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尧这个没脑子的。

  真以为皇帝老儿剥了她土匪的名头,她就不是土匪了?

  堂堂程家,书香门第,要是传出程尧整日和她这个土匪厮混,他老子还有程家那些族人怕是都能将程尧活剥了。

  往日他做别的,无伤大雅,但眼下可不同。

  而且程家深受皇恩,她和皇帝老儿表面客气,实际上也不对付,程尧此刻若是和她站在一起,必会受到波及。

  许是阎如玉骂的凶,程尧听了之后,脸上有一瞬间的呆滞。

  “你定是被这京城繁华迷了眼了,瞧见那么多公子哥儿巴巴的赶过来看你,便不将本少爷当回事儿了……”程尧盯着她,“你这个土匪当得真是不地道!”

  阎如玉看了万铁勇一眼。

  万铁勇会意,上前便将程尧从店铺里拎了出去,顺带还踢了一脚:“你这废物点心,别来碍老子的眼!”

  程尧踉跄的在地上滚了一圈,没一会儿功夫拍拍屁股站了起来:“你奶奶的,本少爷才不怕你们!你不就是想招婿吗?本少爷回去就和皇上说,让他赐你一个大麻子老乞丐!!”

  说完,拔腿就跑,生怕万铁勇追上来。

  阎如玉翻了个白眼。

  废物少爷,也就会瞎嚷嚷了。

  目光瞥了一眼对面的茶楼,让人将铺子关了,回后院休息。

  “云将军,这程少爷可比你有种多了,竟从边关追了过来,而你呢?老熟人见面,连过去打个招呼都不敢。”房子虞上了这茶楼,看到这云璟行,带着几分讽刺的声音说道。

  “程尧是在这太平之地长大的,自是天真,本将自然与他不同。”云璟行沉沉开口,“倒是你……我听父亲说,他曾在阎魔寨的客栈里见过你,想来,你与阎王也是熟人,不也是一样不敢出去见一面?”

  “哦,也是,本将听闻你回京之后,一直卧床休养,最近才出来见人,那想必在那边关是吃了苦头的。”云璟行又道。

  在阎如玉手里,他都吃过苦头。

  更何况房子虞。

  房子虞这人,天生便高人一等,家世显赫,还有皇后照顾。

  整个京城,谁人不夸他一句年轻俊才?

  这京城八子,就属他房子虞名声最是显赫,如此一人,又怎会看得起那边关土匪?

  他只身前往阎魔寨,便已经证明了他将阎魔寨或是那阎王看为囊中之物,更自信满满的觉着,能为皇后和二皇子做些什么。

  然而……

  他与阎王几次交锋,又怎会不了解阎王为人?

  那人的眼界比他房子虞更高。

  房子虞这一张俊脸,在她眼里,或许还不如大黑好看。

  房子虞脸上闪过几分阴云。

  阎魔寨一行,是他一生耻辱。

  他当日从那寨子里逃出来,不敢走大道,怕被发现,只好拖着身上的铁链在丛林里打滚,一路遇到数不清的野兽。

  等他过了阎魔寨的地盘,滚下那山坡,奄奄一息,被路过的车队救下,才算是弄回了一条命。

  可那铁链……

  将他身上磨掉几层皮,血肉模糊。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