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神一般的剑客 > 第134章 飘然远去
  斗了这么久,高维岳感觉到有些手臂发麻,几乎握不住手中的七星龙渊。

  当然,他的情况不太好,刀镇八荒的情况却比他更差一些。

  大黑刀的威力越来越弱,再不复之前那么刚猛暴烈。

  慕容全的势头已经委靡,强弩之末不能穿鲁缟。

  “你这是快要支撑不住了吧?”高维岳道。

  “就算如此,你的情况又能好到哪里去?”全叔冷哼一声。

  好歹也是纵横江湖几十年的人物,他自然不会自乱阵脚。

  即使势头衰弱,力量衰竭,也一样不容小觑。

  凭借着多年的江湖经验,也足以与敌人斗得旗鼓相当。

  “是吗?那你再接下这一招如何?”高维岳的剑势突然变化。

  他原本使用的是硬碰硬的打法,以镇岳剑法与之硬拼,给人以一种错觉,还以为高维岳就是这种战斗风格的。

  但现在他的风格骤然转变,施展出幻影剑法来,灵动而又虚幻,与之前的落差太大,难免让人措手不及。

  唰!唰!唰!

  虚空中出现了无数残影,栩栩如生,将全叔包围。

  一道道剑影,让人眼花缭乱,难以分辨真假。

  嗤!嗤!嗤!

  全叔的身上顿时出现了一道道密集的口子,伤口处有鲜血喷涌而出,浸透了他的衣服。

  “啊——”全叔发出一声怒吼,挥刀横扫而过,将这些幻影一扫而空。

  然而,没有一个是真身,全部打空了!

  高维岳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全叔的后面,七星龙渊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划过全叔的脖子。

  嗤!

  好大一颗头颅飞起,洒下漫天血雨。

  地榜第二十八,绰号刀镇八荒,慕容全死!

  “你的刀镇八荒确实厉害,但我也修习两门绝世剑法,又岂能弱得到哪里去?”高维岳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大口喘气。

  这一战消耗太大了,跟这种猛男打架就是如此,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若非他沐浴鳄血,身体强度大增,又有幽泉不死身,此战未必能够战胜刀镇八荒的慕容全。

  他盘坐下来,调息了一会儿,理顺体内紊乱的真气。

  外面的人看到树林中的战斗动静平息下来,便有人小心翼翼地往里面去走。

  结果

  biu~biu~biu~

  几道破风声响起,那些慕容家的护卫应声而倒,眉心皆是被剑芒洞穿。

  “不好,高维岳还活着,大家小心!”

  话音刚落,高维岳从树林中冲出,手持七星龙渊,横扫四方。

  经过一番苦战,剩余的这些慕容家护卫,也都被他一一击杀,地面上躺了一地的尸体。

  白鹿城主看到这一幕,脸上笑成一团菊花:“高维岳赢了,慕容涯,你的帮手似乎不太行啊。”

  慕容涯脸色发黑,脑袋东张西望,想看看还有没有帮手在周围。

  活人倒还真有一个,就是那慕容世家的公子,慕容傲天,他被全叔偷袭,身受重伤,却还没有死去。

  慕容傲天倒也聪明,知道没有反抗的余地,便躺在地上装死,眼睛闭得紧紧的,希望不要被人注意到,或许能够留得一条性命。

  高维岳从树林中走出来,路过慕容傲天的位置,随手一指点出。

  biu~

  离体剑芒从指间迸射出来,洞穿了慕容傲天的脑门,瞬间毙命。

  让你装死,装着装着就真的死了。

  “看来你没有主角的命啊。”高维岳叹道。

  慕容傲天终究不是龙傲天。

  慕容涯有些惊讶,这么轻飘飘地将慕容世家公子击杀,看来这位剑圣传人也是个狠人啊。

  白鹿城主脸色则是有些僵硬,你好端端的杀慕容傲天干什么啊?人家慕容傲天貌似也没有真正得罪过你啊。

  虽然慕容傲天可能心中有些想法,但终究没有真正实施过啊。

  这下好了,你杀起来是痛快,但却要我来背锅,毕竟人是死在白鹿城这边,白鹿城主总归是难逃干系。

  让他感觉难受的是,高维岳还对白鹿城有恩,白鹿城主也不好意思把这罪名安在他的身上,反倒似乎要主动把这锅给接下来。

  “算了,就说是慕容涯杀的吧。”他心中暗道。

  慕容涯说道:“高少侠,我们之间似乎并无解不开的仇怨吧?”

  “准确来说,确实是如此。不过你的手下追杀过我,这也是事实吧?”

  “那只是个误会罢了,我们不想让你坏事,不得不出手对付你,却也并无伤你之心。白鹿城主那是实打实地陷害过你啊,难道你不想出这一口恶气吗?”慕容涯说道。

  白鹿城主脸色一变,之前的事情就是一团糊涂账,确实是他做错了,根本没有辩解的余地。

  高维岳似乎很是认同:“你说得有理,有理。”

  慕容涯大喜:“还请高少侠助我,击杀白鹿城主,以后你就是我的朋友了!”

  “不错,不错。”高维岳说完,一指点出。

  离体剑芒,从指间迸射出来,射向慕容涯。

  “小子你耍我!”慕容涯大怒。

  “你看我像是个愚蠢的人吗?若白鹿城主死了,你恐怕会毫不犹豫地把我杀了吧?”高维岳淡淡道。

  “像你这么邪性的剑圣传人,我是第一次见!”

  眼看着这道离体剑芒越来越近,慕容涯不得不伸出手来,一把将其捏碎。

  这一个动作,让他的气机瞬间紊乱,体内气血翻滚,陷入僵直的状态。

  白鹿城主嗖的一声,消失在原地,一掌印在了慕容涯的身上。

  “啊——”慕容涯发出一声惨叫,口吐鲜血,身体向后暴退。

  “你们等着,我还会回来的!”慕容涯留下一句狠话,负伤逃离,很快消失在了茫茫树林之中。

  白鹿城主本就身受重伤,无力追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慕容涯离去。

  “告辞!”高维岳留下一句话,一溜烟也转身走了。

  “跑这么快干什么?”白鹿城主愕然。

  “事了拂衣去,身藏功与名。”高维岳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还身藏功与名呢?这小子分明就是怕我翻脸不认人!我白鹿城主是这样无耻的人吗?”白鹿城主冷哼一声。

  “看起来,似乎是我错怪高维岳了,此子确实没有觊觎我女儿的美色,也没有图谋云兮玉册的想法。”

  他抬起头来,看向树林里面战斗的痕迹,不禁感叹一声:“这小子竟然战胜了地榜第二十七名的刀镇八荒?进步的速度未免也太快了吧,让我仿佛看到当年玄天宗主的风采。”

  “这一届的剑圣传人真是了不起啊,若是也能够在二十多岁的时候达到宗师之境,那岂不又是一个玄天宗主?”

  高维岳走出树林,看到徐冰露背部多了一把漆黑的大砍刀,正是刀镇八荒慕容全的兵器黑山。

  “你拿这玩意干什么?不嫌重的吗?”高维岳道。

  “这把兵器是由一整块玄铁浇铸而成,可值钱了呢,拿回去熔了,可以铸成好几把名剑。”徐冰露道。

  “玄铁很值钱吗?”

  “那是当然的,一斤玄铁价值千金,只要往兵器里面掺入一些,就能够成为一把利器!”

  “这把黑山大砍刀,应该有数百斤了吧,果然是很值钱。”高维岳啧啧称奇。

  “这把玄铁刀太重了,给你来拿吧,我快要拿不动了。”徐冰露叫苦道。

  她拿着这把刀,短时间内当然没问题,但是长途跋涉,那就是一件很累人的差事了。

  高维岳没有什么意见,顺手接过这把黑山大砍刀,挥舞了几下,轻飘飘的就像是拿着一块木板,十分轻松。

  “感觉越来越向魔鬼筋肉人的风格转变了。”高维岳小声嘀咕。

  一天之后,他们来到了另外一座城池之前。

  这座城池位于碧水河畔,是世间有名的港口城市,高维岳打算从这里登船,顺流而下,回家的速度更快。

  徐冰露道:“这里是清河城,四通八达,又靠近碧水河畔,来往的客人非常多,是大乾皇朝境内最繁华的一片区域了。”

  “清河城?总感觉在哪里听过。”高维岳道。

  “清河崔庆云。”

  “没错,就是他!”高维岳恍然大悟。

  之前徐家遇到韩老魔的危机,请来了四名高手前来助拳,其中一位就是清河崔庆云。

  “你们徐家跟清河崔庆云很熟吗?”高维岳问道。

  “交情其实并不深,只是当时的崔庆云正好就在望春城附近,被我徐家花大价钱请过去了。”徐冰露道。

  “原来是花钱雇来的啊。”

  “当然不是普通的银钱,而是付出了一门上乘武学的代价,才让崔庆云心动。”徐冰露道。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