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明月离开后,又过了数日,九洲大本营里的几只代表队倒是相安无事。

  奚九夜自知道了叶凌月的姓名后,就已经起了疑心。

  好在他心机深沉,只是暗中观察。

  奚九夜留意了几日,发现叶凌月似乎没任何异常。

  她和夜凌月不同的地方实在太多。

  前世的夜凌月虽是北境的女军神,但是心思单纯,叶凌月完全是另外一个极端。

  她长袖善舞,就连唐老祖在她手下,都被管教的服服帖帖。

  至于她身上,也没有半点神族血脉的征兆,也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云笙夫妇曾经联系过她。

  奚九夜越发怀疑,这时候,北境神宫那边送了信来。

  “兰儿早产了?”

  奚九夜得知这个消息时,还吃了一惊,好在来人还说,神妃母女平安。

  生的是个女婴这件事,奚九夜倒是没放在心上,他没有子嗣,第一个是男是女对他而言,都是好的。

  只是……奚九夜看着信,不知为何,忽然想了起来。

  当年,在军营行军时,他还不知道夜凌月是女儿身,同营帐的两人偶然一次喝了酒,躺在了草原上看星星。

  那时夜凌月曾问过他,若是将来有了子嗣,想要男还是要女。

  奚九夜没有回答,反倒是反问了夜凌月。

  彼时的夜凌月笑道。

  她想第一胎是女儿,第二胎最好是一对双胞胎。

  那时,奚九夜并不知道,夜凌月就是仇人八荒神尊之女,也不知道,那时远离家乡的夜凌月是多么的思念远方的父母和胞弟。

  心兀自一疼,就如有一把迟钝的刀割过,隔了几百年后,那伤口才隐隐疼了起来。

  若是当年,她未死,亦或者是她不是仇人之女,如今他们的孩子,应该已经很大了。

  她生下的女儿,是否也会像她一样,有一双俏丽的眸,跟在他的身后,如小尾巴一样,甜甜地叫着父王。

  手中的信不由捏紧,何时化成了碎片都不知。

  “大人?大人?”

  送信来的神将还在等奚九夜的回话。

  奚九夜回过了神来。

  “神妃娘娘为何会早产?可是因为……洪明月的缘故?”

  奚九夜了解兰楚楚的性子,想来不会为难洪明月,可洪明月此女心机深沉,也不可能在这种时候顶撞兰楚楚。

  奚九夜一是头疼了起来,他才只有两个女人,就已经如此棘手,真难想象,其他神尊坐拥三妻四妾时是如何应付的。

  “娘娘和明月姑娘倒是相安无事,只是娘娘忽然动了胎气,好在兰苍大人当时带了一名方尊过来,才保住了娘娘和孩子。”

  神将如事禀告。

  兰苍?

  他怎么还在北境?

  奚九夜对兰楚楚的这位兄长,是很不喜欢的,此人作风不正,和他打交道的,都是神界一些乌合之众。

  早前奚九夜离开北境时,就听说兰苍前来找他,想来也是想让奚九夜这个当妹夫的,在风谷神帝面前说一些好话,派他去神域战场打战,积累战功,也好封个神尊。

  可奚九夜可不愿意带这么一号拖油瓶似的人物,索性就避开了。

  兰苍竟在北境神宫逗留了大半年,兰儿怎么这般没分寸,奚九夜心底有些不悦,挥了挥手,也懒得回信,示意那名神将退下。

  却说叶凌月和帝莘两人,自从和小九念会面之后,就精心布局着,前往妖界。

  这一日,叶凌月召集了黄泉代表队的众人,以及唐老祖在内的若干人。

  “这一次,进入妖界后,我们恐怕得分头行事,一部分人前去妖十三陵,寻找帝王妖脉,余下的一部分,会暂且不进入妖十三陵,而是改抄近道,前往北狱司。”

  小九念和赤赤逃离妖界时,还很机灵地带了一份妖界的地图。

  叶凌月原本打算,直接去找阎九的下落。

  但是考虑到北狱司的领域广阔,他们也不知道阎九的具体位置,预期大海捞针浪费时间,也许联合赤太后,化解北狱司的危机后,再借助他们势力搜救阎九,会更稳妥些。

  “队长,我们真要和妖族勾结?”

  黄泉代表队的队员们上次在通天部落或多或少也知道队长和妖族有所勾结。

  可没想到,队长勾结的不仅仅是妖王,连妖帝都勾搭上了?

  “什么勾结不勾结,只是合作而已,各取所需。你们也许不知道,九洲代表队和金家代表队已经结成联盟了。我们虽然和五灵城合作,但是在妖界那种地方,稍有不慎,就会有人员伤亡。我们此番,任务要完成,队员也必须尽可能减少损失。”

  岳梅的死,让叶凌月对陈沐起了疑心。

  这阵子,她让小吱哟和小乌丫分头去监视金家和陈沐,发现两边果然有走动。

  不仅如此,叶凌月还发现,洪明月忽然不见了。

  据监视的小乌丫说,洪明月在一个晚上,被奚九夜的几名手下秘密送走了。

  叶凌月也不知洪明月到底在搞什么鬼,更猜不透,奚九夜做了什么安排。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她也只能是先提防着。

  叶凌月在动员黄泉代表队的队员们的同时,帝莘也和章全一起,召集了五灵代表队的队员们。

  “我们这一次,和黄泉代表队合作,要潜入妖十三陵。”

  帝莘当着舞悦的面,宣布了这个决定。

  在舞悦的怀里窝着很是舒坦的赤烨,一听到这个消息,全身的虎毛都竖起来了。

  妖十三陵,那是历代妖界最强大的妖族强者的陵墓。

  那里面,事关妖族的帝王妖脉。

  九洲盟居然打起了帝王妖脉的主意,赤烨自然不能坐壁上观。

  这件事,一定要想法子通知妖界的几大古族。

  帝莘将小白虎的神情变化看在了眼底。

  待到他开完了动员大会,走到了舞悦的身旁。

  一看到帝莘靠近,赤烨就戒备了起来,恶狠狠地瞪帝莘。

  “五姐,月儿说,你的那头小白虎最近有些食欲不振,让我带过去给她看看。”

  舞悦瞅瞅小白虎,的确是一副耷拉着脑袋的样子,她也没做多想,将小白虎递给了帝莘。

  ~最近变成卡文芙了,写得不大满意,先一章,白天继续憋,月票加更继续有效,上个月是大芙写文以来月票最多的一个月,这个冲下记录,看看能不能突破上个月的5700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