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轻熟竞技场 > 第八十一章 新鲜
  我一听这话立刻明白过来,小凡定然给了庄琅不少气受。

  范霜霜见我过来,赶紧拉了拉庄琅的袖子,“先闭嘴吧你!”

  我看庄琅仍旧气鼓鼓的,反倒不想解释什么了,“他没答应啊?”

  “哼,你那位朋友嫌网上推荐美妆的丢人,说自己现在接的都是有头有脸的大品牌的正儿八经的广告。好像我推荐的就不是大品牌一样!”庄琅很直接,他早就甩开了范霜霜拉着他的手。

  “你的那些品牌确实不错啊,可惜了,这次你们没机会合作。”我懒得劝慰这位大少爷,不知他从何而来的优越感。

  “我先走了!你和她回去吧!”庄琅离开的时候连正眼都没再给我一个,范霜霜也被他晾在原地。

  我开车送范霜霜回做直播的大楼,自从她也开始在网上利用自己的网红身份推荐各种小资用品后,就和其他带货网红一样租用了这种直播专用场地,即由n个豪华装修的小隔间组成的办公楼。

  “这种男人不分留着过年啊?一看就想利用你。”

  “无所谓,反正我也想利用他。”范霜霜当然那么轻易为谁多愁善感,她对这种薄情的男人只会比他更冷静,更果断。“唉!有时候我还真挺怀念的。”

  “确实有二十四孝好老公的潜质”我还是第一次在范霜霜这里感受到她真心实意的后悔,“那就追回来呗!他那么喜欢你,追回他不过捅破一层窗户纸的事。”

  范霜霜叹着气往椅子背上一靠,“不可能喽!人家早回英国了。”

  我沉默,事已至此,多说无用。

  等我回到工作室,阿玉在我旁边徘徊了两圈,才终于忍不住过来问“怎么样?小凡办好你交代的事了么?”

  “没,不过我能理解,他现在也算公众人物了,很多事情身不由己。”我知道阿玉的为人,完全没必要让她为小凡的事情徒增心里负担。

  阿玉没接话,她的眼神告诉我,她能猜到一切。

  很快我便在会议室和快哥、阿玉通报了一下在beautyone总部偶然撞破尊迎和外遇对象亲昵的事情。

  “不会吧!这个有点太吊了!”快哥很少关注男明星,但尊迎绝对算得上能让他心神向往的影星之一。

  “王家姐妹厉害得超乎想象啊!论外貌,真觉不出他们有什么出彩的地方。”阿玉和我一样,在aanda的这个case里,关注“待清除目标”比关注男主要多得多。反正不管影帝还是普通人,遇到感情问题时犯得错误并不会有任何差别。

  “我晚一点会拿出初步的行动计划,既然王心灵和尊迎都在娱乐圈里混,事情就会好办很多。”由于王艳飞的关系,我对王心灵绝对不会心慈手软。

  “成!那老规矩,明天见!”快哥利索地起身准备闪人,却被我叫住了。

  “快哥!稍等!”

  “咋了?”快哥边回我边用手机发信息,估计又是老婆特意来接,所以才这么着急走。

  “你认不认识能在网上搞事情的人?”我加快语速,生怕耽误了快哥的宝贵时间得罪了楼下的“嫂子”。

  “你说水军吧?专门点赞或恶心明星的那种?我家那口子一个人就是一个师的水军。”快哥头都没抬的回道。

  我大喜,“真的?嫂子做什么的?”我还真不知道快哥的女朋友到底做哪一行。

  “娱记,要不我叫她上来你们聊聊?”

  一想到曾经因为来接和我们聚会的快哥发现她喝多了,于是把我们堵在ktv门口骂了半个小时的快哥女友,我就肝颤,“不用了不用了,替我和嫂子问声好,如果到时候有事相求,该怎么算怎么算,绝对不能让嫂子吃亏。”

  快哥抬眼看我,“嗯,宁愿让我吃亏都别让她吃亏,要不你们就见不到我了。”

  “哈哈哈,快哥,你可真被嫂子吃得死死的!”阿玉忍不住挤兑快哥。

  “我去,她能现在还让我在都是女人的工作室里上班就是对我最大的包容好吧!”

  阿玉看着快哥的背影,不禁感叹,“同志都艰难啊!”

  我“且”了一声,“男女就容易了?你说aanda要颜值有颜值,要身段有身段,又自己开公司,估计身价也少不了,怎么会输给王心灵这么个火柴妹呢?”

  阿玉听了我的话,立刻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部,既而反驳道“别打击一大片啊!火柴妹没什么不好!多嫩啊!”

  我立刻醍醐灌顶,“是啊!嫩!”

  “还有新鲜感!”阿玉赶紧补充,在我们处理的老少配的case里,出轨方多半都因为这个原因做错事。

  中老年男人找外面的女人,很多时候最在乎的既不是外表也不是气质,而是感觉。说白了,就是只要他们自己来了感觉,一切就对了,与其他的人与事没太大的关系。

  从工作室出来已到了晚饭时间,我回到高唤家。本以为会被她“今晚点什么外卖?”的问题迎接,却没想到开门的是常雨林。

  “你怎么来了?”我嘴巴张开惊讶道。

  常雨林挑起眉毛,“你回国后为什么没立刻搬回来?”

  我,“”

  “呵呵呵,先进门吧!先进门吧!”还是高唤真亲人,亲人替我打圆场,赶紧把我拉进了屋。

  “呦!点了一桌子菜啊!”我见客厅饭桌上摆满了各种美味,赶紧岔开话题。

  “你男人做的!”高唤从厨房拿进筷子,冲我使劲使眼色。

  我立刻狗腿地贴住常雨林,“宝贝辛苦了,宝贝累了吧?我给你揉揉肩。”

  常雨林却像看苍蝇似的看我。

  “怎么了?”我以为自己脸上有脏东西。

  “你第一次叫我‘宝贝’。”

  “不可能!”我坚决否认他的无理指控。

  “从今天起,每天都要叫。”常雨林趁机立起夫纲大旗。

  当晚,我便被常雨林连同四大包行李打包回了郊区的别墅,但等我将行李收拾妥当以后并没有得到想象中的温柔对待和浪漫夜晚,反而迎来了一场别开生面的“从业教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