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糖环视了一圈看见祁叶宸靠着树站着,唐糖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走过去笑嘻嘻的问:“怎么了?”

  祁叶宸不理她,看看天,看看地的。

  “又吃醋了?醋王。”唐糖打趣道。

  祁叶宸:“……”

  唐糖见他一直不说话,黝黑黑的大眼珠一转,“你要是再不说话的话,我就让鱼亲你。”说着将手上的鱼嘴往他脸上蹭,祁叶宸一惊赶紧躲开了。

  怒曰:“唐小糖你是不是皮痒了?”

  唐糖也不怕死的怼回去,“谁让你不理我的。”

  祁叶宸满脸的嫌弃说:“赶紧拿走。”

  唐糖也知道他有洁癖,按照他的话将鱼拿到了一边,漫不经心的问:“真的吃醋了?”

  祁叶宸看她漫不经心的样子,心里的火就更大了:“唐小糖,是不是我生气一点都不可怕?”

  唐糖瞥了一眼说:“还行。”

  祁叶宸:“……”

  “好了,别醋了,他只是帮我抓鱼而已。”

  “抓鱼你俩还有说有笑的?”

  “谁说我俩有说有笑的了,抓鱼的时候,我们说话不超过十句。”

  “以后不准和男的说话,除了我和我认识的比较熟的。”祁叶宸说。

  唐糖撇撇嘴不怎么情愿的点点头。

  ……

  渐渐地天已经黑了,学员们也都找到好多的食材集合了,每个人组一组围着一个小火堆各自也都分享着各自采回来的食材。祁叶宸不喜欢太过于热闹的地方,就独自坐在火堆前,唐糖也算是夜歌自来熟的人很快的跟那些人打成一片了,来到祁叶宸身边时,手里多了两条烤好的鱼,将其中一条递给祁叶宸说:“我烤的,尝尝。”

  要不是唐糖说是她烤的,估计祁叶宸就懒得搭理了,接过来,用手撕下一小块塞进了嘴里。

  唐糖也是满怀期待的问:“好吃吗?”

  祁叶宸眼皮子都不抬一下敷衍的回答说:“还行。”

  唐糖很不满意听到这句话,脸拉下来,“能别这么敷衍我吗?”

  祁叶宸看着她的样子,笑了出来,手仍是不停的在撕鱼肉。

  “我父母的忌日快要来了。”唐糖垂下头,手撕鱼肉的动作显然慢了下来。

  祁叶宸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看着唐糖,一笑说:“我们一起去。”

  “嗯。”唐糖点点头。

  ……

  市中心——

  晚上利恒有工作,祁叶清也很识趣的没有打扰他,待在家里。嘴里吃个刚刚送到的外卖,眼睛还盯着平板电脑上演的电视剧。

  “天哪~太浪漫了。”祁叶清看着平板,嘴里还忍不住的发出羡慕,电脑上演的是一部韩剧,里面正在演男主给女主的烛光晚餐。

  “还有玫瑰。”祁叶清伸手点点屏幕里的玫瑰花,脑子里正在想象到利恒送她玫瑰花的样子。

  手机响了——祁叶清没有看来电的人就直接接听了电话,刚一接听那边就传来一个爆吼声:“死丫头,你什么时候回z市?”

  祁叶清拍了拍耳朵看了一眼来电人,是她妈,立刻笑嘻嘻的说:“妈~快了。”

  “一个月前我给你打电话你也说快了,这都又过了一个月,你还没有回。”

  “妈,我已经成年了。”祁叶清强调道。

  “成年了,你也是我女儿,再说了,你老住在你哥那里,会打扰到你哥和你嫂子的。”

  “你放心吧,我没有打扰到他们造小宝宝。”

  “家里就你一个人吗?”

  “对啊,哥和嫂子工作去了。”

  “你啊,可别给你哥和你嫂子添麻烦知道吗?”

  “知道了。”祁叶清有点不耐烦的说。

  “挂了挂了,你奶奶喊我。”

  “嗯,给爷爷奶奶报个平安哦。”祁叶清乐呵呵的挂掉电话,随后无奈的扶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