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轻熟竞技场 > 第六十五章 依赖
  “我对娱乐业还算熟悉,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随时可以找我。”leslie并没有像很多年轻的成功男士一样,急于掏出名片彰显自己的地位。他更愿意引诱“猎物”对他产生兴趣,自行上钩。

  童姥在一旁虽然面带微笑,但以我对她的了解,知道她心里恐怕早已怒火中烧,恨不得将高唤踢出饭店。

  “我确实会有些专业相关的问题请教吴先生。”高唤莞尔。女人勾勾嘴角有时比勾勾手指更管用,高唤很明白这个道理。她想挤走抖森的亚洲区经纪人,必须得下番大功夫,所以她会非常乐意从leslie处借点力。

  而leslie作为情场老手,最懂抓住时机,“那不如下周末?我请些业内的朋友,咱们聚聚?”

  “好啊!”高唤笑得灿烂,leslie移不开眼。

  一顿饭吃下来,童姥总共没能和leslie说上几句话。

  直到高唤在众人的目送下,开着她那辆拉风的小车驶离停车场。leslie才收回目光,转身对童姥说:“思童,你陪我回趟公司吧!我为你请了几位老师,你和他们见见面商量一下接下来的课程安排。”

  童姥错愕,“什么老师?”

  “当然是教你舞蹈和仪表的老师,嗯还有位台词老师,特意从台湾请过来的。”leslie说这话的时候完全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童姥听了却几乎感动到落泪,“leslie,谢谢你!”但她点到为止,很快便从激动的情绪中抽离,恢复了一名女艺人应有的架势。而且,美女的眼泪作用很多,所以聪明的女人都懂得如何收住自己的眼泪。

  “应该的,你以后就是我旗下的正式艺人,我们有双重的合作关系,密不可分。”leslie笑着的时候嘴角两边会出现欧美人常见的“括弧”,这让他更具男性魅力。

  目送童姥心满意足地乘着leslie的私轿离开,我望着天边仅留的一丝明蓝,忽然感觉有点孤单。高唤的话开始在耳边回响“你配得上常雨林么?”我忍不住开始仔细地思考这个问题的答案,可无论从哪个方面去想,结论都令人泄气。

  开车回到郊外的别墅时,我从院外就注意到了书房的那点光亮。没想到,他今天居然回来了。

  “怎么样?进军娱乐圈的路还顺利么?”我走进书房,常雨林似乎特意在等我。

  我骨碌了一圈黑眼球,“不顺利,非常不顺利,娱乐圈真奇特,圈里一天顶凡间十年啊!”

  常雨林对我的抱怨反应淡淡地:“哪有那么夸张。”

  “你不知道!今天我带过去的跟班小凡被造神的导演看上了,然后高唤又被leslie看上了,可之前童姥已经将leslie看做自己的盘中餐。”我说到这更觉气馁,任务还没开始多久,局面就变得如此混乱了。

  常雨林终于合上了腿上的荆棘鸟,自从我告诉他这本是我的最爱,而他又惊讶地发现自己竟连一本考林麦卡洛的书都没看过以后,他便开始一本本“攻读”。我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反正他因为看书确实忽略了一些原本属于我们二人的独处时间。

  “你说的leslie是不是吴辛的堂哥?”

  我没想到常雨林对leslie的身世掌握的如此准确,搜寻记忆,我也不记得曾经告诉过他关于leslie的事情。

  “对,leslie 的父亲和吴辛的父亲是亲兄弟,但leslie的母亲是位美国记者,和他父亲未曾结婚,所以可怜的leslie只能算吴家的私生子,虽然据传他也挺受吴家老爷子吴在廷的喜爱,但总归有些名不正言不顺。”

  “可怜?”常雨林听我说话的时候似乎总“抓不住重点”。“你和他关系很好?”

  我撇撇嘴,“我好像和你说过吧,他是我以前一个case 的‘清除目标’。”

  常雨林重又翻开了膝盖上的书,“我劝你和他保持距离,这个人可比吴辛难缠多了。”

  “你怎么知道?”我的好奇心瞬间爆棚。

  看我着急大概算常雨林的恶趣味之一,他饶有兴致地抬眼看了我一会,直到我不耐烦地准备第二次开口问他时,他才缓缓地说:“因为我要收购他们的公司。”

  “什么?!”我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的是beauty one,还是吴氏?”

  “吴氏,beauty one的体量太小了,不可能为成为c的目标。”常雨林的语气仍旧平平淡淡。

  “你们c到底是何方神仙?吴氏也算上海首屈一指的财富家族了吧!你们要收购它?而且”我拧紧了眉头,努力压制心头冒起的不满,“你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我做这么多就是想抓住吴辛和王艳飞的短处,好查清楚王艳飞为什么陷害我。如果你能收购吴氏,那你直接去威胁”话说到这里我突然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倒不是因为威胁别人太龌龊,而是因为我竟然在下意识里开始完全依赖常雨林,而这,正是我从对常雨林认爱开始便十分抗拒的事情。

  “对不起”,不等常雨林说话,我已先行终止了自己的胡乱言语。“这是我自己的事情。”

  我低着头,却从余光里确认常雨林正注视着我,但他什么也没说,没有辩解,更没有安慰。

  这,真的就是常雨林啊!我在心里深深叹了口气,快步离开了书房。

  以前和姥姥住在一起的时候,我最喜欢的地方便是家里的大阳台,无论夏天还是冬天,阳台都会让我觉得自己与世界联系到了一起,却又不会被世界打扰,真是最适合想心事的地方。

  这间别墅的阳台有三个,最大的就是我卧室的这间。

  我坐在阳台的藤制秋千上,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可即便此刻目之所及只有漆黑的夜空和远处人工湖的点点浮光,我的心情仍旧无法平静。自从搬进这栋房子,常雨林就如同强力吸铁石一般,将我的心越来越牢固地吸附在他的身上,不论我如何挣扎,似乎都无力逃脱,可又没有理由放弃抵抗,因为我都不知道自己在他的身边到底算个什么?

  一个人发呆时间也过得很快,外面越来越安静,亮灯的房子也越来越少。我必须要休息了,明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我站起身准备去洗漱,却听门口传来脚步声。“咚咚”,常雨林进来前还敲了敲门。

  “怎么了?”我大概在外面吹了太久冷风,声音有些嘶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