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任女 > 第二百零四章 琴箫和鸣
  “呜呜呜——”

  一阵阵低沉的号角声响起,狩猎的队伍马上就要出发了。

  妊乔身穿羊皮袄,脚踏羊皮靴,头上戴了一顶白色的貂绒帽。她踏出了房门,来到了冰雪王宫的大殿前。

  纷纷扬扬飘落了一夜的雪终于停了,整座冰雪皇宫银装素裹,在一片金色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妊乔的双脚踩在厚厚的雪毯上面,脚下嘎吱作响。

  大殿门前一队队雪国士兵已经列队站好,正整装待发。一辆辆兽车上面也装满了棉毡、牛皮大帐,以及各种狩猎所需的物资。

  灵后穿了一件曳地的白貂裘,春涟、秋汐躬身立在她的身后。她缓步上前,伸出手轻轻抚摸着蓝珞的脸,道:“珞儿,早去早回!母后希望你弓不虚发,箭不妄中,多打一些猎物回来!”

  “儿臣定不负母后所托!”

  蓝珞一身白衣胜雪,他对着灵后拱了拱手,翻身跨上了那头白色的麋鹿身上。

  妊乔也踏上了一辆兽车,跟着狩猎的队伍出发了。秋汐朝着妊乔所在的方向瞥了一眼,妊乔对着她微微点了点头。

  兽车跟着狩猎的队伍缓缓驶出了冰雪王宫,沿途冰雪王城中的子民们都三三两两地站在道路两侧为殿下送行。

  妊乔抬起头来四处张望,并没有在人群中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狩猎的队伍很快便离开了冰雪王城,飞速地向雪山中的围场进发了。

  妊乔的面前,是一片伴随着晨曦徐徐展露,一眼望不到尽头的雪原。晨雾还没有散去,为这片雪原蒙上了一层朦胧之光。

  两个时辰之后,狩猎的队伍放缓了行进的速度,他们已经来到了一片雪山之中。道路两侧的雾凇林和锦藤上面,洁白晶莹的冰晶缀满了枝头,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烁着一片银光。

  妊乔看着眼前让人赏心悦目的雪景,一步跨下了兽车,脚踩着雪地,跟着队伍缓慢地徒步前进。

  “啪——”

  一个雪团砸到了妊乔的头上,妊乔转头看去,看到蓝珞正骑在那头麋鹿身上,一脸戏谑地看着自己。

  妊乔也揉了一个雪团,甩手向蓝珞丢去。

  蓝珞拉住了麋鹿的缰绳,纵身向前一跃,躲过了妊乔砸来的雪球,他伸出手,一把捞起了妊乔,将她抱在了怀中,麋鹿四蹄飞踏,脱离了狩猎的队伍,向远处疾驰而去。

  妊乔被蓝珞箍在怀中,不禁有些面红耳赤,心脏如鹿乱撞般怦怦跳个不停。但她转念想了想秋汐交代的事情,又迅速地镇定了下来。

  麋鹿载着妊乔和蓝络在密林间穿行着。

  “呦——”

  白色的麋鹿忽然长鸣了一声,高抬前蹄,猛然止住了脚步。

  大块的雪泥翻滚而落,幸好麋鹿及时顿住了脚步,在妊乔他们的面前出现了一处陡峭的悬崖。

  蓝珞扶着妊乔从麋鹿上跃下。妊乔站在悬崖边举目顾盼,远处的山峦层层叠叠,在一片白色的云雾之中若隐若现。近处,是一片顶着厚厚雪盖的雪松,风吹林动,白雪簌簌而下,松枝互相碰撞发出如波涛般澎湃的声音。

  蓝珞走上前来,将身上穿的雪狐裘大氅解了下来,披到了妊乔的身上。伸出手哈了口气,捂住了妊乔已经冻得泛红的双耳。

  “好听么?”

  妊乔轻抬眼睑看向蓝珞,疑惑地道:“什么?”

  “昨晚我为你吹奏的曲子,好听么?”

  妊乔轻轻点了点头。

  蓝珞开怀地一笑,抬头看向远方,道:“这是之前兄长最喜欢的曲子,也是他教会我吹奏的,可是他如今却不在了……”

  冷风萧瑟,卷起了片片雪花飞扬,吹打到妊乔的面颊上。

  蓝珞转过身,面对着妊乔,道:“昨晚的事情你考虑得如何了?你可愿意一直留在我的身边?”

  妊乔垂眸,低声道:“留在你的身边,成为你的女奴?还是成为你的侍妾?我虽然只是一介弱女子,但我也是人,并不想成为别人的附庸。”

  蓝珞抓住了妊乔瘦弱的肩膀,道:“我不要你成为我的侍妾,我要你成为与我同度余生的那个人。”

  妊乔抬起头看向蓝珞,漆黑的瞳仁中映衬出蓝珞俊逸出尘的面容。

  她上前一步靠近了蓝珞,一字一顿地道:“那你可愿意给我封灵药的解药?”

  “那是自然。莫说是封灵药的解药,就算你想要这冰雪王国,我也会双手奉上!”蓝珞斩钉截铁地道。

  妊乔咯咯一笑,道:“我只要封灵药的解药,要你这冰雪王国做什么?就算你想给,也要看看你那位母后答不答应!”

  妊乔说完,便将一只手伸到了蓝珞面前。

  蓝珞疑惑地看向妊乔。

  妊乔的手又向前伸了伸,道:“解药!快拿来!”

  蓝珞唇角上扬,一把拉住了妊乔的手腕,将她转入到了自己的怀中,神色振奋地道:“如此说来,你答应我了?”

  妊乔挣扎着想要挣脱蓝珞的怀抱,但却被他铁钳一般的双手禁锢着。

  “你先放开我!”

  “不放!”

  “你……”

  “殿下!殿下!”

  松林中,传来了一阵踏雪之声,紧接着,便是无名和无双的呼唤声。

  “你快放开我!有人来了。”

  “有人来了怕什么?”

  蓝珞抱着妊乔,在她的面颊上亲了一口。

  妊乔睁大了眼睛,猛然推开了蓝珞,跌坐在雪地上。

  无名和无双带着一队雪国士兵赶到了近前,无名上前一步,单膝跪地,兴奋地禀报道:“殿下!是血麂,足有十几头之多!”

  “什么?”

  蓝珞转过身,神色大喜。

  “快!带我过去看看!”

  蓝珞刚踏出了两步,又回转身,拉起了地上的妊乔,拍了拍她身上的雪泥,微笑着将一个玉瓶塞到了妊乔的手中,神色激动地道:“你不要靠得太近,只能远远地瞧着!这血麂速度极快,又很凶残,若是被它伤到可不得了!但它的味道着实鲜美,待我为你捕捉几只来尝尝鲜!”

  蓝珞说罢,便随着无双和众士兵一同离开了。无名留了下来,心地立在妊乔的身后。

  妊乔看着手中的玉瓶,神色呆愣了片刻。

  这难道便是自己体内封灵药的解药么?没有想到这么容易便拿到了!看来这个蓝珞是真心待她的!那她还要不要继续执行秋汐的计划?

  妊乔看着蓝珞离去的背影,面露迟疑之色,将手中的玉瓶收入了银角吊坠之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