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神界,除了冰原和北境之外,大部分的地方都是春夏秋三季。

  这里显然不是望所在的冰原,也不是奚九夜统领的北境,这里的植物,比起神界的植物大了足足十倍有余,也不像是妖界和人界。

  因为在这片旷野上方的天空上,有一颗蓝色的太阳。

  那太阳,和火红色的太阳不同,它释放出来的,是前所未有的寒冷气息。

  “三界可没有蓝太阳。我们这是到了什么鬼地方。”

  叶凌月一个头两个大。

  这地方,人烟罕至,又很偏僻,生长的植物也是超乎了她的认知。

  “老大,我感到有点不舒服。”

  小乌丫缩了缩脑袋,有气无力地说道。

  用烛照的话说,小乌丫这次可算是因祸得福。

  小乌丫刚复活不久,尽管将不死冥凰的魂魄融合了,可小乌丫毕竟经历过一场生死,身子还很虚弱。

  况且它浴火重生后,又恢复了雏鸟期,这个阶段虽然不会持续太久,但雏鸟期的它,各种神力还未恢复,需要好好休养。

  不知何处的旷野,冰天雪地,对于火属性的小乌丫而言,无疑是一场灾难。

  叶凌月想着将小乌丫先行送入鸿蒙天,可一进入鸿蒙天,叶凌月也傻眼了。

  鸿蒙天里,竟然也是一片冰雪覆盖的景象。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鼎灵死亡的缘故,鸿蒙天一年四季如春的景象也跟着消亡了,还是说,这一个神秘的冰原旷野,具有神秘莫测的力量,连鸿蒙天都能影响。

  无论是哪个烟瘾,叶凌月不得不打消了留小乌丫在鸿蒙天的打算。

  “小乌丫,你先撑着点,我想法子跨越这一片旷野。”

  叶凌月将小乌丫揣在了怀里,一步深一步潜,试图穿越这片旷野。

  旷野无边无际,而且不时就会有暴风雪降临,鸿蒙天失效,叶凌月一时也失去了补给。

  叶凌月不敢擅自动用体内的天地之力,她边用体温温暖着小乌丫,边缓步前行着。

  走了足足一天一夜,旷野依旧是没有半点要到尽头的预兆。

  极寒的天气,让叶凌月的体力消耗地极快,尽管她经过了各种艰难的训练,可从未像是今日这样,遇到如此极端的天气。

  有好几次,叶凌月都绝望地想到。

  自己会不会就葬身在这一片冰天雪地之中。

  这种环境之下,遇到活人的机会实在是太小了。

  叶凌月只能是胡乱抓起了一团雪,在嘴里嚼了几口,吞了几口水下去。

  冰冷的水一入口,叶凌月的意识清醒了几分。

  “不能气馁,必须要走出去。”

  叶凌月艰难地将已经冰冻的近乎麻木的腿拔了出来,她动用着神念,尝试着用神念搜索更远的方向。

  “一里,两里”

  环境的缘故,叶凌月连用神念搜索的效率都差了很多。

  本可以搜索数十里的神念,在这种环境下,至多只能搜索十里。

  在神念抵达九里开外的位置时,叶凌月眉心一跳。

  她感觉到了活物的气息。

  有一簇簇火焰,正在九里开外的地方跳动着。

  “什么人?”

  有一个陌生的声音,突兀地打断了叶凌月的搜索。

  想不到真的有人,叶凌月狂喜不已。

  这还是她被困这块古怪的旷野后,第一次遇到活人的动静。

  至少证明这片旷野是有人居住的。

  同时,能够进行神念沟通,证明了此处的人,应该实力不弱,甚至于比神界还要高一些。

  叶凌月不敢掉以轻心,小心翼翼地问道。

  “我是路人,不小心在这一带迷路了,还请帮忙带我出去。”

  叶凌月与那陌生人隔空交流了起来。

  “路人?”

  对方是个男子,见叶凌月是个女子,显然有几分诧异。

  毕竟这种地方,一个独身女子贸然出现,显得很是突兀。

  男子没有立刻回答,他又低声和人讨论了几句,男子显然还有同伴。

  议论持续了很久,对方的队员不大乐意带叶凌月的感觉。

  “我不会拖累你们的,我是一名神念师,同时还是一名符师。”

  叶凌月也知,在这种环境下,任何人都不想带一个受侮辱鸡之力的弱女子

  这倒不能怪对方没同情心,在恶劣的环境下,同情心只会害死自己。

  听说叶凌月是符师,对方的态度有所好转。

  那名神念师和同伴嘀咕了几句。

  “我们队长问你,懂不懂炼制十大天符。”

  对方一句话,差点没把叶凌月噎死。

  也不知那只队伍到底是什么来历,开口就是十大天符,难道他们以为十大天符是烂大街的大白菜不成。

  叶凌月心底愤愤,可同时也意识到,这只队伍的实力比起她想象的只怕还要厉害很多。

  再或者说,对方也在试探她的实力。

  在陌生人面前,叶凌月从不轻易暴露自己的实力。

  “十大天符我不会炼制,不过大部分的天符我都掌握了,还有,我能炼制回春符。”

  叶凌月避重就轻地说道。

  对方又挺度呢片刻,这一次停顿有些长。

  耳边,只有呼呼的寒风。

  就在叶凌月以为,对方已经放弃了与她合作时,对方终于又有了反应。

  “你的实力差强人意,不过我们队里负责治疗的巫尊刚好受伤了,你能治疗,勉强算合格了。你往东北方向走,直接行走**里开外,会看到一座营帐。我们七人,就在营帐里。”

  对方对叶凌月抛出了橄榄枝。

  可叶凌月听到了巫尊几个字时,却不禁打了个寒战。

  在神界,显然不会将方士称为巫。

  而据幽冥鬼王说,只有在异域,也就是异魔生活的地方,才会将方士称为巫。

  难道说,她一不留神,居然到了异域?

  不仅如此,她还遇到了一群异魔。

  听对方的口气,这群异魔的实力只怕不弱。

  一阵阵寒意袭来,也不知是因为环境的缘故,亦或者是其他。

  “人呢?”

  对方又催促了几句。

  不管对方是不是异魔,也得离开这里。

  叶凌月寻思了片刻后,还是决定前往前方一探,她照着对方所说的方向,继续涉雪前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