刻的。

  毕竟,夜北溟加入了天魔廷后,也参加了一次天池洗礼。

  那一次天池洗礼的经历,让夜北溟终生难忘。

  那也是第一次,夜北溟感受到了天池,或者说是四天兽的力量。

  也是因为那一次洗礼,让夜北溟获得了真正的魔体。

  大长老也曾说过,若非是夜北溟体内还有一部分的麒麟兽的兽血,只怕未必能够成功。

  比起来,叶凌月已经是纯粹的神体,夜北溟也不知,她是否能吃得消天池洗礼四天兽体内的狂暴的魔力。

  原本叶凌月因为一时好奇,参加天池洗礼也没什么,只是这一次的天池洗礼,太过特殊。

  从大长老早前的行为看,这一次的天池洗礼,只怕背后还隐藏着不少秘密。

  在黄杏芳之后,又有数名准教众接受了洗礼。

  只是这些准教众就有黄杏芳那么好运了,有些人只是体质上有了小幅度的提升,提升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还有些人,修为进步了一个武境。

  能被天魔廷看中,吸收为教众的,至少也要达到了武境上的提升,方能留下。

  叶凌月留意过,黄杏芳得到了天龟战铠后,光从外表上看,她没有发生什么变化,但是细细看去,会发现她的皮肤上,多了一层健康的光色。

  那层光色,就如鎏金一般,在其体表缓缓流动。

  叶凌月用了神念微微一扫,神念才刚碰触到黄杏芳,就被反弹了回来。

  看样子,这天兽赐福的威力还很强,早前烛照说的,没准还是实话。

  叶凌月挑了挑眉。

  “下一个,西字房叶凌月。”

  就在叶凌月琢磨之际,身旁的黄杏芳推了推叶凌月。

  叶凌月回过神来,轮到她接受天池洗礼了。

  “怎么又是你,磨磨蹭蹭,快点。”

  刘老妪看到了叶凌月,冷哼了一声。

  司徒沐的目光,也落到了叶凌月的身上。

  夜北溟和血迟,也不禁呼吸满了几拍。

  “话说,她真的没问题?”

  秦小川瞅瞅一旁的帝莘。

  帝莘这小子,还真是淡定。

  叶凌月那可是神体,神族之身也能参加天池洗礼?

  帝莘没有说话,目光追随着叶凌月而去。

  叶凌月一步步走向了高台。

  她心底也犯着嘀咕,不知道自己能否获得天池洗礼,亦或者是有没有可能得到四天兽的祝福。

  哪知叶凌月才刚踏上了第一阶,就听到一声娇叱。

  “慢着,她不能参加天池洗礼。”

  司徒沐身后,绿萝走了出来,拦住叶凌月。

  “绿萝,回来,你胡闹些什么。”

  司徒沐不满道。

  他早就发现,绿萝对叶凌月有敌意,但也只是将那当成了女人间的小打小闹,哪里想到,绿萝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刁难叶凌月。

  “大长老,司徒大人,万万不能让这女人进入天池,否则必定会亵渎天池,引来天怒。”

  绿萝一脸紧张的模样。

  “引来天怒?绿萝,你这话从何说起?”

  大长老奇怪道。

  “大长老,你有所不知,这女人是不洁之身,怎么能参加天池洗礼。”

  绿萝轻蔑着,扫了眼叶凌月。

  不洁之身?

  绿萝此话一出,满众哗然。

  天池洗礼也是有规矩的。

  无论是出身哪个家族,来参加天池洗礼,都必须是童子童女之身。

  否则,就会亵渎天池的纯净。

  这也是天魔廷在挑选人选时,一早就和各大家族申明的,多年来,已经是不成文的规矩了。

  任凭谁都看得出,叶凌月是这一批准教众中,容貌最出众的。

  她看上去冰清玉洁,可没想到,她居然是不洁之身?

  “这女人胡说八道……”

  血迟一听,顿时火冒三丈,那女人的意思,是说女神不洁?

  “血迟,稍安勿躁。”

  夜北溟也是眉宇一皱,可他也留意到,叶凌月一脸的平静。

  月儿和帝莘结为伴侣数年,不过月儿不是随便之人,在没成婚之前,想来不会和帝莘发生什么事。

  那女人忽然蹿出来指证叶凌月不洁,此事情本来就有些非比寻常。

  夜北溟也很好奇,月儿下一步会如何做。

  “绿萝,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司徒沐一脸的恼火。

  叶凌月可是他看中的女人,可这时候,绿萝说她不洁,这算是什么事?

  还是说,叶凌月真的和叶龙有什么不清不楚的?

  没记错的话,叶龙也是来自叶家,和叶凌月应该还有些血缘关系。

  “我有没有胡说八道,叶凌月自己最清楚。昨夜,有人看到叶龙从她的房中走出来。”

  绿萝见叶凌月没有吭声,只当她做贼心虚,绿萝愈发得意,她看了看身旁的叶龙。

  “叶龙,你老实交代,你和叶凌月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叶龙听罢,慌忙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扑通一声,跪在了大长老和司徒沐等人的面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